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泽连斯基政府以抵抗俄军为由实行政治镇压

泽连斯基政府仍在以俄罗斯的入侵为由,为其镇压政治对手的行为做辩护。在俄乌武装冲突期间,有11个组织的政治活动被定为犯罪,尽管被非法化的这些组织有些把持着荒唐的立场,而且他们之间确实有人对俄罗斯的入侵持赞成态度,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与俄方存在合作关系。(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3月21日。译者:白狗)

这些组织里为俄方入侵而喝彩的部分大多都只是反对乌克兰的当局政府,并未采取任何实际的行动来配合俄军的入侵。被乌克兰当局非法化的组织中包括2015年受解散法限制而被迫缩减活动规模的乌克兰共产党的继承者,左翼反对党(Left Oppossition)。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姊妹党俄罗斯共产党无耻地选择了支持普京的入侵,并进一步地疏远了反对俄罗斯入侵的乌克兰工人,这一系列动作并未使乌共的形势得到一丁点的好转。

历史上一直支持与俄罗斯建立更紧密经济联系的资产阶级反对党集团也没有与入侵者俄罗斯合作的迹象。但在乌克兰国会内有43名议员的“终身反对党平台”( Opposition Platform - OPFL),却是被列上“与侵略者合作”名单而被禁的政党之一。事实上,OPFL开除了他们一名议员的党籍,因为该议员公开支持俄国入侵。OPFL此后更发表了一份声明,要求俄罗斯停止侵略,并呼吁其党员加入领土防御军。在2019年的最近一次议会选举中,该党以190万票(占总票数的13%)位居第二。被禁的三个议会政党获得投票的总数为270万票,占总票数的18%。

其他一些没有议会代表的政党也被定了罪,就只是因为他们政党的名字包含“社会主义”或“左翼”,亦或是因为他们的选民是俄罗斯族人。这样一来,泽连斯基政府给政党定罪的标准就已经很明晰了:该标准与乌克兰国防利益无关,纯粹仅与泽连斯基所在政党的停火后的潜在利益有关。

据报道,大量左翼和反对派活动人士都遭到了逮捕。例如,奥德萨出版物《Timer》的作者Yuriy Tkachev(尤里·特卡切夫)在家中被国内安全部门(SBU)逮捕。特卡乔夫是2014年5月报道奥德萨大屠杀(译者按:即当年乌克兰极右翼屠杀工会工人并焚烧工会大楼的事件)的关键人物,他对俄乌冲突进行了相当中立的报道,并报道了遭到俄军炮击和空袭地区居民的情况,但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扣上了“非法使用爆炸物和武器”的欲加之罪。

如我们所见,每天媒体上都滚动播放着各种各样的激进分子被逮捕的新闻。我们需要反对泽连斯基政府在没有任何确切的不法行为证据的情况下,对不满政府的反对派进行威胁和逮捕的举动。毫无疑问,当权者非常明白,当局面恢复到开战前的寡头统治状态时,以指控“卖国”为借口来进行抹黑,可能会进一步打击未来潜在反对党派的士气,而这也是这11个不同的组织在这部法律下被取缔并强行合并为一个组织的原因。

除了决定取缔11个政党外,泽连斯基还动用了戒严令的权力,他将全国所有的电视台合并成政府控制下的一家广播公司,以便于压制一家与前总统波罗申科有关的电视台。这家被打压的电视台曾批评泽连斯基放弃北约成员国身份的立场,诚然,这样的批评当然很有可能只是波罗申科为取得政治优势而发出的声音。但无论两者动机如何,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事实:泽连斯基政府以这种卑劣无耻的手段,封锁了国内所有媒体的嘴巴,堵塞了乌克兰人民的耳朵,不让任何批判性的,国际主义的(包括那些无论如何都不该被指控为“支持俄罗斯的”)声音存在,更害怕国民认识大时代的真面貌和自己反动的嘴脸。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