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几十年内,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案例不断创新高,以时而明显,时而微妙的方式在整个社会中客观和主观性地表现出来。一份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发表的报告表示:“在1999年到2014年间,美国按年龄调整的自杀率增加了24%“。美国心理健康组织(Mental Health America)也报导:“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年轻人的比例从2012年的5.9%增加到2015年的8.2%”。即使是不常使用网路的人,也可以感受得到有关心理健康的线上内容有所增加,包括各式有关“身心健康人生”的社论,或是讽刺自己失去生存意愿的黑色幽默梗图。在笔者为这篇文章搜集资料之际,美国谷歌网站竟自动建议搜寻“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忧郁?“,凸显了抑郁症已经达到近乎无所不在的地步。(按:本文原文于2018年3月12日发表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美国支部网站《社会革命报》)

由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领导,历时半个月余的长荣空服员罢工在7/6日落幕,长荣资方稍稍松动了先前的态度,工会与公司达成协议。从台湾工人运动的视角看来,这场运动不会是句号,更可能是一个逗号。

恩格斯在1873年写道:“自古以来,巴塞隆纳经历过的街巷战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昨天,巴城秉承了这一声誉。各个独立共和派及民主派组织在加泰罗尼亚各地发起和平守夜,以抗议12名加泰兰政治犯所面临的重刑判决。在巴塞隆纳和其他城镇内,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防暴警察不论老幼妇孺,清一色以警棍,橡皮子弹和电击装置攻击任何上街抗议的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