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士工人行动显示阶级斗争升温 - 请参与联署!

今年六月初,焊接工具制造商佳士科技的深圳厂方员工开始尝试着以合法管道组织工会,藉以保护自己于资方长期制造的恶劣工作环境和待遇。

工人们指称他们经常遭资方非法罚款或是故意延迟、削减社会保险金。这些行径在佳士公司身为一个大型上市公司,并被政府指定为2008北京奥运鸟巢赛场建构的独家供应商的情况下显得更加无耻。佳士董事长潘磊也正好是深圳市“选出来”的人大代表。

起初,佳士深圳厂房的工人们遵循中国法律来尝试组织工会,并得到了当地中华全国总工会(全总)坪山区总工会的批准,开始了他们的工会建构行动。资方获悉此时后却抢先举办企业操纵的“职工代表大会”,并实质上让工人和运动人士无法参选工会领袖。

在此同时,部分主导工会筹办的工人们开始遭到流氓殴打或被开除。对此发展极为不满的工人们造访当地的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向警方申诉,却遭公安拘禁。坪山全总也在此时取消了他们对于佳士工人们组建工会的支持,将工会的筹备行动实际上转为非法化。

学生支援

这起事件的发展引起了众多左派社运人士的注意。一群毛派学生们也从各地抵达坪山声援工人们的行动,他们的支持得到了工人们的感激。然而,政府却派遣警方殴打并拘禁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士。公安甚至全副武装,穿戴抗暴装甲来直接冲进毛派学生们下榻的住所来逮捕他们,并强迫所有学生的家长和指导教授们从全国各地前往当地的一家旅馆接受“家长训练”,指示他们对学生们施压来放弃声援行动。对此,五名学生发起了绝食抗议。

政府对于运动学生们的指控已经达到了荒谬的程度。学生声援团中较为知名的学生岳昕居然被指控为“支持台独”,因为警方声称岳昕曾在2015年与台湾民进党政客和现任台湾总统蔡英文合影。岳昕不是台湾人,而她所从事的社会运动也跟台湾毫无关系。她之所以在社运界广为人知,是由于她今年初领导了抗议行动要求北大校方调查一名教授的性侵犯罪行。

至今,七十余名工人和声援者仍然遭到拘禁,或是被剥夺个人行动自由。这起事件自从爆发后由于政府对工人维权的残暴程度已经引起各界广泛注意。众多声援行动已经在国内外蔓延,要求当局妥善处理此事并释放所有被逮捕的人士。

中国社会的危机

马克思主义者们是有预测到如此现象的发展的。我们历年来一贯性地发表我们对中国未来走向的展望,分析了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复辟必然导向工人阶级的强化,并带来他们对资本主义系统斗争的升温。在过去十年内,在中国各地自发性发动的迅猛罢工行动已经见怪不怪,其中更有2015年壮阔的双鸭山矿工罢工和2016年沃尔玛工人的工会组织尝试。今年我们却见到了更多尝试将工运和罢工全国化的行动。在佳士工人发起行动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吊钩机工人的五一劳动节罢工,以及卡车司机、美团送餐工人、滴滴司机的罢工。背后也无疑有许多没有被报导过的罢工行动。

(在过去十年,中国资本主义的减缓触发了多起大型罢工 / 图:联合新闻网)(在过去十年,中国资本主义的减缓触发了多起大型罢工 / 图:联合新闻网)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扩张后,中国资本主义正在面临下滑,眼前也可见持久的经济危机。这波抗争行动也与近年来的经济迟缓和产业结构从工业转向服务业的变化有关。据美国《国家》杂志报导,导致佳士工人们行动的背景原因之一正是“深圳市都会发展的减缓以及越发不稳的工作环境。”

虽然中产阶级和学生们没有劳动阶级的阶级独立性和强大的社会力量,但是他们对社会变动的高敏感度也让他们的各政治倾向可以被视为阶级斗争程度的测量仪。参与抗争的学生们多数来自于各地的精英大学,如北京、清华、南京和中山大学,反映了斗争的全国性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学生们选择了放弃资本主义为他们准备的中产小康生活,进入工厂内任职并从事工人组织活动。从精英学生们放弃大好前程来投身阶级斗争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危机已经开始撼动了全国社会的上层建筑,影响了所有阶级。

学生们的英勇策略是值得赞许的,让他们成功地与佳士工人斗士们串联。最近被深圳警方释放的一名来自湖南省的27岁工人对学生的支持表示感谢。他坦承,“如果不是因为这起事件,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认识到一个清华北大的学生。” 学生运动和工运联合的潜能对中国资本主义是重大的威胁,这也就是为什么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地分化工人和学生们。

不应对中共有任何期待

全总的背叛和政府的行径必须要受到最强烈的谴责。习近平不久前才在中共十九大上重申中国是“工人和农民专政国家。”他们面对佳士工人的态度则暴露了中国当下是一个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党国极权专政。

(中国当下是一个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党国极权专政 / 图:kremlin.ru)(中国当下是一个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党国极权专政 / 图:kremlin.ru)

更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行动的人士也包括了一批手持“老干部、老党员和工人站在一起!”横幅的中共老干部和退伍官员。他们的参与表示就连中共部分基层也开始有人质疑国家政权的本质,共产党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习近平政府的意义。比如説,在推特和新闻上被报导的张姓干部就是一位典型人物,他拥有47年党龄并曾经任职于中共高层的政策研究室。这反映了资本主义的危机也会对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内的部分官员产生压力,但同时代表了外来阶级思想掺入工运内部的隐患。

其他运动人士也曾直接致信习近平,呼吁他为工人们主持公道,甚至提到了习近平本人过去在梁家河做工的经验,或给全总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上信。

我们完全可以同情在地运动人士无法公开地阐明自己的目标,为了防止政府继续迫害而重申“组织工会并没有违反中共法律”这口号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仍然必须警惕,中共不允许独立工会运动是有深层结构性原因的,而问题根源不是部分横幅所指出的个别被老板们收买的“黑警”和贪官。

工人们被限制在资方控制的黄色工会并遭受超高度剥削的情况,其实是中国资本家得以捞取巨大利润的重要原因。除此之外这个体制也有重大政治意义:全总是与党和国家机器熔合在一起的,任何对其所发动的挑战,都会触及到“哪个阶级应当统治社会”这一问题。

政府打压

中央政府已经表示了他们也了解经济层面上的抗争必然会提升到政治层面,因此扫荡了毛派刊物以及座落香港的部分劳权非政府组织。除了暴力镇压外,个别政府部门也可能尝试收编政策。如《国家》所报导,”个别抗争工人们最终得以成功得到政府让步,有时甚至取得以反贪腐老板为目标的地方官员支持”,可见地方官员有时会利用这些时机来跟中央政府申诉自己的利益,这却和工人利益毫无关系。全总也不时会以基层工人的不满为借口来主动地“组织”尚未被组织的工人,达到收编工运的目的。

(中国工人必须完成的任务是建立完全受自己民主性控制的独立工会组织 / 图:成都晚报)(中国工人必须完成的任务是建立完全受自己民主性控制的独立工会组织 / 图:成都晚报)

任何的政治斗争都会牵涉到理论和意识形态等复杂问题。在这次斗争中我们看到了来自两方面的不同影响。一方面,自由派的知识分子表达了他们对工人们的支持,但建议运动不能超出无条件尊重中共法治的范围。另一方面则有高度组织性、英勇且自我牺牲的毛派团体投身参与。中共主导瓦解计划经济,也同时毁灭了1949年革命所带来的进步性社会保护网。许多激进化的青年想要回到“辉煌过去”而主张毛泽东思想,也是情有可原的。然而,我们必须谨慎不能因为留恋旧口号而把工人阶级的利益与习近平中共政府的空话混为一谈。仅管如此,虽然我们不认同部分参与者所抱持的毛泽东思想,但是绝对认识到被逮捕的工人和学生们是为劳动阶级抗争的阶级斗士,也因此马克思主义者们会坚定地支持他们。

归根究底,中国工人们必须完成的任务是建立完全受他们民主控制的独立工会组织,且不能给予中共、全总、习近平或是个别“贤明的”地方官员有任何的信心。参与运动的人士们必须清楚地理解到任何对于资本家经济权力的挑战必然会冲撞中共的法制系统,也必然会招致整个警察机构的敌视,而不仅是个别贪官污吏的反对。只有这个认识才有基础让工人们对未来的挑战作出充分的准备。

释放被拘捕的工人和运动人士!请加入联署!

近日,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受邀签署一份由“佳士工人支援”阵线发起的全球性连署,要求释放所有被拘禁的佳士工人和运动人士。我们全心以对于中国工人和青年斗士们的支持声援这些要求。我们也呼吁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和进步工人们一同签署这份连署并加入向中共政府发声的行列。

在此我们在以下重印这份连署的全文(原文为英文,以下中文版由笔者自行翻译):

向中国要求释放被参与佳士抗争而被捕的工人,运动人士和学生的全球性呼吁:致中国政府和中华全国总工会
请加入我们签署并散发这篇连署,呼吁立即释放由于参与和声援于2018年七月在深圳佳士科技厂房组织工会行动而被不公逮捕的工人和学生盟友们!

自七月以来,多大七十余名工人,社运人士和学生们遭到了骚扰、殴打和逮捕。目前:

- 四名工人们以刑事犯罪指控正在待审
- 另外被捕的两名工人和六名社运人士极有可能遭刑事犯罪指控
- 已被释放的学生声援者们已遭到他们校方处分并在家受到警方监控

这是自2015年政府扫荡工人维权组织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对工人和工运人士的镇压。

作为这篇连署的签署人,我们支持中国工人组织工会的权利以及他们声援者们表示支持的权利,并要求中国政府:

#释放所有被捕工人,归还他们工作岗位并承认他们组织工会的权利。
#释放所有被捕学生支持者并保卫他们于报复行动。
#释放所有工人维权组织工作者。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