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站在抗疫前線的麻州護士們

隨著新冠病毒病例在美國持續增加,疫情趨緩也看似遙遙無期,麻薩諸塞州的護士們發現:為了保持自身和病人們的安全與健康,他們須要對抗的敵人不只是病毒本身。在政府的無能無為以及醫院資方和股東所對醫療服務所造成的障礙之間,護士們正在行使自己的集體力量,並利用工會的資源來控制醫療物資的發放,並支持和指導所有醫護工人們。護士們的行動清楚地表明了工人控制工作場所和要求資方打開帳本等社會主義訴求的及時性和效能。

在疫情蔓延之際中,我們無法想像醫院資方只顧及捍衛自己的利潤,而不是全力以赴地對抗病毒,但這正是目前的現實情況。在病人們成群地死去之際,多家醫院資方卻透過如在郊區醫院偷偷關閉加護病房床位,或是沒有提供行為健康和產科病房足夠的保護,做出了許多旨在保護利潤的決定。他們的貪婪威脅的不只是抗疫前線人員,更是將整個勞工階級的生命安全。

儘管美國疾病管制和預防中心(CDC)早已制定了針對此類大流行病的個人防護設備標準,但醫院資方在最近疫情爆發時並未充分保護醫護人員,甚至透過向CDC施壓放寬後者在先前SARS疫情時制定的個人防護設備標準,來實際降低醫療工作場所安全。這些標準的放寬導致無數前線醫護人員接觸、感染以及死於新冠病毒。

導致無數前線醫護人員接觸、感染以及死於新冠病毒。/圖片來源:美國空軍導致無數前線醫護人員接觸、感染以及死於新冠病毒。//圖片來源:美國空軍

醫院資方不是向勞工和公眾謊稱他們已提供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就是在誤導被迫休無薪假的勞工們關於領取失業保險的權益、不向在職勞工提供危險工作環境津貼、解僱爆料關於個人防護裝備,設備和服務缺乏實情的醫療員工,或是告訴病毒檢測結果為陽性的勞工他們沒有獲得補償的資格。

數名被感染的勞工們指出,醫院資方和資方私人購買的工人補償保險的代表已告訴他們,他們沒有資格獲得福利。麻薩諸塞州護士協會(Massachusettes Nurses Association,實際上是該州的護士工會)的護士們通過要求認定任何檢測出陽性的醫護人員是在執勤時受到感染,來對抗老闆們的假消息。他們已經動員來教育護士們關於自己的權益,指導護士直接向州政府申請工人補償,並製定法案正式將所有被感染的必須工人(Essential Worker)認定為因為值勤而接觸病毒的。

護士們也指出,醫護人員所得到的病毒檢測充其量是不一致的。目前仍然沒有指定的標準和方法來決定誰可以得到檢測。部分人員報告他們僅在出現症狀,或是直接在確診新冠病毒患者的醫護單位內工作過後才獲得病毒檢測。有些醫護工人在短短15分鐘內就收到檢測結果,而其他人則必等待多達10天。一份針對護士們的問卷調查顯示,只有29%的受訪者得到檢測。19%的受測者則表示,由於雇主阻礙他們透過工作單位取得檢測,他們必須自行另外找到檢測途徑。即便得以得到檢測的勞工,也因為檢測人員得到的訓練不足,導致許多假陰性結果。

部分在前線執勤的護士們指出他們有時候被迫一整週只用一片口罩。//圖片來源:Pixabay部分在前線執勤的護士們指出他們有時候被迫一整週只用一片口罩。//圖片來源:Pixabay

疫情在美國已經爆發了一段時間,這也容許我們根據一些累積的數據來評量一些防疫措施的效率。研究表明,在醫護人員每班次每人都得以更換一片口罩的醫院內,病毒的傳播率為最低。另外,只有將人在醫院內的所有病人視為陽性並施以配套措施,才能最有效遏止病毒傳播。

醫院資方聲稱他們有足夠的口罩庫存可以提供給所有醫護人員。但是,前線的護士則指出這顯然不符事實。在接受調查的護士中,有84%的人報告他們在高於一周的時間內僅有一片口罩可以使用。在剩餘的16%中,有41%的受訪者報告同一片口罩必須要用一週,23%的人使用4-7天,而36%的人使用2-4天。沒有一個人報告每個班次可以更換一片口罩的經驗。

為了應對獲得足夠口罩的挑戰,麻薩諸塞州綜合醫院以及該地區的其他醫院正在測試各種方法來淨化和重複使用口罩。這些消菌口罩開始已在部分醫院內測試使用。

然而, 麻州護士協會的護士教育和實踐監事Judith Pare在接受《波士頓環球報》採訪時表示:“這些(被稱為可重複使用的)口罩的根本設計就是一次性使用。它們從未被設計為可重複使用的,因為這些口罩的材料會在一段時間後自然分解。”

我們可能有足夠的研究來確定護士在護理新冠肺炎患者時應多久更換一次口罩,但尚未進行有關消毒和重複使用口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進行研究。護士們雖然最終同意使用這些經過消毒的舊口罩,但也指出院方是在醫護人員並沒有就參與這些重複使用口罩的實驗給予知情同意下執行研究的。這顯然違反了醫學研究應要取得所有參與實驗人士的自願同意,並讓他們理解參與實驗所有風險和利益的道德原則。

在疫情於美國境內爆發的前90天內已有320多名醫護人員不幸喪生,而麻薩諸塞州的病患們目前病況最為嚴重,每個病人釋出的病毒數量達到高峰期。現在不是實驗這些重複使用消毒口罩的時候。麻州護士協會因此發布了一項聲明,反對對N95口罩或是呼吸器消毒來促使重複使用,並告知護士們他們有知情同意和拒絕參與實驗而不遭院方的權利,並要求在此時停止重複使用消毒口罩的實驗。

我們不能信任醫院資方和唯利是圖的股東們來主導發放個人防護裝備的工作。//圖片來源:Pexels我們不能信任醫院資方和唯利是圖的股東們來主導發放個人防護裝備的工作。//圖片來源:Pexels

上述的情況明顯地顯示:我們不能信任醫院資方和唯利是圖的股東們來主導發放個人防護裝備的工作。面對老闆們的貪婪無能,護士們則挺身自行掌管了個人防護裝備的獲取和分配作業,並強烈要求每間醫院管理層將醫院的器材庫存完全透明化。麻州護士協會最近在臉書上發表的一份聲明中:

有鑑於在新冠疫情期間護士和醫療人員們急需的個人防護裝備供給出現危險延誤,以及州和聯邦政府並沒有為醫療人員提供足夠的保護,麻州護士協會與我們的贊助戶,承包商和其他與我們合作的組織已成功自行獲得大量個人防護裝備和其他用品,並正在向全州範圍內的會員們發放。

麻州護士協會挪用了通常用於面對面會議的預算,為醫護工人們購買了數千篇N95和KN95口罩。護士們訴求廣大勞工階級和其他工會捐款。數千片口罩已經以個人名義捐贈給了護士們,而各大建築工會也捐贈了成千上萬篇。到目前為止,護士們已經獲得併分發了三萬片口罩和一萬一千副面罩。

護士們沒有將個人防護裝備寄送給醫院管理層,而是將直接提供給每間醫療機構內的工會代表。值得注意的是,麻生護士協會不僅將裝備分配給護士或有工會組織的醫院,而是分發所有的醫護人員,不管他們有沒有加入工會。

沒有得到足夠保護的必須工人們繼續被迫在不安全的環境下工作。老闆們已經以行動明確地證明,他們為了追求利潤將會主動犧牲勞工的性命,罔顧大眾安全。資本家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創造了使勞工別無選擇,只能自己處理問題的條件。麻州護士協會的護士和領導們清晰地示範了當勞工願意對抗資方,並開始控制工作場所能夠帶來的成果。

護士們清晰地示範了當勞工願意對抗資方,並開始控制工作場所能夠帶來的成果。//圖片來源:國際聯合食品及商業工人工會第400地方分會(UFCW Local 400); Flickr護士們清晰地示範了當勞工願意對抗資方,並開始控制工作場所能夠帶來的成果。//圖片來源:國際聯合食品及商業工人工會第400地方分會(UFCW Local 400); Flickr

為了擊退醫療業資方和董事會的攻勢,麻州護士協會應該呼籲所有醫療工作人員組織成一個統一陣線:一個醫療健保工人聯盟。這樣的以階級為基礎的聯盟可以幫助我們贏得安全的工作環境,更高的薪資以及其他所需要的進步,並應該同時在醫療業中組織無組織的勞工。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IMT)美國支部先前提出了一份對抗新冠疫情和經濟危機的綱領。麻州的護士們正在展示這些綱領可以帶來的實際效果。在相對穩定的時期,革命性的綱領,口號和訴求有時看起來很抽象。但是今天護士們已經表明,這些訴求不但不是抽象的,牽強的或不合理的,而這正是整個社會所迫切需要的。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可以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訊“火花-台灣革命社會主義”臉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