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香港的群眾運動從林鄭政府手中奪得了重要讓步,亦即撤回引爆本次危機,可能授權政府將在港人士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的送中法案。然而,撤回送中條例也僅是民間五大訴求之一,其他四項訴求,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仍然沒有被當局接受。

美國有組織勞工們握有著巨大的力量。奈爾遜能否成為美國工人階級需要的領導者,能夠帶領勞工階級轉守為攻?(按:本文英語原文原載於國際馬克思主義(IMT)美國支部發行的《社會革命報》(Socialist Revolution),於2019年8月1日發表。)

香港的驚天動地的抗爭行動正進入第三個月。儘管來自北京和林鄭月娥政府的壓力越來越大,但這場運動卻也越戰越勇。基層群眾正試圖從資產階級自由主義方法走向階級鬥爭的路線。香港群眾正在努力自行克服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嚴重社會矛盾,但各種各樣的不良份子也為運動注入了混淆的因素。如果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政治領導,階級鬥爭視角和社會主義綱領,資產階級自由派和改良主義領導人所引入的觀點和領導方向將絕對束縛整個香港群眾工人階級利益和運動前進的可能性。(按:本文原文於8月14日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