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琼斯(1955 - 2022):同志、战士和挚友

(按:我们非常悲痛地宣布史蒂夫·琼斯(Steve Jones)同志不幸辞世。作为常年以来协助领导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的成员,他牺牲和奉献了几十年的人生来将这个组织建立到了今天的成就。一路走好,同志!以下是组织成员罗布·苏沃尔撰写的讣告。)

我们收到了一个非常悲伤和不幸的消息,我们的同志史蒂夫·琼斯在周末因短暂的疾病在家中去世。

在认识史蒂夫四十多年后,并在过去30年中与他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组织的领导下密切合作,史蒂夫去世的消息对我个人和许多其他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人才

年轻时,史蒂夫加入了工党的社会主义青年团。此后不久,在1972年,也就是五十年前的今年,他加入了战斗趋势(Militant Tendency)。那是巨大动荡的一年,自1926年以来第一次正式的矿工罢工。同时,五名发动抗争的码头工人被当局逮捕的时间,也几乎引爆了一场总罢工。

当时,史蒂夫在大伦敦议会工作,是其工会NALGO(National and Local Government Officers' Association,全国和地方政府公务员协会)的一名积极会员。

我对史蒂夫的最初记忆是在社会主义青年团会议和他参加的全国会议上。我在1982年搬到巴金时对他有了更深的了解,当时我隶属于战斗趋势外东伦敦区的组织,其中包括史蒂夫所隶属的达格纳姆分部。

我记得我们在巴金公共图书馆举行的地区会议上,史蒂夫总是站起来,做出振奋人心的演说。通过这种方式,他立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史蒂夫有一种独特的演讲风格,总是很幽默,非常生动。他的发言总是嘲弄当权者,让死板的政治议题变得生动起来了。大家总是能认识到,史蒂夫的发言不仅一定会很有娱乐性,且同时也会是相当思绪慎密的。

史蒂夫会立即吸引你的注意力,通常是用一个笑话和手势,并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你的注意力。他有自己独特的方式来解释事情。

史蒂夫一生都保持着这种天赋——无论是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的会议还是其他活动内。

我在全国记者联盟的会议上多次见到他,他作为伦敦中心支部的代表参加了这些会议,他是该支部的财务主管。他的发言真的把会议带入了高潮,那一幕实属难忘。

奉献

在伦敦在地的各种活动中,你总能看到史蒂夫。他总是出现在报纸销售现场,报道示威和劳工运动会议。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是小到不能关注的。

他在同我们应付1991-92年战斗趋势的分裂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我在一次卖报活动上找到他,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并给了他一份文件,解释了当时战斗派内“少数派”的立场。

从那时起,史蒂夫是泰德·格兰特的热情支持者,并代表反对派发言。他很快就被以彼得·塔夫为首的战斗趋势领导层官僚性地开除了。于是,他投入到了《社会主义呼唤报》的建构工作中。

史蒂夫对书籍和理论情有独钟。他曾常常在活动中摆放书摊。//图片来源:《社会主义呼唤报》史蒂夫对书籍和理论情有独钟。他曾常常在活动中摆放书摊。//图片来源:《社会主义呼唤报》

1994年,史蒂夫放弃了正职,成为《社会主义呼唤报》组织的全职工作人员。他准备做出如此的牺牲,并以不同的身份帮助我们的工作,从管理财务和书店,到实际制作和发送我们的杂志。

史蒂夫对书籍和理论情有独钟。他曾常常在活动中摆放书摊。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早期的岁月是我们趋势组织最困难的时期,我们当时借力的顾全大局,逆流而上。在这一点上,史蒂夫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热情

史蒂夫不仅博览群书,而且对电影也有特殊的热情。他对电影或导演的知识实属海量,就连最冷门的作品他都看过。

史蒂夫人生最后一次的公开演讲是在去年10月的革命节上,当时他导论了一场关于“马克思主义和电影”的讲座。那场导论座无虚席,并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史蒂夫的表现精彩绝伦,就连幽默感也都如以往一般的高超。

读者可以透过此链接观赏这场演讲的录影。这是他为我们留下的重要遗产——未来也会有更多人观摩。

史蒂夫长年以来都是《社会主义呼唤报》的编辑部成员和写手,但他在这方面的嗜好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的拿手好戏是电影评论

再见了,同志!

今天,我们的趋势已经从过去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在理论的基础上,在致力于建设马克思主义趋势的年轻同志的涌入下,我们组织已经发生了显著的转变。

史蒂夫偶尔会回顾那些艰难的岁月,并惊叹我们现在取得的进步。

史蒂夫有一种独特的演讲风格,总是很幽默,非常生动。他的发言总是嘲笑当权者,似乎让政治变得生动起来。//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史蒂夫有一种独特的演讲风格,总是很幽默,非常生动。他的发言总是嘲笑当权者,似乎让政治变得生动起来。//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对革命事业至死不渝的史蒂夫,将被深深地怀念——且永远不会被遗忘。他是为我们现在的成功奠定基础的那一代人中的一员。

我们将继续完成史蒂夫交给我们的任务,将我们的趋势组织建设到更高的水平。

永别了,同志。我们将加倍努力,确保实现你一生为之奋斗的社会主义世界。

正如伟大的俄国革命家托洛茨基所言:“生活是美好的。愿子孙后代们可以清除一切邪恶、压迫和暴力,充分享受人生。”。

我们衷心地慰问史蒂夫的伴侣苏(Sue)和其他家人。

苏请求将所有纪念史蒂夫的捐款捐给《社会主义呼唤报》组织的战斗基金,以继续建设史蒂夫奉献了他的生命和精力的革命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