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森-毛澤東會談背後的意義

(按:本文是格蘭特於1972年3月3日於英國《戰鬥報》第94刊上發表的文章,分析了中蘇交惡背後的官僚民族主義考量。英語原文刊登於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泰德·格蘭特專欄

美國總統尼克森與毛澤東和周恩來的兩次會晤,標誌著世界外交和強權政治嚴峻局面的新階段。這些會談代表著什麼?它們對亞洲和世界人民的生活會有什麼影響?七年多前,我們《戰鬥報》就已預期到:美國帝國主義者和中國斯大林主義官僚,兩者不可避免地會試圖達成某種協議。

目前在這些在北京召開的元首會談並沒有產生真正的協議,但雙方也可能達到了不公開的秘密共識。中國官僚決心奪下台灣(福爾摩沙)的控制權,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份。但美國初步對此的讓步卻含糊不清,僅僅同意美軍會“在未來某個時候”撤離台灣。

從長遠來看,美國人將不得不犧牲蔣介石集團。

促成這些嘗試談和妥協的基礎,在於帝國主義者和斯大林主義者都希望維持現狀,並遏止社會革命在西方國家的發展。在任何一個大工業化國家中,一場成功的社會主義革命不僅會破壞各個帝國主義國家的權力,也會破壞斯大林主義者的墮落工人國家政權。如果西方出現了一個真正的工人民主體制,它將會鼓勵俄羅斯和中國的工人和農民進行政治革命,並在那裡建立如同列寧和托洛茨基時代蘇聯一樣真正的工人民主。

儘管斯大林主義者們嘗試著與與西方各資本主義大國達成協議,但任何的協議長遠看來都會付之一炬,因為資本主義國家始終會敵對於俄國和中國的非資本主義社會體制基礎。

俄國和中國官僚們的目標,純粹是民族主義性的考慮。

美國帝國主義稱霸世界的企圖在越南被重挫。與此同時,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採取的對峙和隔離政策也沒有達到(弱化中共政權)的目的。中國工業力量每年都看得到巨大成長。杜勒斯[1]先前夢想在中國大陸推翻中共政權,恢復蔣介石和資本主義的反動目標,已被證明不再是美國資本主義力所能及的事了。

斯大林主義者們的考量

另一方面,中國斯大林主義的民族主義政策已經在事態發展中越來越清楚地被揭示出來。尼克森在向美國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說時,透露他準備改變美國對華政策,並表示:

“幾個世紀以來,中國在文化和政治上獨霸亞洲各國。在過去150年裡,它卻一直受到大規模的外國勢力干預。因此,中國對外國的態度保留了疏遠,懷疑和敵意的成分。在共產主義制度下,這些由歷史經驗塑造的態度因暴力和革命的教條而變得更加尖銳。但在外交事務上,這些教條往往也只是徒陳空文。”

換句話說,美國國務院並沒有太認真看待北京方面的革命喧嚷。與俄國斯大林主義者一樣,北京領導人現在致力於維護中國政府經理人,官僚,軍官和其他特權認識所組成的統治階層的利益。他們對世界社會主義,中國工人和農民的利益,或世界工人階級的利益都不感興趣,而是像俄國斯大林主義者幾十年來一樣,參與同樣骯髒的強權政治遊戲。他們的政策在內政和外交事務中的思路,都是以提高執政階層的聲望,獨裁,特權和收入為出發點。

中國支持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Yahya Khan)

因此,中共在假裝爭取世界人民民族自由權利的同時,卻可恥地全力支持最近在鎮壓東孟加拉邦人民的巴基斯坦總統葉海亞·汗,並支持這個反動神權-地主-資本家政權對印度的戰爭。他們發現自己與美國帝國主義把持著同樣的反動立場。另一方面,俄國為了自己的目的,支持由資本家和地主專政的印度。中俄兩方絲毫不關心工人,農民,或印度次大陸人民的利益,也完全沒有考量如何推進世界社會主義。

中國和俄國代表在聯合國就印巴問題上的對話令人作嘔,尤其因為這些人代表的國家至少廢止了地主主義和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列強對此不禁竊笑。這些爭執也反映在兩國的新聞宣傳和廣播中。 蘇聯《真理報》於1971年12月9日宣稱:

“中國毛主義者們試圖以各種方式闖入東巴基斯坦,並在特工的幫助下,在那裡鼓吹人民戰爭。另一方面,他們宣布支持巴基斯坦的軍事政權,試圖將其變成他們在亞洲的沙文主義大國陣線的工具。他們對巴基斯坦人民的真正利益漠不關心,並認為巴基斯坦只是他們在國際舞台上骯髒遊戲的傀儡......“

中國斯大林主義者們也嚴詞回應。

自從中俄這兩個巨大的斯大林主義勢力開始互相爭執以來,他們一方面互相咆哮和對罵,另一方面也各自試圖與美國帝國主義達成協議,並侵害彼此的利益。 1970年4月,中國斯大林主義者的機關《紅旗》雜誌宣稱,“蘇修同美帝為了重新瓜分世界,互相爭奪,又互相勾結。...(蘇聯)加強了法西斯專政”。俄國斯大林主義者方面,則反咬中方才是與帝國主義串通,特別是在北京中美領導會談期間。

中國斯大林主義者希望維護現有的世界社會關係體制,同時在此框架下改善中國政府在世界事務中的地位,這也讓中方可能嘗試與美帝國主義的共識和妥協。在國際事務中,中國領導人的立場是偽善的。他們假裝非常“謙虛”地宣佈自己不希望成為超級大國,但會投身捍衛小而無助國家的利益。這些說辭背後反映了他們企圖在特別是聯合國這樣的組織內贏得小國家的支持。他們對巴基斯坦的立場則拆穿了他們自己的謊言。

強權政治

中國正在參與駭人的國際強權政治遊戲。他們支持羅馬尼亞對抗蘇聯。儘管中國經濟本身有著嚴重問題,但他們仍然承諾向羅馬尼亞政府提供全面的技術援助甚至完整的設施安裝。中國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讚揚羅馬尼亞軍隊:“......拒絕接受蘇聯的命令”。周恩來於6月11日宣布中羅兩國“堅決反對國家之間的強權政治手段”,並承諾中國將支持“不斷反對大國(即俄羅斯)欺負小國的羅馬尼亞政府和人民”。

儘管中俄兩國領導人以革命口號包裝他們各自的行動,但俄國和中國的分裂與社會主義無關,而是基於兩國官僚的利益分歧。保持他們各自的統治地位,維護他們的權力、財源,和面子,是這些統治者們最關心的。

俄國和中國革命所帶來的巨大成就絕對不能讓工人們忽視了俄國和中國斯大林主義的極權主義政策和罪行。當盜賊或官僚之間開始內訌時,部分的真相也被暴露出來。中俄對彼此的無恥攻擊揭露了這些政權的真正民族主義動機。

列寧的外交政策

當今的世界政治正在被三大勢力之間的博弈主導:美國和俄羅斯這兩個超級大國,以及中國這個潛在的超級力量。在這三股勢力相互之間的明爭暗鬥裡,有一件事是突出的:中國和俄羅斯的外交手段與列寧的外交政策絲毫沒有共同之處!列寧始終堅持向蘇聯民眾公開政府的外交策略。布爾什維克政府最受歡迎的口號之一是“公開發表所有外交條約”。這與周恩來和尼克森,或毛澤東和尼克森之間的秘密會談完全相反。

列寧外交政策的中心思想,是以這些政策提高世界群眾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殘忍和血腥政策的認識,提高工人們的階級意識,社會團結和國際主義。這是列寧時代外交的主要目的。這與目前俄國和中國官僚的政策大相逕庭。在盲目的民族主義思想中,官僚們對世界工人階級的命運漠不關心。他們只尋求俄羅斯和中國國家政府的強化。在這一點上,他們模仿了西方資本主義的強權政治。

世界是一體的

這些舉動給世界工人帶來了巨大的危險。世界科技和世界經濟的發展讓全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統合性。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各國通信和工業已經融合成了單一的全球商業網絡。如今,世界任何地方的政治或經濟事件都會立即對世界其他地方產生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把持社會主義國際主義的政治原則,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如果他們能夠從中獲得優勢,中國會毫不猶豫地背叛越南的革命。他們會像以對待孟加拉人民一樣的政策來對待越南。中方外交公報中披露的少數協議領域之一,是關於喀什米爾的民族訴求以及當地的印度部隊應該撤離喀什米爾,並退回先前的停火線後。

當然,印度資本家們在這一事件上扮演著可恥的角色。但是,美帝和斯大林主義中國的政策並不是出於關心喀什米爾人自決的民主權利,而是出於維護兩國在當地的買辦--殘餘在西巴基斯坦的政權--的利益。對俄國、中國和他們的對手美國西方帝國主義勢力來說,世界各地被壓迫民族的利益都只是可以拿來交換的籌碼。

社會主義世界

就世界人民而言,政客們做的任何參訪,協議或聯盟都不會造就和平。只有西方的社會革命和東方的政治革命才能為世界各國人民的和平與繁榮鋪路。

一個由亞洲、美洲、歐洲和世界各地所組成的社會主義聯邦,是人類唯一可以免於如核子戰爭的災難,並繼續向前發展的長久之計。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

註釋

[1] 譯者註:約翰·福斯特·杜勒斯 (John Foster Dullus) 是第52任美國國務卿,並對世界共產運動採取強硬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