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美国击杀苏莱曼尼。我们应反对帝国主义进击!

2020年1月3日星期五早晨,特朗普政府目中无人地在巴格达机场击杀了伊朗将军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和伊拉克最高准军部队领袖莫汉迪斯(Abu Mahdi al-Mohandes)。美国帝国主义再次加剧了中东的动荡。

特朗普试图将这场夺取另外八名伊朗和伊拉克人性命的袭击辩称为一起防御性措施,但这完全是美国在外国领土上对两个主权国家领导人的就地处决,而这个举动也是在没有得到美国国会批准下进行的。根据特朗普的说法,苏莱曼尼正计划进行一次迫在眉睫的袭击,可能会使数百美国人丧生。他唯一的举证是:苏莱曼尼近来曾造访黎巴嫩,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亲伊朗民兵组织,随后访问了伊朗的最高领袖大阿亚图啦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上述的一系列举动怎么会变成攻击美国的前奏,大概只有特朗普才懂。

此外,苏莱曼尼还是伊朗国军在其境外部队的最高统帅。他不是地勤特工,因此杀了他也肯定不会阻止任何即将来临的袭击计划。现在,那些试图事后为帝国主义侵略行为辩护的人,与当年为了找借口破坏性地占领伊拉克而捏造海珊拥有“大规模毁灭武器”的人一样,营造了新的“立即威胁”谎言。

特朗普以及美国国会内几乎所有共和党和民主党人都认为:因为苏莱曼尼曾在幕后推动“杀害600多名美国人”,这场攻击是正当的。但是他们却不提到苏莱曼尼正在支持与美国占领军作战的什叶派民兵。迄今为止,美军占领已导致至少150万伊拉克人丧生!此外,这些民兵在反对伊斯兰国的战争中与美国结盟。实际上,其中一些至今仍与美军一起部署。

肆无忌惮的帝国主义袭击

特朗普也声称苏莱曼尼在镇压伊拉克,伊朗和黎巴嫩的群众抗议运动中也发挥了关键作用。虽然这固然没错,但从特朗普和沙乌地阿拉伯王室和以色列政权的友好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抗议民众的(或其他任何人)的民主权利从来都不是他的优先考量。实际上,正在伊拉克解放广场上的争取权益的抗争群众也正确地谴责了美国的袭击。

这完全是一次野蛮的帝国主义袭击,目的是打垮两个主权国家。所有阶级斗士,工会会员和革命家都有责任坚决反对这一袭击,以及帝国主义对中东的进一步进犯。我们必须揭露这一行为背后的真正动机与中东穷人和被压迫者的困境无关,也跟保护西方劳工阶级和贫民的安全毫无干系,而只是为资产阶级的狭隘利益服务。 

自大的美帝国主义再一次加剧了中东的动荡。 //图片来源:Flickr,Gage Skidmore自大的美帝国主义再一次加剧了中东的动荡。 //图片来源:Flickr,Gage Skidmore

特朗普行为的唯一决定性因素,始终是纯粹他的个人利益,特别是转移公众对他自己遭到弹劾的注意力,并在敌友前展现出一介“说到做到”的模样。特朗普自去年6月伊朗击落一架美国无人机和9月对沙特石油设施的袭击后无所作为,让他这次决定一雪前耻。

在美国国安机构和共和党内一阶层人非常有意与伊朗挑起争端来重建美国军队在经历长年败退后失去的威严,这些也是鼓舞特朗普动作的主要推手。但是,这种极端的短视是当今统治阶级的一个关键特征,他们现在冒着在已经非常不稳定的地区火上加油的危险。最终结果也将不利于特朗普或美国帝国主义。

美国从伊拉克撤军的压力已经越来越大。为了保卫美国基地,美国特种部队一直从前线撤退。伊拉克国会正在采取步骤终止两国之间的军事协议,以将美国赶出伊拉克。这将是对美帝国主义的严重打击。

但就像个已经输到脱裤的赌徒一样,特朗普仍加倍下注。他威胁要轰炸伊朗境内的52个地点,其中包括重要的文化遗址。对于伊拉克国会将美军从伊拉克驱逐的计划,他扬言要对伊拉克实施经济制裁,甚至更糟。美国统治阶级声称入侵伊拉克是实行民主与和平的一种手段,但它正在公开对伊拉克国会的民主决定文攻武吓,让我们看到美帝国主义的真面目。

另一方面,由佩洛西(Nancy Pelosi)领导的一些民主党人的确在反对特朗普的行动。但是他们的反对不是美国在伊拉克的帝国主义政策,而是这种帝国主义政策的执行方式!常常被视为美国资本主义较为“温和”的民主党在奥巴马任内大量提高美国对外军事行动和轰炸。在这方面他们不比特朗普逊色。他们今天只不过是在抱怨特朗普的举动不符合美帝国主义的利益罢了。

德黑兰方面的如意算盘

不过民主党的政客们为美国帝国主义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尽管苏莱曼尼是伊朗政权的重要人物,但他的死却成全了伊朗的计画。在过去的几个月内,伊朗及其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的盟友被具有革命意义的强大反政府群众运动所淹没。特别是在伊拉克,当地近来被称为“十月革命”的群众运动对该国贫困,失业,腐败以及伊朗在伊拉克国家机构中几乎无所不在影响等问题表达巨大不满。

在黎巴嫩,由真主党领导的政府也受到9月以来革命群众运动的巨大压力。但是,黎巴嫩和伊拉克政权都没有设法稳定局势。实际上,苏莱曼尼正式为了指挥伊朗盟友和买办的反革命行动而拼命地穿梭在贝鲁特,巴格达和德黑兰之间。

在伊朗境内,削减燃油补贴的政策造成于11月爆发为时两天的暴力抗争活动。这些抗议很快就从经济性诉求升级为要求政权下台。德黑兰政权只有靠彻底的媒体消音和造成至少1,500人死亡,数千人受伤的血腥镇压,并逮捕了多达一万人,才得以挽回局势。这起运动是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存在40年来最严峻的挑战之一,而该政权尽管得以生存却也是元气大伤。

在群众抗争的当下,德黑兰当局完全无法动员支持者上街头反制抗议群众,悲惨地不过聚集了几千人左右。但是在过去几天里,苏莱曼尼的葬礼在伊朗各地却吸引了数百万人参加。在伊拉克也看到了类似的场面。据报导当地有将近五十万人参加了葬礼游行。特朗普的攻击和威胁升级反而强化了伊朗政权,并将在下一时期削弱该国的革命群众运动。

伊朗政权不久前面临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这些抗议活动因苏莱曼尼的遇害而受到削弱。数百万人参加了他的葬礼游行。 //图片来源:合理使用伊朗政权不久前面临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这些抗议活动因苏莱曼尼的遇害而受到削弱。数百万人参加了他的葬礼游行。 //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伊朗人现在开始发动攻势。在伊拉克,美国和伊朗对控制伊拉克政府的争夺已经酝酿了多年,伊朗人现在正在推动伊拉克全面驱逐美国在当地进驻的部队,军事顾问和在伊拉克政府内的盟友。他们还向阿富汗的美国驻军施压,并完全退出了核能条约,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将开始发展核武。

美国对此几乎是无能为力的。在过去几天内有诸多关于美伊战争爆发的揣测,但目前局势却完全排除美国入侵伊朗的可能性。美国民众早已厌倦战争,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在2016年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就是撤出中东。此外,美国的国债总额超过23万亿美元。要发动一场耗资5-10万亿美元的新战争是不可能的。新的重大战争将给美国社会和政治带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后果。

入侵伊拉克17年后,美国输掉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伊朗一个更加强大的敌人。它拥有多山的地理环境,可观的军事力量,和深深反对帝国主义的人民。它还在该地区附近拥有远程导弹和代理武装部队,可以从任何一侧瞄准数万美国驻军。伊朗更可以关闭霍尔木兹海峡(中东石油进入世界市场的通道),并对脆弱的世界经济构成严重威胁。

由于所有这些原因,美国是不可能入侵伊朗的。即使是大规模空战也是不可行的,因为这会使几乎中东苏偶有的美国基地都遭受攻击的危险。美国政府随后的行动证实了这一点。尽管美军已经派出额外的部队来支持该地区现有的美国利益,但此数量远不及一个真正战役所需要的。当然,c特朗普的不稳定行径可能会引发某种形式的军事冲突,但这对于美帝国主义来说是非常冒险的。一旦冲突爆发,美国大概没有胜算。

反对帝国主义!

近几天的事件发展比任何时候都凸显了美帝国主义的弱点,而不是它的力量。虽然世界上仍然没有比美国帝国主义更强大的力量,但是相对而言,这种帝国主义并不像以前那样强大。随着事件的发展,这一事实将变得更加清晰。就像一场地震揭示了地表下不断累积的矛盾一样,特朗普的不稳定行为将暴露中东已经开展的新权力平衡。在这种新形势下,美帝国主义将被迫扮演较小的角色,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地区群众的生活环境会得到更多的稳定或改善。

我们的任务是反对帝国主义。只有推翻资本主义,我们才能终结在美国和伊朗代表战争,苦难和剥削的腐败政权,从而确保群众得到和平与稳定。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火花-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