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贸易战以及逼近全球的经济危机

今年8月,美国十年期国债的预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来首次跌破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创下新低。所谓的“收益率曲线”追踪了购买政府债券的投资者的收益率,而这些投资者可以选择在不同的时间范围内偿还债券。随着美国财政部出售美国国债以换取用于资助政府的现金,美国政府的国债也随之上升。

如国债和股票等的投资商品也受制于供需关系,较低的长期收益率表明投资者将资金转移到了风险较低的长期国债券上,而不是拿到股市上赌博,因为他们预计他们预期长远看来股市将会经历一起严重震荡。换句话说,他们预计美国会出现经济衰退。自1950年以来,“收益率曲线倒置”的现象一直是每一次重大经济衰退的精准预兆,这表明信义破的经济下滑可能在未来几年内发生。

特朗普同中国打的贸易战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意味着他的两个优先政治考量,也就是延缓新的经济衰退和打赢贸易战,是彼此矛盾的。为此,他期待着美国联邦储备局(“美联储”)可以帮他解套。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却于在八月直言美联储将无法完全减轻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危害,对此特朗普也加重了他对鲍威尔的批判。金融市场现在预计,美联储将在未来几年内臣服于特朗普的政治压力,并继续推动利率调低,企图还原到2008年后的低利率体制。

自1950年以来,美国国债卷收益率曲线倒置一直是每一次重大衰退的预测因素,表明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新的经济下滑。 //图片来源:美联储官方网站自1950年以来,美国国债卷收益率曲线倒置一直是每一次重大衰退的预测因素,表明未来几年可能会出现新的经济下滑。 //图片来源:美联储官方网站

美联储作为美国中央银行体系负有着“双重任务”:通过调整利率来控管通货膨胀和失业率。这个经济体系的基本认知在于:当通货膨胀上升(通常在经济增长时期)时,美联储可能会提高利率以控制货币供应,从而减轻通货膨胀压力。当就业和经济增长低到令人无法接受的情况时,美联储通常会降低利率,以鼓励工业资本家借“便宜的钱”来刺激对增加生产和雇用的投资。从理论上来说,新的货币扩张扩张导致通货膨胀的恢复,继续货币周期的循环。这整个体系旨在将金融和工业资本家与美国国家政府机构编织在一起,并在资本主义周期性的起伏到中稳定统治阶级的霸权。

2008年的遗毒

自2008年世界经济崩溃以来,美联储和国会之间关系持续紧张,因为传统的经济管理体系在政治和经济压力下已经崩溃。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国会通过的紧缩措施给美联储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它们独自善后经济崩盘,从而导致历史上最长期的低利率制度。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任职期间曾多次责骂国会,要求其优先考虑采取撙节措施以减低政府财政赤字,从而使美联储得以以永久性的低利率支撑经济增长。

从货币学的角度看,2008年标志着前所未有的零利率时代的开始。但是,这样仅仅促进了包括股市在内的金融资产价格上涨,而不是促进实际产业投资和国内生产总值的提升。美联储最终于2015年底开始逐步小幅提高利率。现在,为了应对特朗普的贸易战和持续的低通胀,这一趋势已被迫扭转。美联储2019年7月降息一次,9月再次降息,但这些对于是否要继续实施降息的争论已经开始出现。

特朗普于推特上表示:“如果美联储不降低利率,甚至在理想情况下不加息,那它就是在渎职。看看我们世界各地的对手们吧。德国和其他国家实际上可以透过借钱来赚钱。美联储加息太快了,减息太慢了”!//图片来源:特朗普推特特朗普于推特上表示:“如果美联储不降低利率,甚至在理想情况下不加息,那它就是在渎职。看看我们世界各地的对手们吧。德国和其他国家实际上可以透过借钱来赚钱。美联储加息太快了,减息太慢了”!//图片来源:特朗普推特

特朗普和很大一部分资本家希望将利率下调至零,甚至低于零(意味着银行必须向美联储付钱来存钱)。这将效仿欧洲中央银行的先例,将利率降低至负数。特朗普还将该提案与为国债再融资的机会联系在一起,企图减轻其政府因为施行减税所造成的债务负担。最重要的是,他迫切希望将经济衰退推迟到2020年大选之后。但是,当经济不景气确实在发生时,美联储内部的某些人士宁愿为日后的降息留下空间。

较低的利率也可能使美元贬值,使美国商品在世界市场上更具竞争力来潜在地增加出口。中国以这种方式支持他们的出口量。人民币于今年夏季贬值低于长期以来的门槛下可能是对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所做出的反应。

下一次经济衰退的社会后果将首先由世界劳工阶级承担。没有任何一种货币政策会神奇地使劳工受益。而且,在资本主义体制下,没有任何可持续经济增长方案能够摆脱透过剥削劳工来促使经济成长的必要性。诸如“现代货币理论”(Modern Monetary Theory)之类的“新”经济理论并没有走出战后繁荣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逻辑。况且实施凯恩斯主义的必要环境早已不复存在。摆脱危机的出路在于推翻私人对社会经济关键杠杆的拥有权,而不是透过资产阶级中央银行的运筹帷幄。

资本主义中央银行的“双重任务”源自于无政府性资本主义市场体系对社会的持续控制。该体系本质上会带来周期性的经济崩盘,而每此崩溃则导致劳工们遭受苦难,而资本家却得以趁机利用低价格来集中新的资产。资本主义不会自动进入所谓的“最终危机”并自行转变成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如此的社会转变将需要劳工阶级有意识的从事革命行动。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星火-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