香港:美国不是你的朋友!

(英文原文于9月12日发表)于9月8日星期日举行的抗议企图把香港运动推向反动的、公开亲美帝国主义的方向。这对于运动是极其危险的,社运人士必须坚决、毫不含糊地拒绝这些倾向。

游行的目的地是美国驻香港领事馆,群众中有不少人举起了美国国旗。有些人在领事馆门外披上了西方七国集团国家的国旗,向他们乞求“人道”援助。

运动的领导人在随后为媒体合影时,举起了写着“特朗普总统,请解放香港!”的横幅。在照片中,可以看到这都是由香港城邦自治运动组织的:这组织是反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者与右翼人士的联盟。必须向外国势力磕头才能赢得的自治,这种自治也是挺滑稽的!

荒诞的策略

该集团(许多人指出其与反动资产阶级联盟“香港自治运动”紧密相连)的战略是利用美帝国主义的利益来削弱中国政府,以此达到自己的目的。香港运动中的右翼有许多人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与美帝国主义牵连。该基金会是中情局的傀儡组织,从2014年至今公开在香港花费了2千9百万美元。

香港运动之右翼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正被美国国会商讨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这法案是由狂热支持帝国主义的共和党人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他在民主党的翻版本·卡丹(Ben Cardin)所提出的,其威胁美国会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对待(特权包括香港可以从美国进口先进技术,并避免中国必须承受的其他贸易壁垒)。思路很简单:如果香港鼓励美国通过这项法案,中国将立刻同意香港人们的所有诉求,以避免美国的贸易壁垒。

该战略有相当明显的缺陷:中国正忙着与美国打火热的贸易战,且越打越有兴致。尽管中国政府确实担心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但没有其他选择,也知道把后果怪罪于美国是对自己面向中国劳工阶级的宣传十分有利的,因为中国劳工阶级很了解美国帝国主义的真正企图。

这种亲美的策略绝对是可耻的,争取民主权的香港人必须强烈反对该策略以及所有宣扬该策略的人。特朗普不是香港群众的朋友——更何况,他已经表明在他眼里这些抗议示威是“骚乱”。

运动的右翼央求帝国主义势力来“解放”香港,但他们没有这样的打算。特别是美国,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它并不代表民主。//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运动的右翼央求帝国主义势力来“解放”香港,但他们没有这样的打算。特别是美国,一次又一次地表现它并不代表民主。// 图片来源:公平使用

美国是民主之友的这种想法是荒谬的。华盛顿在任何地方进行干预,都是为了促进和保护美国大企业的帝国主义利益。 1973年的智利、伊拉克战争、2009年洪都拉斯政变、以及最近尝试的委内瑞拉政变,都是这种情况,相同情况不胜枚举。

美国与反动、反民主、正在也门发动残酷的战争的沙特政权做生意时是没有丝毫顾虑的,只要这种关系有利于美帝国主义的利益(石油和武器合同,地缘和影响力 )。

更重要的是,香港的问题并不只在于政治独裁的体制。正如我们一直指出的那样,这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方之一,住房的价格(无论是绝对价格还是和工资对比)甚至比伦敦和纽约高出许多倍,而且质量恶劣。工时长得令人作呕,因为只有这样工人才能付得起他们所居住的盒子。

认为特朗普和华尔街能解决这些问题,是愚不可及的。如果香港不知怎么的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从中国获得自治(其实是不可能的),美帝国主义也无法解决香港工人每天接受的极其不公的待遇。

这种自由主义的、亲美的策略完全是对习近平有利的,因为它会使香港工人与他们唯一的真正盟友——中国大陆的工人——隔离开来;他们不仅受相同的政治制度统治,而且经受同样猖狂的不平等和剥削造就的社会危机。但是,当大陆工人在看到对特朗普的呼吁以及恐华宣传之后,大陆工人就不会有兴致把香港对抗北京政权的斗争扩散到全国范围。

缺乏领导——阶级斗争必不可少!

在整个运动的14周中,香港群众表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和决心。他们为争取民主权而同强大的政权拼命搏斗。但是在整个运动中,他们一直缺乏有明确瞻望,能够推助运动前进的领导。

像黃之鋒一样自封为运动领导或首脑的人,是最糟糕的资本主义自由派。他们的整个做法,不管是在战术、战略和政治上,是只能起反作用的。黃之鋒目前正在德国试图获得欧洲帝国主义列强的支持。在致德国首相默克尔的一封公开信中,他透露了自己政策的真实内容。

他说:“我们敦促自由世界与我们站在一起”,并把香港的局势同冷战期间柏林的局势做比较。他所呼吁的“自由世界”当然是由帝国主义列强主导的,这些势力在历史上以最残酷的方式压迫了殖民地人民——包括中国——而现在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的各色独裁者,只要独裁者站在他们一边。黄之鋒的下一站是美国,他将在这里游说帝国主义政客,劝他们“解放香港”。

运动显示出了极大的勇气:它需要同样勇敢的领导,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纲领,以避免失败并继续前进 。// 图片来源:Baycrest运动显示出了极大的勇气:它需要同样勇敢的领导,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纲领,以避免失败并继续前进 。// 图片来源:Baycrest

这导致了山穷水尽的绝望心理。人们认为他们的生计以及他们所熟悉的城市正处于灭绝的边缘。因此,他们有准备拼死斗争。但是,由于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没有连贯的替代方案,也不知香港人民该如何真正结束北京的独裁统治,他们开始感到绝望。

加剧了这种情况的因素还包括民间人权阵线的不足(主要组织者岑子杰是社会民主连线的成员),以及香港职工盟对老板的胆怯态度。他们一再劝告工人只有得到雇主的批准后才“罢工”,并不断把“总罢工”搞砸,这使工业行动的战略在许多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阶级斗争的人眼里变成了笑柄。

因此,一部分抗议者对罢工失去了信心,从而转向反动的策略,例如呼吁美国国会和特朗普,他们以为这是权宜之计。这导致了周日聚集在领事馆门前的人数众多,组织者声称有25万(可能是夸张)。之前在6月26日,只有约1500人周游了香港的各个外国领事馆,恳求西方干预。

这导致运动逐渐衰弱,至少目前为止。发生这种情况时,运动中资金充足的右翼分子将开始占据舞台中心,并借整个运动的名义说话。他们呼吁帝国主义的策略将疏远运动的左翼,并切断任何得到大陆人民支援的机会。随着运动最终消退,政权将借此机会镇压所有关键人物和组织,尤其是左派。

唯有阶级斗争的方法和社会主义纲领才能走出这悲观局面:动员青年和工人阶级,争取不光有民主权而且更有社会权的政纲。其中应包括大规模的社会住房计划,香港超级富豪财产的国有化,以及对大陆工人的国际主义呼吁,号召他们加入共同斗争,以对抗老板和资本主义的所有弊病。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星火-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