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長榮罷工震撼社會!

2019年6月20日,在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的領導下,長榮航空空服員發動罷工,至今參與人數已超過2,300名。這已經是台灣自1987年解嚴以來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罷工。本次罷工至今已造成了多餘700起航班取消。

此次罷工對航空交通造成的巨大影響,也引起了台灣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所有政治派別的資產階級媒體一同將罷工工人們誹謗為被寵壞的高薪“公主”。但同時不論是在社交網路上,在Call In廣播節目中,還是在巷弄的餐館裡,都可以聽得到社會基層對此次罷工的熱烈討論。台灣勞工階級內已經有一個決定性的階層將這次罷工視為他們自己的抗爭。

罷工

由於長榮歷來只雇用女空服員,發動此次罷工的勞工們全數都是女性。她們的訴求包括結束過長的工作班次,在長榮董事會中設勞工董事,禁止資方給予非工會會員工會條件待遇的“禁搭便車”條款,以及增加日支費等八大項目。然而,自2017年4月以來工會與資方的20次談判失敗後,長榮資方卻堅持不在“禁搭便車”和勞工董事等訴求上做任何的退讓,迫使長榮空服員們發動罷工。

直到2016年7月才得以組建自己的工會的長榮空服員們長年承受著低工資,長工時和苛刻的服務標準要求。儘管關於改善工作條件的協商已進行多時,但壓到駱駝的稻草很可能是今年1月發生的一起乘客霸凌長榮空服員的事故。一名惡名昭彰的旅客強迫空服員在他如廁後為他擦拭,而這名受害的空服員則透露,同一名乘客的類似行為反復發生,長榮資方的態度卻是譴責機組人員,而不是將此位乘客列入黑名單。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的特派員有幸參觀空服員們在桃園南崁長榮總部大門外設立的罷工糾察線。周邊地區人口不多,糾察線也沒有造成交通堵塞。帳篷內配有廁所,醫療站,記者會台,和物資供應站等設施。待在糾察線上的空服員們在傾盆大雨和毒辣太陽快速交替之間屹立不搖。糾察線帳篷周圍被警察和保安人員重重包圍,警方和保全的攝影機隨時都在監視工人們。由於個別空服員已經遭網路酸民肉搜,部分糾察線上的空服員們選擇戴上口罩以保衛隱私。

當筆者於6月26日中午左右到達糾察線時,在場約300-400名罷工空服員們正在分組逐條討論工會隔天將會向資方提出的提案。這些討論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凌晨。工會領導層承諾,這是為了促進工會內部的民主,討論的結果將決定工會幹部代表們會帶到談判桌上的條款。

罷工工人討論工會領導們會帶給資方的提案。//圖片來源:楊進罷工工人討論工會領導們會帶給資方的提案。//圖片來源:楊進

在討論開始前不久,香港職工盟(HKCTU)和香港國泰港龍航空工人的代表們到場聲援。部分韓國工會的聲援信也在幾天前陸續抵達。

與資方的抗爭

同時,在自資方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長榮航空總經理孫嘉明和所有主流台灣資產階級媒體不斷採取殘酷的,甚至是怪異的策略來打擊空服員們。從一開始,資方就威脅要削減罷工工人的年終獎金,並對他們採取紀律懲處。在糾察線豎立的第一晚,幾名暴徒試圖破壞糾察線,甚至向罷工勞工們噴水,但無濟於事。15名空服員因拒絕簽署不罷工切結書而一度被滯留海外。在罷工的第八天,資方甚至飛起了一個巨大的氣球,呼籲罷工的工人“回家(工作)吧”。部分勞工指出,資方聲稱沒有時間協商,但似乎有很多時間來搞這種鬧劇。長榮資方現在正試圖僱用工賊,甚至打破了自己從不僱用男性空服員的規則。

但資方對付空服員們最連貫的武器之一,則是總部辦公室工人和地勤人員。由於工會領袖堅持罷工必須守法,他們也因此被法律限制,無法組織空服員以外的長榮員工,更別說長榮公司以外的勞工了。這使資方有充分的機會在地勤人員之間進行煽動,而後者因為缺乏稱職的勞工領導,並且由於此次罷工而不得不忍受額外的工作,很遺憾地並沒有對罷工表示同情,其中少數人甚至被資方動員去騷擾罷工糾察線。

雖然空服員們一直試圖通過口號來博得地勤人員支持,並要求長榮資方在罷工期間增加地勤工人的工資,但這些措施的有效性最終會被箝制於他們與地勤人員之間的組織劃分上。這是工會領導選擇遵循台灣反罷工,反勞工法律的結果。罷工也最終需要得到政府的批准。如果工會領導能夠在罷工發動以前積極組織所有長榮員工,甚至其他企業的勞工,在這個基礎上的勞工行動就可以對資方造成更大的破壞,甚至挑戰政府。

我們從台灣自己的歷史中,就可以看到每一次帶來社會真正進步的抗爭最終都是非法的,從1980年代末的自主工會罷工浪潮,加速了台灣從國民黨威權主義朝向資產階級民主的過渡,到近年的太陽花運動永久性地削弱了國民黨。歸根結底,法律和政府體制形成了資本主義的國家政權,它必定會偏袒和維持資產階級的統治,犧牲勞工階級的利益。正如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解釋道:“現代國家政權只不過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共同事務的委員會”。在國家頒布的規則和法律範圍內組織工人最終意味著遵守資本家們制定的遊戲規則,這將阻止勞工階級發揮他們在社會上的真正潛力。

長榮航空副總何慶生曾一度對著罷工糾察線叫罵。//圖片來源:我挺長榮罷工!臉頁長榮航空副總何慶生曾一度對著罷工糾察線叫罵。//圖片來源:我挺長榮罷工!臉頁

同理,台灣所有主流媒體擁護資方的態度也不足為奇,因為這些媒體也是由資本家擁有和控制的。平常檯面上看似水火不容的親綠和親藍/親中媒體突然團結一致,並有效地散佈誹謗,錯誤信息或其他公然親資的報導。通常大力擁護中國的《中時電子報》傳播了各種關於罷工投票缺陷的謠言。他們還聲稱,2019年2月的機師罷工是機師們受到空服員霸凌和恐嚇後的結果。親民進黨的《自由時報》幾乎專門報導乘客受罷工的影響程度。在2017年的一份報導中,《自由時報》甚至聲稱,近來台灣航空業中不斷上升的勞工運動背後是由中共滲透指揮!

長榮罷工對社會的震撼

在資方和資產階級媒體的攻勢下,空服員們仍然勇敢地進行罷工。他們力量的一個主要來源是來自社會各界的積極支持。這次罷工對社會的影響引起了廣泛的關注,教育了新一世代的台灣勞工階級,讓他們認識到:他們需要用罷工作為捍衛自身利益的武器。

為了抵抗資產階級媒體對罷工工人們的不懈誹謗的壓力,罷工空服員的親友們發起了一個名為“一起陪長榮空服員罷工”的公共臉書群組。成立該群組的初衷是作為關於罷工的信息公告欄和討論小組。自成立以來的八天內,該群組現已擁有21,600餘名成員。來自各行各業的勞工、乘客、活動家和同情者們在這個團體中表現出了他們對罷工的支持,並且就如何反擊媒體誹謗和擴大公眾對罷工的支持進行了無數高度參與的討論。支持者們自發地協調捐贈物資,發表挺罷工趣圖,找資料揭穿資方謊言,對罷工策略提出建議,分享歷史和/或國際上成功罷工行動的經驗,或發布感人的喊話讓空服員們有鬥志繼續抗爭。

糾察線外,《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特派員結識了一名來自當地的聲援勞工。他並不認識任何在罷工的空服員,卻仍獨自坐在糾察線之外,頭戴頭巾,聲援罷工。他甚至一度自行試圖說服警察退下。他到場聲援是因為他想認識其他和他一樣,相信有必要抗爭的勞工。我們得以廣泛地討論各種社會議題。雖然我們不同意是否有可能逐步改革現有的社會制度,但我們同意盈利動機已經不再是人類社會所需要的經濟動能,而勞工階級應該能夠直接民主控制政治。最後,我們也同意:不必擔心持有正確想法的人現在是在少數,因為如果這些理念是我們這個時代所需要的,它們將不可避免地開始擴散,我們也需要積極階級在勞工群眾之間推廣它們。

當下的抗爭為提高勞苦大眾利益和台灣階級鬥爭水平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一起陪長榮空服員罷工”群組內的許多成員和社會各界人士都清楚地認識到目前罷工的歷史意義。雖然台灣勞工組織率仍然低落,但是較大規模全國性工會組織領袖們必須動員更多廠房內支援行動,並將人們帶上街頭。

部分不良的外來份子如預期地為了一己之私企圖將自己植入罷工運動,從內削弱勞工能量。來自民進黨,國民黨和時代力量的一些政治人物突然現身糾察線表達他們對罷工的支持,試圖將工人們抗爭的精力和信念導向議會政治選票,而不是他們自己的直接行動。但我們必須清楚地理解到,來自這些資產階級政黨的政客們在立法院內沒有做出,也不可能做出任何事情來為捍衛勞工階級的利益。例如,曾任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的民進黨立委鍾孔炤在2016年為民進黨團的砍七天假法案投下贊成票。勞工們必須保持完全獨立於任何資產階級政治組織的控制,爭取建立一個代表自己階級的政黨。

階級鬥爭的上揚

當今的長榮抗爭和台灣社會對它的巨大興趣並非偶然。這是全世界勞苦大眾在世界各地邁向抗爭的一部分。在長榮罷工的同時,我們看到蘇丹、阿爾及利亞、宏都拉斯的革命事件,以及美國、香港、巴西、捷克、瑞士、哈薩克等國內的大規模示威或罷工行動。這些鬥爭都植根於全球資本主義危機,這個危機不斷驅使資產階級攻擊勞工們的福祉和利益,這反過來又導致後者放棄舊習慣,尋找新方法和策略來永久性解決他們生活環境的惡化。

領導台灣目前罷工的工會也積極支持香港近期的抗爭運動。//圖片來源:Flickr,Studio Incendo領導台灣目前罷工的工會也積極支持香港近期的抗爭運動。//圖片來源:Flickr,Studio Incendo

在台灣,同樣的資本主義危機在勞工階級內產生了一個新的,年輕的階層。這些勞工的階級意識正在顯著地前進,目前主要集中在桃園工業區,以當地的航空業最為明顯。在此進程中的分水嶺運動是2016年的華航空服員罷工,激進的基層工會會員推翻了在位長達數十年的黃色工會領導,並通過激進的罷工贏得了收益。這個經驗也引發了先進意識的勞工們試圖贏取更廣大群眾支持的策略的轉變。現任華航企業工會秘書長朱梅雪等人在長年作為工會內部的左翼反對派之後取得工會領導職位,去年在桃園明確以勞工階級獨立觀點為主打訴求參選桃園市長,並啟動了為未來工黨奠基的項目。朱梅雪的競選總幹事鄭雅菱也是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的秘書長。該工會於2016年華航空服員成功罷工前成立,目前領導現今的長榮空服員罷工。

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也在拓寬台灣勞工抗爭的視野。在香港百萬反送中運動期間,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和其他工會發起了一份包括20多個工會組織和許多個人簽署的連署,表達了對香港群眾的支持,同時批評了台灣和香港政府反勞工階級的政策,並要求政府應給予發動政治罷工的權力。這在台灣仍然是非法的。

如何前進?

這些獨立產生的先進觀點正在逐步接近馬克思主義者提倡的社會改變綱領,表明台灣勞工階級完全有能力得出激進和勇敢的結論來捍衛自己的利益。但是,要充分釋放勞工階級這個唯一能夠改變社會的階級所握有的力量,就必須要採取進一步措施。

除了上述關於在組織工人時不能受制於資產階級法律和國家的要點之外,勞工領袖和工人階級必須認識到與老闆合作是不會解決他們的問題的。本次罷工的一個關鍵要求是在公司董事會中設立一名勞工董事。許多人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措施,可以幫助老闆了解工人的需求,並可能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操作整個業務。儘管長榮資方猛烈反對這項訴求,即使它以某種方式實現,如此的“勞工董事”,由於資本主義企業至高無上的盈利動機,也無法阻止對資方對勞工不可避免的攻擊,他們甚至可能成為統治結構的一部分。如果勞工們要派一名代表進入董事會,這個代表唯一的角色應該是將公司老闆們的非理性,貪婪和混亂的內部運作事實暴露給工會和更廣泛社會大眾,讓勞工階級理解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奪取工業控制權,並根據社會需要運作。

目前的抗爭不僅要擴大到全國,而且要超越台灣的範圍。由於美中帝國主義之間的博弈,國際資本主義政治體制故意將台灣拒之門外,但台灣勞工們將在世界各地找到數百萬勞工兄弟姐妹。台灣勞工領袖必須建立在與香港和韓國勞工運動的聯繫上,積極與國際工人階級聯繫。世界上最強大的航空工人組織的領導人們,如隸屬於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AFL-CIO)旗下的全美空服員工會(AFA-CWA) 理事長Sara Nelson,也有責任表達他們對此長榮罷工的支持和聲援。

6月28日,長榮董事長林寶水突然總經理孫嘉明和勞動部次長劉士豪的陪同下與工會幹部進行會晤。資方向工會提出了一系列條例,包括承諾不報復條款;按行程計算的旅行支費略有增加(而不是工會要求的按小時計算的日支費);每月舉辦勞資會議(而不是設立勞工董事);到東京和北京的航班開放過夜等等。

資方一度試圖哄騙工會代表們就地簽署協議並立即結束罷工,但代表們卻將這些條款帶回糾察線與基層會員進行討論和投票。經過一夜的投票,工會領導宣布工會成員在當地時間6月29日下午3點30分投票同意這些條款,但在正式談判簽署之前不會結束罷工。雖然投票結果未被公佈,但一大部分的罷工參與者和聲援團成員呼籲繼續罷工,因為他們認為資方的提案並不夠好。目前部分罷工支持者也發起了呼籲繼續罷工的線上宣導,如繼續罷,我挺妳的臉書特效框。

世界各地的所有馬克思主義者,社會主義者,激進勞工和連貫民主人士必須支持並密切關注這次罷工和台灣階級鬥爭的發展。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