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与土耳其的血腥交易

瑞典政府因承诺帮助土耳其帝国主义把库尔德人的斗争淹死在血泊中而通过了加入北约的考验。(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7月1日。译者:onric)

直到11月之前,在瑞典执政的社会民主党还希望“加深与PYD(库尔德工人党叙利亚支部)的合作”,因为他们“支持叙利亚东北部为争取民主和对人权的尊重而争取自主权的努力”。身为社会民主党人的外交部长安·林德(Ann Linde)三年前曾说过这样的话:

“瑞典非常感谢该地区的库尔德人和少数民族在反对伊斯兰国的斗争中做出的牺牲……瑞典谴责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的非法袭击。(库尔德人)承受了很大的重担,不过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得到了国外世界的帮助。”

在社会民主党的官网上,人们仍然可以读到:“那些与YPG/YPJ(库尔德自卫组织)并肩作战或者是同情他们的自由战士突然被一些国家行为者当作恐怖分子,这是不可接受的。”但是现在,社会民主党人所做的正是他们在11月所称为“不可接受”的事情,将PYD列为恐怖组织。

根据土耳其、瑞典、芬兰签署的三方备忘录,作为土耳其放弃反对瑞典成为北约成员的交换,瑞典以及同样试图加入北约的芬兰将给予土耳其“维护国家安全的全力支持”。为了避免误解,我们要说明这个所谓“维护国家安全”是针对库尔德人的:“为此,芬兰和瑞典不会再向YPG/PYD提供支持”。前社会民主党部长皮埃尔·肖里(Pierre Schori)将这协议的内容总结为“埃尔多安(土耳其总统)的大满贯,瑞典的耻辱和对库尔德人的背叛”。

虚伪

瑞典资本主义的虚伪现在公诸于世。昨天的自由战士今天就被说成是恐怖分子。对于帝国主义者来说,小民族的解放斗争历来都只是微不足道的筹码,在任何方便于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就乐于改变对这些民族的态度。

瑞典对土耳其帝国主义的支持在承诺中具体化,这将积极地帮助埃尔多安迫害他的政敌。//图片来源:乌克兰共和国总统府官方网站瑞典对土耳其帝国主义的支持在承诺中具体化,这将积极地帮助埃尔多安迫害他的政敌。//图片来源:乌克兰共和国总统府官方网站

瑞典和芬兰对土耳其帝国主义的全力支持具体体现在以下承诺中:

  • “在各级政府,包括在执法和情报机构之间建立一个联合的、结构化的对话与合作机制”。
  • 加强不民主的所谓“反恐”法律。
  • 禁止招募和资助库尔德工人党和其他所谓的“恐怖组织”以及“隶属于这些恐怖组织或与他们有联系的团体或网络中的个人”。
  • 芬兰和瑞典将迅速和彻底地处理土耳其“驱逐出境或引渡恐怖嫌疑人的请求”。
  • 开始向土耳其出口武器。

这意味着他们将向埃尔多安提供信息,积极地帮助迫害他的政治对手。如果这些埃尔多安的政敌在瑞典寻求庇护,他们将被禁止或被限制进行政治工作。涉及“融资和招聘”的部分是如此模糊,以至于几乎可以用来针对任何反对埃尔多安统治的组织。

英国统治阶级的机关报《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称这笔交易为“埃尔多安的胜利”,并说:“鉴于埃尔多安的专制倾向,以及他将所有反对者描述为恐怖分子的倾向,许多人将担心北欧国家削弱他们对人权和庇护持不同政见者的承诺。

据土耳其报纸《自由》(Hürriyet)报道,一开始埃尔多安有一份他想要引渡的人员名单,其中在瑞典的有33人,在芬兰的有12人。然而到了周四的时候埃尔多安就声称瑞典已承诺引渡多达73人,除非这一承诺得到履行,否则他将拒绝批准瑞典的北约成员资格。这给整个交易画上了一个问号。

瑞典政府接受这一项协议是一回事,其全部压迫性含义只有在之后才能知道,但是他们接受预先引渡大量人员就完全另一回事了。他们显然需要将这种肮脏的交换描述为合乎瑞典法律、规则、法规之类的东西进行的。如果他们满足了埃尔多安的要求,所有这些繁文缛节将被公开揭露为可鄙的骗局。

在土耳其购买了俄罗斯的S-400防空系统后,美国进行了报复,禁止他们使用现代化的F-35战斗机。因此埃尔多安一直试图达成协议,从美国购买40架老式F-16喷气式战斗机的现代化版本,并为另外80架喷气战斗机提供现代化套件。显然瑞典和芬兰对加入北约的渴望给了埃尔多安在这方面讨价还价的能力。因此拜登政府在土耳其、瑞典和芬兰达成协议一天后接受了土耳其的这些请求也就不足为奇了。

瑞典政府在随意引渡的问题上的记录是乏善可陈的。瑞典法律确实禁止以政治罪引渡政治犯,但是可以以恐怖主义为由引渡他们。在承认任何与库尔德工人党有任何联系的“团体或网络”都是恐怖分子的这项协议以及更具压迫性的瑞典反恐法的支持下,当局相应地改变他们的措辞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根据瑞典法律,如果有人有遭受酷刑的危险,引渡他们也是非法的。但实际上这一点甚至更容易被忽视。尽管政治犯面临遭受酷刑的风险,社会民主党政府依然在2001年引渡了穆罕默德·阿尔泽里(Mohammad Alzery)和艾哈迈德·阿吉扎(Ahmed Agiza)。他们从埃及得到了所谓的免遭酷刑的外交保证,然而一被引渡之后,他们实际上就遭受了酷刑。

这种“外交保障”是法律上的一个漏洞,政府很容易就能利用它,就像它就是用来这么做的一样。对于埃尔多安政权,他们就像埃及一样把这当作世界上最容易的事。

反对加入北约!反对与埃尔多安交易!

瑞典加入北约的借口是,他们应该站起来反对入侵乌克兰并充满“压迫”,“专制”,“冷酷无情”(等等)的俄罗斯政权。而报名费则是与土耳其同样充满压迫,专制和冷酷无情的政权进行深远的合作,他们现在将支持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单方面战争和历史悠久的恐怖和压迫。

几个月来,埃尔多安和其他土耳其官员一直在谈论“清除”库尔德工人党。瑞典现在通过这笔交易坚定地协助了这些战争准备工作。//图片来源:Kurdishstruggle几个月来,埃尔多安和其他土耳其官员一直在谈论“清除”库尔德工人党。瑞典现在通过这笔交易坚定地协助了这些战争准备工作。//图片来源:Kurdishstruggle

当然,对于瑞典帝国主义者来说,这里有一个关键的区别。因为对抗俄罗斯以使波罗的海地区的瑞典企业受益强烈符合瑞典的经济利益。他们将在本周末庆祝北约的决定,这将增加其在波罗的海地区和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的军事存在。但他们在帮助库尔德人方面没有任何经济利益,他们怎么会不愿意牺牲库尔德人以换取自己国际地位的提高呢?

从瑞典帝国主义的角度来看,与埃尔多安的交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完全符合他们的目的罢了:赢得更多市场,更多利润并继续剥削他人。这也是整个北约联盟的根本意义所在。

特别可耻的是,这笔交易是在埃尔多安准备对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发动另一次军事进攻的时候达成的。几个月来,埃尔多安和其他土耳其官员一直在谈论“清除”库尔德工人党。这些战争准备工作现在正得到瑞典依照这项协议进行的坚定援助。同样重要的是,土耳其军方将用到瑞典制造的武器,而瑞典方面也乐于重新开启对土耳其的军火输出。

我们全力声援那些库尔德人、土耳其人和其他将在瑞典政府的帮助下被错误地监禁、折磨和杀害的人。

我们呼吁左翼和劳工运动,也包括那些反对领导层政策的社会民主党人,立即组织抗议活动,反对与埃尔多安的协议和加入北约。

工人阶级从加入北约中得不到任何好处,它只会加强我们的枷锁,导致更多的阶级分化。我们不会更安全,相反,瑞典正陷入列强之间不断升级的冲突中,和平与安全将永远让位于犬儒主义的利润追逐。唯一的出路是国际主义、阶级斗争——还有一劳永逸地摧毁帝国主义怪物的社会主义革命。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