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雖然大部分描述著他國的情況,但實際上該文所描述的狀況在華人世界,尤其是中國有著更為糟糕的體現。在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 「黨的領導」的資本主義集權專制政府實施了更為反動的舉措,讓中國年輕人和工農所遭受的苦難更為嚴重。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05月10日,譯者:k2e4z7x9)

(按:本文是泰德·格蘭特的著作《俄國:從革命到反革命》(Russia: From Revolution to Counterrevolution)的第四部分,從長探討了前蘇聯的階級本質,並進一步反駁聲稱蘇聯和類似政體為「國家資本主義」的理論。譯者:k2e4z7x9)

今年的國際勞動節,是在統治階級對新冠病毒疫情以及資本主義危機處理失控所造成的不斷惡化的野蠻狀態中度過的。世界各地都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地下憤怒集結,然而許多國家的改良派工人領導卻以疫情為借口取消了國際勞動節的集會。事實上,在過去的一年裡,許多同樣的領導人利用新冠病毒疫情來倡導「全國團結」並阻礙工人的鬥爭。盡管如此,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的同志們都盡可能參加了世界各地的國際勞動節抗議活動。(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21年5月4日,譯者:k2e4z7x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