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马逊劳工组织工会经验的启示

国际社会对美国阿拉巴马州小城贝塞默亚马逊劳工抗争的注意提醒了我们:在世界资本主义的大本营内,阶级抗争是活跃的!从意大利缅甸,数以百万计的人目睹了世界第三大的公司在贝塞默仓库与工人的对峙。美国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Retail, Wholesale, and Department Store Union,RWDSU)承担了组织这间雇用了6000名劳工的仓库。此外,此工会目前也在亚马逊美国的110个批发中心内发动组织尝试。

这个在由世界首富所拥有的美国大企业巨头内组织工会的运动,已经成为全球数百万低工资工人的希望象徵。一份民调显示77%的美国民众压倒性地支持贝塞默劳工的组织行动。这与最近显示劳工运动的支持率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最高的各个调查是连贯的。尤其是在34岁以下的工人中,71%的人赞成组织工会。劳工对加入工会的兴趣之提升代表着一个具体问题,尤其是在重大社会危机中。平均而言,工会工人的工资较非工会工人多出18%,福利多出94%,此外还能改善工作保障和工作条件。

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全心全意支持这些工人成立工会的抗争,我们将持续支持他们。鉴於社会上的这种情绪和贝塞默运动在头条新闻中的突出地位,这项努力近日遭到的挫败不可避免地让数百万人感到失望。但是,严肃的斗士们没有理由沮丧,也没有理由从这次挫折中得出悲观的结论。我们的任务是研究事实,审视失利的原因,重整旗鼓,迎接未来。这次和其他抗争的教训为我们指明了通往最终胜利的道路。

工人阶级具有巨大的潜在力量,一旦它坚定地行动起来,就无法停止。然而,这股力量必须正确地被调动。对付亚马逊这样的公司,需要更广泛的劳工运动提供真正的资源,而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服务或抽像的团结。这些资源必须以胜利的策略为指导,从美国劳工历史的正反两方面的教训中仔细收集。

工会领导的策略

美国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报告了代表工会组织投票的正式结果。计票结果是738票支持成立工会,1798票反对。在5,876张潜在的投票这种,似乎由3,041人做出表决。其中有505张选票只要受到亚马逊资方质疑。另有76张选票被视为“废票”。约45%的工人投了弃权票,这说明他们至少对成立工会的想法持开放态度,但受到公司的巨大压力,并同时对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领导层的策略缺乏信心。

当亚马逊调动全部资源,使出浑身解数来打败工人时,工会领导层却试图以遵守显然旨在帮助老板获胜的法律来组织工作场所。同时,工会领导层没有提出实质的战斗方案——即工会可以带来什麽样的工资丶福利和工作条件——而是把工会组织描述为一种“阶段性”运动。他们把投票承认工会仅仅作为第一阶段,只有在以後他们才会提出具体的诉求——而不是理解所有这些都是相互关联的。以这种方式来组织工会,当然错判了整个阶级抗争的逻辑。毕竟,将工人结合成工会的目的是为了集体与雇主抗争,为所有人赢得更好的工资丶福利和条件。

在初步结果公布後,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的全国主席斯图尔特·阿普尔鲍姆(Stuart Applebaum)在一篇声明中宣称:“我们的制度已经崩溃了。亚马逊充分利用了这一点,我们将呼吁劳动关系委员会追究亚马逊在投票期间的非法和恶劣行为的责任。”(我们的重点)。

这暴露了工会领导层策略背後的错误方法。在提到劳动关系委员会选举时,阿普尔鲍姆谈到了“我们的制度”,而他真正谈论的是由资本家政府立法并由其国家执行的劳工控制制度。然後他呼吁资产阶级政府的劳动关系委员会来解决这个问题。

毋庸置疑,任何赢得工会承认和雇主签订稳固合约的策略,都需要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联合力量——而不是来自代表整个统治阶级的国家政府的“支援”。

任何赢得工会承认和雇主签订稳固合约的策略,都需要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联合力量。//图片来源:Phil Murphy, Flickr任何赢得工会承认和雇主签订稳固合约的策略,都需要更广泛的工人阶级的联合力量。//图片来源:Phil Murphy, Flickr

由劳动关系委员会主持的工会承认投票

过去的美国总统小罗斯福於1930年代签署了《瓦格纳法案》(Wagner Act),成立了全国劳动关系委员会,以遏止社会基层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和劳工激进主义的威胁,声称这样可以保障工人加入工会的权利。实际上,工人阶级是通过牺牲丶激进的抗争和被称为“静坐罢工”的工厂占领浪潮来建立工会的。当时在产业工会联合会(CIO)旗下的各大工会是通过革命性的阶级抗争建立起来的——而不是简单地签署工会会员卡,等待劳动关系委员会举行选举。

小罗斯福的目标是将劳工运动从阶级抗争策略引向依靠“公正的”劳动关系委员会来“保障”工人的权利。但我们要清楚地理解:社会上只有一种力量可以保障这些权利——工人阶级本身的组织力量。把我们的信心或幻想寄托在劳动关系委员会或其他联邦或州的劳动法规上,不仅是天真,而且是致命的。

虽然许多工会的确是通过劳动关系委员会开办的选票正式组织起来的。然而,赢得工会承认只是抗争的开始。工会当初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对工人能赢得什麽样的合约有着重大影响。

当工人在面对资方的威胁和报复,且认识到并感受到自己的集体力量时,这就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理由来共同争取工会的承认。尤其我们今天的情况下,普通劳工不会为了“以後再赢得合约”这种模糊承诺而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但如果他们对自己所争取的东西有明确的认识,并有一个获胜的策略,工人们就会站出来争取。

1930年代,小罗斯福成立了劳动关系委员会,以遏止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和劳工激进主义的威胁——声称它将保障工人加入工会的权利。/ 图片:小罗斯福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Flickr1930年代,小罗斯福成立了劳动关系委员会,以遏止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和劳工激进主义的威胁——声称它将保障工人加入工会的权利。/ 图片:小罗斯福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Flickr

在贝塞默,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的组织者最初让2000名员工签署了工会卡。然後他们向劳动关系委员会提出了选举申请,劳动关系委员会随後确定了“谈判单位”的范围。随後,亚马逊资方就开始行动,开展了复杂的反工会运动。

无疑,这最初的2000名工人中,有一部分人遭到了来自资方实在的压力,离开了公司,或者从工会运动中退缩了。在亚马逊成功取消资格的近500张投票中,我们可以比较稳妥地认为,很大一部分来自原来的工会核心支持者和其他被视为斗士的人。我们知道亚马逊用了各种手段,包括让美国邮政服务局在工厂门口放置投票邮箱,让资方得以监控,以恐吓工人。这样一来,资方就可以监视谁在投票,并明确表示,如果工会获胜,就有办法识别并报复支持组织工会的劳工。

任何成功对抗和击败亚马逊这样的巨兽的运动,都必须基於对现实的清晰认识,而不是劳工领袖的拘谨保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充其量是自由派民主党人。我们必须对资本家的国家和法律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必须研究和了解我们的阶级敌人。

财团巨兽

亚马逊是《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控制着近40%的在线零售业务。它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之一,估值超过1.4万亿美元,在全球雇佣了130万名员工。其中超过100万名员工在美国,高於冠疫情爆发前的75万名员工。作为对比,沃尔玛在全球有220万员工,其中150万人在美国。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在1994年成立了亚马逊。最初它是一家网络书店,後来扩展到几乎所有可以想像的家庭商品,从杂货到电器。该公司最近收购了全食超市(Whole Foods)连锁店,并拥有自己的音乐和视频流媒体服务。当然,他一个人不可能运作所有这些业务,所以就像所有的资本家一样,贝佐斯的巨额财富来自於他的员工的辛勤工作。他雇佣人,所以他可以从他们的劳动能力中获取利润。他让他们越努力工作,给他们的报酬越少,利润就越高!

贝佐斯目前每秒钟可以赚进2537美元——比亚马逊普通工人整个月的收入还要高。现在,人们无法或不愿像疫情之前那样亲自购物,贝佐斯的利润也随之不断攀升。据《福布斯》杂志报道,亚马逊2020年的年收入为3860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38%,而其净利润则增长了84%。

亚马逊是《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控制着近40%的在线零售业务。//图片来源:Maryland GovPics, Flickr亚马逊是《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控制着近40%的在线零售业务。//图片来源:Maryland GovPics, Flickr

亚马逊和15美元时薪

在各种工会组织活动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为工会公开奔走的压力下,亚马逊在2018年将其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此後,该公司不断炫耀这是他们是伟大人道主义者的证据。《纽约时报》援引亚马逊副总德鲁·哈德纳(Drew Hardner)的话说:“如果这个国家有一家进步的公司,那就是亚马逊。当今有哪家企业会支付员工最低工资的两倍,从第一天起就提供丰厚的医疗福利,95%的教育报销,安全的工作环境,等等。”

但亚马逊到底有多“慷慨”?时薪15美元的全职员工带来的年收入为3.1万美元——还不到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的一半。而正如我们在他处指出的那样,如果最低工资能像1938年到1968年那样,跟上生产力的提高,现在的最低工资应该是24美元。

阿拉巴马州的平均年收入为53786美元,大城伯明罕市周边的时薪中位数几乎是每小时18.5美元。根据《纽约时报》报道,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在阿拉巴马州其他地方成功组织起来的工人的时薪是18到21美元。另一个比较是优比速(UPS)。这两家公司所做的工作种类相似,但优比速是由美国和加拿大的卡车司机工会(Teamster)组织的。优比速的福利和工作条件较好,工资也高出30%——这都要归功於工会。

应当指出,亚马逊把增加对工人的剥削丶榨取工人身上每一滴可能的剩馀价值提升成一门科学。许多全职工人的工作时间是十小时轮班,外加强制加班。在这十个小时内,工人在整个班次中只有两次30分钟的休息时间,而做的往往是艰苦的体力劳动。这些仓库规模大道员工需要话很久的时间才走得到食堂去吃午饭。往往他们终於走到食堂时,就已经把他们的休息时间用光了。

亚马逊资方在国内外打击工人

亚马逊对贝塞默的工会活动进行了不遗馀力的抗争,但这并不是什麽新鲜事。亚马逊过去曾挫败了美国传播工会(CWA)组织其客服员工的一次尝试。亚马逊客服员工的经理会通过强制加班来“激励”工人,并在电邮中对他们说“你上班到死了後再睡吧!”这种“振奋人心”的话。当工会组织活动势头强劲时,亚马逊干脆关闭了呼叫中心,声称经济不景气。

当国际机械师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IAM)试图在弗吉尼亚州组织设施技术人员时,亚马逊也采取了各种手段来击败他们。而当亚马逊的前员工克里斯·史莫尔斯(Chris Smalls)在疫情开始时努力引起人们对工作场所安全缺失的关注时,公司以开除他来作为回应。除了让员工不断受到反工会的宣传外,亚马逊的老板们还会迅速采用他们所掌握的最有说服力的压力来源:威胁工人们可能会无法温饱。

鉴於像亚马逊这样公司的跨国性质,与之对抗的抗争也必须超越国界。欧洲的工人一直在组织起来,甚至采取了罢工行动,比如意大利工人在3月22日星期一发起了为期一天的全国性的反对亚马逊的罢工,优比速的意大利员工也加入了罢工。虽然参与罢工的人数并不是100%,但这次行动有效地阻止了亚马逊当天的部分送货,这显示了工人干预公司运营的力量。我们IMT的意大利支部也是这次行动的参与者之一。IMT的同志们还帮助组织了优比速工人的团结。工人们向优比速老板明确表示,他们将拒绝在3月22日增加任何运输包裹的数量——优比速工人不会被用来破坏亚马逊劳工的罢工!

在意大利的一家工厂,罢工的亚马逊工人向阿拉巴马州的兄弟姐妹发出了声援信息,祝愿他们的组织运动取得成功。缅甸的工人作为反对当地正在进行的军事政变的革命总罢工的一部分,也向阿拉巴马州的工人发出问候

能够打败亚马逊的策略

亚马逊是一个庞大而强大的公司,但他们并不是孤立的。沃尔玛等其他资本主义巨头可能会在市场上与亚马逊竞争,但他们都站在一起反对工人阶级。他们要的是一个没有组织和团结的劳动力,一个他们可以随意剥削的劳动力。然而,面对老板们的这一反动阵线,工人阶级代表着更强大的力量。当以阶级抗争观为基础的战斗策略武装起来时,工运所掌握的集体资源是完全有能力打败亚马逊的。一个胜利的策略必须包括以下要素。

工会的真正本质是工人团结在一起——而不是公司宣传中所描述的“外部组织”。很多时候,工会的领导和组织者都会在这种观念中作祟,把工会说成是一个可以为工人代言的代理人,而不是一个由工人自己组成的战斗组织。当一群工人组成组织委员会,在工作场所发起工会运动时,他们应该始终以团结工人同胞对抗老板为前提。签约加入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丶卡车司机工会或任何其他工会,表明工人除了在工作场所获得正式的工会认可外,还希望与行业丶州丶国家甚至跨国界的其他工人建立联系。但“工会”不应该被设想为外部代表,就好像工人们在雇佣律师一样。成立工会意味着建立自己的组织。

争取工会承认的抗争必须与争取实际要求的抗争直接联系起来,不应该把实际要求当作一种抽像的东西。决定应该提出哪些要求或采取哪些工作行动,应该由参加工会的工人民主决定。所有的领导人都应该是选举产生的,他们的决定和建议要得到他们所代表的工人的认可。

在工人们有了为组建工会而抗争的经验後,这对阶级意识的发展有加速作用。这些抗争可能是改变人生的经历,它在实践中表明,为了改善我们的工资丶福利和工作条件,我们需要集体行动和组织。我们不仅仅是一群个人。我们是一个阶级的一部分,有自己的利益。公司的利润来自於对我们劳动的剥削,而这种对我们生产的剩馀价值的争夺是老板和员工之间的核心矛盾。

在亚马逊的案例中,与类似的有工会的公司相比,可以具体看到这一点。如上所述,优比速工人与许多亚马逊工人从事的工作大体相似,但工资却比亚马逊工人高30%,并有退休金。亚马逊工人也可以赢得这一点,但需要经过抗争。

此外,组织亚马逊工人的抗争不能零敲碎打。如果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在这次代表选举中获胜,其他100多万名亚马逊工人将仍然没有工会。当然,所有的抗争都要从某个地方开始,亚马逊知道,对这些工人做出的任何让步都会为全国其他地点的工会化运动提供动力。如果贝塞默尔的工会投票成功,阿拉巴马州的工人可以继续通过工作行动和罢工来争取合约上的让步,但作为亚马逊全国员工中的一小部分,他们的议价能力将受到严重限制。

一个成功的策略需要工会工人增加他们的筹码,而这只能通过人数来实现。通过集中在一家工厂,亚马逊能够将其全部资源的压力施加在一小部分员工身上。套用切·格瓦拉的话说,需要的是两个丶三个丶很多个贝塞默! 该公司在扼杀多个并发驱动器时,会比单独使用一个驱动器时遇到的麻烦要多得多。同样,这也需要资源,不仅需要相对较小的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的资源,还需要整个劳工运动的资源。必须通过全国性和国际性的运动,不仅在亚马逊员工中动员大规模的支持,而且还要联系和联动劳工运动的各个角落,同时赢得相关行业非工会工人和整个工人阶级的支持。

建立一个真正的工会需要组织相当一部分工人,但它不需要从大多数人开始,它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立。工会运动应该从一个核心工人组成的组织运动开始。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可以向他们的同事解释,任何加入工会的人都有权利被承认为工会成员,即使他们在整个劳动力中是少数,甚至是某一工作场所的单个员工。

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工会除非赢得大量的支持,否则不会赢得谈判权及其要求。但随着势头的发展——尤其是当他们开始赢得胜利时,全国各地会有更多的亚马逊工人报名参加,因为他们看到了加入这种工会的好处,最终赢得大多数人的支持。

全面组织亚马逊和其他非工会公司的劳工!

虽然贝塞默的战斗遭到挫败,但阶级战争远未结束! 在这些胜利之前,组织亚马逊和沃尔玛等公司的抗争仍将是一个焦点。这种胜利将是工运转折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不仅要从贝塞默工厂的工人甚至亚马逊的全体员工的角度来对待这一挑战。相反,我们必须从整个工人阶级的角度出发。

鉴於亚马逊在零售市场的巨大份额,优比速和美国邮政署的劳工必须在这场抗争中与其送货和仓库工人一起发挥重要作用。更广泛的物流丶仓储和配送部门的工人负责运送亚马逊的大部分包裹,其中许多人已经加入了工会。联合起来声援亚马逊工人,也将增加他们对抗优比速和美国邮政署等公司管理层的筹码,这些公司不断地以“竞争”为藉口,削减成本,加大对自己工会员工的攻击。我们现在就能从老板们的口中听到。“亚马逊的送货员每小时只拿15美元,优比速怎麽能给他们这麽高的工资?”这同样适用於所有行业的所有工人。当国内最大的私人雇主支付的工资远远低於实际生活工资时,所有其他雇主都可以对工人施加下调压力。

胜利的关键还包括行动上的团结——不管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允许”什麽。一个人的失败就是所有人的失败——但这同样适用於胜利。组织130万亚马逊员工的抗争必须是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集体力量协调攻势的一部分。坦率地说,美国劳工联合会的领导层除了言语和推特的声援之外,几乎没有提供什麽实质的支持,也没有动用将其庞大的成员和金钱,这是非常可耻的。

《In These Times》杂志曾报道,卡车司机工会有计划组织亚马逊工人。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和卡车司机工会不应该进行一场可笑的“地盘战”。他们需要集中资源,共同合作——风险太高了! 我们IMT呼吁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为亚马逊工人成立一个特别组织委员会。零售丶批发和百货公司工会丶卡车司机工会丶全国信件运输商协会丶美国邮政工人工会以及所有相关的工会都应该在这个委员会中有代表。如果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拒绝行动,我们呼吁所有这些工会的领导人自行组建这样一个委员会。

从美国丶加拿大丶墨西哥,到英国丶义大利丶巴基斯坦等地,IMT工会成员都在耐心地努力改变目前的劳工领导层,使之朝着阶级抗争的角度发展。//图片来源:Giornate di Marzo(一名在义大利总工会内的马克思主义左派)从美国丶加拿大丶墨西哥,到英国丶意大利丶巴基斯坦等地,IMT工会成员都在耐心地努力改变目前的劳工领导层,使之朝着阶级抗争的角度发展。//图片来源:Giornate di Marzo(一名在意大利总工会内的马克思主义左派)

工会领导人现在必须发动攻势。工会运动必须承诺共同努力,投入真正的资源:全职和兼职的工会组织者,开展大型广告宣传活动,解释工人组织工会的好处,组织大规模的抗议和示威活动,向大企业展示劳工的潜在力量。是的,这将耗费数百万美元。但是,如果不是为了捍卫我们迄今为止所赢得的成果,扩大我们的力量,我们的工会会费又有什麽用呢?增加目前已加入工会的人的力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数百万工人加入工会!

从美国丶加拿大丶墨西哥,到英国丶意大利丶巴基斯坦等地,IMT工会成员正在耐心地努力改变目前的劳工领导层,使之朝着阶级抗争的角度发展,或者建立一个可以取代他们的替代领导层。我们将此与社会主义革命丶工人政府以及亚马逊等公司在工人民主控制下国有化的需要联系起来。工运不仅可以并且也一定会用过去给它带来伟大胜利的社会主义思想来得到改变和振兴!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