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20大选,如何走出“亡国感”?

2020年1月11日,台湾的选民们将要以选票决定接下来4年谁将主管总统府和立法院。这两个机关是台湾“中华民国”资产阶级民主体制内最重要的统治阶级机构之一。在看着民进党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和公投所遭受的大败以及今年中共对香港民主抗争的严酷镇压后,众多的台湾劳工和青年不愿让中共势力透过其在台买办国民党重返执政来摧毁台湾民众过去争取来的民主权利。

这个情势在人民之间产生的“亡国感”情绪,说服了不少群众重新支持民进党和蔡英文。然而,实际上台湾体制给全民的政治选择仍然只有蓝和绿两个资产阶级阵营。如此的政治生态无非如同列宁所谓的“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镇压人民、压迫人民。”不管是现在大概会顺利连任的蔡英文还是有些许可能胜选的韩国瑜,台湾的劳工阶级该如何为接下来的动荡岁月做准备?

中国帝国主义对台湾的恫吓与矛盾

台湾作为一个小的资产阶级民主国家,身处于中美帝国主义博弈的中间。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存在的历史统独问题以及中共对台湾定期地张牙舞爪和天朝沙文主义的宣传,让对中政策长期以来得以阻挠阶级分野在台湾政治之中的能见度。这也对台湾资产阶级整体来说是个有利的局面,因为他们大可以以统独和身分认同问题来转移台湾群众对其他跟深切社会经济问题上的讨论和注意。

当然,马克思主义者们不会肤浅地将统独议题视为“假议题。”中共并吞台湾的企图是真实且反动的。 “统一两岸”是中共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沙文主义说词的重要一环。在中国自己的资本主义危机持续升温下,习近平以提倡“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再次将台海问题拿来说嘴。

但在香港,全世界都见证了林郑港府和北京对群众民主诉求的坚决反对和严厉镇压。而在台湾,不管是蓝营的所有政客还是近来成立的“白色”民众党都乐于成为中帝和中国资本在台湾的买办,推行各种加深台湾对中国资本依赖的政策。这也让很多民众,尤其是年轻人,认为如果以韩国瑜为首的蓝营在1月大选中胜出将带来台湾“亡国”也就是台湾民主制度被中共并吞的可能。

然而尽管习近平个人姿态看似强势,但中共政权在近日的各种发展中已经自曝其短。川普贸易战已经对中国造成可观的经济压力。而向来声称香港回归带给港人快乐和繁荣的中南海,却必须要解释为什么今年在香港出现上百万人走上街头抗议,以及促成反送中运动背后香港社会极度不均的背景为什么会存在。只有在香港运动领导本身没有诉诸阶级斗争路线并甚至向美国求援的情况下,中共才成功借力使力将整个香港运动宣传为境外势力控制的仇中阴谋,防止香港运动扩散于中国其他地区。但就算如此,中共仍然无法阻止香港群众反北京情绪的持续发酵。

香港运动的潜力是被其资产阶级自由派领导和诉求,而不是中共本身的力量所牵制。 //图片来源:杨进香港运动的潜力是被其资产阶级自由派领导和诉求,而不是中共本身的力量所牵制。 //图片来源:杨进

如果中国近期急促并吞台湾这样先进且具有庞大劳工阶级的国家,那它也将面对来自台湾劳苦大众巨大,持久,甚至是革命性的抗争。这是现在中国完全没有能力负担的情势,而中南海的领导们也完全理解这些问题。因此,他们尽管虚张声势,但还是保持着试图以资本和蓝营资产阶级的援助下,逐渐加深中国资本对台湾的政治经济影响力。当然,不管中共采取什么路线,他们仍然无法遏止台湾群众对他们的反感增加,因为整个中共体制本身不可能主动放弃他们对中国群众采用的威权体制。

国民党的社会群众基础与策略

我们应该在这个框架下剖析国民党。中国国民党的群众基础除了最死忠、最传统的部分,早在2014的太阳花运动激发的抗中意识中便解体了,这些事实反映在2014~2016年的选举中,便是国民党的大崩盘,其地方势力以及利益交换的政治手法受到重创。民进党政府主导成立的促转会针对国民党在历史上曾经进行过迫害人权的责任追讨及党产冻结,削弱了国民党的政治能力,动摇其经济利益的裙带关系,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得票仅380万,立法院议席则为35席,相较于此前大减29席,国民党状似日薄西山。

是时,面对党的前景堪忧,国民党内部派系亦开始四处自寻出路,部分党员开始为自身的政治利益盘算,党中央的控制力逐渐不如以往,在各种议题上党员开始各自表态,公开分裂。

在这一基础上,将自身打扮成反体制政治人物的韩国瑜出线,透过吸取民进党执政时群众对民进党积累的不满能量,以满口的空话许诺人民一个美好未来,在没有工人阶级政治替代方案的情势下,群众透过选票「惩罚」了民进党,却也将一个病入膏肓的旧统治阶级重新送回政治舞台。

韩国瑜的兴起推开了国民党党内大老。 //图片来源:韩国瑜官方脸页韩国瑜的兴起推开了国民党党内大老。 //图片来源:韩国瑜官方脸页

同时,国民党将对民进党的不满情绪与一些民进党所主张的自由派社会诉求或民主权利联系在一起,从而建立一个新的群众基础,立足于极度反动的宫庙、宗教团体和地方利益集团,如下一代幸福联盟等等。它藉由这个新基础煽动起一股保守主义的大浪,在2018年末的选举与公投时将如同婚合法化的进步诉求击倒。

显然,在2020的总统大选以及立法委员选举中,尽管各派系层出不穷地互相角力,国民党全党仍然希望对2018选举的如法炮制能将国民党推回执政的位置,因此他们提出看似反体制的「苦民所苦」煽情口号,再度将体制的问题归咎到政治人物的道德上,以方便他们打造韩国瑜的救世主形象。

此外,蓝营仍然深化其保守的社会主张和言论,不管在立场上或者个别政治人物的发言都开始荒腔走板,歧视女性、攻击性少数与造谣攻击特定族群的发言、宣传不断,甚至毫不掩饰地将与中共过从甚密的退役将领吴斯怀排入国民党立委不分区名单。

当然,我们不必惧怕或高估蓝营本身的力量。韩国瑜的异军突起却被香港的抗争打断,台湾民众再次看到了中共的凶残和亲中帝势力可能为他们带来的威胁,而韩国瑜在当选市长一年后就必须选总统,就表示国民党内除了意外成为右翼反建制象征的韩国瑜之外没有任何能够赢得民众支持的政客,显示了台湾民众普遍对国民党的反感。然而,我们也看到正是民进党政策所带来的危机,才为韩国瑜等人有机可乘。

操弄“亡国感”的民进党

尽管台湾民众对民进党的不满导致其在2018年地方选举中的惨败,但在香港爆发的事件却根本性地改变了台湾内部的情势。民进党政府抓住台湾群众对中国资本政权的压力与专制统治的恐惧,将自身定调为“保卫民主”的民主捍卫者,并以「中共渗透」放大群众对于异议人士的猜疑,将后者描绘成不关心台湾国难将至的人。

透过对民众“亡国感”的操作,民进党成功地压缩了反对意见的存在空间,香港的运动、国民党极端反动的叫嚣对年轻族群造成的警示作用逼使其将希望重新寄托于民进党。最近的民调大都显示蔡英文的支持率大幅领先韩国瑜。然而不切实际的幻想——即民进党会抵挡中国资本,巩固台湾“民主”的设想,终将在民进党再次执政时与资本家相互勾结下破灭。

香港近来情势让民进党得以重新获得青年支持。 //图片来源:林昶佐官方脸页香港近来情势让民进党得以重新获得青年支持。 //图片来源:林昶佐官方脸页

简单观察一下民进党政府对近年社会运动的态度,不论是土地议题(乐生疗养院、黎明幼儿园、大观社区),劳工权益问题(劳基法修恶、砍七天假、长荣罢工)还是性少数、矿业法、工辅法等问题,民进党要不是迫于党内外保守派的压力屈居妥协,就是名目张胆与统治阶级联合起来打压受压迫者,从对乐生疗养院的承诺跳票及拖延、铲平大观社区,到罢工时对罢工置之不理、时不时的抹黑工运,再到国道收费员陈抗时动用警力清场。这些行为与民进党“守护民主的”承诺大相径庭。

的确,民进党和蔡英文被很多台湾选民视为可以至少暂时抵御中帝势力的选择。但我们仍然必须承认:让民进党持续执政不仅是治标不治本的策略,而可能日后会带给其他亲中帝力量更多上台的机会。民进党是以台湾较为倾向美国帝国主义或是由于其他次要因素反对国民党/中共的资产阶级为基础的政党,在其与90年代以来成为台湾两党制的另一支柱后,更有强大的保守派系在背后运筹帷幄。而党内已经为少数的自由派和进步派势力本质上无法在党内壮大,而因此不断要跟党内保守甚至愿意同中帝和谈的势力合作。这次蔡英文必须要和代表党内主流保守派系的赖清德搭档选举就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在这个情况下,民进党唯一的连贯就是持续推行亲财团而伤害劳工阶级的政策。现在工商团体已经开始呼吁对劳基法进行第三次的恶改,而如果蔡英文顺利连任后也最终会照办。就算蔡和党内的“英派”进步年轻政治人物开始倡导较为“进步”的政策,党内的保守派也有办法联合其他势力向蔡英文逼宫,甚至让总统府易主使赖清德或其他人主政。因此,民进党作为一个政党是本身无法为台湾社会带来进步。

而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没有属于台湾劳工群众的政党,各式各样滋生的反民进党情绪可能会让非常反动的势力有机可乘。除了国民党和韩国瑜之外,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所组织的“台湾民众党”以假装是“不分蓝绿”但是同样把持亲中保守的社会纲领登台,其旗下包括各式各样从蓝绿党投诚的政客,或者是像高虹安这样与鸿海老板郭台铭关系密切的人士。这样根本是换汤不换药的“反建制”保守政党,却被广泛视为是可以挤下自由派政党时代力量,成为国会第三大党的势力。

柯文哲的“民众党”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建制政客以“反建制”的旗帜重新包装的政党。 //图片来源:台湾民众党官方脸页柯文哲的“民众党”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建制政客以“反建制”的旗帜重新包装的政党。 //图片来源:台湾民众党官方脸页

不管是民进党和蔡英文如期连任,还是韩国瑜大破冷门胜出,我们都可以确信接下来的台湾是会充满危机和抗争的。如果韩国瑜上台,那尤其是由青年主导的街头运动可能会来得更加立即且迅猛。然而现在台湾各种问题和危机不是能透过个别示威或抗争就可以根治的。因此台湾政治的当务之急,是一个可以以社会主义纲领对抗中美帝国主义和蓝绿两党的劳工群众政党,为台湾劳工们提供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政治选择。

第三势力给我们的启示

2014年后乘着国民党统治的溃败以及国民党彻底解体的可能性,各式各样的小党开始涌现,不少主打“第三势力”的政治团体雨后春笋般遍地漫开,这些政党大部分时小资产阶级的社运人士所组建的,当中包括不少知名人士,如金属歌手林昶佐。这股涌流中稍微左倾的自由主义者们构成了当今的时代力量及社会民主党等等,其中右倾则成为今天极右的基进党。 

随着世界局势的动荡,资产阶级倍感威胁,随之增加对劳工阶级与整个社会政治空间的压力,在这样的条件下,自由派小党要不是走向依附某个资产阶级大党的阵营、要不就是走向解体。时代力量的分崩离析就是这一现象的反映。众多时代力量、社会民主党的党员近来加入民进党,而绿党也靠向统治阶级(其议员王浩宇在长荣罢工时绘声绘影抹黑桃园市产业总工会)。 

以上的现象都证明,除了一个劳工群众政党外,任何“第三势力”若不是在蓝绿夹攻下自动归队,就是改换招牌,意图以旧酒装新瓶的方式在资产阶级民主中分一杯羹。过去无数基层群众所冀望的「蓝绿外」的第三选择,值此已经宣告幻灭了。作为没有群众基础也没有企图建立群众性党基层的政党,他们没有办法像一个劳工政党一样可以集中百万劳工党员的资源来对抗资产阶级政党的雄厚资源和对国家机器的控制。

部分工运人士,如前桃园产业总工会和前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秘书长林佳玮,可能认为有可能可以透过以时代力量党籍参选立委来为劳工阶级发声。工运和劳工阶级当然必须要在政坛上有政治代表,但是我们参与选举的目的应该是宣扬台湾劳工必须有属于自己的阶级政党,促进台湾劳工阶级独立的意识,并揭发中华民国体制的局限。以时代力量的党籍来参选,工运人士仍然需要在一定程度上与领导党的自由派小资人士作出妥协,尤其是这些党领导已经有被许多人士认为在劳权问题上有“打假球”的纪录。况且,时代力量前景已经堪忧,我们不如抓紧宝贵的时间为筹组一个真正有群众基础的劳工政党做准备。

如何打造真正的阶级政治选择?

至于如何筹组如此的政党,台湾历史上其实也有借鉴。例如今天被柯文哲劫持名称的蒋渭水台湾民众党在1920年代末期是一个公开以台湾工人和农民为基础的政党,与台湾当时最大的工会联盟“工友总联盟”和代表台湾农民群众组织“农组”有密切且深厚的阶级连结。近来,于2018年以“工人不投蓝绿党”口号参选桃园市长的华航企业工会秘书长朱梅雪及其团队,更自行发展出以工运力量在台湾基层间打造出可以对抗蓝绿桩脚系统的社群,而集合成一个全国性工人政党的愿景。

这是非常好的开始,但也会受到来自资产阶级媒体的强烈污蔑和消音。正也如此,这些政党必须积极招募所有基层劳工、青年和所有被压迫者从下而上民主地参与和运作这个政党,才能以自己的草根宣传管道和聚集资源抵抗资产阶级。所有台湾的社会主义者,工运活跃人士和真心希望看到台湾有更好民主社会的人都必须要支持并帮助这样的政党茁壮。

愿意支持如此劳工政党的人也必须领会到:台湾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压迫及剥削、经济的衰落、劳工阶级在政治场域的失声,无关乎接下来换什么党执政或哪个候选人的政治良心,一切原因必须探究到中华民国体制在台湾的建构、以及长期的保守主义氛围对该体制的巩固。这个体制对基层的压迫已然持续数十年,受害者除了劳工,尚有原住民、性少数、女性、弱势儿童、外籍移工等等被压迫者。因此一个劳工阶级政党也不仅是要在劳权议题上,而是要以自身阶级的强大力量捍卫和推进所有被压迫人民的权益。

接下来的动荡年代

自民进党全面执政以来,台湾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劳工抗争事件,如2016年的华航罢工和今年的长荣罢工。此外更有移工抗争和工会组织活动,如主要由来自菲律宾和印尼看护工于2017年成立的桃园市家庭看护工职业工会。这些进步的工业组织活动虽然没有在台湾整体工运中占主流地位,而台湾整体的工会组织率仍然只有7%。

2019年的长荣罢工是一场历史性的劳工抗争,并预示着接下来的社会发展。 //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页2019年的长荣罢工是一场历史性的劳工抗争,并预示着接下来的社会发展。 //图片来源: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官方脸页

但是,在接下来势必是动荡且充满危机的2020年代内,台湾的劳工阶级和青年们很有可能以惊人的速度和新方式开始反抗整个中华民国资本主义体制,而到时候现在偏向激进的工运领袖们也可能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未来的战线有可能会是跳脱于议会党派政治,在工作场所内发动的罢工抗争,也可能是由个别议题引爆到代表劳工阶级所有诉求的街头运动,或是一个具有群众性,从下而上发起的新兴政治现象等等。

马克思主义者们会积极观察并参与任何台湾劳工阶级发起的抗争,从中推广社会主义的纲领和理念,让整个运动得到必要的组织性,战斗性和持久性,才能打造一个可以台湾劳工们可以民主控制的群众政党,并让两岸和东亚的劳工阶级一同联合对抗中美帝国主义霸权,并在整个地区终结资本主义。只有这样才能创造让台湾人民真正可以决定自己国家未来而不受资本和帝国主义干涉的先决条件,而不是继续沉沦在只会带给我们“亡国感”的蓝绿两党和中共资本霸权的阴影下。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或私讯“火花-革命社会主义观点在台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