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

黃背心抗議民眾於12月15日在法國的街道上發動了第五次週末示威行動,被稱為運動的“第五幕”。這是繼馬克宏於12月10日公佈“退讓”之後所發動的示威。而過去一週我們也看到了多起學生動員,以及法國全國總工會(CGT,以下簡稱全總)所發動的“全國行動日”。爆發了五週之後,黃背心這個運動達到了什麼階段,它的前景是什麼?

在台灣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選中慘敗。民進黨的大敗立即導致了總統蔡英文請辭民進黨黨主席一職,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照樣請辭。在選舉同時舉辦的公投中,社會保守勢力得以大舉進擊。然而,雖然表面上選票回到了現在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台灣的資本主義危機也正在準備將階級鬥爭推向新一個階段。

上週末(12月8日),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以另一輪大規模抗議行動進入了第四幕。雖然官方報道參與抗議的人數為十三萬左右,但實際人數可能達到五十萬人。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應卻也更加的殘暴,在法國各地動員了八萬九千名員警來試圖阻止黃背心參與者發起和平或其他性質的抗議,導致了兩千餘人遭到逮捕。

(譯者按:本文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在中國共產黨召開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於2017年11月30日發表的評論。文中討論了關於中國經濟性質從斯大林主義計劃經濟轉變為朝向帝國主義發展的資本主義系統,並在這個基礎上解釋了習近平的強權。編譯團隊決定不更動發表時的原文,以便讀者們比較我們當時的預測和後來的發展。)

近幾個月來,一場工人和學生對抗中國資本主義政權的持久戰正在展開。中國政府對支援工人的學生們施加的殘暴鎮壓,也凸顯了這場抗爭的火爆性。

隨著中國共產黨在國際舞臺上表現越發得自信,中國的工人階級也開始對資本主義殘酷的現實表現不滿。從五月開始,卡車司機、送餐工人和吊車司機舉行了三起高曝光率的全國範圍的罷工行動。這些罷工的規模,雖然跟整個工人階級相比較還算是小的,但是工人在多個重點城市聯合組織的能力展示了階級的一層正被推向更深的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