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泡沫与加密货币炒作狂潮

比特币在这篇刊登于英国社会主义呼吁报(Socialist Appeal)上的文章发表几天后经历了灾难性的崩盘,证明了我们关于比特币分析以及它如何反映资本主义的普遍危机。原文发表于2018年1月12日。

在大多数家庭为冬季佳节准备之际,投资者们却惶恐不已。在圣诞节前一周 ,比特币的价格暴跌了近三分之一。在几天甚至几小时内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虽然后来比特币的价格迅速恢复,但市场在获悉韩国最近计划加入禁止比特币及其他类似“加密货币”交易的国家后,迅速反应。 一千亿美元从所有加密货币的集体价值中消失,比特币本身的价格下跌了14%。

比特币的价值一夕之间减半//图片来源:CSTRSK比特币的价值一夕之间减半//图片来源:CSTRSK

然而这种不稳定似乎已成为加密货币动荡世界的常态。在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瞬间下跌了30%或更严重的现象已经发生了六次。舆论普遍将加密货币比拟于1637年荷兰郁金香狂热和1720年英国南海公司泡沫崩溃。近来几乎每天都有新一篇警告比特币泡沫危险的评论文章。

炒作狂潮

评论员和投资者们的普遍忧心是合理的。加密货币热潮显示了所有先前经济泡沫带有的特征:价格的不稳定变动,越来越多的模仿者试图加入热潮,甚至新产品开始有名人代言(帕丽斯·希尔顿(Paris Hilton)和拳击手弗洛伊德·梅威瑟(Floyd Maywheather)都是为各种新货币代言的著名人物)。

在2017年期间,名声最大的比特币的价格上涨超过1,400%,其价格已经在2016年翻涨了一倍。在执笔之际,一个比特币的成本约为一万四千美元(尽管在您阅读本文时,巨大的变动可能已经发生了)。七年前,比特币价格大约是一美元。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和各类分散货币价格迅速上涨的背后原因,众所周知,完全是市场投机而导致的。

安盛(Axa)投资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Mark Tinker在给客户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在我看来,通过区块链筹集资金的狂热包含了经典泡沫的所有特征,市面上很多有关投资策划(的冒险程度)甚至可以让原来造成南海公司泡沫的人傻眼。”

就像任何投机狂欢一样,每个人都试图在派对停止之前分一杯羹。 “FOMO”(害怕错失机会)的情绪泛滥于投资者之间。

现在市面上39种数字货币总共估计价值超过10亿美元,除此之外还有数百种其他货币。比特币排名第一,占有加密货币市场三分之一的市占率(约7.1亿美元)。仅在2017年上半年,“首次公开招币”(Intial Coin Offerings,加密货币初创企业的一种众筹形式)筹集了十二亿美元,因为投资者们试图尽早入手有潜力取代比特币的数字货币。

一位搞笑的伪企业家甚至创立了“无用复仇币”(Useless Ethereum Token),承诺“世界上第一个100%诚实的ICO”。创作者在UET的网站上写道:“你实际上是在向互联网上的某个人提供资金并获得完全无用的代币。” “没有'白皮书',没有'产品',没有'专家'。这只是你,我,你辛苦赚来的币以及我的购物清单。“

尽管有明显的讽刺性,这位直白的大亨却也为UET募集了二十万美元。

如果它看起来像泡沫,闻起来像泡沫......

当然,投资者不断寻求快速获利,是资本主义的基本游戏规则。正如马克思在其经济著作中所解释的那样:资本家的目标最终是用钱赚钱。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产额对社会有用的东西,从资本家的角度来看也是偶然的。

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身包含银行和信贷系统。银行和金融机构的作用是将所有资金转化为资本-即转化为可以产生利润的资金。许多人的小而孤立的储蓄被集中在一起并交由投资银行家掌控。反过来,股票市场和各种金融工具被用作将这笔钱引回实体经济的手段-无论是家庭,企业还是政府。

在这个过程中,创造了各种各样的“虚拟资本”,以及不是透过实际生产,而是透过金融炼金术而产生的利润。但这种金融活动是寄生性的,但大部分至少与实际经济有些微的连结。例如,股票是对公司未来利润的索赔。与此同时,政府债券是对一个国家未来税收收入的索赔。

然而,加密货币却与实体经济连一点关系也没有。决定比特币价格上涨的唯一因素就是投资者们高估未来币价。这是泡沫的经典特征。

“我认为它(加密货币)看起来像一个泡沫,闻起来像一个泡沫,表现的像一个泡沫,感觉就像一个泡沫,”以色列证券管理局局长Shmuel Hauser断言,解释了监管机构为何要求监管数字货币市场。

什么是比特币?

比特币-第一个主流数位货币-最初在2009年正式推出时成为头条新闻。它被支持者称为货币革命,加密货币爱好者称赞其分散式设计。比特币特别受到无政府主义-自由意志主义者们的欢迎,因为他们希望这将成为政府和中央银行无法插手的一种货币形式,成为由国家政府支持的法定货币的替代品。

比特币是一种数位化,分散的货币//图片来源:公共领域比特币是一种数位化,分散的货币//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这种分散化是通过比特币的设计实现的,基于神秘的“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编写的在线论文中提出的建议(这个帐号被广泛认为是某程式设计师的个人或集体假名)。

比特币背后隐藏着一种名为“区块链”(Block Chain)的新技术。这是一种点对点网络或分布式电子分类账,以数字方式详细说明有史以来用比特币进行的每次交易。每当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时,都不会有任何有形的交换。相反,只需更新分布式分类帐,就可以提供比特币交易的不可磨灭的历史记录。

这与网上银行之间的区别在于,在比特币网络中,每个用户都有这个分类账的副本。此外,新的比特币不能集中性的被创造,而必须是透过“挖掘” -由执行复杂(但完全没有意义)计算任务的用户生成。而且,与法定货币不同,市面上流通的比特币是不能大于一个最大限数的(准确地说是两千一百万)。

结果是,比特币和其他类似的数字货币被设计成完全匿名且安全,且不会被中介商,政府和中央银行影响。在一个上兆货币被各国央行透过“量化宽松政策”人工性地植入世界经济内的情况下,加密货币似乎提供了一种解决货币体系“被政府干预”的方法。

什么是货币?

但是,除了投机活动外,比特币在现实中实现了什么样的经济功能呢? 正如我们之前所写的那样,加密货币在很大程度上未能成为传统货币的替代品。简而言之,像比特币这样的数字货币不具备货币所需的基本品质。

从根本上说, 正如我们在其他地方所述,金钱是一种社会关系;对社会财富总额的一部分索赔。它不是被设计出来的,而是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产生的。

资本论 / /图片来源:DHM资本论 / /图片来源:DHM

诚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解释道,货币有几个功能:

  1. 作为一个衡量价值的单位。而价值则表示了不同商品中包含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相对数量。价格透过货币表示。
  2. 作为交易的媒介。在这个角色中,货币将商品的流通分解为两个单独的行为:销售行为(CM,商品交易成货币);和购买行为(MC,货币交易成商品)。
  3. 作为一种价值储存,允许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持和保存积累的财富。
  4. 作为一种支付工具,允许偿还(以某种货币计价的)债务和支付税款。

综观以上所述,加密货币明显无法成为现代法定货币(如美元或欧元)的真正替代品。

最重要的是,由投机活动驱动的比特币价格波动意味着它不能作为一个可靠的计算单位,交易媒介,价值储存或支付手段。

想像一下,如果你将储蓄存入比特币,你可能会看着它在一夜之间贬值了三分之一。或者,如果用比特币为单位来取出房屋贷款,那到2017年底,你对银行的债务将比年初增加14倍!

况且,有哪家商店会接受价值在一小时内波动的货币?店主会花费所有时间在货架上贴新价格!难怪以比特币作为货币的实际用途主要局限于互联网的阴影边缘,因为它提供在线上匿名购买毒品一个有用的途径。

货币的演变

历史上,贵金属是有形货币作为交易媒介的第一种形式。这是因为他们的物质特征。像黄金是均匀,耐用和可分割的金属。重要的是,它还具有高价值密度,将大量劳动时间集中到相对较小的体积中。

随着历史的演变,金币和银币被纸币-有价值的代币-所取代。并且为了确保这些代币所代表的价值真实而稳定,它们的供应受到限制,其价格与黄金价值挂钩,形成了金本位制度。

但这个金本位制度最终也崩溃了。全球经济中的矛盾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后来的大萧条而浮出水面。国与国之间的经济紧张局势,也让迫使不同的国家失败地试图为债台高筑的银行提供流通性而一个接一个地取消金本位。

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协议(Bretton Woods Agreement)试图提供国际货币体系的替代方案,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由于战后繁荣的减缓和全球资本主义危机的重新增剧,这项解决方案也开始瓦解。结果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浮动货币系统。货币的价值由市场决定(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各国中央银行试图通过调整利率和铸造、印刷新货币来控制货币供应。

最终,正是这种集中控制使现代货币体系能够继续进行。在国家政府的支持下,人们相信传统(法定)货币将被接受;债务将被偿还;并且流通中的资金是经济上固定的,代表了真正的价值。

加密货币的限制

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s)[1]希望使用加密货币从国家政府手中夺走见前控制权是注定要失败的。从根本上说,这是因为这些乌托邦梦想家不明白金钱如何从人类历史上产生,以及它是如何随着历史的演变而发展的。

正如我们在另处和上文所解释的那样,货币不是任何从上而下施加于社会的制度。货币最终是一种社会工具-就像语言一样-是出于生产需要而产生的;从市场化的商品生产和交换系统的需求。金钱不能被一夕间“废除”;它必须在用民主的集体经济计划取代商品生产和交换的基础上“消亡”。

与比特币一样,黄金(和金本位制)在历史上一直吸引着自由意志主义者。他们将金本位视为可以将货币供给置于政府和中央银行之外,锚定货币价值的手段。与可以通过大量的纸币印刷来贬值的法定货币不同,黄金是一种可靠的价值储存。

但是,在这方面,倡导数字货币作为传统货币的替代品是本末倒置的。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经济危机的原因,而是经济危机的结果。例如,如上所述,政府放弃金本位以及采取通货膨胀政策并不是他们的异想天开所致。相反,这是他们试图在资本主义和国家政府体制的范畴内应对深刻的全球经济危机的结果。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社群内发生重大歧见。正如一位评论员所说,这场“内战”恰恰反映了数字货币试图解决的传统货币体制自身拥有的矛盾压力。

一方面,比特币需要增加货币供应量(或其流通速度),以便跟上不断扩大的交易市场的需求,这也是比特币社群目前争论的问题。另一方面,需要防止货币供应与它所代表的实体经济脱够。

在其他地方,比特币及其同类产品的分散化货币控制制度受到支持者们的赞誉。但尽管台面上标榜着“分散化”,比特币的“社群”实际上是高度集中化的。新比特币的“开采”业务集中在少数巨型信托的手中,称为“矿池(Pool)”。

估计所有数位货币“采矿”营运有81%都在中国境内进行。这是由于该国的廉价电力有助于运行解决产生新比特币的无用任务所需的大量电脑用电。世界上最大的10个“矿池”中有8个来自中国,占所有采矿能力的75%。 (事实上, 据报导,本周中国政府相当关注这种轻浮的电能使用,并已经完全禁止这种“采矿”。这项新政策是在中国政府稍早前禁止ICO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后颁布的。)

重要的是,比特币拥有者的集中度反映了整个社会财富的集中程度。 根据一项分析显示,95%的比特币仅由4%的持有者拥有。所有比特币所代表的财富的一半被掌握在比特币所有用户内1%的手中。

简而言之,我们今天看到的经济问题-不稳定和不平等-不是中央银行“干预”的结果,而是市场的无政府性状态。这源自于经济主要枢纽被私产制掌控。任何的空想“实验”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社会体制革命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资本主义病态的表现

归根究底,加密货币的危机反映了资本主义的危机。从根本上说,这是生产过剩的危机。生产力与生产模式发生冲突。资本主义的生产能力超过了市场经济的狭窄范围,而工人阶级无力买回这个经济系统所生产出的大量商品。

这种生产过剩的危机在饱和的市场和“产能过剩”中表现出来。资本家找不到能够盈利的投资途径,现在反而将大量现金囤积在大财团银行帐户内

金融危机//图片来源:geralt金融危机//图片来源:geralt

所有国家的工人在经济大饼中能够分到的财富越来越小。财富变得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但将这笔资金投入实际生产是没有利可图的,因此富裕的精英将其投入到投机活动中。

因此,比特币的波动性价格是同一个无政府性经济过程表现。同样的过程也正在推动股票市场的泡沫化并推动投资者向矽谷的“独角兽”初创公司(多半是莫名其妙拿到大笔投资金的小公司)投入上亿,上兆美元。这与黄金或是艺术品的炒作没有什么不同。

主流评论员和经济学家赞扬世界经济在2008年后的“复苏”,并希望能够反转近年来各国自由派“中庸”建制所遭受到的政治挫败。但比特币的泡沫,则表现了导致2007-08崩盘的经济矛盾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部分人士认为 ,这种比特币泡沫的破灭不会像十年前的金融危机那样造成太大的破坏。上次的危机是由次级抵押贷款丑闻所推动的,该丑闻源自于银行家们为了自己的寄生性利益而创造的“大规模杀伤性金融武器”(如巴菲特所说)在整个系统中蔓延。

这个假设可能是正确的。由于上述限制,加密货币仍未被广泛使用。与住房市场相比,它们与经济其他部分的融合程度较低,在整个金融体系内的权重较小。 (不过这个情况已经开始改变, 一些证卷交易所现在开始提供加密货币金融衍生品和期货市场,以及与数字货币捆绑的投资套餐。)

比起接下来资本主义体制内部的一般矛盾,紧张和不稳定将会带来的巨大经济崩盘,比特币泡沫破裂是微不足道的。欧洲的银行深陷坏账。中国政府正在试图抑制他们过度活跃和不守规矩的信贷网络,过程中可能带来爆炸性的社会影响。与此同时,保护主义的威胁迫在眉睫。

无论如何,一场全球经济衰退正在逐渐逼近。资本主义制度陷入了僵局。社会主义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

注释

[1]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是保守主义的支流思想,诉求国家政府完全放手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