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站在抗疫前线的麻州护士们

随着新冠病毒病例在美国持续增加,疫情趋缓也看似遥遥无期,麻萨诸塞州的护士们发现:为了保持自身和病人们的安全与健康,他们须要对抗的敌人不只是病毒本身。在政府的无能无为以及医院资方和股东所对医疗服务所造成的障碍之间,护士们正在行使自己的集体力量,并利用工会的资源来控制医疗物资的发放,并支持和指导所有医护工人们。护士们的行动清楚地表明了工人控制工作场所和要求资方打开帐本等社会主义诉求的及时性和效能。

在疫情蔓延之际中,我们无法想像医院资方只顾及捍卫自己的利润,而不是全力以赴地对抗病毒,但这正是目前的现实情况。在病人们成群地死去之际,多家医院资方却透过如在郊区医院偷偷关闭加护病房床位,或是没有提供行为健康和产科病房足够的保护,做出了许多旨在保护利润的决定。他们的贪婪威胁的不只是抗疫前线人员,更是将整个劳工阶级的生命安全。

尽管美国疾病管制和预防中心(CDC)早已制定了针对此类大流行病的个人防护设备标准,但医院资方在最近疫情爆发时并未充分保护医护人员,甚至透过向CDC施压放宽后者在先前SARS疫情时制定的个人防护设备标准,来实际降低医疗工作场所安全。这些标准的放宽导致无数前线医护人员接触、感染以及死于新冠病毒。

导致无数前线医护人员接触、感染以及死于新冠病毒。 /图片来源:美国空军导致无数前线医护人员接触、感染以及死于新冠病毒。 //图片来源:美国空军

医院资方不是向劳工和公众谎称他们已提供足够的个人防护装备,就是在误导被迫休无薪假的劳工们关于领取失业保险的权益、不向在职劳工提供危险工作环境津贴、解雇爆料关于个人防护装备,设备和服务缺乏实情的医疗员工,或是告诉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劳工他们没有获得补偿的资格。

数名被感染的劳工们指出,医院资方和资方私人购买的工人补偿保险的代表已告诉他们,他们没有资格获得福利。麻萨诸塞州护士协会(Massachusettes Nurses Association,实际上是该州的护士工会)的护士们通过要求认定任何检测出阳性的医护人员是在执勤时受到感染,来对抗老板们的假消息。他们已经动员来教育护士们关于自己的权益,指导护士直接向州政府申请工人补偿,并制定法案正式将所有被感染的必须工人(Essential Worker)认定为因为值勤而接触病毒的。

护士们也指出,医护人员所得到的病毒检测充其量是不一致的。目前仍然没有指定的标准和方法来决定谁可以得到检测。部分人员报告他们仅在出现症状,或是直接在确诊新冠病毒患者的医护单位内工作过后才获得病毒检测。有些医护工人在短短15分钟内就收到检测结果,而其他人则必等待多达10天。一份针对护士们的问卷调查显示,只有29%的受访者得到检测。 19%的受测者则表示,由于雇主阻碍他们透过工作单位取得检测,他们必须自行另外找到检测途径。即便得以得到检测的劳工,也因为检测人员得到的训练不足,导致许多假阴性结果。

部分在前线执勤的护士们指出他们有时候被迫一整周只用一片口罩。 //图片来源:Pixabay部分在前线执勤的护士们指出他们有时候被迫一整周只用一片口罩。 //图片来源:Pixabay

疫情在美国已经爆发了一段时间,这也容许我们根据一些累积的数据来评量一些防疫措施的效率。研究表明,在医护人员每班次每人都得以更换一片口罩的医院内,病毒的传播率为最低。另外,只有将人在医院内的所有病人视为阳性并施以配套措施,才能最有效遏止病毒传播。

医院资方声称他们有足够的口罩库存可以提供给所有医护人员。但是,前线的护士则指出这显然不符事实。在接受调查的护士中,有84%的人报告他们在高于一周的时间内仅有一片口罩可以使用。在剩余的16%中,有41%的受访者报告同一片口罩必须要用一周,23%的人使用4-7天,而36%的人使用2-4天。没有一个人报告每个班次可以更换一片口罩的经验。

为了应对获得足够口罩的挑战,麻萨诸塞州综合医院以及该地区的其他医院正在测试各种方法来净化和重复使用口罩。这些消菌口罩开始已在部分医院内测试使用。

然而,麻州护士协会的护士教育和实践监事Judith Pare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采访时表示:“这些(被称为可重复使用的)口罩的根本设计就是一次性使用。它们从未被设计为可重复使用的,因为这些口罩的材料会在一段时间后自然分解。”

我们可能有足够的研究来确定护士在护理新冠肺炎患者时应多久更换一次口罩,但尚未进行有关消毒和重复使用口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进行研究。护士们虽然最终同意使用这些经过消毒的旧口罩,但也指出院方是在医护人员并没有就参与这些重复使用口罩的实验给予知情同意下执行研究的。这显然违反了医学研究应要取得所有参与实验人士的自愿同意,并让他们理解参与实验所有风险和利益的道德原则。

在疫情于美国境内爆发的前90天内已有320多名医护人员不幸丧生,而麻萨诸塞州的病患们目前病况最为严重,每个病人释出的病毒数量达到高峰期。现在不是实验这些重复使用消毒口罩的时候。麻州护士协会因此发布了一项声明,反对对N95口罩或是呼吸器消毒来促使重复使用,并告知护士们他们有知情同意和拒绝参与实验而不遭院方的权利,并要求在此时停止重复使用消毒口罩的实验。

我们不能信任医院资方和唯利是图的股东们来主导发放个人防护装备的工作。 //图片来源:Pexels我们不能信任医院资方和唯利是图的股东们来主导发放个人防护装备的工作。 //图片来源:Pexels

上述的情况明显地显示:我们不能信任医院资方和唯利是图的股东们来主导发放个人防护装备的工作。面对老板们的贪婪无能,护士们则挺身自行掌管了个人防护装备的获取和分配作业,并强烈要求每间医院管理层将医院的器材库存完全透明化。麻州护士协会最近在脸书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

有鉴于在新冠疫情期间护士和医疗人员们急需的个人防护装备供给出现危险延误,以及州和联邦政府并没有为医疗人员提供足够的保护,麻州护士协会与我们的赞助户,承包商和其他与我们合作的组织已成功自行获得大量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用品,并正在向全州范围内的会员们发放。

麻州护士协会挪用了通常用于面对面会议的预算,为医护工人们购买了数千篇N95和KN95口罩。护士们诉求广大劳工阶级和其他工会捐款。数千片口罩已经以个人名义捐赠给了护士们,而各大建筑工会也捐赠了成千上万篇。到目前为止,护士们已经获得并分发了三万片口罩和一万一千副面罩。

护士们没有将个人防护装备寄送给医院管理层,而是将直接提供给每间医疗机构内的工会代表。值得注意的是,麻生护士协会不仅将装备分配给护士或有工会组织的医院,而是分发所有的医护人员,不管他们有没有加入工会。

没有得到足够保护的必须工人们继续被迫在不安全的环境下工作。老板们已经以行动明确地证明,他们为了追求利润将会主动牺牲劳工的性命,罔顾大众安全。资本家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创造了使劳工别无选择,只能自己处理问题的条件。麻州护士协会的护士和领导们清晰地示范了当劳工愿意对抗资方,并开始控制工作场所能够带来的成果。

护士们清晰地示范了当劳工愿意对抗资方,并开始控制工作场所能够带来的成果。//图片来源:国际联合食品及商业工人工会第400地方分会(UFCW Local 400); Flickr护士们清晰地示范了当劳工愿意对抗资方,并开始控制工作场所能够带来的成果。//图片来源:国际联合食品及商业工人工会第400地方分会(UFCW Local 400); Flickr

为了击退医疗业资方和董事会的攻势,麻州护士协会应该呼吁所有医疗工作人员组织成一个统一阵线:一个医疗健保工人联盟。这样的以阶级为基础的联盟可以帮助我们赢得安全的工作环境,更高的薪资以及其他所需要的进步,并应该同时在医疗业中组织无组织的劳工。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美国支部先前提出了一份对抗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的纲领。麻州的护士们正在展示这些纲领可以带来的实际效果。在相对稳定的时期,革命性的纲领,口号和诉求有时看起来很抽象。但是今天护士们已经表明,这些诉求不但不是抽象的,牵强的或不合理的,而这正是整个社会所迫切需要的。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