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九合一選舉和公投:階級反抗勢力開始萌芽

在台灣執政的民主進步黨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選中慘敗。民進黨的大敗立即導致了總統蔡英文請辭民進黨黨主席一職,而行政院長賴清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也照樣請辭。在選舉同時舉辦的公投中,社會保守勢力得以大舉進擊。然而,雖然表面上選票回到了現在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台灣的資本主義危機也正在準備將階級鬥爭推向新一個階段。

民進黨受重挫

民進黨在這次地方選舉的總得票率只有39.2%,而國民黨則囊括了48.8%。民進黨的成績有如2014年國民黨在地方選舉慘狀的倒影。今年的選舉也如當年一樣被視為是群眾對執政黨的不信任投票,四年前執政的國民黨也隨後在2016年失去了對總統府和立法院。民進黨也乘勢取得了總統寶座,立法院過半席次,以及台灣大部分地方政府控制權。以資產階級民主的標準來說,民進黨在2016年取得了空前的權力來兌現他們做出的各個宏偉承諾。

然而,民進黨如今的敗局其實是注定要發生的。作為一個以資產階級為基礎的政黨,民進黨本身就無法解決資本主義系統性危機而導致的各種社會問題,如飆升的住房費用、工資的停滯不前、灰暗的青年就業前景、經濟成長的整體遲緩、公共債務的肥大等等在全世界在發生的危機。作為一個表面上提倡自由民主改革的政黨,像是蔡英文在參選總統時承諾支持婚姻平權,民進黨在執政後卻臣服於黨內保守的且強大的基督教長老會和其他福音派勢力而食言;作為一個以訴諸台獨來對抗國民黨來起家的政黨,民進黨卻不得不在執政後馬上作出妥協,避免排斥從中國資本主義收益的台灣資產階級。但同時中國的習近平政權去不斷的試圖增強其對台灣的影響,在國際上向蔡英文政府施壓。

民進黨敗選當晚,蔡英文宣布辭職黨主席/圖片來源SAM YEH/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民進黨敗選當晚,蔡英文宣布辭職黨主席/圖片來源SAM YEH/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資本主義系統的危機下,民進黨除了對工人階級發動大規模攻擊來為台灣資本主義創造一個“更良好的環境”之外,別無他法。儘管台灣工人的工時已經是世界最長之一,但民進黨仍然施行了前任國民黨政府制定的砍價和延長工時計畫,這一切都帶來了蔡政府支持率的不斷下滑,也在台灣社會產生對民進黨的明顯積怨。

國民黨持續的內部危機以及韓國瑜的興起

雖然國民黨得以依靠如”教訓民進黨”和“人民對抗民進黨”之類的嘩眾取寵口號以及“反建制派”韓國瑜的興起勝選,但我們目前也看不到群眾對國民黨本身有多大的熱情。這也主要是因為民眾透過2014太陽花學運對國民黨所表現的憎惡,雖然在民進黨之後經過了一陣子低潮,但也沒有消失。國民黨唯一不同於民進黨的訴求,也就是與中國共產黨締造良好關係來為台灣帶來經濟成長的計畫,在馬英九擔任總統期間完全暴露了其無法解決台灣資本主義危機的本質。國民黨在2016年大敗後,黨內建制仍然無法與大部分不信任他們的台灣群眾建立連結,這也導致了至今仍然存在的嚴重黨內危機[1]

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書韓國瑜/圖片來源:韓國瑜官方臉書

台灣也是在這個情況下目睹了韓國瑜的登場。韓自從1990年開始政治生涯以來,一直都是屬於國民黨中下等次的政治人物。他在今年前的主要“政績”就是在90年代間毆打後來成為總統的民進黨政客陳水扁,以及近來擔任公私共營的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總經理。去年他是個抱著一大把高麗菜來呼籲黨高層要“擁抱基層”來參選黨主席選舉的怪咖,在僅得到5%選票之後,決定角逐被視為民進黨鐵票倉的高雄市市長大位。民進黨籍的陳菊在2014年地方選舉得到比國民黨參選人楊秋興兩倍以上的票數

然而,韓國瑜今年卻一舉成為國民黨內最受歡迎的政客。並以54%(或89萬張票)的得票率,輕易打敗了民進黨提名的陳其邁。在選期間韓的聲望開始鞏固之後,許多國民黨政客也開始尋求他幫忙站台。

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從前默默無名的韓國瑜,以一屆凡夫俗子的形象來向選民們開出各種驚人煽情的支票,並很直白地批判國民黨建制。他的選戰主打的是“超越藍綠惡鬥”並且讓高雄從一個“又老又窮”的城市轉變為一個“年輕又有錢”的城市。韓並提出了一系列致富速成法來作為他的政策,如建構摩天輪、開放賭場、在南中國海挖掘石油、以及在十年內把高雄人口從兩百七十萬人提升至五百萬人。他甚至一度宣布他會禁止政治性抗議活動來讓大家可以專心“拼經濟”!同時,他也提醒他的支持者們“不要把這場選舉視為我和陳其邁之間的競爭,而是人民和民進黨之間的抗爭!”

但韓國瑜與一般國民黨候選人很重要的不同,在於他在競選時儘量避談兩岸關係問題。當國民黨籍前總統馬英九突然發表了他的“新三不”論述(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時,韓國與卻馬上回駁他當的前任黨魁並認為“這個時間點談統獨問題,是最不需要的。”這當然沒有釐清他參選時對此議題的真正立場,但是這也是為了在一個廣泛支持台獨的城市勝選的重要策略。當然,在韓國與勝選後他馬上坦承他支持“九二共識”[2],藉此重申了他對統一的效忠以及對中共的友善態度。

但是這場選戰,就如今年在其他縣市的選舉,都是民進黨敗給自己。曾經是一個繁華工業城市的高雄,在民進黨籲1998年執政後經歷了去工業化以及薪資停滯。而灰暗的就業環境也導致大批年輕人搬到台北或國外來尋找更好的機會。民進黨近來對勞工權益的攻擊,更刺激了由此而生的社會積怨,也導致了在2017年最大的反民進黨勞工抗議反而在高雄舉行。但民進黨仍然繼續自認擁有高雄群眾支持,並提名了被各界認為是被民進黨“欽點”接任高雄市長的技術官僚陳其邁。陳其邁為過去的民進黨高雄市府辯護,卻在群眾內得不到迴響,而面對韓國瑜各個天馬行空的承諾,陳卻只能朗誦“工業轉型”,“務實施政”,“收支平衡”的各種經文,從而暴露了這個資本家管理者完全無法提供任何的替代方案。陳其邁的敗選,實際上是群眾對現狀的駁斥。

然而,我們可以確信韓國瑜未來的施政將不會像他的想像力那樣有創意,並不會與民進黨有多大的不同。韓國瑜和陳其邁一樣強調市政府達到“收支平衡”的重要性。這表示他也只會以攻擊工人階級來繼續資本主義經濟的運作。

韓國瑜的勝選不僅打擊了民進黨,也同時對國民黨產生了重大的問題。今年,國民黨唯一能夠與民怨連結的政治人物卻也脫離了國民黨常規,甚至淡化國民黨平常擁護的一些為了維持其與中共的關係所提倡的政策。很多人現在在揣測國民黨如何會被“韓流”影響。國民黨的建制派也因此陷入窘境。用列寧的話來說,國民黨和民進黨資產階級政客們都是“不能照舊生活和統治下去的剝削者。“

在全世界任何沒有存在一個戰鬥性社會主義政治選擇的地方,右翼”反建制“煽情政客們的出現都不再是異常,而是常態。如果台灣有一個提出社會主義政策來解決資本主義危機的群眾工人政黨,那像韓國瑜這樣的角色將永遠只會是邊緣的跳梁小丑。

柯文哲和“反建制”民粹主義的極限

其實,韓國瑜的興起不僅在世界舞台上並不是新奇的事,在台灣其實也非創舉。現任首都台北市市長的無黨籍政客柯文哲在四年前就以拒絕加入國民黨或民進黨的“反建制”姿態起家。

柯文哲/圖片來源:柯文哲官方臉書柯文哲/圖片來源:柯文哲官方臉書

以手術醫師出身並曾經將自己形容為“墨綠”的柯文哲,卻主打終結政黨惡鬥和“務實行事”的口號在四年前勝選。在2014年,他願意批判民進黨的態度以及對手為連家大少連勝文的情況下,讓他成為當時參與或同情太陽花運動,並不滿民進黨反對國民黨馬英九不力選民的偏好。民進黨在當時也選擇支持柯文哲。

在接任台北市長後,許多人認為柯文哲在推動基礎建設項目、擴張敬老社會福利和建設公宅上很有效率。但是在他從來沒有任何挑戰財團或資本主義的情況下,他也無法解決台北居住支出的危機,而台北的青年失業率(在25到29歲之間)也高達7.9%,堪稱全台之最。此外,他也支持民進黨政府對勞工權益的修惡政策。當他被問到他作為一位醫生如何能夠接受醫護人員連續工作十二天,他則回答:“我不算啦!我是可以連續工作20個月!”

“務實主義”本身終究會帶來背叛,而高度務實的柯文哲也不例外。先前被視為台獨捍衛者的他,在上任後快速改變態度並往國民黨和中共的立場靠攏,宣布“兩岸一家親”震撼許多他先前的支持者。他也公開與反動人物親密互動,如親民黨黨主席宋楚瑜和惡名昭彰的統派黑道份子張安樂。柯文哲的舉動被廣泛認為是他為日後建立一個以他為首,能夠吸引對藍綠兩黨不滿選民的政黨所做的準備。如果這個政黨得以成立,那也只會是另外一個會推行右翼,親財團政策的資產階級政黨,並且不會為台灣工人階級帶來任何正面的基礎性改變。

同時,柯文哲的勢力也存在於台灣的資產階級民主內,因此也不得被高估。在這場選戰內,民進黨選擇提名姚文智來對抗柯文哲,試圖收回對柯失望的支持者們。雖然民進黨的姚文智一直都遠遠落後於柯文哲和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但是姚也以17%的得票率重創柯文哲。最後柯文哲也僅以三千票之差擊敗丁守中,而後者也得以利用這個結果來提訴當選無效

這起鬧劇的教訓是僅僅把票投給標榜是“反建制”的政客們是遠遠不足於解決社會根本危機的。如果任何一股挑戰既有系統的勢力沒有一個工人階級的底盤和社會主義的觀點,那這種“反建制”政治終究只會變成穿上新衣的常規,而舊勢力終究也會把奪回來。

公投結果和結合民主訴求於階級鬥爭的需要

這場期中選舉的另一個重要且空前的特色就是它與十項公投案的結合,而進步性的公投案也遭到擊敗。在所有公投案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關於婚姻平權的各項公投案,但其他公投案也涉及將當廣泛的議題[3]

最後,提倡婚姻平權和性平教育的公投案遭到否決。但是僅管整個選舉的投票率將近66%,每項公投的平均投票率卻在54-55%之間。這也代表了不少參與地方選舉的選民們卻沒有參與公投。這也是我們可以記取教訓的地方。

祁家威:台灣第一個公開同志以及長期捍衛同志權益運動家/圖片來源: Wikipedia祁家威:台灣第一個公開同志以及長期捍衛同志權益運動家/圖片來源: Wikipedia

反對任何形式的壓迫是馬克思主義者遵循的原則。不僅如此,我們分析唯有完全消除階級社會我們才能夠去除所有形式迫害的基礎。這樣我們才能夠保證“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馬克思主義者們嚴正重視女性解放和LGBTQ解放問題。這也是為何我們指出透過資產階級民主體制對這些民主改革訴求設立的範疇。

婚姻平權共同在這次公投的結果,也展現了我們必須慎選盟友,並理解台灣資產階級政治系統的範疇。蔡英文在參選總統時清楚地將實現婚姻平權納入她的承諾之一。但是在上台後,蔡英文或者是民進黨在立法院的超過半黨團卻沒有對此做出任何的舉動。婚姻平權運動的推進反而是依賴一個長年在法制系統裡面攀升到憲法法庭層次的訴訟來決定。當大法官釋憲民法不允許同性結婚屬違憲,並要求同為民進黨控制的行政和立法機關依法庭裁決而修法時,民進黨在面臨一次又一次的大規模示威下,又一再拖泥帶水。這也給予右翼的“下一代幸福聯盟”團體提出防止同性婚姻的機會。就算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民進黨仍然明確地拒絕對此議題表態,而如宏達國際總裁王雪紅的資本家得以連同國民黨和民進黨政客們資助反同勢力。

我們在此經驗應得的教訓是:在任何由資產階級透過他們的政黨和政府機關來統治社會的地方,任何的民主權利都不是他們好心提供給群眾的。反之,他們作出的讓步都是激烈階級鬥爭帶來的成果。此外,就算台灣的統治階級日後可能在婚姻平權或其他權益問題上讓步,工人階級的LGBTQ人民仍然會受到遠高於具資產階級身分LGBTQ人民所受到的社會歧視和壓迫。為LGBTQ解放的抗爭終究是需要廢除階級社會制度。這也需要以階級鬥爭手法而不是法律途徑或是議會途徑來達成的。

市議會選舉和時代力量的未來

在各地的市議會選舉中民進黨又一次是最大輸家。國民黨在十五市裡得到了最多的席次,在九市裡得到過半席次,而民進黨只留守六個市議會,沒有任何一個得到過半席次。同時,在這兩黨之外最大的贏家則是時代力量。

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會晤現在即將退休的美國共和黨議員和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Ed Royce/圖片來源:時代力量官方臉書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會晤現在即將退休的美國共和黨議員和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Ed Royce/圖片來源:時代力量官方臉書

由太陽花學運學生領袖和社運人士在學運後組成的時代力量,在認為國民黨已經快要倒台的情況下以成為與民進黨競爭,並在台獨議題上更有原則的自由派反對派為目標。在2016年,他們與民進黨在立委選舉上緊密合作,兩者公用競選總部,而民進黨也在時代力量候選人參選的選區內做出禮讓,除了在新竹民進黨黨鞭柯建銘的選區之外。最後,五名高聲望的時代力量候選人得以當選。

自進入國會以來,時代力量在兌現他們“自由進步”承諾上面臨重重困難。他們在國會的些微席次讓他們無法取得可觀政績,而他們也支持以與美國政客合作來反制中國在國際上對台灣的打壓這樣反動的策略。雖然時代力量表面上反對民進黨對勞工權益的修惡,但是許多勞權人士卻也認為時代力量在這方面的努力完全不及格,甚至有打假球之嫌

在今年的其中選注重,時代力量開啟了他們第一次角逐議會的選戰,在全台各地提名了40名候選人並贏得16席,成為了擁有第三多市議會席次的政黨。他們的候選人通常都是非常年輕,堅持台灣獨立,曾參與太陽花運動,並把持“自由進步派”觀點,這些都是他們試圖營造一個繼承太陽花運動精神的組織性表現。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得以在這次國民黨得勝的選區內取得席次,例如雲林、彰化、高雄和苗栗。這也重申了國民黨的回潮並不是由於他們本身政治觀點的吸引力,而是一個真正另類選擇的缺乏。

在階級鬥爭高升的時代,社會上不再有讓自由派勢力能夠扮演任何角色的餘地,在全世界都看得見自由派迅速倒台的現象。在台灣,像時代力量這樣小型的自由進步派政黨,在沒有在工人群眾之間有基礎的情況下,無望在不用臣服於大資本的意志下取代主要的資產階級政黨之一。時代力量原來的觀點---國民黨倒台在即---已經被現實清楚證偽。就算在近期時代力量得以從民眾對藍綠兩黨制的厭惡所產生的真空來取得多一點支持,他們現在所提倡的政治理念並沒有提供任何可以基礎性終結台灣資本主義危機的可能。

潛在工人階級政治選擇的萌芽

雖然國民黨得以再次揚起頭來,而進步的訴求在這次選舉中遭到挫敗,我們仍然在民眾日益憎惡台灣兩黨制的環境下看到正面的發展正在形成。角逐桃園市長的工會領袖朱梅雪以及參選市議會選舉的歐巴桑聯盟,兩者雖然在這次選戰中沒有得到可觀的選票數,但也是階級獨立工人政治在台灣的重要開始。

朱梅雪(手握麥克風)在競選期間參與反對失業和強制無薪假抗議/圖片來源:朱梅雪官方臉書朱梅雪(手握麥克風)在競選期間參與反對失業和強制無薪假抗議/圖片來源:朱梅雪官方臉書

朱梅雪是一名飛機修護工人以及華航企業工會秘書長,在2016年這個工會也有很多基層會員參與發動戰鬥性的工會組織和罷工行動,並得到廣泛群眾支持。今年初,朱梅雪的工會通過決議推舉他以對抗藍綠兩個財團政黨,並為台灣政治提供階級觀點為基礎參選桃園市長。身穿著相似於他工會背心的選舉背心,朱梅雪提出了“工人參政”、“百萬勞工站出來!”、“為自己投一票!”以及“工人不投藍綠黨”等口號。在政見方面,朱梅雪主張要嚴查嚴懲大財團,尤其是所謂的“桃園三惡”(華航何煖軒、宏達電王雪紅、桃客吳家)、擴張公共服務和公共托育、對抗過勞、資助移工旅行費用、環境保護、以及對不讓政府出租的炒地皮空屋產主課重稅等等。

朱梅雪也熱情地為LGBTQ權益發聲。他描述LGBTQ人士如何像勞工一樣被國家打壓,而他在工運中的同志夥伴卻無法得到與其他人一樣的權力。他承諾如果當選,他將會指示桃園市政府為無法順利成婚的同性伴侶向全國政府打官司,爭取權益。

完全沒有參選經驗,且只有一小群工會夥伴和志工來幫忙的朱梅雪,卻得從其他工會和小額捐款籌募足夠保證金來註冊參選。在台灣,任何希望參與選舉的人士必須先交付由中央選舉委員會指定的保證金額,而在直轄市市長選舉上每位候選人必須得到總投票數的10%以上才能拿回保證金。今年的保證金額度幾乎是一般台灣家庭人均年收入的五倍,這也讓選舉成為只有資金雄厚的資產階級政客才能參與的遊戲,並嚴重剝奪其他人的競選資源。以朱梅雪為例,雖然他籌得台幣兩百八十五萬元,卻要交付兩百萬元(相當於六萬五千元美金)為保證金,只剩下八十五萬元來做競選經費。雖然如此,朱梅雪得以以他對抗藍綠兩黨制和訴求工人階級在政治上有自己的代表等等口號來募集可觀資金,本身就證明了這些口號已經開始在台灣工人階級裡產生迴響。

在選舉日前晚,朱梅雪舉辦了他選戰中唯一的造勢晚會。會中他指出了選舉制度的不公,但也認為他的參選表現了工人階級能夠獨立進入政治的巨大潛力。他說:

“他們(鄭文燦和陳學聖)只能用幾千萬來選市長,我們基層的勞工和市民做得到他們做不到的。這就是階級(的力量)。”他並繼續道:“我希望我們以後能成為工黨的前身。我們喚起更多年輕人,更多勞工朋友加進來,一步一步的改善台灣的政治環境。”

最後,朱梅雪僅得到一萬八千票,得票率為1.7%,並且喪失了他兩百萬元的保證金。但是他在選戰中所得到的支持者們卻相當的踴躍和熱情。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他自己是一位中年男子,但是他競選團隊中卻有不少在他的工會裡參與工運的年輕人,這也反應了未來越來越多年輕人進入階級鬥爭的潛力。

朱梅雪並沒有妄想真的要勝選,而他們主要的目標是激起工人階級透過一個獨立於財團和兩大資產階級政黨來參政的興趣。馬克思主義者們也同意這是台灣工人階級最重要的短期任務。雖然朱梅雪在這次選舉內並沒有得到可觀的票數,但是他所付出的努力完全沒有白費。他透過與其他工會串連來贏得支持,為不能在台灣投票的移工發聲,並用他的選戰來為同時發生的罷工行動贏得支持。這些重要且正確的起始步驟,開始在工人之間累積對工人政黨的支持。選後,朱梅雪呼籲所有投給他的選民來填寫一份問卷,留下聯絡方式以便日後聯絡。他懇求:“讓我們找到您,認識您,然後我們一起找尋未來改變的可能性。”

朱梅雪的參選也為仍然倡導階級合作方針的其他工運領袖提出了具體的替代方案。例如堪稱為全國總工會最大支部的高雄總工會卻駭人地支持了民進黨的陳其邁,儘管民進黨正在大肆攻擊勞工權益。他們應該以朱梅雪為鑑,與民進黨公開決裂,並為未來建立工人階級政治選擇而努力。

一個相似於朱梅雪的現象是歐巴桑聯盟的成立。歐巴桑聯盟是一個於2017年12月成立的選舉陣線,提名候選人來與國、民兩黨競爭。歐巴桑聯盟成員主要是參與過各式社區社會運動,以及參與“親子共學”非政府組織的工人階級媽媽。“歐巴桑”在日文通常指“中老年婦女”,也是與台灣文化結合後的日語詞彙之一。在台灣,歐巴桑也可以表示“勇敢直言的媽媽,”這也是歐巴桑聯盟訴求營造的形象。他們的口號是“勞工不是機器人、爸媽不要當超人!“、“小民才是最大黨!”、“小民要主宰!”並且主打完善公共托育服務,環境正義,兩性平權,增進民主權益,勞工權益和增進工會組織為政見。

一開始,歐巴桑聯盟以在全台灣角逐21席市議會會員為目標,這也表示他們也需要募集上千萬來做保證金才能夠成功登記。儘管如此,他們卻透過小額捐款得到足夠的經費來讓全21位候選人都能夠順利參選。

歐巴桑聯盟的各個候選人,高舉“小民才是最大黨”的口號。/圖片來源:歐巴桑聯盟官方臉書。歐巴桑聯盟的各個候選人,高舉“小民才是最大黨”的口號。/圖片來源:歐巴桑聯盟官方臉書。

身為一位小學老師,參與新北市市議會選舉的歐巴桑聯盟成員翁麗淑,在一次訪談中清楚的描述了他們訴求階級獨立的觀點:

“所以我們就覺得,與其要靠別人,倒不如我們自己進去。因為我們後來發現,其實很多法案我們也看得懂,我們自己用功一點,也可以自己會,我們不一定要依靠他們。而且,如果我們把東西外包出去給他們,就是變成都是別人在決定。那倒不如我們自己進去,因為我們覺得,其實議會裡面的狀態很不OK,有很多黑暗的地方。如果是這樣,就覺得我們和其他的民眾都覺得,我們付了那麼多納稅錢 ,但是議會都在亂搞,我們不如進去裡面,監督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歐巴桑聯盟在全國總共得到了八萬六千張票,平均得票率為3%。雖然沒有當選的候選人,他們的得票數讓他們得以成功拿回70%的保證金,而他們也將這筆經費保存為日後選戰的基金[4]。值得注意的是,在桃園,歐巴桑們與朱梅雪,還有左翼聯盟的劉念雲在有足夠政治共識下積極合作,成立了非正式的選舉陣線。他們如果能夠將他們的能量和能見度聚集在一起來為籌備群眾工人政黨來作出努力,那這將會有相當可觀的潛力。目前,歐巴桑聯盟已經公開表示要籌備政黨的意願。

雖然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的出現具有重要的意涵,但是我們在分析時也不能失去了分寸感。作為一個企業工會而不是全國性產業總工會的領袖人物,朱梅雪仍然需要很多努力在廣大的工人階級之間建立基礎,而他在選舉後得到的票數也反映了這個事實。同理,歐巴桑聯盟雖然也主要是工人階級人士出身,但是在他們群眾之間得到一個厚實的基礎還有很大的距離。這也顯示了在選舉以外的時期來建立一個具熱絡基層政治生活的工人政黨的需要。這樣政黨的所有會員都可以從下而上,民主性地參與討論、辯論和表決黨的政策和策略。這也為工人們提供一個資產階級系統拒絕給予他們有意義參與政治的管道,並激勵更多工人來參與改變社會的陣營。

此外,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的綱領和觀點都存在著一些不連貫性的地方,這也需要加以改善。首先,兩方的綱領看來都是建立在可以和資產階級理性談判讓他們同意讓步的認知上。例如在公共托育問題方面,朱梅雪的選舉團隊解釋道要求財團為他們員工多繳一點稅來擴張公共托育服務是很合理且公平的。而在勞工權益問題上,歐巴桑聯盟主張改善勞檢實施並只將政府項目外包給勞工待遇良好的企業。我們必須了解到現在所謂的“勞資和諧”是完全無法達成的,因為資本家們本身追求更大利潤的天性只會讓他們永無止境地試圖攻擊和打敗工人們。唯一能夠永遠滿足工人們訴求的策略不是和財團協商,而是轉守為攻,將老闆們所有用來營利的資產、土地和其他資源奪下,並將其放置在工人們民主性的管理之下,為社會的需求生產。只有釐清這個問題,我們才能夠最大化工人階級的自信,促進他們的團結、戰鬥力和獨立性,也就是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參選的初衷。

儘管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都清楚認識到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資產階級本質,但是他們看來還是認為政府是一個可以隔離於資產階級利益的中性工具。但是這不論在台灣還是世界各地都不是如此。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解釋道,資產階級政府是“資產階級的共同事務管理委員會”,而不是工人階級的器具。列寧也在《國家與革命》中指出,國家機器終究是一批武裝部隊來為社會少數的資產階級來維持他們對社會多數工人階級的統治。任何嘗試著以既成的國家機器來推進工人們的利益執政者終究會導致必須做出背叛工人動作,或是以悲劇收場。如智利的薩爾瓦多·阿連德,就是試圖以資產階級政府體制推行社會主義政策,卻被應該聽命於合法民選政府的軍隊背叛、推翻。因此,如果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真的想要達成他們所想要的改變,僅僅是獨立於資產階級政黨是不夠的。他們必須要積極地在工人階級之中建立運動,如在各工會中增強民主來活絡組織生活,促成工人議會來決定政治行動和社區事務,並提倡任何被選舉出來的官員或代表應該可以被立即罷免,而當選人也應該收受不超過一般技術工人平均薪資的薪俸。如此類的手法可以擊碎資產階級國家機器並以工人民主取代之。

在像台灣這樣的地方,釐清這些理論問題尤其重要,因為任何自然發展的工人階級政治運動會受到的壓力不僅會來自於台灣資產階級和政客,更會來自於美國和中國帝國主義。如果一個獨立於資本家的群眾工人政黨在台灣突然出現,它將會為中國的勞動階級樹立可以效仿的典範,並嚴重威脅中共政權。因此中共也會透過施壓來防止這樣的情況發生。為了抵抗這樣龐大的壓力,台灣的工人階級必須要清楚認識他們的任務的理論基礎:奪下政權並開始社會的社會主義轉型,也就是將經濟的重要樞紐國有化並至於工人民主控管之下,來建立社會主義計畫。

為日後的戰鬥做準備

韓國瑜的興起以及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的出現都是如黑格爾提到的“表現需求的意外,”也就是群眾尋求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之外找到出路。“韓流”代表著兩大資產階級政黨在台灣民眾眼力的信用崩盤,而朱梅雪和歐巴桑聯盟都是台灣進步工人階級試圖在資產階級以外來解決資本主義危機的初步經驗。在接下來這段時期裡,台灣工人階級會與他們世界各地的工人姐妹弟兄們提升他們與老闆階級和資本主義系統的對峙。現在最需要的是一批受過理論和組織訓練的馬克思主義幹部來參與工人運動,並提供工人階級必須的觀點和分析,來奪取政權並改變社會。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 

 

[1]國民黨在蔣介石和蔣經國時代的軍事威權體制後成功轉型並適應了資產階級民主體制,尤其是在90年代後。它逐漸將黨內建制改組並納入了台灣本省資產階級和地主份子,一改先前黨內最高層通常都是由1949年中國革命後來台的外省資產階級,軍事領袖和官僚。國民黨本外省統治階級的共同階級利益透過“支持統一中國”和右翼經濟政策來表現,並最終試圖保全維持對中國市場的連結以及變成中共勢力在台灣的買辦資產階級。於是,國民黨形成了一個由政治世家、大資本家、地主、地方權力經紀人(樁腳)網路的聯盟,並得到如竹聯幫的黑道勢力和舊一世代的軍公教人員的輔助支持。在這個基礎上,國民黨得以繼續以標榜“穩定”和“兩岸和平”的政黨,持續在台灣擁有重大政治影響力。

這個一時相當穩定的佈局在2014年卻開始崩壞。那年由台灣資本主義系統危機激怒的台灣群眾將怒火指向執政的國民黨,並也將他們對中國勢力歷史性的反感以太陽花運動和隨後的地方選舉來表示。國民黨黨中央一時深陷混亂,而許多先前掛牌國民黨的地方政客也開始疏離於國民黨,甚至在他們競選廣告中掩蓋國民黨黨徽以求得勝選。

在這場鬧劇中,極度訴求統一的洪秀柱在國民黨黨內初選勝出,並成為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總統候選人。這讓黨內建制相當困惑,因為當時台灣群眾對中國中共勢力的不信任也達到了高點。因此,國民黨各大老慌張地取消了洪秀柱的提名,羞辱了後者。國民黨仍然在2016年遭到慘敗,而在此之後洪秀柱也一時透過黨主席補選當選了國民黨黨主席,收到了習近平的公開祝福,但在2017年卻被國民黨大老吳敦義在另一次的黨主席選舉內擊敗。在此之後,國民黨的統治集團以為他們終於把黨內局勢穩定下來。他們卻沒料到,僅僅一年後黨內的生態,會被另外一個當時參選黨主席的外圍人物再一次被反轉。

[2]韓國瑜在宣布當選後馬上聲明他對“九二共識”的支持。“九二共識”是一個國民黨和中共代表於1992年在香港達成的非正式共識,並認同“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但是對這個”中國”的意涵可以各自理解。雖然一開始中共否認了這項共識的存在,在2005年卻開始正式倡導“九二共識”的承認,對他們來說也就是接受台灣是屬於中國的說法。

[3]在10項公投案內,有三項是有關於反轉民進黨之前通過停止使用核電廠以尋求其他發電方式的法案。這些國民黨提出並支持的法案也會導致台灣對核電源加深以來。另一項國民黨提出的公投案則提議禁止進口受日本2011年福島核災波及地區的視頻。反對同性婚姻的保守民間團體提出了三項公投案,包括反對同婚並禁止性平教育在高中前提及非異性關係。支持同婚的團體則提出了兩項公投案,訴求同婚合法化並在中小學課程內加入性平教育。最後,另一項公投案則主張台灣前往2020東京奧運的隊名應該從“中華台北”改名為“台灣隊。”

[4]市議員候選人能拿回保證金的門檻較直轄市市長候選人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