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起义”与混乱的美国资产阶级民主

2021年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昨天的事件毫无悬念地暴露了美国资本主义危机的深度——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即使在美国内战前後的动荡年代,我们也从未见过美国国会大厦被抗议者攻破--而且是在现任总统的鼓励下攻破的!美国政府的恐怖袭击反制措施被启动,催泪瓦斯在走廊里飘散,至少有一人被枪杀。正如前总统小布什所言,这些是人们在所谓“香蕉共和国”——即在一个被美帝国主义干预蹂躏的国家,而不是在美帝野兽自己的肚子里——所看得到的场景。

美国资本主义及其体制就像一栋布满白蚁的房子——而且腐烂正在迅速蔓延。它可能在表面上看起来结构健全,但如果你踏上门廊,地板会立即被踏破。辩证法解释道,事物会变成它们的对立面。几十年来,美国是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最稳定的国家。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右翼抗议者在联邦政府最重要的三座大楼之一内暴动。就像个样板村一样,美国政府的“万能”机构已经暴露出其比表面上更弱小丶更虚弱的一面。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根本危机,导致世界帝国主义的“堡垒”出现了巨大的社会不稳定和衰退。这体现在尖锐的社会两极分化与大规模的政治混乱相结合劳工阶级内部的扭曲分化是由於资本主义的僵局和缺乏大胆的阶级独立的政治和工会领导造成的。如果把劳工阶级几十年来积压的愤怒引导到建立一个新的群众政党,并利用工会的力量,以阶级为基础为所有工人的利益而斗争,2020年和今天的情况就会完全不同。

近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急剧的丶巨大的变化,但更多的巨变也即将到来。局势的混乱丶混乱和缺乏够格的领导,给劳工阶级带来了许多障碍。但它也带来了许多机会。列宁解释道,社会进入前革命时期的第一个条件是统治阶级内部的分裂,不能再以传统的方式进行统治。在美国历史上,只有内战前的时代才能看得到统治阶级及其政客们像今天这样激烈地分裂。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当统治阶级陷入瘫痪和矛盾的时候,群众就会感觉到机会,并冲进突破口,试图实现根本性的改变。然而,昨天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劳动群众奋起反抗,掌握自己的命运改变社会。尽管那些挥舞着南部联盟国旗帜[1]的参与者妄想自己正在进行着伟大的革命,但他们离革命最远的社会份子。这些人是反革命的暴徒,他们感觉到了一个机会,通过强袭世界帝国主义反动的关键机构之一来颠覆体制,试图把它进一步推向右翼。

国会之乱

美国国会原定於今年1月6日召开联席会议认证选举团投票的日子,被广泛预期将是华盛顿紧张的一天。这是特朗普试图将去年大选称为“骗局”的高潮,总统在参议员认证选举人的同时,组织了一场“拯救美国大游行”。

这次集会聚集了数千名最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其中许多人是从全国各地的偏远地区赶来的,包括数百名武装民兵丶“骄傲男孩”和其他极右派反动分子。

特朗普在去年6月强烈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甚至要求军队对其镇压,现在他却在“让美国再次伟大”帽子丶美国国旗丶特朗普旗帜丶联盟国旗和“警察的命也是命”运动旗帜的小海洋中发表演说。他呼吁他的支持者前进国会山庄前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向美国国会表示愤怒。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甚至呼吁群众掀起“比武审判”。

当局面对此次暴乱的态度与其面对“黑人的命也是命”抗争的举措大相径庭。防暴警察和国民警卫队在华盛顿每座建筑和街角巡逻的军事化场景没有出现。警方对特朗普游行完全没有准备,警队内甚至有人公开同情示威者。他们当然没有去年用来对付BLM抗议者的数量和装备,尽管在游行前的几周内,右翼团体网站都已经非常公开地在策划暴力行动。

当日下午2点前左右,在亲特朗普的国会议员反对亚利桑那州选举投票认证的同时,国会大厦外的人群冲过了微不足道的警察路障,涌入政府大楼,爬上墙壁,撞碎窗户。这条突发事件迅速称为全球头条新闻,数百万人看着暴徒跃过窗户,在国会大厦的大厅内示威,而参议员们则蹲在地上,被护送到具武装防守的会议室内。

抗议者们涌入大楼,并迫使使国会会议煞车。他们继续占领和洗劫议员们的办公室,包括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其信件和标语牌被当作战利品搜刮。警方动用了催泪瓦斯,并召集联邦调查局和其他武装人员夺回大楼。整个华盛顿特区兵力2700人的国民警卫队,和650名弗吉尼亚州国民警卫队被动员起来恢复秩序。几个小时後,纽约州长库莫又派遣1000名纽约国民警卫队,帮助国会山庄恢复平静。在全国各地的一些州的首府,也出现了小规模同情丶支持特朗普的示威活动和入侵政府大楼的事件,不过没有达到华盛顿特区抗议活动的程度。

特朗普和他在国会内的死忠支持者们几乎肯定没有计划让人群入侵国会大厦——但他们确实有在玩火自焚。当极右派於2017年在弗吉尼亚州夏律第镇(Charlottesville)发动示威时,特朗普曾热情鼓励。在去年秋季的总统辩论中,特朗普也骇人地指令“骄傲男孩”们:“请退後待命”。特朗普的攻击犬们厌倦了待命,挣脱了狗链,龇牙咧嘴地冲向主子的敌人们。

这是一场波拿巴主义政变企图吗?

这一切当然是极富戏剧性的事件!但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们必须保持分寸感。这并不是一场有组织的丶濒临推翻美国政府丶强行建立法西斯政权以镇压工人和左派的政变。远非如此!劳工阶级仍然是这个国家的压倒性多数,一旦动员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而战,就可以用小手指把这些垃圾扫到一边。

波拿巴主义以拿破仑·波拿巴为名。当社会经历了一个深刻而长期的不稳定时期,阶级斗争陷入僵局,两方相互疲惫时,就可能出现波拿巴主义。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一些看似凌驾於阶级之上的人,他们先是操纵和倚重一个阶级或阶层,然後再倚重另一阶级或阶层,在国家机器的支持下,重新实施秩序,以武而治。

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分寸感。这些事件虽然极富戏剧性,但并没有达到推翻美国政府政变的规模。//图片来源:Frypie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分寸感。这些事件虽然极富戏剧性,但并没有达到推翻美国政府政变的规模。//图片来源:Frypie

要实现这一点,即将称为波拿巴主义者的人必须得到军方重要部门的支持。特朗普不具备这个条件。就在三天前,所有十位在世的前国防部长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联合声明,捍卫选举结果,并警告说军事介入选举将“把我们带入危险丶非法和违宪的领域”。如果军队真的被动用,那将会是为了除掉特朗普,而不是让他当上独裁者!

仅仅靠骄傲男孩丶“匿名者Q”阴谋论[2]者和其他极右派不足以建立独裁政权,他们也不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尽管一些个别成员被确认为军人和员警)。即使没有组织和领导,这些数量上微不足道丶组织性差的社会力量也可以通过劳工阶级的大规模行动迅速被反制——尽管毫无疑问,这些人可以在个体规模上造成严重的伤害,而且如果不及早治疗,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癌细胞也会转移成更致命的东西。然而,这种波拿巴主义威胁只有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内劳工阶级不能夺取政权的情况下,而且只有在一系列严重挫败之後,才会有实现的前景。现阶段如果“反革命的鞭打”势力朝夺政的方向移动,只会造成更大的社会不稳定,促使劳工阶级觉醒。

现在美国社会内对当下极右冒险事件的一种不对等反面的回应正在酝酿着——不对等的原因是,美国社会中促进社会进步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倒行逆施的右派暴徒。直接参加乔治·弗洛伊德运动或从支持其诉求和行动的千百万人中的大多数,是这个国家真正的革命未来。运动在更高层次上重新发动进攻,只是时间问题。

特朗普的异想世界和共和党的分裂 

国家教育系统丶资产阶级政客丶主流媒体丶教会和其他资本主义统治机构向我们灌输“美国是现存的或曾经存在的最民主的国家”的经文。马克思主义者不接受这些庸俗的说词。我们必须审视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

虽然不经意间,特朗普其实已经帮助揭露了真相。抛开数十亿的企业竞选捐款和富甲天下的说客大军,美国的“民主”并不是建立在“一人一票”的概念上。归根究底,社会大多数人的想法和愿望对政府政策没有直接影响。政府三大部门的决策,最终都是为了维护和在资本主义体制的框架内进行的。在经济和社会危机时期,这就给统治阶级一点宝贵的斡旋馀地。

资产阶级首先关心的是整个体制现今和将来的利益。他们明白,如果人们相信自己真的有发言权,他们就更有可能接受大企业的支配。但是,对现状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正在渗透到左派和右派中。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看清现实时,维持资本主义的稳定性就越差,制度变革的前景就越大。

特朗普决心争取留在白宫,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深刻分歧。//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特朗普决心争取留在白宫,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深刻分歧。//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但特朗普只关心自己眼前的私利。他的自大行为正在撕开长期以来被掩盖,不为社会多数人知悉的阶级专政现实的布幕。这就是特朗普与他本人所属的统治阶级的多数之间持续冲突的根源。 

特朗普自首次宣布竞选总统以来,就积极破坏美国选举制度的正当性。虽然他在2016年赢得了选举人团选票和总统大位,但他的普选票则比对手少300万张。当时他并不满足於战胜他众多受辱的对手,顺利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人,却坚持认为当年存在大规模的选举舞弊,并声称自己也赢得了普选票。在2020年大选前,特朗普断言只有大规模舞弊才能让他败选,并拒绝承诺会促成权力的和平转移

自去年11月以来,特朗普身边的顾问们支持着他的大规模舞弊妄想。被任命监督选举相关技术安全的共和党人克雷布斯(Chris Krebs)在担保了选举结果的有效性後,被特朗普毫不客气地解雇了。甚至一度被视为“特家军”一卒的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在公开表示他没有看到任何重大舞弊的证据时,也被炒鱿鱼了

特朗普对选民意志的“尊重”,从他最近给乔治亚州州务卿拉芬斯佩尔(Brad Raffensperger)的致电中可见一斑。尽管拉芬斯佩尔是右翼共和党人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但他还是监督了乔治亚州的总统选举,并捍卫了选票统计结果,虽然选票统计显示拜登获胜。特朗普要求拉芬斯佩尔“重新计票”并“找来”他胜选所需要的11780张选票。

特朗普决心争取留在白宫,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深刻分歧。这些分歧在他2016年大败党内建制派後被掩盖起来,而全党因他的压倒性引力而团结一致,甚至得到加强。即使是在2020年的失败中,他也把党内的人控制住了。但他输不起的脾气终於迫使党内许多人在支持或反对资本主义统治的基础机构之间选边站。

至於美国资产阶级,他们普遍从不认为特朗普是他们阶级利益的可靠代表,现在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力地表达了对总统的不满。这其中包括历来是大企业代言人的美国商会,以及代表1.4万家大企业的全国制造商协会(NAM)。NAM敦促副总统彭斯在特朗普完成最後两周任期之前,“认真考虑”弹劾他。就连支持特朗普的《纽约邮报》——右翼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喉舌——最终也呼吁特朗普接受选举结果。

未来的出路

在疫情和经济崩盘的背景下,我们不能忽视劳动阶级握有的巨大潜力。劳工阶级是国家的绝大多数,没有他们,什麽也生产不出来,什麽也运输不出去。劳工阶级不仅能够使资本主义经济停摆,而且也是唯一能够打败特朗普主义丶从根本上改造社会的社会力量。

劳工阶级应该动员来为争取大胆的社会诉求纲领而抗争,包括保证每周1000美元的最低工资,停止房客驱逐,限制房租不超过房客收入的10%。鉴於危机的深度,这些要求如果得到数百万工会工人的认真推动,将鼓舞千万人,并获得巨大的呼应。这也将削弱特朗普摆出“劳工之友”形象的犬儒企图。

只有劳工阶级才有能力让资本主义经济停摆,打败川普主义,从根本上改造社会。//图片来源:国际码头和仓库工人工会只有劳工阶级才有能力让资本主义经济停摆,打败特朗普主义,从根本上改造社会。//图片来源:国际码头和仓库工人工会

 为这些诉求而战的群众运动将跨越反动的党派分化,在阶级的基础上团结工人。如果没有领导,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尽管年轻一代工人中存在着不满的情绪和日益增长的阶级意识,当下的美国工会领导没有提出这样的观点。马克思主义者必须与目前在工会中从事建立反对派网络的人合作,用革命的马克思主义理念为工人的斗争注入活力。数以百万计的工人正在朝着阶级斗争的方向前进,这一点从疫情以来爆发的数百次野猫式罢工以及谷歌等重要企业工作场所内组织新工会的尝试中可以看出。

虽然特朗普的任期只剩下几天,但人们普遍谈论弹劾或援引美国宪法第25条修正案,该修正案提供副总统和内阁罢免无法“履行职权”的总统的职权。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肆虐,疫苗推广不均衡,几乎每天都有创纪录的死亡人数。民主党最近在乔治亚州参议员第二轮选举内取胜後,现在控制了国会两院和总统府。随着经济萧条的逼近,他们将受到考验,现在没有严重的借口不通过措施,实现为数百万苦苦挣扎的工人提供高於姑息性救济的支援。

事态发展迅速。我们将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提供更多更新和分析。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只有阶级独立和激进的行动才能指明前进的方向。美国左派的弱点与大多数左派试图迁就和配合民主党有直接关系。这就是导致目前灾难的方法。但是,现在改弦更张还来得及!有了革命的观点和阶级独立的纲领和组织,劳工阶级可以构建它所需要的领导层,以终结美国资本主义现在和未来的恐怖。我们应该为工人政府而战!只有革命社会主义才能打败特朗普主义!

我们正在目睹美国资产阶级民主和整个世界资本主义的持久死亡呻吟。这一切都发生在气候变化加速的生存危机阴影之下。马克思主义者的历史任务是建立能够催化劳工阶级以革命的民主和物质富足的世界取代资本主义的臭尸的主观因素。革命和改造群众意识的分子过程正在推动千百万人朝这个方向前进。如果你同意这些想法,我们邀请你加入IMT

注释

 [1] 译注:美利坚联盟国(Confederacy of America)是美国内战前夕南方各维持黑奴的州政府所组成的政权。在当今的美国这回内,联盟国旗帜通常被极右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拥护。

[2] 译注:匿名者Q(QAnon)是盛行於美国右派之间的阴谋论,认为特朗普正在同美国政府权贵高层内的撒旦教恋童网路发动秘密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