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进党反工人修法引发大规模抗议

台湾的劳动阶级已经开始透过群众运动和新兴的工会团体来开始行动。民进党近来的反工人修恶反而成为了把工人们推向行动的一记鞭打。

民进党的蔡英文於2016年1月当选了中华民国总统,而民进党也在立院113席中夺下了69席。在大选前,蔡英文和民进党为了伪装自身与同为资产阶级政党的国民党有所不同,承诺了支持“实质周休二日”,向拥有“过劳之岛”之称的台湾劳动阶级和年轻人们示好。

Tsai Ing wen President of Taiwan Image Flickr CSIS民进党籍的台湾总统蔡英文 / Image: Flickr, CSIS

然而不到两年的时间,民进党就对台湾的劳动阶级发动两次攻击。首先是在2016年底,假藉实施模棱两可的“一例一休”法案,来贯彻前一个执政党国民党的砍七天国定假日政策。

世界之最的工时

这对於一年平均工作2104小时,也就是世界第四长工时的台湾工人们每天所面对的困境,无疑是雪上加霜。此一修法直接使台湾劳工团体在2016年10月25日号召三千馀人包围立法院,要求退回修法,并与警方发生肢体冲突。

而2017年末,民进党又再次以“一例一休”影响台湾经济发展以及劳工“加班权益”,更变本加厉的提出让台湾劳权倒退三十年的恶改劳基法。此次修法的内容包括了松绑“做七休一”(让老板们有办法迫使员工连续上班12天)丶增加加班时数上限丶缩短工作日休息区间(从11小时缩短为8小时)等等。上述这些法案都得到了总统蔡英文,行政院长赖清德,和在立法院拥有大多数的民进党党团的大力支持。

Taiwan has the fourth longest hours in the world Image Steve Jurvetson台湾的工人们劳动於世界第四场的工时之下/ Image: Steve Jurvetson

台湾虽然身为一个比瑞典还要大的经济体,但是这里的工人们却劳动於恐怖的工作环境中。在台湾,平均每隔五天就会有一例有过劳而造成的疾病,而每十二天就会有一名工人由於过劳而丧生,通称过劳死。

民进党政客们不仅对台湾工人们面对的恐怖环境漠不关心,在一意孤行推进这些修恶法案时的傲慢发言更是火上加油。

如甫上任的行政院长赖清德便提出反动的发言,认为一例一休是压缩了台湾劳工的加班权益,而工人们应该视延长的加班时间为“做功德”。而立法委员邱议莹更是荒唐的胡言乱语,不久前指称在立法院外的劳团抗议呐喊都是“放录音带的”,而真正的劳工都在努力上班工作。总统蔡英文甚至有脸在民进党中常会上决议推行修恶法案後,召集年轻党工并自称自认为“很左派”。

大规模抗议

民进党官员种种荒唐的脱离现实的失态,加上如七大工商团体这样的资本家团体对他们明显的影响和支配,与实际上攻击劳动阶级的恶改法令相互呼应。这样的明目张胆的污蔑与轻视劳动阶级的举动,也造成2017年12月10丶23日在高雄与台北所发起的上万人的大型抗议,可以说是台湾社会表达不满的具体行动。

我们分别来看这两次抗议,在这当中反应出现在台湾社会的情绪。首先是高雄约三万人的街头抗议,是由台南与高雄的十三个大工会所集结,加上一些非营利组织的支援。台南高雄两地,传统上都是属於民进党的大票仓,而民进党2016总统大选时在高雄的得票率是66.39%。然而此次抗议直接挑战了这个固有的政治思维,开始了阶级性质的政治分裂。另外,根据内政部统计,高雄市自2000年以来,历年参与任何集会游行的人数鲜少高於几千人,而这次一口气就能够在高雄聚集三万人也反映了整个地区基层劳工对社会和民进党政府的严重不满。

Kaohsiung labour law protest Image Workers Empowerment抗议修恶而绝食的劳团领袖/ Image: 公民行动影音纪录资料库

而在台北的抗议行动,虽然人数不如高雄抗议的多,约一万多人,但我们也看到劳动阶级新成员的兴起。台湾工人组织率之低,仅仅只有6.3%。而过去关於劳权的示威抗议大多都是由少数社运人士和资深工运人士发起,人数通常不超过几千人,而这次台北的行动在人数上可说远高於以往。更令人激赏的是新兴势力的加入,如成立约两年,领导受到广大社会支持的华航罢工的空服员工会。另外还有来自各地的学生团体,其中许多都曾经参加过引导国民党政府倒台的太阳花学运。在人群中更不少见新加入工会团体的年轻工人。学生与年轻劳动阶级的势力已经很清楚的意识到,为了自身的权益而加入劳动阶级的斗争是必要的。

对於建制的不信任

民进党看来真的以为他们在上次大选上的胜利也代表了人民愿意纵容他们为所欲为。事实上,民进党不再能吸引群众的情况,其实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显现。造就了民进党政权的2016年总统大选,其投票率是自1996年总统直选以来的新低,仅66.27%(最高的是2000年的82.69%,之後每年大选的投票率一路下滑,也显示了资产阶级民主制度逐渐失信於民)。而且他们在太阳花学运时已经被学生指出不是能够对抗国民党的选择。由於太阳花运动没有建构在一个革命性的纲领和政党之上,民进党得以在国民党自取灭亡後的权力真空而趁虚而入而执政。最近接二连三的劳工运动,所传达出的是社会上的各种矛盾仍然没有被解决,而群众也再度开始行动。

Chiang Wan an advert Kaishu Tai国民党籍的蒋万安试图假装支持工人/ Image: Kaishu Tai

而国民党也在这一系列社会动荡中占不到任何便宜。最早策划砍七天国定假日的国民党,试图要在最近的劳工运动中假惺惺地扮演劳动阶级的先导者。但是工人们也没有上他们的当。现在少数国民党政客仍然试图介入劳工运动,尤其是蒋万安,这位独裁者蒋介石的直系血亲与全然的机会主义者,假装以在恶改劳基法的议程中阻止修法通过的方式来显示他对劳动阶级的支持,但也没有得到工人们的拥护。

马克思主义者们对於这三四年来,台湾社会所发生的显现阶级性质的大型群众运动,都表示热烈欢迎。特别这两年所发展出更明确的劳工运动如华航罢工,反砍七天假游行,以及最近两次的抗议运动,加上最近正在号召的一月八号包围立法院,都反应出台湾劳动阶级面对资本主义危机时所产生的反动时,越发激烈的情绪丶诉求,以及开始试图组织抗争的意愿。

需要建构和强化工人运动

然而对於这些劳工运动的领袖,此刻的义务应该是扶植并提升基层劳动阶级们所展现的战斗意愿。如同以往,目前工运抗争的策略仍然是局限在街头抗议和透过舆论对政府的施压。这个策略在过去台湾资本主义经济在成长的时候,的确有可能让资本家们做出一点零星的让步。但是民进党这次对劳动阶级快速且大规模的攻击,事实上反映着台湾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危机。低投资,低生产的和降低生活水平的经济环境都证明了这一点。行政院主计处预计台湾的民间投资成长率明年预期只会成长1.55%,而民间消费成长也只预期成长2%。在这个情况下,资产阶级和其政府唯一能够维持自己权势的途经就是拿劳动阶级的利益开刀。也因此资产阶级所掌控的政府是不会轻易在舆论压力前轻易让步的。

Sunflower movement Image Artemas Liu太阳花运动虽富震撼性,却没有建立在一个革命性纲领之上 / Image: Artemas Liu

面对统治阶级的攻击,台湾的工人们必须将他们的斗争提高於街头抗议或是个别罢工行动之上。工人领袖们终究必须要以更强大的手段来对抗统治阶级,如组织一起全国大罢工的方式来向社会展现只有工人们才能够改变社会。

台湾政客们的本质也预示了台湾工人们日後的抗争绝不是一两天或一两个月内能够解决的。因此工人们必须从世界各地的激进工人斗争中撷取经验和教训。目前许多工会领袖们已经开始朝向比以往激进的方向移动,但是关是只有左倾的领袖是不够的。更需要的是从上到下的改变工会组织,让基层会员们真正能够掌握控制权。另外,大规模的组织非组织工人们也是相当迫切的任务。

不过就算工运有了一批富战斗力的领导,工作还不算是完成。台湾还需要一个能够提供替代蓝绿两党的群众工人阶级政党,而这也只能是一个大型的社会主义工人政党。

组建工人政党

目前台湾工人们还没有属於他们自己的政党。这也就是蓝绿两党的得以执政并推动众多修恶的基础。然而,工人们正在领悟到他们并不再能相信这两个政党,而他们只能够相信他们自己的力量。资本家们被迫以攻击工人的方式来维持他们在全球经济的地位和他们所主宰的社会系统,而工人们只能以推翻资本主义系统的方式来达成他们的诉求,而不是试图修复丶改良它。

国民党和民进党是两个被不同派系统治阶级仅仅操控的选举机器,只会在选战时动员部分社会阶层。劳动阶级则需要一个政党来民主性的讨论,辩论和表决所有基本问题,并教育社会主义的诉求和以劳动阶级观点为基础的时事分析。只有透过这个方式才能让更广大的工人阶级来参与政治活动。

The words of Lenin are relevant to the situation in Taiwan Image public domain列宁对资产阶级政治的分析相当适用於今天台湾工人们面对的情况/ Image: public domain

列宁在1917年八/九月之间写下的一番话仍然相当适用於今天的台湾: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在它最顺利的发展条件下,比较完全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共和制。但是这种民主制度始终受到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狭窄框子的限制,因此它实质上始终是少数人的即只是有产阶级的丶只是富人的民主制度...由于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条件,现代的雇佣奴隶被贫困压得喘不过气,结果都“无暇过问民主”,“无暇过问政治”,大多数居民在通常的平静的局势下都被排斥在社会政治生活之外。”(列宁,《国家与革命》,第五章)

工运领袖们当下的责任是建立一个以为工人和贫困百姓利益为基础的政党。以对抗统治阶级攻击为出发点,这个政党必须解释工人和贫困百姓们的长远目标只能透过充公资本家资产,将大财团,垄断企业和银行国有化,将其置於工人管理,并以一个不为牟利而是为了满足真正社会需要而制订的民主计划来运行经济。

同时这个政党必须连结於国际劳动阶级—与首先是东亚,即中国丶韩国\朝鲜丶日本丶菲律宾和其他地方的工人—并肩作战。台湾工人今天的斗争是更广大劳动阶级对抗资本主义斗争的一部分,因为归根究底,资本主义是他们今天所有问题的根源。

各种产业的工会都争相成立,而每种职业的工人都各有各的诉求想要解决。然而在今天资本主义进入危机的情况下,已经很明确表现出,这些诉求在资本主义内部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

工人阶级在组织自己阶级上所踏出的每一步,发起的每一次新动员,都是台湾劳动阶级开始醒悟的一部分。马克思主义者们支持这个劳动阶级所迈出的每一步。他们必须欢迎每一个新工会的成立。他们必须不遗馀力的支持每一起由工人和青年发动的罢工和抗议,并与他们并肩作战。但是同时,他们必须要在所有的运动之中倡导更高一层的理解。并且在每一次的日常斗争中指向未来,并解释唯有社会主义才能够永久实现和巩固工人们的诉求。而在达成这个目标的第一个步骤是在台湾工人和青年之间建立一个熟识马克思主义理念的趋势。

(编按:本文完稿於2018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