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列宁辩护

(按:本文是罗布·苏沃尔于2014年撰写的文章。由哔哩哔哩用户“赤红色の小泉同志”原译,经《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发现并校对后发表。)

九十年前,也就是1924年1月21日,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俄国社会主义革 命领袖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死于之前右派刺客的子弹所造成的动脉硬化症。从那时起,就有一场持续的诽谤他的名字和歪曲他的思想的运动,从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和辩护者到各种改良派、自由派和各种无政 府主义者。他们的任务是为了银行家和资本家的“民主”统治而诋毁列宁、马克思主义和俄国革命。 

一位“中立的”历史学家安东尼·里德(Anthony Read)甚至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的情况下断言,列宁在1903年的党代会上是少数派,他只是选择了“布尔什维克”(俄语中的多数词)作为“列宁从未错过助长权力幻觉的机会”。“因此,布尔什维主义从一开始就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开创了今后九十年要遵循的先例。” 

里德继续他的谩骂:“列宁没有时间进行民主,没有对群众的信心,也没有对使用暴力的顾忌。” 

这种虚假的说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它依赖的不是列宁的著作,而是奥兰多·菲格斯教授和罗伯特·费舍教授的著作,这两位“专家”都是谩骂着列宁布尔什维克和俄国革 命是怎样“邪恶”的专家。充满了胆量,他们都在兜售列宁以某种方式制造斯大林主义的谎言。 

同样的,斯大林主义者,把列宁变成了一个无害的偶像,也诽谤他的思想,为他们的罪行和背叛服务。列宁的遗孀克鲁普斯卡娅喜欢引用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的一句话:

 “在历史上,伟大的革命者的教诲在他们死后曾被歪曲过。一些人把他们变成了无害的偶像,在尊崇他们的名字的同时,也抹灭了革命的光芒。”

1926年,克鲁普斯卡娅在被斯大林谩骂之后说:“如果我丈夫(列宁)现在还活着,那么他将被斯大林毒死。” 

列宁无疑是现代最伟大的革 命家之一,他的努力以1917年10月的胜利为方向,他的工作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列宁把社会主义革命从理论变为行动。他一夜之间变成了“世界上最令人憎恨(对资产阶级来说)和最可爱的人(对劳动人民来说)”。

列宁的青春 

1870年,列宁出生在伏尔加河上的辛比斯克,经历了俄国历史的巨变。这个半封建国家被沙皇专 制统治。面对这种专 制主义,革 命知识分子被沙皇恐怖主义手段所扼杀。列宁的哥哥乌里扬诺夫因参与暗杀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而被绞死。 

在这场悲剧之后,列宁因中学毕业排名第一进了喀山大学,不久就因为他的革 命活动被开除了。这增加了他的革命信心,导致他最终与马克思主义者接触。这就发展到了对当时在俄国境内流通甚少的马克思《资本论》的研究,随后就是研读恩格斯的《反杜林论》。

列宁与流亡的劳工解放组织取得了联系,该组织由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普列汉诺夫领导,他认为他是他的精神领袖。他们23岁时,从萨马拉搬到圣彼得堡,组成了最早的马克思主义团体之一。 

托洛茨基解释说:

“从他哥哥被处决到搬到圣彼得堡,在这短短的和漫长的六年里,列宁就是这样形成了未来的列宁。”“他的人格、人生观和行为方式的所有基本特征,都是在他生命的十七年到二十三年之间形成的。” 

大量的外国投资刺激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国内工人阶级的出现。马克思主义思想以及受其影响而发起的读书会,酝酿成建立革命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尝试。 

1895年,列宁在瑞士会见了普列汉诺夫,回国后,他被逮捕、监禁,然后被放逐。1898年举行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RSDLP)第一次代表大会,但该代表大会遭到突袭,参会者被逮捕。

马克思主义与布尔什维主义 

在流放结束时,列宁集中精力建立了一份马克思主义报纸——《星火报》(Iskra)。通过这种方式,《星火报》将马克思主义确立为左翼的主导力量。它被传播到俄国,在坚实的政治和理论基础上,帮助各界团结成为一个统一的全国性政党。

在这一时期,列宁写了一本著名的小册子——《怎么办?》,主张成立一个由专业革命家组成的、并勇于献身于这一革 命事业的政党。

1903年举行了俄国社民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艾斯克拉同志就是在这里确立了党的主导地位的。然而,在会议后期,列宁和马尔托夫之间就组织问题发生了公开的分歧,两人都是《星火报》的编辑。站在列宁立场周围的多数人被称为“布尔什维克”,站在马尔托夫立场周围的少数人被称为“孟什维克”。 

至今,对于者一分裂有仍然存在着许多迷思,这让包括列宁在内的大多数参与者感到惊讶。当时没有政治分歧。这些只会在稍后出现。列宁试图在各派之间实现和解,但失败了。他后来将这种分裂描述为对后来重大分歧的“预期”。 

这些分歧出现在俄国革 命的观点上。一切倾向都把即将到来的革 命看作是“资产阶级民 主”,即扫除旧封建政权,扫清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一种手段。但是孟什维克说,在这场革命中,工人必须服从资产阶级的领导,向资产阶级妥协屈服让他们领导革命。而布尔什维克则认为,资产阶级自由派不能领导革命,因为他们受地主贵族和帝国主义的束缚,因此工人应该领导农民支持的革 命。这将形成“无产阶级和农民的民主专政”,这会将之后的社会主义革命铺平道路。这将有助于俄国革 命。托洛茨基的第三种观点是,他同意列宁的观点,即工人领导革命,但认为不应半途而废,而应继续采取社会主义措施,作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开端。随后,1917年的二月、十月事件证实了托洛茨基对“不断革命”的预测。

国际主义

俄国1905年的革命在实践中证明了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在自由派竞选掩护的同时,工人们建立了工人代表苏维埃,列宁认为苏维埃是工人政权的雏形。俄国社民工党在这些条件下发展迅速,使该党的两个派别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然而,1905年革命的失败之后,又出现了一段无情的反 动时期。随着党越来越孤立于群众,它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在政治和组织上的分歧进一步扩大,直到1912年布尔什维克组成了一个独立的政党。

这些年来,托洛茨基是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之间的“调和派”。他一边鼓吹“团结”,一边站在两派之外。这导致了托洛茨基与列宁的激烈冲突,因为列宁曾维护布尔什维克的政治独立,而这些冲突后来被斯大林主义者用来诋毁托洛茨基,尽管列宁的遗嘱中包含了党不应该以托洛茨基曾经的非布尔什维克过去而对他不利。

1912年后工人运动的复兴见证了对布尔什维克的越来越多的支持,布尔什维克得到了绝大多数俄国工人的支持。这种增长却被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打断。

1914年8月的背叛和第二国际领导人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参与者的投降是对国际社会主义的可怕打击。这意味着这个第二国际的彻底死亡破产。

1915年在齐默瓦尔德举行的反战会议上,世界各地的少数国际主义者重新集结,列宁在会上呼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劳工组织。革命的前景确实很暗淡。1917年1月,列宁在苏黎世举行的瑞士青年社会党小型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说,情况最终会改变,但他不会活着看到革命。然而,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俄国工人阶级苏维埃运动的发展使沙皇崩溃,并带来双重权力的局面。在九个月内,列宁将领导人民政委政府。 

俄国革命 

在苏黎世,列宁在报纸上搜寻来自俄国的最新消息。他看到,现在由社会革命党(SRs)和孟什维克主管的工人代表苏维埃已经将权力交给了以君主主义者列沃夫亲王为首的临时政府。他立即给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打了电报,两人犹豫不决:“不支持临时政府!不信任克伦斯基!“ 

列宁在流放期间曾撰文警告:

“我国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因此工人应该支持资产阶级,——波特列索夫之流、格沃兹杰夫之流、齐赫泽之流这样说道,正如普列汉诺夫昨天说过的一样。

我国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我们马克思主义者说道,——因此工人应该使人民看清资产阶级政客的骗局,教导人民不要相信空话,只能依靠本身的力量,本身的组织,本身的团结,本身的武装...现在你们应该显示出无产阶级和全体人民组织的奇迹,以便为革命第二阶段的胜利作好准备。”

列宁在致瑞士工人的告别信中解释了关键任务:“使我们的革命成为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 

1917年4月3日列宁回到俄国时,他提出了他的《四月提纲》:第二次的俄国革命必须是走向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步!他出来反对落后于形势的老派布尔什维克领袖们,并为重新理论武装布尔什维克党而斗争。

“现在谁只谈“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民主专政”,谁就是落在生活的后面,因而实际上跑到小资产阶级方面去反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这种人应当送进革命前的“布尔什维克”古董保管库(也可以叫作“老布尔什维克”保管库)。”

他成功地赢得了领导层的支持,并克服了领导层的抵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领导层指责他为“托洛茨基主义”。而在现实中,列宁已经走上了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之路,但他走了自己的路。 

今年5月,托洛茨基在加拿大被英国拘留后返回俄国。“在我到达彼得格勒之后的第二或第三天,我读了列宁的《四月提纲》。这正是革 命所需要的!”托洛茨基解释道。他的思想路线与列宁的相同。托洛茨基与列宁达成一致,加入了“区联派”(Mezhraiontsy),目的是争取这派革命家支持布尔什维主义。他与布尔什维克密切合作,把自己描述成“我是布尔什维克-国际主义者!”。 

夺取政权 

1917年11月1日,列宁在彼得格勒布尔什维克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说,托洛茨基确信不可能与孟什维克人联合后,“没有比这更好的布尔什维克了”。两年后,列宁在回顾革命时写道:“在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并建立苏维埃国家的时刻,布尔什维主义把社会主义思想中最接近它的最好的因素全部吸收出来了。” 

托洛茨基谦虚地说:“列宁同志没有来找我,但是我去找过他。”“我跟列宁同志在一起的时间比其他许多人都晚。但我大胆地认为,我对他的理解不亚于别人。“ 

在革命前的几个月里,列宁曾呼吁孟什维克和工人代表苏维埃与资本主义部长决裂,夺取政权,他们顽固地拒绝这样做。然而,布尔什维克口号——“面包!土地!和平!”“一切权利归苏维埃!”——在群众中赢得了迅速的支持。7月份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反映了这一转变。这也促使新总理克伦斯基开始镇压布尔什维克。在“七月的日子”,布尔什维克们被驱赶到地下。他们掀起了一场歇斯底里的运动,把布尔什维克污蔑为“德国间谍”,迫使列宁和季诺维也夫不得不藏起来,但逮捕了托洛茨基、加米涅夫、科隆泰和其他布尔什维克领导人。

8月份,科尼洛夫将军试图实施他自己的法西斯独裁统治并对抗临时政府。为了寻求帮助,临时政府释放了托洛茨基和其他布尔什维克。布尔什维克组织了工人和士兵在这一过程中介入并击败了科尼洛夫的反革命势力。

这极大地增加了对布尔什维克的支持,他们在莫斯科和彼得格勒苏维埃中都赢得了多数。“我们是胜利者”,托洛茨基在谈到彼得格勒苏维埃的选举时说,他成为了彼得格勒苏维埃的主席。这次胜利被证明是决定性的,并成为通往十月革命胜利的重要垫脚石。

列宁在芬兰,对在俄国布尔什维克的领导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人)妥协临时政府的行为感到非常不耐烦。他担心他们在拖后腿。于是列宁在给中央的一封信中解释说:“这件事对我们的任务规定得如此清楚,以至于拖延行为正在成为犯罪成为反 革 命。”“不能等待了!等待将是革命的罪过!会丧失一切!”10月,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决定起义掌权,而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不但投下反对票,更随后发表公开声明反对任何起义,并要求该党等待立宪大会的召开!

托洛茨基,作为彼得格勒苏维埃军事革命委员会的主席,迅速采取行动,确保权力在1917年10月25日(11月7日)顺利交接。工农革 命爆发了,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灯光击穿了冬宫的墙壁击碎了资产阶级大厦。 十月革 命中,工人和士兵攻打冬宫第二天,也就是10月26日,革 命的结果被宣布给了第二次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这一次,布尔什维克在总共650名代表中获得了390名代表,占绝对多数。为了表示抗议,孟什维克派和右派拒绝参加会议。列宁在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他向获胜的代表们简单地宣布:“我们将着手建设社会主义!”随后,成立了一个以列宁为首的新苏维埃工农政府。四个月前还是过街老鼠的布尔什维克党,现在受到革命工人们的拥护。

在几天之内,新政府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关于和平建议和废除秘密外交的法令;关于国家自决权利的法令;关于工人控制和罢免所有代表的权利;关于男女完全平等的法令;关于宗教与国家政权完全分离的法令。

当1918年1月苏联第三次大会宣布建立俄罗斯联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时,俄罗斯的大片地区仍然被列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和白匪军占领。

革命五天后,新政府遭到克拉斯诺夫将军领导的哥萨克军队的袭击。进攻被击退了,将军被自己的人交出了。然而,他在作出不拿起武器的承诺后获释。当然,他违背了诺言,南下领导哥萨克白军。同样,在冬宫军校学员获释后,他们举行了一次起义。

第一年 

革命在其早期是过于慷慨和信任的。列宁在去年11月说:“我们被指控诉诸恐怖主义,但我们没有,我希望不会诉诸于革命者的恐怖主义,革命者断绝了手无寸铁的人。”“我希望我们不要求助于它,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力量。当我们逮捕任何人时,我们告诉他,如果他给我们书面承诺不从事破坏活动,我们就放他走。这些书面承诺已经作出。“ 

维克多·塞尔日(Victor Serge)是一位前无政府主义者,后来成为布尔什维克,他在他的著作《俄国革命的第一年》中见证了布尔什维克一开始的天真: 

“白匪屠杀阿森纳和克里姆林宫的工人:但红军却以“假释”名义释放了他们的死敌克拉斯诺夫将军…革命势力犯了向哥萨克反革命领导人表示宽宏大量的错误。他应该在现场被枪杀的…但他却被错放去在顿河地区再度掀起战火。“ 

苏维埃刚建立起自己的政权,帝国主义血腥镇压革 命。1918年3月,列宁把政府迁到莫斯科,因为彼得格勒已经很容易受到德国的攻击。

不久,英军在美国和加拿大部队的陪同下在摩尔曼斯克登陆;日军与英美营一起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陆。英国还占领了巴库港,以获取石油。法国、希腊和波兰军队在黑海港口敖德萨和塞瓦斯托波尔登陆,并与白匪军联系在一起。乌克兰被德国人占领。总共有21支外国军队在几条战线上面对苏维埃政府军。革命是为自己的生命而战。它被包围,饥肠辘辘,密谋横行。 

白色恐怖 

社会革命党领导人赞同外国干预“恢复民主”的原则。孟什维克也采取了类似的反革命立场,把他们置于敌人的阵营中。他们与白匪军合作,并从法国政府那里拿钱来进行他们的活动。

1918年夏天,有人企图谋杀列宁和托洛茨基。8月30日,列宁被枪击了,但还是活了下来。同一天,乌里茨基和德国大使被暗杀。沃洛达斯基也被杀了。幸运的是,炸毁托洛茨基火车的阴谋被挫败了。这个白色恐怖反过来又用来释放红色恐怖来保卫革命。

 “白色恐怖”被资本家淡化,他们把一切都归咎于红军。安东尼·里德解释说,白匪暴行“一般是个别的白匪将军和军阀所为,不是系统性的,也不是官方政策的问题”,试图以此为借口。“但他们经常与”红色恐怖“相提并论,有时甚至胜过”红色恐怖“。”事实上,作为一项政策,他们在残暴方面总是胜过红色恐怖,反革命势力的性质也是如此。

有趣的是,他接着描述了男爵罗曼·冯·翁根-斯特恩伯格将军的方法。“例如,任何布尔什维克都比不上出生在爱沙尼亚的德国贝尔特男爵罗曼·冯·翁根-斯特恩贝格,他被临时政府派往俄罗斯远东,声称自己是成吉思汗的转世者,并尽最大努力在残暴方面胜过蒙古征服者。他是一个狂热的反犹太主义者,1918年他宣布他的意图是消灭俄罗斯所有的犹太人和政委,他以极大的热情开始了这项任务,让他的手下以各种野蛮的方式屠杀他们遇到的任何犹太人,包括活剥他们的皮。他还以带领他的人在夜间恐怖活动中骑着手电筒在草原上疾驰而闻名,并承诺‘打造一条从亚洲延伸到欧洲的绞刑架大道’。“ 

这就是俄国工农在反革命胜利后的命运,如同罗马奴隶国家残酷地处置斯巴达和他的奴隶义士们一般。替代苏维埃权力的不会是“民主”,而是最残忍、嗜血的法西斯野蛮主义。因此,红军还有情报安全组织契卡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赢得内战和击败反革命。 

新生的苏维埃政府别无选择,只能还击,并向外国入侵部队发出革命性的呼吁。正如塞尔日所解释的: 

“辛劳的劳动人民群众对社会中属于少数的阶级使用的红色恐怖。它不过是完成了新出现的经济和政治力量的工作。当进步措施使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团结起来从事革命事业时,少数特权群体的反抗在现阶段不难打破。另一方面,白色恐怖是由这些享有特权的少数群体对其必须屠杀的劳动群众实施的,目的是要消灭他们。凡尔赛人(推翻巴黎公社的反革命势力)仅在巴黎一周内就杀了比契卡在整个俄罗斯三年内杀害人还多。 ”

一个时期的“战时共产主义政策”被强加给布尔什维克,那里的粮食被强行从农民手中征用来养活工人和士兵。工业受到破坏、战争和现在的内战的蹂躏,处于一种完全崩溃的状态。 帝国主义的封锁使这个国家陷于瘫痪。彼得格勒的人口从1917年的240万下降到1920年8月的57.4万。伤寒和霍乱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列宁把这种情况描述为“被敌人围困的堡垒中的共产主义”。 

1919年8月24日,列宁写道:“工业处于停滞状态。没有食物,没有燃料,没有工业。“面对这场灾难,苏维埃依靠工人阶级的牺牲、勇气和意志力量来拯救革命。1920年3月,列宁宣布“工人阶级团结一心!坚持‘死亡而不是投降’这个口号!这不仅是一个历史的因素,它是决定性的,胜利的因素。“ 

内战的后果

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他们从无到有地组织了红军,苏维埃政权取得了胜利,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前线的死亡,饥荒,疾病,再加上经济崩溃。 

战争结束时,布尔什维克政府被迫实行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倒退,推行新经济政策。这使农民的粮食成为自由贸易,并促进了强大的资本主义倾向的增长,导致尼泊尔人和库拉克人的出现。这只是一个喘息的机会。 

列宁说:“我们现在看起来是倒退了,但是我们是为了更好地起跑,以便之后跳得更高。” 由于文化水平低,70%的人口是文盲,苏维埃政权不得不依靠反革命的旧沙皇军官、官员和行政人员。列宁直截了当地说:“在任何时候抓苏维埃国家,在下面你都会看到同样的旧沙皇国家机器。”随着革 命的继续孤立,由于革命官僚主义的退化,这构成了严重的危险。这场危机使工人阶级受到了系统性的削弱。因为野心家和官僚占据了上来。 

采取措施打击这种官僚威胁,革命唯一真正的出路是作为西方物质援助的世界革命的成功。

1919年初,列宁建立了第三国际,作为在国际上传播革命的武器。那是一所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大学校。很快,德国、匈牙利、法国、意大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其他国家成立了大规模的共产党。

不幸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革命浪潮被击败了。1918年德国的革命遭到了社会民主党的背叛。在巴伐利亚和匈牙利的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被反革命碾压得血肉模糊。1920年意大利工厂苏维埃政权也被击败。再一次,1923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处于一场革命危机中的德国身上。然而,季诺维也夫和斯大林的错误建议导致了革命悲剧性地再次失败。 

这对俄国工人的士气造成了极大的打击,他们紧紧地咬紧牙关。同时,失败也加强了国家和党内部的官僚反动。由于列宁在经历了一系列中风之后丧失了行动能力而卧病在床,斯大林开始成为官僚机构的实际领导者。事实上,列宁的最后一次斗争正是与托洛茨基对抗官僚和斯大林。斯大林占时退却了,但又一次中风最终让列宁瘫痪且无法说话。

在此之前,列宁起草了一份遗嘱。他在书中说,斯大林“已(在列宁反对下)成为总书记,他拥有无限的权力集中在他的手中,我不确定他是否总是能够充分谨慎地使用这一权力。”“托洛茨基同志,另一方面,…不仅以杰出的能力而与众不同。他本人也许是当今布尔什维克中最有能力的人,并将会与斯大林产生分裂。”他警告说党内有分裂的危险。 

斯大林主义

两周后,列宁口授给托洛茨基的信由于是克鲁普斯卡娅笔录的,斯大林就对克鲁普斯卡娅破口大骂。列宁断绝了与斯大林的一切私人关系。 列宁在之后的遗嘱中说:“斯大林太粗暴了,这个缺点在总书记中是不能容忍的。”由于斯大林对妻子以及自己的不忠和滥用权力的倾向,他敦促将斯大林赶下台。

但在1923年3月7日,列宁中风,使他完全丧失行动能力。在1924年1月21日去世之前,他将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列宁离开了政治生活,而斯大林也乘势抓紧机会巩固自己的权势,特别是藏匿了列宁最后的书信。

列宁的遗产留给托洛茨基来捍卫,而被斯大林所背叛。斯大林主义的胜利从根本上说是由于客观原因,尤其是俄国经济和社会的严重落后及其孤立。 

随后国际重大革命的失败,如英国以及尤其是中国革命的失败,进一步打击了因多年的斗争而疲惫不堪的俄国工人。基于这种可怕的厌倦,以斯大林为首的官僚机构加强了对它的控制。反对列宁的遗孀对遗体神化的抗议,然后遗体被安置在一个陵墓。

有人说斯大林主义是列宁民主政权的延续,正如资本主义的辩护者所宣称的那样,这是一个可怕的谎言。在现实中,一条血河把两者隔开了。列宁是十月革命的发起者,斯大林是十月革命果实即苏联的掘墓人,两者毫无任何共同之处。

我们以罗莎·卢森堡恰当的话对列宁致敬: 

“一个党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在勇气、魄力、革命远见和彻底性方面能做到的事,列宁、托洛茨基及其同志完全做到了。西方社会民主党缺乏的全部革命荣誉和革命行动能力都在布尔什维克身上体现出来了。他们的十月起义不仅确实挽救了俄国革命,而后也挽救了国际社会主义的荣誉。” 

在列宁同志逝世90年后,我们向这位伟人、他的思想和勇气表示敬意。列宁同志把理论和行动结合起来,代表了十月革命。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改变了世界; 在二十一世纪这个全球资本主义自由化的危机的时刻,我们的任务是完成他们展开的任务!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