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农民抗议缺水危机——工农们联合起来抗争吧!

5月22日,伊朗伊斯法罕(Isfahan)省的1,400名农民抗议不时发生的缺水问题。政府派出防暴警察以示回应。他们残酷地殴打农民,农民则进行反击,冲突就此爆发。这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农民和政府之间存在普遍的不和,最近在胡齐斯坦(Khuzestan)、锡斯坦-俾路支斯坦(Sistan Balochistan)、呼罗珊(Khorasan)和其他地方也发生了抗议活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06月03日,译者:李七夜)

伊朗目前正在发生严重的危机,通货膨胀率是自二战以来最高的,这迫使工农都陷入贫困。在伊斯法罕省参加抗议活动的一位老农解释说:

“我卖掉我所拥有的一切,仅为活下去。我曾拥有的奶牛、山羊和绵羊,现在都卖没了,我没有什么可卖了。我把我的孩子送到城里去找工作,但是没有工作。我是一名糖尿病患者,我甚至无法再负担一次检查费用”。

几十年来的资本主义管理不善

几十年的资本主义管理不善、腐败和气候变化导致了严重的水危机。仅今年一年,降雨量就比上一年减少了53%,比长期平均值减少了41%。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预计,由于资本主义不计后果的剥削和对地球的破坏所导致的气候危机,会造成2025年时,降雨量将减少75%。

伊朗资产阶级非但没有尝试去缓解危机,反而无视这种措施的长期影响。他们继续在河流上筑坝,抽干地下水和湖泊。在2002-2015年间,工业规模地下水开采以20%到2600%的速度进行,这排干了地下含水层,导致了广泛荒漠化。

伊朗当局自己的环境专家承认,如果没有任何改变,伊朗可能在未来的20-30年内失去70%的农田。目前,已经有3万个村庄因为缺水而被迫撤离。 

鉴于统治资产阶级的腐朽和高层的腐败,政府试图监管筑坝项目和地下水开采的努力是完全无效的。公共部门的情况没有好到哪里去,农业和灌溉项目充斥着裙带关系和牟取暴利的行为。

当局在炎热的夏天对稀缺的水资源实行定量供应的决策,也显示了其腐败的本质。属于该政权国营和私营公司及其支持者则被分配了更大的份额,如伊斯法罕省的水正被转移到隶属于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钢铁厂。

在干旱的同时,伊朗还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山洪灾害。在2019-2020年期间,31个省份中有28个发生洪灾。这些水本来可被收集用于建立水储备,但伊朗资本主义没有能力进行这种规划。伊朗环保主义人士要求发展太阳能海水淡化厂的要求也是如此,建立太阳能海水淡化厂是有可能满足伊朗工业所有用水需求的。

未能做到这一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缺乏资源或技术能力。毕竟,这个政权有能力发展先进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但它却无法建立简单的解决方案来克服水危机。资本家和腐败的半国营公司囤积了宝贵的资源,并努力使自己更富。与此同时,工人、农民、穷人一无所获。

目前的灌溉项目正在分崩离析,工人们一连几个月拿不到工资,数以百万计的资金流入私人建筑商口袋,他们经常为未完成的和不存在的项目获得报酬。这显示了伊朗资产阶级的真正寄生性。

工农联合起来!

之前,伊朗的神权政权在传统上较为保守和宗教力量强大的农村人口中相对受欢迎。但随着伊朗资本主义真实面目的日渐清晰,人们的不满情绪也在上升。一位农民在4月份位于伊斯法罕省的一次抗议活动中发表了一次讲话,他说:

“我们没有与其他任何省份发生任何争执。我们的斗争是与政府的斗争。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在过去20年里一直出售我们的水,政府凭什么把我们的水卖给工厂”?

他最后说。“如果一个国家很穷,那只是因为他们的统治者是小偷--所谓的伊斯兰共和国就是这样!”。

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进行的农民抗议以及工人阶级斗争导致了这些激进结论的得出。不幸的是,这些抗议活动是各省孤立的,政权往往采取分之而治的手段。  

工人和农民互相对抗是没有益处的。更何况能满足每个人需求的解决方法是存在的。工农之间也有过联合的例子。如2020年6月,锡斯坦-俾路支省一个灌溉项目的建筑工人举行了罢工,以支持当地农民抗议活动,并同时要求支付拖欠的工资。

全国最大甘蔗种植园Haft Tappeh的战斗农业工人们,也受到水危机的威胁,他们自5月30日来一直罢工,要求支付新年(3月20日)的工资,和抗议缺水。他们必须向胡齐斯坦(Khuzestan)及其他地区的工农伸出援手,并进行反对该政权的联合斗争。   

工人组织响应了1979年革命的要求,提出了“面包、自由和委员会”的口号,这一口号应散播到广大农村去。工农必须通过一个共同的方案,并在阶级斗争中联合起来。这具体包括:根据通货膨胀程度去相对应的增加福利金和补贴,保证所有伊朗人免费和平等地获得医疗、教育权,以及罢工、抗议和集会等基本政治权利。

此外,还应立即开始实施公共工程计划,结束失业。通过一个个的灌溉项目,和发展太阳能海水淡化,开垦荒漠化土地来迅速处理水危机。

要做到这些,这个国家就不能被掌握在这个犯罪政权或黑帮资本家的手中。因此,所有建筑和工程公司都应置于工人委员会的控制下。这些工作以及水分配的任务,应由一个全国性的工农委员会来协调。

打倒伊斯兰共和国!打倒资本主义!

自2018年以来,伊朗政府既无法满足伊朗社会各阶层持续抗议的要求,也没有什么可向民众提供的。6月18日的总统选举比以往更像笑话。之前还做做表面功夫,至少还有来自该政权的不同派别的人被批准作为候选人参选。然而这一次,该政权只批准了7名全来自强硬保守派的候选人。

此举并非是力量强大,而是软弱的表现。几十年来,这个政权可以在强硬派和温和自由派政府之间转换。这是一个可以通过选举手段来宣泄一定程度社会不满情绪的安全阀。但随着派系斗争加剧,社会和经济危机加深,该政权正在对即将到来的选举进行压制,以防在不同的竞选活动和其周围爆发出运动。

自2018年以来的所有群众运动、起义以及秋季自发的全国性罢工都因为缺乏领导和全国性的协调而失败。只有工人阶级才能带领伊朗走出疫情、生态灾难和持续性经济危机的恐怖。所有这些都是资本主义无尽恐怖的一部分。通过一个革命的纲领,工人可以将所有被压迫的群众团结到他们的旗帜下反对该政权。联合起来的群众可以迅速推翻腐朽的伊朗资本主义!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