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呼唤:同学,你知道六四所代表的意义吗?

(编按:我们在此发表一篇由IMT在台湾的同情者撰写的一篇文宣,向在地的学生们解释1989年天安门事件和学运的由来以及它如何被摧毁的,并解释这个历史经验如何为台湾和中国的劳工和学生指出一个抗争方向。)

前言

上个世纪的最后十年是史达林主义政权大崩溃的年代,也是世界范围内人民对于民主权利要求的近一步提升的岁月,这个背景之下的中国因为本身的经济改革(向私有制的过渡)激化了社会矛盾。一九八零年代的改革以及它所内建的经济问题催生了中国人民反对官僚专制的普遍愿望,一场规模庞大、情绪高涨的运动油然而生,却于1989年6月4日凌晨在中共官僚的履带下嘎然而止。六四追求的是资本主义民主吗?六四是一场捍卫人民利益的民主运动?还是中共官方宣称的“反革命暴乱”?一九八九的六四运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六四的前导,八六学运到民主墙运动

一九七九年邓小平执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即着手推动经济上的改革开放,随着公有制向私有制的过渡。中共官僚内部以及知识份子间出现要求施行西式民主,让政治体制适应经济基础的声浪。以胡耀邦为首的改革派于一九八零年代中期推行政治改革,逐步向西式民主(亦即资产阶级民主)靠拢,尽管这并没有形成中共整体采纳的方向。 

一九八六年,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生抗议中共干涉合肥人大代表选举的基层民主,呼吁抵制选举,发起抗争,中国境内多所大学响应,最终学运以官方展开对话以及北京警方释放被捕学生作结。

一九八七年,北京发生民主墙运动,北京电工魏京生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张贴鼓吹第五个现代化的大字报,后被捕入狱,在在反映了中国社会民间力量在官僚长期剥夺政治权利的统治下,渴望恢复自身应有的民主权利,以学生为主体的知识份子群体凭借一波波蠢动的学运,以私有化与资本主义民主为武器,逐渐将炮口瞄准中共政权。

学生运动的高涨与工人阶级的支援 

1989年4月15日中共党内自由派胡耀邦因心脏病过世,民众自发在天安门广场进行追悼。随着人群聚集与现场的知识份子向群众发起号召,集会逐渐升级为一场运动,并且扩散到其他城市,中国各大中城市的学生走上街头,要求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直陈中共的贪腐问题。 20日传出疑似警察殴打学生的新华门事件激化了学生发动罢课,参与到运动中的学生越来越多。

学生的运动组织北京高等学校自治联合会(北高联)相继成立,2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邓小平与李鹏等强硬派将学生运动定位为反党动乱,然而学生并未退缩,四月底与五月初,借着纪念五四运动七十周年号召更多学生不顾禁令上街示威,王丹等学生领袖乘戈巴契夫访中之机于五月13日发起绝食活动。中国共产党基层内部发生思想混乱,部分地区的共青团甚至鼓励团员支援天安门广场的运动,五月十六至二十六日,外地涌入约十八万位学生,支援了原本渐趋疲乏的北京学生。 

五月十八日,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工自联)成立,工人阶级开始在运动中补充部分疲乏学生的位置,19日发表《首都工人宣言》要求官方与学生对话。其后组织北京工自联敢死队保卫学生安全,20日官方发布戒严令,工自联发动北京工人大罢工,将原本趋于疲惫的运动重新壮大起来,更将运动从学运转化成联系基层人民利益的全民运动。

学生们在与劳工阶级合作上保持的疏远态度为整个六四运动埋下祸因。学生们在与劳工阶级合作上保持的疏远态度为整个六四运动埋下祸因。

但是,学生领袖并不乐于与工人合作,因为学生领袖的运动纲领要求彻底的私有化,他们认为只有如此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然而造成物价飞涨以及贪腐横行的私有化,正是社会问题的来源,工自联的立场更接近恢复社会主义的民主传统,打垮中共官僚,明确喊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由工人阶级领导,我们有权赶走一切专制者。”,即便两边有所分歧,在运动中仍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合作。

中共官僚的镇压

六月四日凌晨,戒严令之后处于戒备的解放军开入北京市区,与先前入城群众成功劝离部队不同,解放军正式以枪弹攻击中国人民。 6月3日晚间在木樨地,人民筑起路障并试图劝离部队,却遭部队开火,造成重大伤亡。其后持续向天安门广场推进,沿途时有死伤,部分市民以及抗议群众开向部队扔掷石块或汽油弹,发起了自卫反击性质的战斗。

然学生领袖为了保持运动的“和平性质”而解除了群众的武装。终于六月四日凌晨,解放军的戒严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遭到解除武装的群众没有丝毫的反击能力。中共官僚将它的子弹射入工人阶级的自主性,射入学生的政治渴望,打死了中国民主改革的希望。隔日立即展开清理天安门广场的工作,将运动定调为反革命暴乱,虽然之后武汉等地的学生与工人联合起来罢工罢课,仍为官方镇平,各地学生以及受难者家属亦再难进入重兵围绕的广场。

结语:我们为什么纪念六四?

六四运动所昭示的不仅仅是抽象的民主与独裁的斗争,更是在世界人民对于民主权利的追求下中国知识份子与工人阶级重新探索自身出路的历史经验。对于这次经验的解读与认知,能够使我们更准确地评估如今的中共政权究竟是何物,甚或呼吁中国人民继续斗争。六四之后,中共在政治上撤回相对开明的态度,一再强调党的领导,其后数十年却在经济上向资本主义狂奔,形成了我们今日所见的“权贵资本主义”。

全亚洲的工人们必须连结起来解放人类文明。 //图片来源:Michael Mandiberg全亚洲的工人们必须连结起来解放人类文明。 //图片来源:Michael Mandiberg

这些不断被抛出的历史命题与现象,决不是一句独善其身的“他国事务”所能抹去的,这样的态度不仅愚昧,而且极为危险,当前所为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不再以任何形式代表人民的利益,并完全以一个官僚机器,对中国人民实行某种专制统治,官僚们不会在任何可能损及他们自身利益的问题上退让,中国改开后的所谓经济发展亦不过是官僚与新生资本家的“发展”。 

台湾的劳苦大众们,你们今天享有的民主权利是透过先前对独裁老板和政客们的抗争争取来的。今天自称“中共”的帝国主义者们企图以利润之名剥夺你的权利,而美国帝国主义者们则把我们当成维护他们自己利益的一支旗子。归根究底,我们与中国劳工阶级之间的共同处远大于我们与台湾财团富豪之间的共同点。近来我们在海峡两岸都看得到劳工阶级重拾了他们的斗志来对抗老板们和他们的资本主义体制。我们必须与中国劳工们一起并肩作战对抗亲资中共政权,推翻中国资本主义,并与整个东亚地区的劳工阶级一起建立真正继承社会主义民主传统的新社会!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