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T印尼支部成员遭逮捕,只因抗议缅甸独裁者出席东协会议!

上周六(4月24日),一群在印尼抗议缅甸政变头目敏昂莱将军抵达雅加达参加东协峰会的社运人士,包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印尼支部“革命社会主义组合”(Perhimpunan Sosialis Revolusioner,PSR)的成员遭到当地警方逮捕。当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又名佐科威)试图向缅甸将军“宣扬民主价值”时,却命令自己的警察部队压制为民主而抗议的人士。

为了确保这场受各界高度关注峰会的稳定,特别是不给这些来自缅甸的“贵客”丢脸,佐科威政府动员了4000多名安全部队来防止任何示威。东协秘书处大楼,也就是这次峰会的场地,被成群的便衣警察层层包围。PSR的成员被十几名警察包围,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被迅速逮捕。他们被警察告知这是为了“保护”他们,沿用了前独裁政权对非法逮捕的双言巧语形容。

许多人对东协峰会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对缅甸军政府施加压力。到目前为止,军政府的双手已经沾满了700多名缅甸民众的鲜血。但是,东协只不过是一个强盗的俱乐部,是为了方便资本主义对东南亚的掠夺而建立的。在当下事件上,它再一次证明了自己如此的本质。那些对东协抱有幻想的人最好记住,在它存在的整个过程中,它对凶残的苏哈托政权默不作声。现在缅甸发生军事政变,东协也没有原因做出任何不同的态度。

然而,在这个充满政治激化的世界里,东协各国的领导人被告知他们应该就缅甸问题至少做出表态,以免他们治下的人民开始联想到,他们自己的政府和缅甸的军事独裁政权之间根本没有区别。在这次峰会上,外交技巧得到了发挥,而自古以来被统治阶级钻研的废话艺术也发挥地淋漓尽致。

拒绝各国政权的虚伪,只能靠群众的声援!

东协峰会发表的《五点共识》被吹捧为处理缅甸危机的一大突破。但缅甸的民主运动理所当然地谴责和拒绝它。

这份共识从第一点就开始侮辱了缅甸人民和所有愿意思考的人的智商。它呼吁“立即停止暴力”丶“各方[!]应实行最大限度的克制”。但是,今天在缅甸到底是谁在杀害谁?谁要对700多名男女老少的大屠杀负责?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的发言总结了这一共识背後的精神,他说:“我们尽量不要过多地指责他方,因为我们不在意暴力是谁造成的。”

缅甸劳苦大众唯一可以信赖的国际声援是来自他们在印尼和其他国家的阶级兄弟姐妹。//图片来源:印尼革命青年阵线缅甸劳苦大众唯一可以信赖的国际声援是来自他们在印尼和其他国家的阶级兄弟姐妹。//图片来源:印尼革命青年阵线

但缅甸的劳苦大众非常在意谁在制造暴力:即军方。而东协的这条共识已经达到了它的外交目的:谴责暴力,而不指出谁该为这种暴力负责。这就像特朗普曾经在谈到夏律第镇一场造成一名反种族主义抗议者被杀害的极右翼集会时说的那样,“两边都有非常好的人”。

而第二点共识则呼吁“各方进行建设性的对话”。但是,当将军们发动政变,将人民淹没在血泊中时,建设性的对话早已被抛出窗外。当一方是全副武装,而另一方则手无寸铁时,对话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如果宪法是由一方制定的,而另一方只能在暴力威胁下接受,那麽对话就是永远不可能的。就连这些将军们也不遵守他们自己草拟的丶对他们最有利的游戏规则。缅甸的劳动人民已经明白,军方只会对一种“对话”做出回应:激进的群众行动。

最後,《五点共识》承诺东协将提供“人道援助”。但是更多的绷带和消毒剂并不能阻止军队的警棍和子弹。运动的自我组织能力和资源足以提供所需的医疗服务,以照顾成千上万被镇压蹂躏的人。这种对人道援助的呼吁是又一屏烟幕,而现在需要的是由工人卫队组成的武装防卫,以同军队的暴行正面对决,最终终结军事独裁。

缅甸劳苦大众唯一可以信赖的国际声援是来自他们在印尼和其他国家的阶级兄弟姐妹。他们不应相信所谓的“国际社会组织”:东协丶联合国等。佐科威政府非法地丶不分青红皂白地逮捕诉求声援缅甸的社运家,清楚地暴露了这个政权的虚伪,它一边宣扬民主,一边扼杀民主。缅甸丶印尼丶泰国丶新加坡和东南亚其他地区的革命家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敌人:资本的独裁专政。

全力声援缅甸革命!

以革命推翻缅甸军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