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香港的群众运动从林郑政府手中夺得了重要让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机,可能授权政府将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国大陆受审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条例也仅是民间五大诉求之一,其他四项诉求,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滥权滥暴,仍然没有被当局接受。

美国有组织劳工们握有着巨大的力量。奈尔逊能否成为美国工人阶级需要的领导者,能够带领劳工阶级转守为攻?(按:本文英语原文原载于国际马克思主义(IMT)美国支部发行的《社会革命报》(Socialist Revolution)。于2019年8月1日发表。)

香港的惊天动地的抗争行动正进入第三个月。尽管来自北京和林郑月娥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但这场运动却也越战越勇。基层群众正试图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方法走向阶级斗争的路线。香港群众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严重社会矛盾,但各种各样的不良份子也为运动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领导,阶级斗争视角和社会主义纲领,资产阶级自由派和改良主义领导人所引入的观点和领导方向将绝对束缚整个香港群众工人阶级利益和运动前进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于8月14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