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呼喚:同學,你知道六四所代表的意義嗎?

(編按:我們在此發表一篇由IMT在台灣的同情者撰寫的一篇文宣,向在地的學生們解釋1989年天安門事件和學運的由來以及它如何被摧毀的,並解釋這個歷史經驗如何為台灣和中國的勞工和學生指出一個抗爭方向。)

前言 

上個世紀的最後十年是史達林主義政權大崩潰的年代,也是世界範圍內人民對於民主權利要求的近一步提升的歲月,這個背景之下的中國因為本身的經濟改革(向私有制的過渡)激化了社會矛盾。一九八零年代的改革以及它所內建的經濟問題催生了中國人民反對官僚專制的普遍願望,一場規模龐大、情緒高漲的運動油然而生,卻於1989年6月4日凌晨在中共官僚的履帶下嘎然而止。六四追求的是資本主義民主嗎?六四是一場捍衛人民利益的民主運動?還是中共官方宣稱的“反革命暴亂”?一九八九的六四運動到底是怎麼回事?

六四的前導,八六學運到民主牆運動 

一九七九年鄧小平執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即著手推動經濟上的改革開放,隨著公有制向私有制的過渡。中共官僚內部以及知識份子間出現要求施行西式民主,讓政治體制適應經濟基礎的聲浪。以胡耀邦為首的改革派於一九八零年代中期推行政治改革,逐步向西式民主(亦即資產階級民主)靠攏,儘管這並沒有形成中共整體採納的方向。 

一九八六年,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學生抗議中共干涉合肥人大代表選舉的基層民主,呼籲抵制選舉,發起抗爭,中國境內多所大學響應,最終學運以官方展開對話以及北京警方釋放被捕學生作結。

一九八七年,北京發生民主牆運動,北京電工魏京生在北京西單民主牆張貼鼓吹第五個現代化的大字報,後被捕入獄,在在反映了中國社會民間力量在官僚長期剝奪政治權利的統治下,渴望恢復自身應有的民主權利,以學生為主體的知識份子群體憑藉一波波蠢動的學運,以私有化與資本主義民主為武器,逐漸將砲口瞄準中共政權。

學生運動的高漲與工人階級的支援

1989年4月15日中共黨內自由派胡耀邦因心臟病過世,民眾自發在天安門廣場進行追悼。隨著人群聚集與現場的知識份子向群眾發起號召,集會逐漸升級為一場運動,並且擴散到其他城市,中國各大中城市的學生走上街頭,要求中共進行政治改革,直陳中共的貪腐問題。20日傳出疑似警察毆打學生的新華門事件激化了學生發動罷課,參與到運動中的學生越來越多。

學生的運動組織北京高等學校自治聯合會(北高聯)相繼成立,26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鄧小平與李鵬等強硬派將學生運動定位為反黨動亂,然而學生並未退縮,四月底與五月初,藉著紀念五四運動七十周年號召更多學生不顧禁令上街示威,王丹等學生領袖乘戈巴契夫訪中之機於五月13日發起絕食活動。中國共產黨基層內部發生思想混亂,部分地區的共青團甚至鼓勵團員支援天安門廣場的運動,五月十六至二十六日,外地湧入約十八萬位學生,支援了原本漸趨疲乏的北京學生。

五月十八日,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工自聯)成立,工人階級開始在運動中補充部分疲乏學生的位置,19日發表《首都工人宣言》要求官方與學生對話。其後組織北京工自聯敢死隊保衛學生安全,20日官方發布戒嚴令,工自聯發動北京工人大罷工,將原本趨於疲憊的運動重新壯大起來,更將運動從學運轉化成聯繫基層人民利益的全民運動。

學生們對與勞工階級合作的低意願為整個六四運動埋下禍因。學生們在與勞工階級合作上保持的疏遠態度為整個六四運動埋下禍因。 

但是,學生領袖並不樂於與工人合作,因為學生領袖的運動綱領要求徹底的私有化,他們認為只有如此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然而造成物價飛漲以及貪腐橫行的私有化,正是社會問題的來源,工自聯的立場更接近恢復社會主義的民主傳統,打垮中共官僚,明確喊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由工人階級領導,我們有權趕走一切專制者。”,即便兩邊有所分歧,在運動中仍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合作。

中共官僚的鎮壓

六月四日凌晨,戒嚴令之後處於戒備的解放軍開入北京市區,與先前入城群眾成功勸離部隊不同,解放軍正式以槍彈攻擊中國人民。6月3日晚間在木樨地,人民築起路障並試圖勸離部隊,卻遭部隊開火,造成重大傷亡。其後持續向天安門廣場推進,沿途時有死傷,部分市民以及抗議群眾開向部隊扔擲石塊或汽油彈,發起了自衛反擊性質的戰鬥。

然學生領袖為了保持運動的“和平性質”而解除了群眾的武裝。終於六月四日凌晨,解放軍的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遭到解除武裝的群眾沒有絲毫的反擊能力。中共官僚將它的子彈射入工人階級的自主性,射入學生的政治渴望,打死了中國民主改革的希望。隔日立即展開清理天安門廣場的工作,將運動定調為反革命暴亂,雖然之後武漢等地的學生與工人聯合起來罷工罷課,仍為官方鎮平,各地學生以及受難者家屬亦再難進入重兵圍繞的廣場。

結語:我們為什麼紀念六四?

六四運動所昭示的不僅僅是抽象的民主與獨裁的鬥爭,更是在世界人民對於民主權利的追求下中國知識份子與工人階級重新探索自身出路的歷史經驗。對於這次經驗的解讀與認知,能夠使我們更準確地評估如今的中共政權究竟是何物,甚或呼籲中國人民繼續鬥爭。六四之後,中共在政治上撤回相對開明的態度,一再強調黨的領導,其後數十年卻在經濟上向資本主義狂奔,形成了我們今日所見的“權貴資本主義”。

全亞洲的工人們必須連結起來解放人類文明。//圖片來源:Michael Mandiberg全亞洲的工人們必須連結起來解放人類文明。//圖片來源:Michael Mandiberg

這些不斷被拋出的歷史命題與現象,決不是一句獨善其身的“他國事務”所能抹去的,這樣的態度不僅愚昧,而且極為危險,當前所為的中國共產黨政府不再以任何形式代表人民的利益,並完全以一個官僚機器,對中國人民實行某種專制統治,官僚們不會在任何可能損及他們自身利益的問題上退讓,中國改開後的所謂經濟發展亦不過是官僚與新生資本家的“發展”。

台灣的勞苦大眾們,你們今天享有的民主權利是透過先前對獨裁老闆和政客們的抗爭爭取來的。今天自稱“中共”的帝國主義者們企圖以利潤之名剝奪你的權利,而美國帝國主義者們則把我們當成維護他們自己利益的一支旗子。歸根究底,我們與中國勞工階級之間的共同處遠大於我們與台灣財團富豪之間的共同點。近來我們在海峽兩岸都看得到勞工階級重拾了他們的鬥志來對抗老闆們和他們的資本主義體制。我們必須與中國勞工們一起並肩作戰對抗親資中共政權,推翻中國資本主義,並與整個東亞地區的勞工階級一起建立真正繼承社會主義民主傳統的新社會!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