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关于拜登的8项迷思

美国社会各界,包括部分自称左派的人士,对新任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仍然保持着许多幻想。但是,虽然他可能不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那些公开地展现其种族主义与恶毒思想,但他也并不是劳动人民的朋友。他和他的前任一样,代表着美国资本主义的残暴的、压迫性的体制。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回答了关于“乔大叔”——这名美帝国主义的代表——的八项常见迷思。(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6月24日,译者:洪磊)

今年四月是拜登入主白宫的第100天。他“政治家”式的总统任期赢得了全世界建制派喉舌的赞誉。

“基于复兴的繁荣和多边主义,美国积极的全球领导地位正在回归,”英国自由派的《观察家报》(The Observer)如此大加赞赏道,“比起特朗普来,拜登更是正在使美国再次伟大。”

然而,拜登治下还远远不是一个新的繁荣时代。他试图将资本主义制度从生存危机中拯救出来,但却并没有解决那些压在美国乃至国际工人和青年身上所有难以承受的根本问题。

虽然他可能比他的前一任总统更善于处理国家事务,但在拜登的治理下,美国资本主义那种野蛮、剥削和种族主义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正如他自己在竞选时向富有的捐助者所承诺的那样

在这里,我们将考察关于拜登的常见神话和误解,揭露“乔大叔”的真实面目——资本主义的主要代表。

“他有一个激进的、进步的经济政纲”

拜登率先提出了一个“新方向”的概念(这在最近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得到了确认),即国际上的统治阶级正在自上而下地花钱,以避免社会在COVID-19大流行后自下而上地爆发动乱。

这就是他耗资数亿美元“更好地重建”(Build Back Better)口号的真正目的。建制派媒体把它与大萧条期间寻求稳定美国资本主义的小罗斯福“新政”的支出计划相提并论,对其称赞不断。

拜登方案的三个主要部分为:为家庭、小型企业及社会服务提供财政补贴、税收减免和额外资金的《美国救援计划》(American Rescue Plan,1.9万亿美元);改造破败的基础设施的《美国就业计划》(American Jobs Plan,2万亿美元);以及对儿童保育、教育、失业福利和医疗保健进行投资的《美国家庭计划》(American Family Plan,1万亿美元)。

拜登的“激进”经济政策仅仅是从深重危机中拯救资本主义的尝试而已,而未来还是要由工人被迫承受这些政策的代价。//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拜登的“激进”经济政策仅仅是从深重危机中拯救资本主义的尝试而已,而未来还是要由工人被迫承受这些政策的代价。//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这些总和7万亿美元的斥资将由税收收入和美国财政部大量注入的印刷现金共同支付。

这当然是一系列有力的支出举措。数百万美国家庭无疑将感谢疫情大流行期间的经济刺激支票和税收减免,这将帮助他们勉强维持生计。

但是,开支的激增实际上自上届政府就开始了。上届政府在2020年3月通过了2.3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CARES)法案,并在2020年12月又通过了9千亿美元的补充法案,在封锁期间为关闭的经济部门提供休假计划和支持。

特朗普并不以其慷慨而闻名。但无论谁坐镇白宫,从资产阶级的角度来看,国家政府都该为情势所逼而进行经济干预,以防止整个经济在疫情期间陷入困境。

否则,由此产生的贫困和就业的洪流将意味着“对付资本主义本身的揭竿起义”——这是《金融时报》的说法。

美国情况仍不稳定,拜登也并不急于回到财政责任和平衡预算的市场信条上来,因为那将威胁到美国的经济复苏。

应该指出的是,整个7千亿美元的政策计划更像是一个开场白,而共和党反对派将会有此着手继续向下谈判。但无论这个计划采取何种形式,问题都是资本主义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或经济振兴支票)。

虽然拜登的救援计划在短期内得以避免美国资本主义面对生死关头,但他的做法也正在为这个体制的未来发展制造问题。

经济学家已经在警告人们留心1970年代的那种“滞涨”(Stagflation)现象,因为拜登的支出造成了通货膨胀的压力,再加上美国劳动生产率的低下,以及新的新冠病毒变种使得疫情持续流行的风险。

尽管拜登的支出举措很重要,但它们还不够深入。他的基础设施计划由于共和党的阻挠,该计划最终很有可能会失败)每年拨款3千亿美元——据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称,这甚至不足以维护现有的基础设施,更不用说升级了。

该计划还有保护主义的一面:用国家补贴来维持美国公司的竞争力(把失业压力输出国外),并拨出数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支撑美国供应链,从而帮助美国与中国脱钩。

为防止美国被中国包抄,美国已经为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等关键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拨出了1千2百亿美元的专款。这暴露了一个事实,即私人资本不会进行这样的研究投资,而宁愿寄生在国家资助的研究之上,从中得利。

同时,美国家庭计划的主要目标时补贴儿童的保育,这样父母就可以在疫情之后恢复工作,开始为老板们创造利润。但是,美国家庭实际需要的许多关键性改革实际上并没有被包括在内。

例如,拜登已经悄悄放弃了支持每人取消1万美元学生债务的竞选承诺。他还拒绝了通过行政命令取消每人5万美元债务的呼吁。这些措施——主要是为了赢取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年轻支持者们——已经早早被抛掷脑后了。

他竞选时承诺的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也销声匿迹,尽管通过膨胀迅速地吞噬着工资。同时,在美国法院裁定任何进一步延迟驱逐无法支付房租的房客都是“违宪”后,暂停逐客的规定将于6月30日结束。人们希望拜登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包含这项规定进一步的延期,但该计划只分配了300亿美元的额外资金,来用于紧急租金救济计划。

一个真正激进的、进步的经济方案肯定会把疫情期间累积的未付租金一笔勾销。疫情使得数百万普通美国人失去了生计,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错。相反,拜登却站在了房东的一边,其结果则是许多家庭可能很快就会流离失所。

尽管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暴露了美国卫生系统的可怕状况,拜登却坚定地拒绝考虑实施真正免费并覆盖全民的医疗保健。相反,他只是在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的边缘做一些小修小补。尽管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有更多(而且越来越多)的美国公民赞成“单一付款人(译著:即全民健保)”模式,而不是目前的模式(36%比26%)。

当数以百万计的美国工人为医疗和保险费支付高昂的费用,还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完全没有保险时,拜登却选择忽略这些困境,而支持保险公司和有财有势的私人医疗机构。

拜登的支出举措证明了美国资本主义的寄生性质。它只靠公共财政这个铁肺来维持生命,而并没有能力满足社会的基本需求:就业、住房、教育、儿童保育和医疗。

“他力挺弱势被压迫族群”

在反动大将特朗普执政四年后,美国和全世界的受压迫群体看到拜登就职,肯定松了一口气。但是,尽管拜登自豪地吹嘘他对民权的支持(非常言过其实),吹嘘他在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手下担任副总理的经历——以及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BLM)运动之后呼吁“族群和解”——他对此议题的真实事迹又是如何呢?

拜登政治生涯的早期看起来令人怀疑。作为特拉华州的参议员,拜登与种族隔离主义者站在一起,反对“校车接送”这种族群融合措施——即把儿童送到他们居住地以外的地方,使每座学校的学生种族构成更加多元。

校车接送举措的有效性仍有争议,但拜登如此激进地反对这一举措(以“务实”的理由,以免冒犯到郊区的白人选民),以至于据称就连三K党(译注:美国极度种族主义的地下恐怖团体)组织者、后来的民主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罗伯特·伯德(Robert Byrd)都认为他做得太过火了。

拜登还撰写了1994年的《犯罪法案》(Crime Bill),导致了以黑人和拉丁裔男子为主要对象的大规模监禁,而他直到2016年还在为这一行为能够“复建美国城市”而辩护。他还一直支持灾难性的“毒品战争”(War on Drugs),这再次导致了大部分年轻的工人阶级黑人和拉丁裔人的大规模死亡和监禁。

虽然拜登的内阁被誉为是“有史以来最多元化的”,正如我们过去曾见到的科林·鲍尔(Colin Power)和康多莉扎·赖斯(Condoleeza Rice)等人一样,但关键问题并不在于一个人的肤色,而是在于一个人代表什么阶级的利益。

除了“超级条子”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以外——她本人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时的事迹就包括将无辜的人关进监狱、捍卫死刑制,以及包庇滥杀无辜的警察——拜登内阁中的流氓队伍还包括劳埃德·奥斯汀三世(Lloyd Austin III)这样的人。这位首个黑人国防部长也是军事承包商雷神公司(Raytheon)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向沙特阿拉伯出售用于也门的炸弹,赚得盆盈钵满。

拜登在妇女和LGBT权利方面的记录也非常可疑。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在不同程度上始终反对堕胎权。在1973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伊诉韦德”(Roe vs Wade)案中,他抱怨说,他不相信“一个女人完全有权来决定她的身体应该发生什么”。

1981年,他通过了“拜登修正案”(Biden amendment),禁止将美国援助用于与堕胎有关的生物医学研究。他还继续支持海德修正案,该修正案禁止医疗补助资金资助堕胎,“除非怀孕是强奸、乱伦的结果,或将对产妇的生命造成威胁”。

更不用说关于拜登骚扰女性的各种指控了,包括塔拉·雷德(Tara Reade)声称拜登在1993年时,对还是一名23岁的工作人员助理的她进行了攻击。他后来的副总统贺锦丽则称,她“相信”这些指控者,但会让拜登的良心来决定他是否认错,或者该做些什么。而拜登什么也没有做。

拜登的司法部还推进了前总统特朗普对一名指控他性侵犯的作家提起的诽谤诉讼,这是一个令人恶心的犬儒表现。最后,拜登的司法部也同意“大力捍卫”民权法的宗教豁免权,这将允许联邦资助的学校歧视属于LGBT群体的学童。

总而言之,拜登对社会正义的支持只是一句空话。他的政治生涯暴露了他的真面目,即一个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仇视同性恋的资本主义附庸——他的个人观点不属于这个世纪。

“他正在改革警察”

在去年夏天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德里克·沙文(Derek Chauvin)残忍杀害后,拜登宣称将采取紧急行动,并承诺在他担任总统的头一百天内成立一个全国警察监督委员会

当然,这将是一个空壳机构、一个空洞的让步罢了,其目的只是将去年BLM抗议活动中的愤怒情绪通过安全的渠道加以驱散。然而,他连这个承诺都没有兑现。

在拜登治下,警察杀人事件并没有停止,甚至没有得到缓和。//图片来源:Singlespeedfahrer在拜登治下,警察杀人事件并没有停止,甚至没有得到缓和。//图片来源:Singlespeedfahrer

拜登承认该委员会被搁置在了一旁,以专注于《乔治·弗洛伊德警务公正法案》(George Floyd Justice in Policing Act)。他承诺该法案将在其同名受害人发的周年纪念日当天(2021年5月25日)成为法律,并将确保对警察的更大问责。这个最后期限已经过了,而该法案仍在参议院受阻。

同时,拜登政府下的警察枪击事件持续居高不下(尽管疫情使得数百万人都呆在室内),在本文执笔之际,自1月以来共有406起警察杀人事件。白宫易主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变化。

受害者包括13岁拉丁裔的亚当·托莱多(Adam Toledo),他在3月29日把空着的双手举到空中后被枪杀。而在离警察杀害弗洛伊德的审判仅几英里的地方,一名年轻的黑人男子丹恩特·莱特(Daunte Wright)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次交通堵塞中被警察杀害。随着对沙文的判决日益临近,明尼阿波利斯市也做出了军事化的准备。而就在沙文被判决犯有谋杀罪的第二天,40岁的黑人男子安德鲁·布朗(Andrew Brown)在驾车逃离时被枪杀

正如我们在去年BLM 抗议活动进行时所说,警察的种族主义、暴行和杀戮并不是几个“坏胚”的问题。鉴于其扮演着剥削性、种族主义的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武装捍卫者的角色,整个美国的执法机构都已经腐烂到了极点。

拜登本人也是这个卑鄙的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如前所述,他的政治遗产包括灾难性的1994年《犯罪法案》和“毒品战争”。他的内部社交圈里充斥着比尔·克林顿政府的老盟友,他们致力于赋予警察以有罪不罚的权力。

美国工人和青年必须驳斥拜登关于警察改革的谎言。他们只有在自己的力量、动员和组织的基础上,才能为警察暴力的受害者实现真正的正义。

“他推翻了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不再有孩子被关在笼子里了!”

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的移民政策几乎没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仅仅在3月份,他的政府就在边境逮捕了17万名移民。

这是15年来的最高数字,其中包括数以千计的无人陪伴儿童,他们被塞进“收容所”,面临着感染新冠病毒的严重风险。拜登政府甚至重新开放了特朗普时期在德克萨斯州卡利索斯普林斯的一处用于无人陪伴儿童的监禁设施

被走私到外界的图片显示,容量原本仅为32人的“豆荚”笼子里关着多达600名儿童。他们往往被关押长达两周,不能定期使用淋浴和牙刷等基本设施。鉴于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就曾参与过大规模驱逐移民出境行为的组织,首次在边境引入了囚禁移民的政策,他如今这种冷酷无情的举措并不意外。

臭名昭著的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非但没有受到约束,反而还与私营监狱公司签订了价值2.6亿美元的新合同,让后者大赚暴利,并维护了这些拘留设施。这些合同包括建议强迫被拘留者以“每天一美元”的工资从事琐碎的工作——这无异于奴役。

副总统哈里斯在最近对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进行的为期三天的外交访问中,清楚地表明了新政府对移民的态度,直言不讳地警告未来的移民:“不要来。不要来…美国将继续执行我们的法律,保卫我们的边界。”

拜登的司法部甚至主动成为了特朗普政府的前成员的代言人。这些人面临着因家庭分离政策造成的伤害而被提起的诉讼。

拜登政府非但没有改变路线,反而继续回避、折磨并驱逐那些被贫穷、暴力和帝国主义迫害逼到绝望的人,那些冒着生命危险穿越边境,只为追求更好的生活的人。

“他将对抗气候危机” 

拜登作为总统的第一个行动,就是重新加入被特朗普放弃的《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绿色能源鼓励措施、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也在他的基础设施计划中占有很突出的地位。他也承诺,在未来十年内,为发展气候应对措施提供2820亿美元。

但这一数额必须每年都要投资,且世界各国政府都要投资与之相符的数额,这样才能实现《巴黎气候协定》将本世纪全球变暖程度限制在2°C的有限目标。

拜登的气候政策远远达不到必要的水平,并且将资本主义的利益作为其首要的、中心的考虑。// 图片来源: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拜登的气候政策远远达不到必要的水平,并且将资本主义的利益作为其首要的、中心的考虑。// 图片来源: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除了远远没能达到目标之外,拜登的气候政策还以帝国主义利益作为其基础。该政策试图在绿色技术方面与中国竞争,而在天然气方面则与俄罗斯竞争。虽然拜登要求暂停在公共土地和水域开发化石燃料的新租约,但这被法庭驳回

拜登的政策有可能成为大污染者和石油大亨们的福音。正如《金融时报》所解释的:“民主党人与环保运动的温和派一起,实际上是在帮助拯救美国的化石燃料行业,使其免于过度建设和过度生产。”

这要归功于拜登对天然气的持续热衷。石油资本家完全可以通过拜登也支持的破坏环境的压裂工艺来开采天然气。通过转换重点,该行业已经能够稳定其利润。

此外,尽管拜登承诺取消国家对化石燃料公司的补贴,以帮助资助基础设施计划,但这些公司将继续通过隐形补贴,每年将数十亿美元收入囊中

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尽管拜登宣称会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标普石油和天然气勘探与生产指数在拜登就职后还是上涨了约35%。显然,在污染者眼中,他是一个盟友,而不是威胁。

拜登和奥巴马一起在任期内带来了美国历史上最急剧的石油生产扩张。拜登身边有很多化石燃料行业的拥护者,包括能源部长欧内斯特·莫尼兹(Ernest Moniz)——他曾是美国污染最严重的电力公司之一,即位于乔治亚州的南方公司的一名董事。

莫尼兹的公司“能源未来倡议”(EFI)也进行了由南加州天然气公司(SoCalGas)出资的研究,该公司因使用客户资金来反对气候友好型政策而受到诉讼威胁。

因此,尽管拜登阻止了备受瞩目的“吉斯通XL”(Keystone XL)管道项目(该项目显然无论如何都会失败),但他却拒绝停止20多个新项目的建设,包括3号线和“达科他通路”(Dakota Access)管道,这并不奇怪。

尽管拜登将气候问题作为了最近七国集团峰会的主要讨论领域之一(与COVID-19和中国并列的“三个C”之一),但它在代表美国资本主义的要求方面仅处于次要地位,而美国资本主义有机地无力解决这一问题。

“他正在领导对抗新冠疫情的战斗”

特朗普鲁莽地拒绝认真对待这次疫情,意味着美国受到了COVID-19的严重打击,其官方死亡人数是世界上最高的,现已超过60万人。

尽管起步缓慢,但美国现在已经施打了3.06亿剂疫苗。即便如此,拜登似乎还是不能实现他在7月4日前为70%的美国成年人至少接种一次疫苗的目标

但是,在国内情况好转的同时,拜登始终是疫苗民族主义恶心景象的主要参与者。他的重点依旧是像特朗普那样不惜一切代价重开美国经济,而不是解决这场全球危机。

几个月来,美国已经坐拥数千万剂的过剩疫苗,包括尚未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阿斯利康(AZ)疫苗的库存。

拜登没有理会他的欧洲盟友提出的请求——释出美国的一些过剩供应,以帮助应对今年早些时候的疫苗长期短缺问题。

总统还继续执行着特朗普制定的“战时”政策,禁运COVID-19产品的出口。这对全球疫苗生产的供应链造成了破坏,并迫使印度等备受疫情困扰的国家公开祈求美国来解救他们

尽管最近拜登初步建议放弃对COVID-19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但几个月来,他都在继续利用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的否决权来拒绝这一措施

这反映了大药厂资本家的压力,他们正在从美国开发的疫苗中榨取财富。其后果是,贫穷国家的数十亿人仍然没有接种疫苗,使得这些国家成为了新变种的滋发地。这包括传染性极高的德尔塔变体,它与美国10%的COVID-19新病例有关,威胁着美国的复苏。

拜登只是稍微改变了他的手段,因为如果不能避免进一步爆发的话,疫苗智慧财产权豁免对大药厂眼前利润的影响将使其对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的威胁显得不值一提。

另外,虽然拜登承诺向贫困国家捐赠5亿剂疫苗,但这主要是为了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外交——它们将Sinovac和Sputnik V作为一种软实力来支撑其各自的联盟。七国集团则集体决定,将提供必要剂量的不到10%,用以解决全世界的COVID-19疫情。

拜登远远没有带领世界走出COVID-19的漫漫长夜,而是在帮助拖延这场健康方面的灾难,甚至可能会拖到未来几年之久。

“他有一套明智的外交政策——不再充斥着火药与怒气”

任何希望拜登对美国的竞争对手采取“和平、爱与理解”政策的美梦都已破灭。他对中国的立场,非要说起来的话,更像是代表着一种强硬。

我们继续见证着全球化的崩溃和保护主义的兴起。这在以前就已经开始了,但新冠疫情又加速了这一进程。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是这个过程的核心。事实上,这也是整个“更好地重建”议程的基础。该议程部分上就是为了追赶中国,因为中国比其西方对手更快地从疫情中反弹了起来。

中美冲突在拜登治下依旧持续着,甚至更加强硬了。//图片来源:David Starkopf中美冲突在拜登治下依旧持续着,甚至更加强硬了。//图片来源:David Starkopf

美帝国主义的相对堕落、中国的崛起,以及不可阻挡地滑向“以邻为壑”的政策,将对整个世界经济产生压抑的影响,给数百万人带来经济和社会的动荡。

美国资本主义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下降,意味着拜登无法在七国集团中实现统一战线。帝国主义者越来越多地为自己狭隘的国家利益着想。

在其他地方,拜登正在继续进行着美帝国主义的血腥工作,尽管他没有特朗普那样戏剧性。例如,在以色列对加沙发动了一系列致命的空袭之后,他最近又重申了他对以色列“自卫”权利的长期支持。

尽管他警告沙特阿拉伯说,如果平民的死亡人数继续增加,他将终止“美国对也门战争中进攻行动的所有支持,包括相关的武器销售”,但到目前为止拜登仍未采取任何真正行动

此外,拜登持续坚持对古巴的恶性经济制裁,包括特朗普推出的所有新措施,并且在之前也支持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在委内瑞拉的闹剧般的政变企图——他仍然承认瓜伊多是委内瑞拉的“合法”总统

随后,在上个月,拜登批准了他的第一个军事行动:在叙利亚东部进行空袭,据称是针对“伊朗支持的武装团体”。该行动无视国际法,至少杀害了22人。

在所谓的反恐战争和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北约对南斯拉夫的轰炸中,拜登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意味着他在管理美帝国主义的野蛮行径方面游刃有余,而且经验丰富。

与特朗普相比,统治阶级对拜登更加放心,因为他能熟练地在诉讼中摆出可敬的面孔,而特朗普则经常暴露出丑陋的现实。

“他会向富人征税” 

为了资助他的财政支出计划,拜登承诺会将最高税率提高到小布什时代的水平——从37%提高到39.6%:这根本称不上是一个激进的措施。此外,他还打算将公司税率从21%提高到28%

然而,正如ProPublica最近泄露的信息所证实的那样,无论官方税率如何,最富有的亿万富翁还是几乎不用交任何税(前25名富翁的税率约为3.4%)。美国最大的公司也是如此,其实际有效税率为11.7%,低于大多数欧盟成员国。

无论如何,系统中的漏洞都意味着富人不必为拜登的措施而捏一把汗。正如《金融时报》所评论的:“在没有税收改革的情况下,相较于重大的增长,拜登的建议只是提供了一种变革的假象。”

即使是将去世时未兑现的资本收益税翻倍至40%(以此试图补上一个避税的漏洞),对于脸谱网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这样的年轻亿万富翁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仍然可以用他们的纸面财富来进行借贷,从而抵消所得税的利息,”《金融时报》写道,“而根据美国错综复杂的税法,这种减税的选择几乎是无限的。”

拜登希望通过“鼓励”盟友采取“金融抑制措施”配合对美国公司的新的全球最低税,利用美国的金融影响力来保持其企业的竞争力。

换句话说,他打算欺负其他资本主义国家,让他们跟随他的脚步,这样美国公司就不会受到损失。这不是一个罗宾汉式的总统劫富济贫的行为,而是一个帝国主义伪善行为。

富人有无穷的能力来藏起他们的财富并躲避税款,而这些富翁在疫情期间又让自己富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意味着一个真正的进步政策应该通过征用亿万富翁的丑恶财富来支付。

不能支持拜登!

鉴于缺乏真正的左翼领导,世界各地的普通工人和青年对拜登保有某些幻想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鲁莽的、种族主义的疯狂行为之后。

更不用说劳工运动的领导人在巴结新总统的过程中相互倾轧了。甚至就连所谓的社会主义者也对他大加赞赏

但是,拜登现在做出的每一项让步,都被加到了美国工人和青年日后将要支付的账单上,而且还附带有利息。

统治阶级为了防止系统性地崩溃,正不顾一切地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危机:这就是拜登的消费狂欢所代表的。与此同时,美帝国主义日常的野蛮行为和国家压迫仍在继续。

拜登承诺会“恢复现状”,但早在疫情之前,这已经是不可忍受的了。这以一种扭曲的方式首先解释了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以及还有7400万美国人第二次投票支持他的现象。其中,许多人认为拜登“操纵”了2020年的选举。

同样地,去年历史性的BLM运动也反映了存在于表面之下的反抗潜力。无论统治阶级采取什么行动,未来都将是阶级斗争加剧的时期。

如果这种情况在拜登的任期内爆发,他将使用美国全国的所有野蛮手段来恢复资本家的利益秩序。

国际社会主义者和劳工活动家有责任消除对拜登的任何幻想。他不是我们运动的盟友或榜样,而是一个凶残的体系所选择的形象代言人。这个体制已经腐烂不堪了,我们需要推翻它,而拜登则将为它的利益服务到最后一刻。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