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是托洛茨基致基辅同志们的一封信。俄文原文刊登于1923年5月31日《真理报》。后载于俄文版《托洛茨基全集》第二卷,并由Marilyn Vogt翻译至英语并收录于托洛茨基《论日常生活问题》。中文译自英语版。)
译者:杨进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他预言二战的结果会是斯大林主义政党全面崩盘,第四国际会变成领导革命的群众性政党。但在战后,苏联进军东欧之后建立了数个民族共和国并很快完成了财产公有制,中国共产党也击溃了蒋政权。斯大林主义出乎意料的势力大增,导致了第四国际阵营内出现分歧。以米歇尔・巴布洛(Michel Pablo)为首的国际领导,先把南斯拉夫列为资本主义国家,后来铁托和斯大林分裂后,又认为南斯拉夫变成了相对健康的工人国家。关于中国革命建立的国家的阶级性质,第四国际的领导也有矛盾的分析。格兰特领导的英国托派在第四国际阵营中有比较独到的理论。在著于1949年春季的本文内,他提出的立场是中国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国家,并预测了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的发展总趋向。本文摘自于《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译者:陈湘灵

谢雪红是20世纪初台湾革命运动内的关键人物。尽管她出身于一个文盲贫农家庭,并且要面对极度落后父权社会为她树立的种种限制,她仍然得以建立和领导台湾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