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需要一份革命性的纲领

即使面对独裁政府的残酷镇压,反对伊朗独裁政府的群众运动仍然不断地涌现在街道上。这场一开始只是反对一个来自库尔德语的年轻女人被害的抗议活动—蔓延到全国超过140个城市,乡镇和农村—已经演变为一个年轻人反对整个独裁政府的强大革命性运动。然而问题仍然存在:这场运动将何去何从?(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9月28日。译者:启良)

在最初被运动的速度和激进性震惊后,独裁政府开始诉诸于不断加强暴力镇压。从联合国总理事会回来之后,伊朗总统莱希(Ebrahim Raisi)在周日警告道,当局将“果断处置”那些破坏社会安全和稳定的人。 自从周六晚上开始,全国各地大量的学生被逮捕,并且根据一些报告,在街道上被杀死的人数已经达到了180人。同时,互联网被严重限制,面对面的线下大学课程被线上课所取代,(这些措施)以便于阻碍学生们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人数。

然而,在本文执笔之际,这场镇压是否成功还尚未清楚。在伊朗,周一当天的一个群众反抗性呐喊的视频广泛传播:“我们不会回家,直到我们完成一场彻底的革命”。由于互联网被限制,可靠的信息难以获得,使得判断当前的真实情况非常困难。但是成群的年轻人攻击保安部队和烧毁他们汽车的视频和图像持续的在传播,同时他们还烧毁了宗教和安全局的办公室与独裁政府的宣传海报。

在学生的宿舍和校园被袭击之后(数百学生被逮捕),学生会以号召全国学生进行罢课作为回应,强烈要求释放政治囚犯(被逮捕的学生,译者注)。据报道,这场罢课运动被其他学校的十五个学生会所支持,它们包括:Sharif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Zahra University, Khawaja Nasiruddin Tousi University, Tehran Rehabilitation Sciences, Khwarazmi, Sourah, Chamran Ahvaz, Sahand Tabriz and Boali Sinai Hamedan。在大不里士,所有的牙科学生(除了那些为学校的紧急事件工作的学生)举行了罢课,在号召学生进行罢课和抗议的活动中,也有人号召学校的全体员工都参与进去,有一些个别学校的教授也响应了这一号召。

在周日,伊朗教师行业协会协调理事会也宣布在周一和周三进行罢课(周二是国定假日),强烈要求当局停止暴力镇压和释放所有被逮捕的学生。在设拉子、伊斯法罕、德黑兰和胡泽斯坦,当地的教师协会号召他们的成员加入到街道的抗议活动中,由于害怕罢课的影响,一些城市的当权者,比如设拉子和加兹文,以及阿尔博兹省,提前地以“严重空气污染”为借口在周一关闭了学校。

组织石油合同工人抗议委员会(在过去数年中组织了几次全国性的罢工)也威胁要号召罢工,要求独裁政府立刻停止它的暴力镇压。

自从周六晚上开始,全国各地大量的学生被逮捕。//图片来源:Darafsh自从周六晚上开始,全国各地大量的学生被逮捕。//图片来源:Darafsh

成群的工人有组织的参与到运动中是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但当前的情况不能仅仅要求威胁和局部性的罢工,能够立刻停止这场镇压的是一场可以使政府瘫痪和在社会内挑战政权的全面性总罢工。在一些地区也有一群不知名的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号召这样的一种总罢工。这必须得到重视,并做作为整个运动的战斗口号。

像这样的总罢工必须通过在每个社区、学校、工作场所建立的委员会和斗争理事会来进行组织和准备,并且这些斗争理事会必须在地方、区域和国家的层面上联合起来,在街道上的年轻人展示了惊人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的意愿,但他们无法凭一己之力来推翻独裁政府,对此,工人阶级作为一支有组织的力量加入斗争是至关重要的,这是阻止当局持续镇压和重振运动士气的唯一途径。

打破孤立

伊朗年轻人英勇的斗争,尤其是伊朗的女人,已经吸引了全球数百万人的注意。他们的态度与在2009年领导了绿色运动的自由民主改革派的态度截然相反,后者自称是民主的捍卫者,然而却卑躬屈膝在独裁政府强硬派的脚下数年时间只为了得到少许可怜的面包渣。当改革派被独裁政府利用引导群众的运动“息事宁人”的时候,当今街道上的年轻人已经将惊恐刺入哈梅内伊和他的同僚们的心脏之中。

但是正如这场运动所鼓舞人心的那样,走上街道抗议的人数还相对较少,它还没有得到广泛的工人与穷人群众积极的支持,这是使运动是否能果断地向前迈进的关键。尽管伊朗的大多数人同情这场运动,但他们对于将自己投身于它还是犹豫不决,因为他们没有感到这场运动能够提供给他们一个对当前体制可靠的代替物。

与1979年取代了先前为人诟病的王室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过去的五年中出现了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动乱。自从2018年以来,我们看到了在一系列广泛的各种问题上的全国性和局部的斗争,从水资源短缺到通货膨胀、贪污腐败、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752航班的击落、对国内少数民族的压迫,对其他民主权利的侵犯,对医疗保健服务、教育、养老金、工资、私有化等等的冲击。

这段时期见证了自从1979年革命以来最大的罢工浪潮,并且几乎每周,新的斗争就会在社会的各个角落爆发出来。然而,尽管这些斗争不是相互隔绝的现象,它们彼此之间却仍是孤立的。所有这些现象所反映的和最终将要导致的结局是伊朗资本主义的彻底灭亡—一个不能满足社会最基本需要的系统。革命者的任务是准确地把握这次经验并将它付诸于实践当中,通过将这些斗争统一联合进一个运动中,摧毁引起问题的根源。

争取革命性的纲领

当前的运动已经超越了对女性权利、国内少数族裔和更广泛的民主权利的斗争,这些都必须被具体化为结束一切压迫的要求,并且不论性别,性取向和民族,在法律面前所有人都拥有完全平等的权利。此外,我们还必须解散道德警察、巴斯基军和所谓的“革命卫队”准军事集团以及情报机构,必须释放被关押的政治囚犯(译者注:参与抗议活动者),要求完全的言论与新闻出版自由,结社的自由,和要求由群众自己建立的民主党议会所组织的有着自由平等选举制度的立宪会议的召开。

当前的运动必须诉求解散道德警察等反动组织。//图片来源:Satyar Emami当前的运动必须诉求解散道德警察等反动组织。//图片来源:Satyar Emami

对于国内和宗教的少数族裔平等权利的要求也必须和他们有权利选择自己的语言来接受教育的要求紧密相连,同样对于边缘地区的投资与发展的紧急即刻的计划也必须被提出。

然而,民主政体本身并无法解决人民炙热的生活需要与群众的愿望。当前运动内的“面包,工作与自由”这份口号不是偶然出现的,在1979年革命的主要口号之一已经又浮出水面。这场运动必须将民主斗争同经济和政治需求的斗争相连接起来。

首先,必须提出废除所有的雇佣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劳动者的所谓空白合同的要求,并以长期合同来作为代替。这必须被工人组织自己制定的最低生活工资的要求相连合起来,这将会立刻弥补数十年来不断降低的工资和保证所有人一个体面的生活标准,包括领退休金的老人。这必须基于一个工资浮动的基础上,来确保工资不会被通货膨胀所耗尽。同时,首先工作时长必须减少到每周不得超过三十个小时,从而使所有人都能够就业。

为了资助这一切,所有主要的私人控股公司必须被国有化并且所有的私营企业和银行必须再度国有化。所有国有企业也必须立刻再度处于工人阶级自己的控制和管理之下,这些企业的利润必须用来发展社会和提升生活标准,而不是被划进现在正在控制它们的腐败政府内部人员的口袋中。这些公司的账本必须向公众公开,并且那些从中敛财的人的财富应该被立即没收,同样的惩罚也要用于那些从国库里积累起巨额财富的人。

国有化经济必须建立在一个国有的,民主的经济计划的基础上,这项计划必须通过劳动群众他们自己的团体的投票和批准。通过这种方法,我们才能为迅速的发展和工业化打下基础,使国内大部分群众脱离绝望的苦难之中。

像这样的纲领需要通过群众自己组织的斗争来发展,落实和做出必要的改变。在此基础上,这场运动将能够吸引伊朗大多数正在资本主义的重压之下遭受苦难的工人,年轻人和穷人,联合他们的斗争来推翻独裁政府,随之建立一个新的基于无产阶级自身力量的新体制。

领导的问题

在缺乏革命领导和提纲的情况下,摆在群众面前唯一可以选择的人只有巴列维,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在1979革命中被推翻的国王)的儿子礼萨·巴列维(Reza Pahlavi)。他的影响力被西方和沙特为主的媒体过分夸大:称他为伊朗群众唯一的希望。他将自己展现为一个自由民主人士,他唯一关心的就是伊朗人民的幸福,怂恿他们在街头上抗争,推翻独裁政府并建立君主立宪制。

在缺乏革命领导和提纲的情况下,摆在群众面前唯一可以选择的人只有巴列维,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在1979革命中被推翻的国王)的儿子礼萨·巴列维。//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在缺乏革命领导和提纲的情况下,摆在群众面前唯一可以选择的人只有巴列维,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在1979革命中被推翻的国王)的儿子礼萨·巴列维。//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然而,这是一种令人恶心的伪善,巴列维尝试去描绘他的父亲建立了一个开明自由的社会,那里人们的权利得到了保证,然而事实上在这个前君主统治的臭名昭著的野蛮政府时期,成千上万的人仅仅因为对他的现状有稍微的分歧就被逮捕入狱,被严刑拷打甚至被杀害。

这个小巴列维的民主凭证同样也掩盖了他被沙特独裁政府所支持的事实,该政府基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最反动的形式,它剥夺了大多数人几乎所有最基本的民主权利。

然而,他的主要支持者是西方帝国主义内部的人,几十年来,西方帝国主义将伊朗作为半殖民地牢牢控制在手中。在它的无数罪行中还应当加上当前在历史上最严酷的惩罚制度。事实上,这相当于一个残忍的包围圈,其影响不亚于战争,而华盛顿应为针对伊朗人民最残酷的罪行负责。他们摧毁伊朗经济并使得上百万的人被扔进彻底完全赤贫的境地。

巴列维对于这些恶性的经济攻击唯一的回应就是批评西方和伊斯兰共和国进行关于解除制裁,以换取伊朗遏制核能发展的谈判。事实上,君主主义者和他们的西方主子与现政权之间唯一的争论点是谁应该从剥削伊朗劳动人民中获益。

他们现在力图将自己描绘成人民权利的捍卫者和伊朗革命的支持者,事实上这只会削弱当前的运动,在广泛的民众中煽动是否支持运动的怀疑氛围。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正好中了伊朗当局政府的圈套,这个政府十数年来利用西方帝国主义形成的外部威胁的观点来鞭笞群众,迫使群众顺从,并且要挟他们接受神职人员的统治

在一个《伊朗国际》的采访中(被沙特支持的几个伊朗媒体之一),小巴列维号召联合起所有的政治力量来对抗独裁政府,他说道,“世界应该知道,另一种可能的选择是存在的,这是一个政治力量可以超越街道联合起来的行动,未来在伊朗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政治品味,但是当前我们必须联合起我们共同的目标来拯救我们的国家。”

一些活动分子响应了这样的号召来联合起当前运动中包括君主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的所有的政治力量,但这是只会导致失败的反动要求,广大群众的利益和背后有西方支持的资产阶级分子的利益是截然相反的,即使这是一个统一的组织,基于这样一种基础的联合仅仅意味着工人和穷人的利益将屈服于那些统治阶级的利益。而且,这将会使群众中的一些阶层成为政府的簇拥,孤立激进的年轻人。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叙利亚革命期间,运动中的某些领导者对西方介入的要求瓦解了工人阶级,并且加强了阿萨德政权的力量。

在过去的一周,口号:“独裁者去死,不管是国王还是最高领袖(指伊朗最高神权领袖哈梅内伊)”在几次抗议活动中被提出,这是十分争取的口号,它必须随着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的要求一同作为这场运动的纲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整个中东,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反动傀儡留下了混乱野蛮的痕迹。伊朗革命真正的同盟是只有那些在这片大地上遭受同样苦难的工人和穷人,他们真正的兄弟姐妹是在持续为当前的运动加油打气的西方无产阶级。

我们已经看到了当前的运动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土耳其的库尔德地区引起了广泛的同情。但是这场革命运动的基础已经在这片区域的各个角落准备好了。如果一个联合起来反对统治的斗争口号一旦发出,毫无疑问将在中东的民众中得到巨大的响应。

还有什么选择?

这场运动中真正革命性领导的缺席,背后有西方支持的君主主义者得以粉饰自己作为唯一可代替当前独裁政府的选择。这点常常被那些信奉斯大林主义传统的伊朗左翼作为不支持当前运动的一个借口,还有怎样的选择?他们问道;真正的领导者在哪里?这是一个正确的问题,但是他们却往往得出了所有错误的结论

事实上,至今为止,除了君主主义者,仍然没有出现一个真正的有组织的可替代当前独裁政府的选择。但是涌上街头的年轻人和支持他们的群众并不是因为巴列维的号召而出来的,他们是因为处在不堪忍受的生活条件的影响之下出来的。君主主义者只是试图劫持这场运动并将它扭转到它的反面。

1979年反对前国王的革命是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进行的。//图片来源: sajedir1979年反对前国王的革命是在资本主义基础上进行的。//图片来源: sajedir

但是,这些所谓的共产党人和左翼分子拒绝支持这场运动只是给君主主义者留下了企图夺取政权的舞台,为独裁政府粉碎这场运动打开了大门。仅仅以旁观者的姿态谴责君主主义者的阴谋唯一的结果就是疏远了运动中的左派并将他们推进背后有西方支持的反动派的怀中。真正的共产党人和革命者的任务是准确的帮助这场运动发展出一个纲领并且成立一个当前还缺失的领导组织。 

当最激进的分子走上街头快速积累经验和了解现实的时候,难道不正是建立一个领导组织的最好时机吗?但要做到这点,只能通过马克思主义者支持和跟随着这场运动的发展并且尝试去教导激进分子。但是如果没有领导组织没有被及时建立,在运动被击败钱,这个问题都会持续的存在直到它被解决。

有趣的是,这些女士和先生们在过去五年中每次抗议活动中都提出了同样的悲观观点,而他们的被动也正是促成了他们所预期的失败。

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向伊朗的革命青年给予我们全部的支持。但是我们不会仅将自己视作旁观的啦啦队。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跟随着这场运动的每一步并从中得出结论。这场运动让我们看到了伊朗群众们的力量,但是在目前的基础上,没有一个有组织的和革命性的纲领,它就有可能让独裁政府有时间进行重组和反击。

归根到底,问题还是在于缺乏革命领导。无论这场运动成功地前进还是被粉碎,问题都将持续存在,过去时期的所有经验使这一点无比清,伊朗共产党的任务就是要正确的建立这样的领导组织:建立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作为基础的革命性组织。

时机从未像现在这般如此成熟,每天都有新的阶层的工人和年轻人加入到革命斗争的道路中并且寻找可以指导他们的理论,只有马克思主义可以提供这样一套指导他们的理论。

过去的一百年中,资本主义(经过它所有的形态与变化)已经证明它对于带动伊朗社会进步的无力,这是1979年反对前沙阿的革命的基础,也是当前运动的根本基础。建立一个能够果敢地团结工人阶级和穷人的领导组织以消灭这种恶性癌症和捍卫它的统治阶级的时机已经到来!

面包,工作与自由!

独裁者去死!

建立一个革命组织!

争取社会主义革命!

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