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天,全國各地的馬克思主義學生一直在大學校園內外活動,呼籲熱情的同學們報名參加各校的馬克思主義學會(IMT英國支部學生組織)。今年是馬克思主義學生聯合會(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來最成功的一年,全國33所大學的幾千名學生報名加入了馬克思主義學會(以下簡稱馬會),幾百人參加了馬會舉辦的集會。
譯者高山

當我們踏入新的一年時,世界正面臨著決定性的轉折點。資本主義危機正在達到一個新的境界:一個威脅要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痛苦地建立的現有世界秩序的危機。在2008年金融崩潰十年過後,資產階級仍然絲毫無法解決經濟危機。

我們目睹了婦女解放鬥爭的愈發激烈,近年來為性別平等而動員奮鬥的人數越來越多。每年三月8日國際婦女節會有數十萬人,大多數是婦女,遊走街頭反抗不平等待遇。

(按:本文原名為“斯大林主義中共的土地計劃贏得農民支持,蔣介石嚴防士兵逃跑”,是格蘭特於1949年1月在《社會主義呼喚報》第66刊上發表的文章,清楚地預測到了中共奪權後將會建立的極權官僚計劃經濟體制,以及日後中蘇交惡的社會基礎。本文收錄於由Wellred出版社發行的泰德·格蘭特選集《不間斷的傳承》(The Unbroken Thread)內,全書英文版可由此訂購。)

(按:本文是於1959年3月當時在作為第四國際英國支部的革命社會主義聯盟(Revolutionary Socialist League)內發行的內部討論文件,由泰德·格蘭特主筆。本文是格蘭特對於“打入主義”以及革命家如何在群眾之間活動背後的政治和策略原理做出的重要闡明和延伸。本文收錄於由Wellred出版社發行的泰德·格蘭特選集《不間斷的傳承》(The Unbroken Thread)內,全書英文版可由此訂購。)

自2008年危機開始以來,反移民的政黨和運動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具影響力。它們甚至說服了工人階級的某些成員來支持其政綱。這導致勞工運動的一部分人和這種理念妥協,要求更嚴格的邊境管制,從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語為自己辯護。我們將要闡述的立場是:這種目光短淺的政策與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國際的傳統完全無關。

黃背心抗議民眾於12月15日在法國的街道上發動了第五次週末示威行動,被稱為運動的“第五幕”。這是繼馬克宏於12月10日公佈“退讓”之後所發動的示威。而過去一週我們也看到了多起學生動員,以及法國全國總工會(CGT,以下簡稱全總)所發動的“全國行動日”。爆發了五週之後,黃背心這個運動達到了什麼階段,它的前景是什麼?

在台灣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選中慘敗。民進黨的大敗立即導致了總統蔡英文請辭民進黨黨主席一職,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照樣請辭。在選舉同時舉辦的公投中,社會保守勢力得以大舉進擊。然而,雖然表面上選票回到了現在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台灣的資本主義危機也正在準備將階級鬥爭推向新一個階段。

上週末(12月8日),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以另一輪大規模抗議行動進入了第四幕。雖然官方報道參與抗議的人數為十三萬左右,但實際人數可能達到五十萬人。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應卻也更加的殘暴,在法國各地動員了八萬九千名員警來試圖阻止黃背心參與者發起和平或其他性質的抗議,導致了兩千餘人遭到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