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当局镇压引发反弹,群众呼吁发动革命式总罢工

伊朗人民的全国性抗议活动已经进入第四周。政权镇压抗议的尝试除了进一步激怒群众和吸引新阶层加入抗议外一无是处。街头和大学里的青年人、成千上万的学生和集市商人、工人阶级这一重要阶层都加入了抗议活动。最重要的是,伊朗经济的核心地区(石油和石化部门)也开始了一系列罢工。(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10月11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当该政权在10月1日星期六对街头和大学抗议者发动新的暴力袭击时,它自认能扼杀这一新生运动。这一期望现已破灭。

虽然有数百名、甚至数千名学生被逮捕,数十所大学被关闭。但响应全国学生罢课呼吁的100多所大学里面的学生们,大多仍坚定不移。

与此同时,一场强大而鼓舞人心的由女学生发起的运动也汇入这场抗议,运动已经席卷全国。自学校重新开放以来,每天都有大量视频流传。大批年轻女孩在学校爆发抗议活动。她们摘下头巾并在在空中挥舞,同时高呼“妇女、生命、自由”和“独裁者去死”等口号。

在阿巴斯港(Abbas)的一所学校,学生们摘下面纱,在防暴警察的追赶下跑到街上高呼口号。另一段视频则显示,女学生们在空中挥舞着头巾,同时用“巴斯基滚蛋”的口号回应来校演讲的巴斯基准军事组织发言人。在其他情况下,有报告称,一些家长在安全部队试图逮捕其子女后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

与此同时,首都德黑兰最重要的几个大巴扎(市集):Lalehzar、Sepahsalar Garden和Tajrish集市--的商人也加入了这一运动,与设拉子市(Shiraz)的市集一样,关闭了他们的商店,跟随着库尔德斯坦省和其他库尔德城镇的商人数周前的先例。

该政权并没有镇压掉这场运动,他们反而促使更多的人行动起来。周六晚间,尽管进行了一周的镇压行动,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仍在全国各地爆发,并首次蔓延至此前袖手旁观的贫困工人阶级地区。来自德黑兰工人阶级社区齐亚巴德(Naziabad)的视频显示,他们组织起了较大的游行示威,无惧当地重兵把守,高呼反抗政府的口号。首都和许多其他城市也发生了类似事件。

在纳齐亚巴德(Naziabad)地区一段值得注意的视频中,一群防暴警察摘下头盔与抗议者并肩前行,其中一人拍了拍示威者的背部以示声援。这一轶事表明,群众的抗议活动有力的打击了镇压部队的士气。这些部队的官兵往往来自过去几年,在激进反政府抗议活动中爆发出政治舞台的那些向来保守的贫穷阶层。

在某些情况下,抗议者感受到了这些部队的潜在同情心,他们已经与这些部队接触,要求他们给予声援。虽然武装部队内部分裂的时刻还没有到来,但这些措施为将来发生这种情况做好了准备。然而,为此,首先需要的是准备一场足以对政权构成可信挑战的运动。

转移矛盾

虽然该政权的镇压力度很大。但很明显,他们(总的来说)试图将死亡人数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由于担心激发更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它尚未对抗议活动全力以赴(也可能是对自己的部队缺乏信任)。然而,俾路支和库尔德这两个伊朗最贫困地区的情况却并非如此。

在俾路支省(Baluchistan),该政权在过去两周内至少杀害了110多人,其中97人是在9月30日抗议当地警察局长强奸一名15岁女孩的活动中被杀害(这一事件后来被称为“黑色星期五”)。俾路支省政府将这场大屠杀描述为政府与由沙特支持的逊尼派叛乱分子之间的冲突,(多年来,逊尼派叛乱一直困扰着俾路支)。

与此同时,正如我们之前报道的那样,库尔德地区出现了类似内战的场景。到目前为止,这些地区是运动中最具斗争性和最先进的部分。有着高度的参与和组织,及抗议最初就发出总罢工呼吁。虽然该地区的罢工始于店主和商人,但报告显示,在库尔德多数城市的罢工也蔓延至部分工人阶级。几次激进的街头抗议成功地将国家军队赶出了几个城镇和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

该政权过去一周内的反应是继续加强镇压,甚至出动大炮和无人机攻击抗议者。可以从萨南达季市和萨凯兹市(Sanandaj and Saqqez)的视频中听到稳定的爆炸声和机枪扫射声。死亡人数似乎还在上升。该政权还警告说,它正准备攻击位于伊拉克北部左翼库尔德(Kurdish)组织。

该政权及其门下走狗不断这样虚假宣称:目前这场运动是由境外势力(西方帝国主义)组织的,它的目的就是企图推翻国家,企图通过支持分离主义少数民族势力瓦解国家。

虽然美帝国主义及其沙特和以色列盟友确实推行了政权更迭政策,并支持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团体,但他们并未成功夺取当前运动的控制权。

无论是库尔德人、俾路支人还是其他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都没有出现任何分离主义的要求或呼声。相反,该政权本身的明确策略就是试图将人民反抗暴政的阶级矛盾转移到民族和教派问题上来分裂运动(西方帝国主义也是这么想和这么做的)。

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些尝试并没有取得多大成功。相反,这场运动唤醒了伊朗各民族之间深厚的团结情绪。数十年来,伊朗政权一直有意让这些民族相互分裂(以此来维持自身统治)。

为了克服对少数民族的压迫,首先和最重要的是伊朗各族人民联合起来反对他们的共同敌人:伊朗统治阶级。这场斗争的关键是工人阶级作为有组织的力量进入现场

工人们开始行动

周一上午,布什尔石化公司、达马万德石化公司和亨格姆石化公司(Bushehr Petrochemical, Damavand Petrochemical and Hengam Petrochemical)的约4000名工人放下手中工具,走出工地举行无限期罢工以支持这场运动。这是重要的一步。此外,萨德拉石化公司(Sadra Petrochemical )因预计会有罢工行动而被老板提前关闭。

这些公司在阿萨卢耶石油(Assaluyeh)石化工厂厂区运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化工厂之一)。罢工的工人们放下手中工具,用石块和燃烧的焦油桶堵住了一条通往建筑群的高速公路,同时高喊“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去死”和“这不叫、也不只是抗议,这叫革命!”。当天晚些时候,工人们还放火焚烧了当地的私人保安大楼。

可以听到一名拍摄罢工的工人说:“伊朗万岁!卢尔人、土耳其人、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巴赫提亚里人万岁!”。这是跨越民族、种族背景的阶级团结的表现,更是对政权指控罢工工人代表少数民族分离主义势力的有力回应。它展现了工人阶级本能的国际主义特征,以及它在革命斗争中团结社会各阶层的潜力,和这种斗争为什么能克服民族压迫。

附近其他几家公司的工人后来也加入了罢工和集会。据报道,当地安全部队已得到加强,并封锁了通往抗议工人的道路(以阻止其他团体加入)。

但在阿萨卢耶(Assaluyeh)爆发罢工数小时后,位于康加尔(Kangal)的南帕尔斯(South Pars)石化厂区第十二期厂(另一个大型石化厂)和阿巴丹(Abadan)炼油厂的工人也罢工了。阿巴丹炼油厂是1979年革命历史上三个月大罢工的中心,为推翻可恨的巴列维政权铺平了道路。在昨天的罢工中,阿巴丹炼油厂的第二期厂被完全关闭,一些货运公司的工人也加入了罢工。

这些罢工主要发生在临时工中。上周,石油合同工抗议组织委员会(COPOCW)发出两次警告。该组织在过去几年领导了一系列全国性罢工。现在,一个不知名的长期合同工组织也发出了类似的警告(他们负责操作伊朗石油和石化行业最重要的部分)。在昨天罢工开始后,石油合同工抗议组织委员会在其Telegram页面上发表了以下声明。声明以一位当代激进诗人的一首诗为开头:

“我们将进行罢工。为了不坐接近报废的公共汽车,为了不像动物一般生活,为了不住臭虫横行的宿舍,为了不吃被污染的食物,为了不被工作填满的一天,为了睡个好觉,为了政客从未兑现的支票,为了从未被支付的社会保险...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公交车的晃动更让你震惊的是,为了‘工人的力量’,为了所有这些,我们明天将进行抗议。”

“石油合同工抗议活动组织委员会呼吁所有石油工人(无论是编制工、长期合同工,还是计件工人、燃料运输和操作工人、在国家钻探、开采、炼油厂和石化部门工作的同事)参加石油部门的全国性罢工,声援人民的抗议活动。在这次声援罢工中,组织委员会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最近被捕的人和所有政治犯。将部队清出街道,结束所有镇压,并审判那些杀害马赫萨·阿米尼和所有在抗议活动期间屠杀人民的刽子手。

在石化行业爆发罢工后不久,哈夫特·塔佩赫甘蔗公司工会(Haft Tappeh Sugar Cane Company Workers’ Union。这是一个现在非常受民众欢迎的工会,因其斗争性十足而脱颖而出)立即发表了一份强有力的声明,他们呼吁举行全国性政治大罢工。我们在此公布他们声明的完整译文:

同志们!被压迫的人们!

太阳和革命的女儿们的抗议及街头起义已进入第四周。

战斗的女孩和男孩以 ‘妇女、生命、自由’的口号震撼了大街小巷,以便通过光荣的斗争实现自由和平等,摆脱压迫和剥削、歧视和不平等。

那些在街道上斗争的孩子们需要我们的团结和支持,以摆脱压迫、窒息和歧视。

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的鲜血染红了街道的路面。各石油、石化部门工人罢工的开始,将为这场斗争的主体注入新的生命和希望。

为了正义,为了劳动者和劳苦大众的孩子、我们的父亲母亲、我们那被剥削的姐妹兄弟。我们应该站出来阻止生产和财富的车轮转动。

今天(10月10日),布什尔石化、阿巴丹炼油厂和阿萨鲁耶工人们的热情出现点燃了这种团结的火花。

这场运动迫切需要工人们团结起来,支持他们在街头的孩子和兄弟姐妹。

哈夫特·塔佩赫甘蔗公司工会祝贺各石油和石化部门的工人罢工,支持街头抗议。

我们的孩子、姐妹和兄弟期望其他服务和生产部门也能加入全国性的罢工,因为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摆脱压迫和剥削,摆脱歧视和不平等。

诚实和有知识的工人和劳苦大众。

街头女孩的起义需要我们的支持。这片土地上的女孩已经决定做出巨大的改变,这种改变将带来其他地区妇女的解放。

这一伟大而值得称赞的起义应该与这片土地上各地工人的罢工联系起来。

为了摆脱歧视和压迫,为了摆脱贫穷和困苦,为了拥有面包和自由,让我们不要让太阳和革命的女孩独自一人。

太阳和革命的女儿们,

在胜利之日,全世界将想你脱帽致敬。你给大家上了一堂要站起来反抗的课。

工人解放的工会和阶级团结万岁!

争取实现服务和生产部门的全国性罢工!

工人阶级开始以有组织的方式登上舞台(特别是在石油行业)。这是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革命青年表现出了令人鼓舞的勇敢和牺牲精神,但这本身并不足以推翻这个令人憎恶的政权。工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赋予工人们力量。他们有能力使整个国家陷入停顿,并停止掉政权的镇压。

更重要的是,政治总罢工将不可避免地将权力问题提上议事日程:谁是社会的主人?是那些完全靠剥削工人和穷人为生的寄生统治阶级,还是那些用自身劳动创造财富的人?

该政权非常清楚这一事实,当权者对1979年的革命总罢工还记忆犹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一直对主要行业的劳工运动施行零容忍政策(特别是石油部门,这也是迄今为止伊朗经济最重要的部门)。

有报道称:斗争性十足的工人被逮捕,政府调安全部队到重要工业区镇压罢工活动。但正如我们最近所看到的那样,这种镇压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即促使更多的工人阶级参与斗争)。

青年的作用

街头、学校和大学的青年已经意识到了全国总罢工的必要性。现在的任务是支持工人,并尽一切手段协助他们传播新生罢工运动。

许多地区已开展类似行动。周一晚上,一个匿名团体在伊斯法罕(Isfahan)部分地区的墙上和车窗上张贴传单,邀请工人参加大罢工。德黑兰一所大学发表的声明在Telegram上广泛传播,称赞罢工的历史成就,并称之为革命斗争中值得效仿的榜样。

周一晚上,一个匿名团体在伊斯法罕(Isfahan)部分地区的墙上和车窗上张贴传单,邀请工人参加大罢工。//图片来源:telegram周一晚上,一个匿名团体在伊斯法罕(Isfahan)部分地区的墙上和车窗上张贴传单,邀请工人参加大罢工。//图片来源:telegram

为了取得最大效果,这场运动必须建立在有组织、有系统的基础上。革命青年必须设法接近工人,帮助他们应对组织罢工行动所面临的所有实际和组织挑战。他们还必须倾听工人的要求,并将其纳入自己的方案。

为了系统性地开展这项工作,就需要在每所学校、大学、社区和工作场所建立革命斗争委员会,努力传播罢工鼓动,并规划运动的下一步。这在一些地区已经在发生。在库尔德人占多数的马里万市,一群革命青年发表了以下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声明:

马里万(Marivan)社区革命青年决议

第1号决议

战斗中的马里万人民!

你们的大规模起义始于抗议沙利尔·拉苏利(Shalier Rasouli )的悲惨死亡,并与伊朗人民因政府谋杀马赫萨·阿米尼(Mahsa Amini) 而引发的全国性抗议一起持续。

今天,在马赫萨起义23天后,100多个城市、50所大学和几十所学校都加入了民众抗议活动。学生和教师以各种形式参加了伊朗人民的大规模起义,谢里夫(Sharif)科技大学的学生再次成为捍卫自由的前沿堡垒。

社区的青年人从第一天起就在战斗。库尔德斯坦人民将大罢工的战术与街头抗议相结合。与此同时,伊斯兰恐怖分子在黑色星期五在锡斯坦和俾路支斯坦杀害了几十人。部分石油工人举行了罢工,全国各地的工人威胁政府要扩大罢工。一句话,抗议活动的持续进行逐渐为组织提供了必要的机会。

朋友们!伊朗的政治局势将永远不会回到马赫萨起义之前。作为抗议先驱的先锋女性走在社会其他人的前面。在经历多年令人窒息的专制统治后,妇女们找到了一个为自己的权利呐喊的机会,她们闻到了自由的微风,他们正在大街上热情地跳舞和呼喊。她们与起义前的妇女毫无相同之处,而且永远不再会有相同之处。

因此,我们(马里万社区的革命青年)决定以更有组织的方式推进我们的斗争,就像我们在德黑兰和萨南达季(Sanandaj)的同志一样。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要求马里万社区所有革命青年加入这一运动,协助继续抗议活动。

让我们用各种方法和举措继续进行抗议活动。在不忘维护自身安全的情况下,逐步准备更严肃的斗争和更广泛的组织。

伊斯法罕(Isfahan)大学的学生发表了另一份非常值得注意的声明:

第一号决议: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公众聚集在一起,征服了街道。我们革命的下一步是什么?

考虑到这些天来,学生的抗议活动有力的鼓舞了其他人民,还使革命保持了活力,并不断改变局势。首先,我们需要强调全国各地学生抗议活动的还在持续。

政府目前处于非常弱势的地位。今天和今晚,在德黑兰、卡拉季、阿拉克和库尔德斯坦(萨南达季和其他城市)等城市,政府失去了一些城市街道,不得不暂时撤退。

当然,尽管有起伏,但这些胜利很快就会进入不同的阶段,镇压力量疲劳和无能所造成的错误,将无疑使我们能显著改变革命者和残暴政府之间的政治力量平衡。

在这方面,第二点是以社区抗议委员会形式的城市组织。通过在Signal或Telegram等安全网络聊天软件上建立安全的集体行动平台,社区的抗议者和抗议青年可以做出必要安排。比如提供食物、计划抗议行动、抗议武器以及他们所需的任何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继续抗议活动,并在街头取得重大成功。

第三件事非常重要的,它是一个补充因素。叫做扩大全国性的全社会总罢工。目前,街头抗议活动取得了显著进展。随着全国范围内的大罢工,街头抗议团体会获得更多支持。当罢工到达劳动和运输等工业母体中心时,政府的镇压之轮实际上将停止工作。没有一支军队或军团能够在没有石油、石化工业直接资助的情况下生存(沉重军事开支)。

最后,有必要提及的是,

通过继续维持大学内外的抗议活动。学生们再次确认了他们有必要在伊朗进行人道主义革命这一严肃而坚定的决定。我们将赢得胜利。我们将通过这种方式,摧毁每一个压迫和暴政的来源。

以上陈述能让我们一窥青年、工人和穷人所蕴含巨大创造力。群众的自我组织是所有真正革命运动的标志。例如俄国1905和1917革命中的群众苏维埃组织,1979年伊朗革命期间曾短暂夺取权力的工厂和居民区舒拉(意为“理事会”)。这些基础结构孕育了未来社会的胚胎,革命者应为他们的全面诞生而奋斗。

但要使这种潜力爆发出来,就必须深入到各层群众(特别是工人阶级)。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广泛地传播斗争委员会,并在地方、区域和国家层面建立联系,以便成为运动本身意志的有组织的表达。通过这种方式,还可以解决尚未解决的领导权问题。

伊朗青年(特别是青年妇女)展示了无与伦比的革命力量、韧性和牺牲精神。在没有任何帮助、任何组织和任何经验的情况下,他们有力了打击了该政权。他们为结束独裁、压迫而进行的斗争,呼应了绝大多数伊朗民众的渴望。

对这些人来说,现政权除了提供更多的苦难外一无是处。在一个人才济济、底蕴深厚、自然资源丰富的的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却被迫忍受长期失业和极度贫困。即使对于那些有幸拥有工作的人来说,工资(如果有的话)也无法满足基本生活需要。对于工人来说,未来只会有更多的剥削和绝望。对于年轻人来说,没有未来。

与此同时,统治这个国家、并向每个人宣扬虔诚和谦逊的毛拉们的唯一职业就是抢夺、榨取工人和穷人的劳动与财富。

这就是现政权的问题所在。它表明资产阶级完全没有能力为社会提供一条前进的道路。除了不断下降的生活水平,它无法提供任何东西。它只能通过最不人道的压迫,以及按照性别、民族和宗教划分社会的方式来维持自己。

伊朗人民要摆脱目前的野蛮状态,实现真正的解放。唯一的办法就是与资本主义体制本身作斗争。把夺取政权,建立一个没有老板和毛拉(宗教领袖)、压迫和分裂的社会主义社会。在那里,普遍平等和团结将为所有人的美好生活奠定基础。

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