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青年的全国革命起义

由于一名年轻的库尔德女性马赫萨·阿米尼(Mahsa Amini)被谋杀,伊朗爆发了抗议活动,如今,现在这场运动已经波及了全国中所有省份中的至少140多个城市。它已经转变为了一场全国性的起义,是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群众反抗。(按:本文原文于2022年9月24日发表。译者:Affroins)

政府则以强硬的镇压作为其回应:他们关闭互联网的接入许可,并且开始动员几乎所有的安全部队:警察、镇压叛乱的部队、“革命”[作者注:应读作反革命]卫队,以及巴斯基民兵。政府的这些力量越来越公然地在人群中直接开枪,迄今已有100个人被证实死亡。而真正的数字很可能还要再高上个3-5倍,并且除此之外还有数百人受伤或被捕。

作为回应,抗议者们决定保卫自己。礼拜四,在德黑兰,他们用棍棒和金属棒赶走了安全部队,只是冲进了检察官的办公室,就逼得官员们和安全部队都害怕地逃走了。在克什姆岛,就像是许多其他城市星期四的晚上一样,抗议者冲进了礼拜五的伊玛姆(Imam)的办公室并点着了它,其中一个抗议者这样喊道:“你折磨人民折磨了40年——而这就是后果。”

最激烈的抗议运动是在德黑兰和周围的郊区那一带,尽管这些地方也面临着最严厉的镇压,政府发动了一场严酷的运动去逮捕革命的学生们。但这只会让抗议者们变得更为勇敢。礼拜五,他们在最高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家的门口公然烧毁了他的画像。在德黑兰,燃烧弹的使用已经成为了一种家常便饭,而这就是抗议者们对严酷的镇压所作出的回应。

反动的鞭笞

这次运动一开始,政府就几乎要被压垮了。我们可以在萨旦(Sandanj)的库尔德城镇可以看到这一过程,在星期三的晚上,政府就开始宣布戒严,并且开始镇压运动,直到周四的傍晚,大批的青年才开始涌入街道,打破政府设立的所有路障,并赶走了安全部队。

在德黑兰及其周边地区,抗议者们则被驱散了开来,只有在城市中的其他区域才能重新开始运动。政府已经跟不上不断加入进来的激进青年们了。我们已经可以在整个伊朗中看到与此相似的情形,由政府所施加的压力只能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个区域激起抗议:有时候在几个小时之内,有时候几乎是瞬间。

由于无法直接和抗议者们相抗衡,政府只能被迫让它的安全部队伪装成平民的样子。甚至即使是是这样做也依旧事与愿违,抗议者们释放了所有的被伪装成平民的安全部队拘留的人,并且经常围绕在安全部队的旁边,然后打倒他们。

甚至就连在身份已经明确的抗议者的家中去逮捕他们都变得艰难了起来。就比如说,在安萨利,安全部队就企图从这些年轻人的家中去逮捕他们,结果却被他们的父母和邻居给从大楼里赶了出去。

这很像是1978年的青年抗议,那是1979年伊朗革命的前奏,被安全部队所杀害的人们的葬礼转变为了激进分子的集会,他们发表演说,要求政权的垮台。

每一次的交战,每一次的逮捕,以及每一个由此而产生的烈士都只能在群众的怒火上火上浇油。在一天之内,从礼拜三到礼拜四,抗议活动就波及延伸至50个城市。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可以回避,这就是说,运动会一直蔓延到每一个城镇,甚至是每一个小的村庄!

运动绝不能失败:争取发动总罢工!

起义,以及持续性的罢工和抗议活动的时期实际上从2018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现在这一正在进行的运动在规模和战斗性上都比之前的任何一场起义都要巨大。当几乎所有城市的安全部队都不堪重负的时候,占领和焚烧官方建筑的运动与以往相比则是一个质的飞跃。而在1979年的伊朗革命的前奏中,我们也见证了同样的方法。

尽管青年的战斗意识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但如果这场运动仍旧持续地被孤立下去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政府将会在一场已经进行了数天或者是数周的长期的、旷日持久的、血腥斗争下,最终在反击上取得进展。这里现在只有工人阶级,因为它在生产中的作用,让它有能力可以使社会陷入停滞,阻止政权的运行,并且在政府无止尽地实施必要的恐怖以维持他的统治时做出抵抗。

尽管在过去的斗争期间所建立的许多独立的工人组织已经发表了声明以声援抗议活动,但是不幸的是迄今为止只有德黑兰和郊区公共交通公司(Tehran and Suburbs’ Bus Company)的工人们在呼吁要求进行总罢工。

政府除了带来最恶劣的压迫形式、贫穷和恐怖之外一无是处。这样一来,伊朗工人阶级的前方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一场反对伊斯兰共和国的无情政治斗争。仅仅只是发表声援声明的时期早已过去。现在的形势正是需要一场完全的总罢工来推翻腐朽的伊斯兰共和国!

工人组织必须立刻在每一个经济部门中发起总罢工的口号。他们必须要求社区、学校和工厂委员会的成立,以此来建立一个在有组织的基础上针对这场斗争的领导层,而且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来。

面对这样一种有组织的群众运动,伊斯兰共和国将会完全瘫痪,并且迅速地被推翻。

推翻伊斯兰共和国!推翻资本主义!

运动此时已经走到了与当局决胜的时刻了,而这将在未来的几天中上演。

不管最近的起义结果如何,群众,尤其是青年,都已经恢复了伊朗工人运动的革命传统。许多大学都有革命的、受此前1979年共产主义组织启发的学生小组。这些小组中的许多人在持续的抗议活动中态度坚决,但他们的任务远不止于此。

受马克思主义启发的革命的伊朗青年必须要成为正在进行的运动中最坚定的部分,始终如一地呼吁进行总罢工和建立工人委员会。但是他们也必须耐心地解释,同时推翻伊斯兰共和国和伊朗资本主义体制才是前进的唯一道路。

目前所有的要求都包含在“妇女、生命和自由”的流行口号之中——撤销紧缩政策;提供基本生活工资以及合适的养老金;罢工、抗议和集会的民主权利;独立工会的合法化;以及性别之间的真正平等——而这些只有在废除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才可以为未来的一代代的人们提供保障。

伊朗资本主义匪徒除了给予人们贫穷和独裁以外一无是处。伊斯兰共和国的崩落必须成为伊朗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第一步。并且,为了完成它,开始建立有着一个坚定马克思主义理论,并且能够提出,让社会向着社会主义转变的大胆纲领的革命领导层的任务是必要的。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