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美國十年期國債的預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來首次跌破兩年期國債的收益率,而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創下新低。 所謂的“收益率曲線”追蹤了購買政府債券的投資者的收益率,而這些投資者可以選擇在不同的時間範圍內償還債券。隨著美國財政部出售美國國債以換取用於資助政府的現金,美國政府的國債也隨之上升。

在過去幾十年內,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案例不斷創新高,以時而明顯,時而微妙的方式在整個社會中客觀和主觀性地表現出來。一份由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發表的報告表示:“在1999年到2014年間,美國按年齡調整的自殺率增加了24%“。美國心理健康組織(Mental Health America)也報導:“患有嚴重抑鬱症的年輕人的比例從2012年的5.9%增加到2015年的8.2%”。即使是不常使用網路的人,也可以感受得到有關心理健康的線上內容有所增加,包括各式有關“身心健康人生”的社論,或是諷刺自己失去生存意願的黑色幽默梗圖。在筆者為這篇文章搜集資料之際,美國谷歌網站竟自動建議搜尋“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憂鬱?“,凸顯了抑鬱症已經達到近乎無所不在的地步。(按:本文原文於2018年3月12日發表於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美國支部網站《社會革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