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群眾抵擋送中條例,抗爭必須向前進!

在6月9日的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爆發僅一周後,又有一次巨型群眾抗議行動在香港發起。根據主辦單位民間人權陣線的說法,多達200萬人參加了昨日的遊行。從各方的圖片及數據,以及筆者在現場的觀察來看,這次抗議的規模很肯定地的上週還大許多。

儘管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前日宣佈“停止”引渡條例的立法程序,並在周日晚上向香港市民發出道歉聲明,但此次抗議活動仍照計畫進行。發動總罷工的口號仍然受到熱烈支持。現在,該運動的訴求已經從簡單地要求撤回引渡條例提升到要求林鄭月娥辭去行政長官。正如我們在近來世界各地群眾運動中看到的那樣,事件發展的邏輯正在促使群眾反守為攻。

抗爭進擊的導火線

將香港既有的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推向新一層次的主要因素,很可能是由於6月15日晚上發生的一場悲劇。當晚,一名抗議者在大多數政府大樓所在的金鐘區爬上建築腳手架,掛起一面旗幟,要求行林鄭月娥下台,並永久取消引渡條例。當警方試圖將他架離現場時,這名民眾不幸墜樓,當場喪生。

這名抗議民眾的死,將原先計畫的周日抗議變成了大規模的守夜活動。成千上萬的群眾身穿黑衣走向金鐘,其中許多人拿著一朵白花。群眾以一種明顯的紀律感和克制的憤怒步入現場。人群中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當時穿梭於群眾之間的筆者,不時可以聽到個別參與民眾以中國大陸腔調和普通話互相交談。

一名抗議者在6月15日遭遇的慘劇將整個運動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圖片來源:Flickr, Studio Incendo一名抗議者在6月15日遭遇的慘劇將整個運動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圖片來源:Flickr, Studio Incendo

從下午到晚上,群眾抗議活動穩步流入金鐘,此時人群的規模逐漸擴大到街頭。一場即興的佔領行動似乎已經啟動,因為多名民眾一直留到深夜才離開。群眾的紀律和創意是值得敬佩的。譬如,當一輛救護車需要穿梭過人群時,抗議民眾高效且安靜地讓救護車通過,場景讓人聯想起摩西步入紅海的景象。而後,由於抗議活動在6月17日星期一午夜後會被視為非法,部分抗議者們協調大唱聖歌,以利用宗教集會不受香港公安條款管制的法律漏洞來持續佔領活動。一些示威者甚至前往香港機場,帶著看起來像是接機標語的宣傳文宣,鼓動外國遊客表達對抗爭的支持。

與2014年的雨傘運動相比,群眾的情緒是更為激進,處於更高層次的。一方面,訴求總罷工的階級鬥爭路線作為對抗政府攻擊的手段在參與者基層中仍然非常受歡迎 。以反中國大陸人仇恨和反共主義情緒為基礎的反動極右翼“本土派”團體,這次也無法像在雨傘運動中那樣干預這場運動。這部分歸因於他們自己的內鬥,但也是因為群眾顯然對階級鬥爭,而不是仇中情緒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更感興趣。

事實上,我們可以從新一代的香港年輕人的人生經驗中,看到他們與中國大陸群眾形成團結的巨大潛力,而仇外仇恨注定要失敗的原因。一位參與抗議的17歲中學生如此描述自己和她的世代:

“這一代中學生許多是玩抖音、喝喜茶、看《中國好聲音》、講普通話而不是廣東話的,但我不是。我們玩IG,不怎麼看臉書。我對中國不反感,會看中國綜藝,但不想中共統治香港。”

 

中產階級怯懦和領導失敗

 

不幸的是,現階段的群眾沒有他們應得的領導團隊。儘管他們勇敢地向前邁進,但很明顯,抗議活動的主要組織通過不正確的政策發揮了消散運動能量的作用。

儘管到目前為止,總罷工的呼聲仍然很普遍,但沒有勞工或其他組織認真的在努力組織罷工。例如,民間人權陣線雖然在名義上是整個運動的組織者,但顯然無法領導這場已經發展成的百萬餘人投入的抗議活動。在週日的抗議活動之前,民間人權陣線主動呼籲停止許多基層參與者都渴望的“三罷”(罷工,罷課,罷市)。

直到週日晚上大約晚上11點,他們才再次發出隔日發動三罷的呼聲,但卻也只提供了一張圖片資訊,似乎表明這個”三罷“只包括社工罷工,學生罷課,以及由香港職工會聯盟舉辦的抗議活動。職工盟則繼續將罷工描述成工人請求老闆批准一天休假來抗議,完全混淆罷工中固有的階級鬥爭,並將其變成一個個人決定而不是集體行動。(筆者按:在翻譯本文之際,民陣又再一次於17日週一取消“三罷”。)

但是,有鑑於最近抗議活動的規模遠遠超出了民間人權陣線和其他組織的預期,群眾很可能在不聽取現有領導的情況下繼續前進。

統治集團的分裂

林鄭月娥在過去幾日一改她先前不可一世的姿態,向群眾退讓,宣佈暫停送中條例修法。她隨後在周日晚上發佈道歉聲明。但是,這是否意味著一切都結束了,群眾應該打包回家?

這一舉措背後的真正原因可歸結為兩個因素。首先,儘管總罷工並沒有發生,但這項引渡條例在香港社會中引發的極度反感現在顯然威脅著資本主義體制的穩定。據路透社報導,親北京的企業和利益集團完全無法組織反抗議活動,這是他們以前曾經也可能做到的。一些被這場群眾運動驚嚇的資本家甚至開始將資產搬出香港。

雖然總罷工由於勞工領袖或學生領袖組織沒有認真努力組織而尚未發生,但發動總罷工這個口號大受歡迎的事實本身已經使政府和資本家大吃一驚。這讓我們一瞥勞工階級在社會中的真正力量。

南華早報和路透社皆有報導,林鄭月娥個人開始屈服於群眾的巨大壓力,並尋求北京批准改變她對抗議者的策略(特別是負責監督中共對香港政策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韓正)。據稱,中國政府不情願地接受了這一提議,因為隨著中國深陷與美國的貿易戰,抗議活動的嚴重性將開始乾擾許多重要的未來事件。毫無疑問,中共當局也擔心香港的大規模運動可能會開始對中國大陸本身產生影響。

香港的事件也使台灣資產階級民進黨總統蔡英文的連任前景重新煥發活力。由於台灣缺乏群眾勞工政黨或社會主義政治選擇,許多勞工人和青年都面臨著“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壓力,被迫支持被視為表面上最可以抵抗中國的蔡氏。民進黨由於其上任以來採取殘酷反動的反勞工政策去年在九合一地方選舉中遭遇慘敗,但被視為全力親中並受中共偏愛的韓國瑜和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等國民黨右翼民粹主義者的崛起,促成部分民眾重新給予民進黨支持。民進黨的第二次選舉勝利將意味著中共對台戰略的又一次失敗。

另一方面,雖然該法案已被暫停,但尚未取消。林鄭月娥此舉很可能希望群眾陷入混亂或疲憊的情況,而後再恢復修訂送中條例和其他中共屬意的法案。畢竟,中共已經開始非法將個別人士從香港綁架到中國,迫使他們在電視上“懺悔”。幸運的是,週日的大規模示威活動證明群眾士氣並沒有低落的現象,反而比先前更加堅定。

中共也無法讓送中條例的停止被視為是中共的挫敗,因為這會破壞中國群眾對中共作為一個不可挑戰政權的恐懼形象。他們會找到其他方法來打敗這場運動。據報導,幾個運動組織者已被逮捕。

因此,香港的運動不應失去動力,並開始在社區和工作場所建立罷工委員會,為下一次香港政府和中共的攻擊做準備。他們還必須提供積極的政策,例如重新起草憲法,爭取自決權,奪取大企業資產,並將其置於民主工人的控制之下,以緩解香港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社會危機。它更必須積極呼籲中國勞工階級組織起來反抗中共。

跨國團結

超越國界的團結不僅僅是浪漫主義,而是具體的要求和可行的現實。我們已經看到從香港境外來自四面八方的聲援行動。

在周日香港百萬人抗議活動發動的同時,超過一萬名台灣青年身著黑衣,聚集在台灣立法院周圍支持香港。在此前幾天,台灣各地都有自發性的香港聲援集會。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是6月14日,台灣大學的一名學生呼籲同學們聚集表達對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的支持。半小時之內,超過500名學生參加了集會。目前正在協助領導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的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也發起了一份聲援連署,目前已經有46個工會和社運組織以及多名民眾以個人名義簽署。這份連署不僅聲援香港群眾,更批評台灣和香港政府削弱勞工階級以政治罷工來保衛自身權益的能力。

另外,幾名韓國大學生於6月14日向總統文在寅發出請願書,要求他公開支持香港的運動。這份連署目前已收集了2萬多個簽署。請願書的組織者現在積極爭取更多的簽署,因為如果它在30天內獲得超過20萬個簽名,總統將有義務公開回應請願書。韓國青年工會,一個聲稱所有15至39歲之間韓國工人的合併工會聯盟,已發表聲明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

目前很難估計中國大陸勞工階級和青年對香港情勢的反應,因為中共消音了所有關於香港抗議活動的報導。然而,有鑑於香港的運動中有不少中國大陸人士參與,而且偶爾會得到中國大陸人士在社群網絡上的支持,其境內很可能有不少人在密切關注這起事件。

任何的激進運動必須不斷向前發展,否則他們將會面臨敗退,政府將能夠重新做出強勢姿態。香港當下的運動也是如此。週日的示威讓它的動力上升到了更高一層階段。除了引渡條例外,香港社會還充斥著更多問題。當地勞工階級的生活開支甚至高於住在倫敦,紐約或東京的人們。他們的生活條件也每況愈下。

此外,目前香港的憲法沒有提供代表勞工階級的政治空間,也沒有真正的民主選舉。因此,為了向前發展,香港目前的運動現在必須提出建立社會化住房制度,剝奪億萬富翁寄生蟲的財富和資產,並形成一個全新的民主憲法,由從該運動和各大工會中選舉出來的代表制定。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機會。香港的運動必須抓住它。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