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组织劳工们握有着巨大的力量。奈尔逊能否成为美国工人阶级需要的领导者,能够带领劳工阶级转守为攻?(按:本文英语原文原载于国际马克思主义(IMT)美国支部发行的《社会革命报》(Socialist Revolution)。于2019年8月1日发表。)

香港的惊天动地的抗争行动正进入第三个月。尽管来自北京和林郑月娥政府的压力越来越大,但这场运动却也越战越勇。基层群众正试图从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方法走向阶级斗争的路线。香港群众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严重社会矛盾,但各种各样的不良份子也为运动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领导,阶级斗争视角和社会主义纲领,资产阶级自由派和改良主义领导人所引入的观点和领导方向将绝对束缚整个香港群众工人阶级利益和运动前进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于8月14日发表。)

来自中共政府的一记反动鞭打却加强了香港民众抵抗中共的决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众在元朗港铁车站上车时,大约50名穿着全白的暴徒冲进港铁列车,不分青红皂白地以棍棒攻击乘客。虽然袭击者真实身分至今不详,而且袭击行动看似武断,但这些行动企图表达的意涵已人尽皆知:香港人民无权挑战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统治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