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貿易戰以及逼近全球的經濟危機

今年8月,美國十年期國債的預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來首次跌破兩年期國債的收益率,而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創下新低。 所謂的“收益率曲線”追蹤了購買政府債券的投資者的收益率,而這些投資者可以選擇在不同的時間範圍內償還債券。隨著美國財政部出售美國國債以換取用於資助政府的現金,美國政府的國債也隨之上升。

如國債和股票等的投資商品也受制於供需關係,較低的長期收益率表明投資者將資金轉移到了風險較低的長期國債券上,而不是拿到股市上賭博,因為他們預計他們預期長遠看來股市將會經歷一起嚴重震盪。換句話說,他們預計美國會出現經濟衰退。自1950年以來,“收益率曲線倒置”的現象一直是每一次重大經濟衰退的精準預兆,這表明信義破的經濟下滑可能在未來幾年內發生。

川普同中國打的貿易戰所造成的經濟損失,意味著他的兩個優先政治考量,也就是延緩新的經濟衰退和打贏貿易戰,是彼此矛盾的。為此,他期待著美國聯邦儲備局(“美聯儲”)可以幫他解套。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卻於在八月直言美聯儲將無法完全減輕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危害,對此川普也加重了他對鮑威爾的批判。金融市場現在預計,美聯儲將在未來幾年內臣服於川普的政治壓力,並繼續推動利率調低,企圖還原到2008年後的低利率體制。

自1950年以來,美國國債卷收益率曲線倒置一直是每一次重大衰退的預測因素,表明未來幾年可能會出現新的經濟下滑。//圖片來源:美聯儲官方網站自1950年以來,美國國債卷收益率曲線倒置一直是每一次重大衰退的預測因素,表明未來幾年可能會出現新的經濟下滑。//圖片來源:美聯儲官方網站

美聯儲作為美國中央銀行體系負有著“雙重任務”:通過調整利率來控管通貨膨脹和失業率。這個經濟體系的基本認知在於:當通貨膨脹上升(通常在經濟增長時期)時,美聯儲可能會提高利率以控制貨幣供應,從而減輕通貨膨脹壓力。當就業和經濟增長低到令人無法接受的情況時,美聯儲通常會降低利率,以鼓勵工業資本家借“便宜的錢”來刺激對增加生產和僱用的投資。從理論上來說,新的貨幣擴張擴張導致通貨膨脹的恢復,繼續貨幣週期的循環。這整個體系旨在將金融和工業資本家與美國國家政府機構編織在一起,並在資本主義周期性的起伏到中穩定統治階級的霸權。

2008年的遺毒

自2008年世界經濟崩潰以來,美聯儲和國會之間關係持續緊張,因為傳統的經濟管理體系在政治和經濟壓力下已經崩潰。歐巴馬政府執政期間,國會通過的緊縮措施給美聯儲施加了更大的壓力,要求它們獨自善後經濟崩盤,從而導致歷史上最長期的低利率制度。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任職期間曾多次責罵國會,要求其優先考慮採取撙節措施以減低政府財政赤字,從而使美聯儲得以以永久性的低利率支撐經濟增長。

從貨幣學的角度看,2008年標誌著前所未有的零利率時代的開始。但是,這樣僅僅促進了包括股市在內的金融資產價格上漲,而不是促進實際產業投資和國內生產總值的提升。美聯儲最終於2015年底開始逐步小幅提高利率。現在,為了應對川普的貿易戰和持續的低通脹,這一趨勢已被迫扭轉。美聯儲2019年7月降息一次,9月再次降息,但這些對於是否要繼續實施降息的爭論已經開始出現。

川普於推特上表示:“如果美聯儲不降低利率,甚至在理想情況下不加息,那它就是在瀆職。看看我們世界各地的對手們吧。德國和其他國家實際上可以透過借錢來賺錢。美聯儲加息太快了,減息太慢了”!//圖片來源:川普推特川普於推特上表示:“如果美聯儲不降低利率,甚至在理想情況下不加息,那它就是在瀆職。看看我們世界各地的對手們吧。德國和其他國家實際上可以透過借錢來賺錢。美聯儲加息太快了,減息太慢了”!//圖片來源:川普推特

川普於推特上表示:“如果美聯儲不降低利率,甚至在理想情況下不加息,那它就是在瀆職。看看我們世界各地的對手們吧。德國和其他國家實際上可以透過借錢來賺錢。美聯儲加息太快了,減息太慢了!”

川普和很大一部分資本家希望將利率下調至零,甚至低於零(意味著銀行必須向美聯儲付錢來存錢)。這將效仿歐洲中央銀行的先例,將利率降低至負數。川普還將該提案與為國債再融資的機會聯繫在一起,企圖減輕其政府因為施行減稅所造成的債務負擔。最重要的是,他迫切希望將經濟衰退推遲到2020年大選之後。但是,當經濟不景氣確實在發生時,美聯儲內部的某些人士寧願為日後的降息留下空間。

較低的利率也可能使美元貶值,使美國商品在世界市場上更具競爭力來潛在地增加出口。中國以這種方式支持他們的出口量。人民幣於今年夏季貶值低於長期以來的門檻下可能是對川普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所做出的反應。

下一次經濟衰退的社會後果將首先由世界勞工階級承擔。沒有任何一種貨幣政策會神奇地使勞工受益。而且,在資本主義體制下,沒有任何可持續經濟增長方案能夠擺脫透過剝削勞工來促使經濟成長的必要性。諸如“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之類的“新”經濟理論並沒有走出戰後繁榮的凱恩斯主義經濟學邏輯。況且實施凱恩斯主義的必要環境早已不復存在。擺脫危機的出路在於推翻私人對社會經濟關鍵槓桿的擁有權,而不是透過資產階級中央銀行的運籌帷幄。

資本主義中央銀行的“雙重任務”源自於無政府性資本主義市場體系對社會的持續控制。該體係本質上會帶來週期性的經濟崩盤,而每此崩潰則導致勞工們遭受苦難,而資本家卻得以趁機利用低價格來集中新的資產。資本主義不會自動進入所謂的“最終危機”並自行轉變成社會主義生產關係。如此的社會轉變將需要勞工階級有意識的從事革命行動。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訊“星火 - 革命社會主義觀點在台灣”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