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準備總罷工!推翻政府!

來自中共政府的一記反動鞭打卻加強了香港民眾抵抗中共的決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眾在元朗港鐵車站上車時,大約50名穿著全白的暴徒衝進港鐵列車,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棍棒攻擊乘客。雖然襲擊者真實身分至今不詳,而且襲擊行動看似武斷,但這些行動企圖表達的意涵已人盡皆知:香港人民無權挑戰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統治者們。

但是,另一跡象表明香港群眾已經失去了對當局的恐懼,這種野蠻的鎮壓只能驅使他們越戰越勇。元朗襲擊後的週六有高達三十萬人前往當地大膽示威。這次抗議活動延續了近八週每週一次的示威活動,且是第一次挑戰政府許可的示威。這清楚地證明了其性質不僅是反對暴力,更是挑戰國家法治的權威。 

元朗地鐵襲擊為何發生?又代表著什麼?我們可以肯定它是由政府在親北京勢力的支持下組織的。建制派立法會會員何君堯事先與攻擊群眾的暴徒會面。他與這些人握手致謝的錄像現已廣為流傳。何氏甚至公開辯護他們的暴力行為。此外,網上更流傳一位高級警官與暴徒們談笑風生的畫面,告訴他們“無需擔心”。這些暴徒甚至在襲擊當地一家餐廳前共公開張貼這張照片以辯護他們行為的正當性。 

基於這些舉動已經造成香港社會強烈反彈,許多人可能會問為什麼政府會選擇採取這種輕率行動?顯然,北京方面目前正採取“群眾鬥群眾”的策略,亦即將國家暴力外包給黑幫三合會來傳播恐懼和困惑,但得以在名義上明哲保身。這種策略不僅通常用於鎮壓抗議土地掠奪以促進房產開發的中國農民,也曾施加於香港民眾之上。在2014年雨傘運動的過程中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但這次卻助長了香港群眾廣泛的憤怒情緒。這一舉動也暴露了政府的絕望,因為所有正常的鎮壓方法都無法阻止這場運動繼續延燒。

群眾對元朗攻擊的反應顯示他們已經失去恐懼。在週六,人民不畏懼橡膠子彈和五年徒刑的威脅,毅然走上街頭。在所有群眾目睹如此勇氣的情況下,整個反送中運動信心必然倍增。

警察暴力

除了黑社會暴徒的襲擊之外,更有警方直接採取的暴力行為。警方不分青紅皂白對示威群眾無差別發射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海綿手榴彈”,造成多人受傷。在周六舉行的30萬人抗議活動後翌日,數萬人參加了整個城市的各種抗議活動,再一次違抗了警方的禁令。 “群眾從西到東,佔據主要道路,設置路障,並高呼:‘光復香港!’抗議者遊行到北京政權代表處,被防暴警察封鎖。”(衛報,29.7.19)。 

抗議群眾改變了遊行的路線,將其拉長以伸展警方防線。儘管如此,警方還是射擊了一輪又一輪的催淚彈,導致成千民眾窒息和倒塌的慘劇。面對這種警察暴行,抗議者以即興的方法來保護自己 - 成千上萬的香港人現在已經熟悉如何建造路障,這些路障正在迅速湧現。許多人已經自行發覺抵抗催淚瓦斯的技巧,如下:

一位老婦人更一度挺身保衛抗議群眾,站在他們和警察之間,並且挑戰警方向她衝鋒: 

抗議者已經開始使用路牌作為盾牌。 “在部分地區,抗議者組建了一條450米長的鏈條,以流通頭盔,雨傘,保鮮膜和其他物資。一些抗議者擔任跑步者,為前線提供急需的物資。”(南華早報,28.7.19)

來自北京的威脅 

顯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儘管送中條例已經被擱置,但這一運動正在不斷壯大。受到港府慌亂鎮壓的刺激,反送中運動已經成為一場反對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主人的全面抗爭。最近決定在中國政府駐香港官方代表處和西九龍火車站(距中國最近點)舉辦的抗議活動,更證明了這一事實。香港政府已經無計可施。北京的命令另林鄭政府無法向群眾退讓,但也無法暴露它只是北京政權的地方部門,只有支支吾吾的份。多方認為特首林鄭月娥自身希望辭職,卻遭到習近平方面反對。 

港府從法國購買了新的抗暴卡車,每輛卡車配備了15個強力水砲。政府顯然計劃用墨水填充這些水砲,潑灑抗議者,讓他們在抗議活動後的幾天內容易被識別,以便日後拘捕。 

顯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圖片來源:VOA顯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圖片來源:VOA

但反送中運動已經是吸引數百萬人參與的群眾運動,不管多麼大量的墨水和監獄也難以平息它。這種大言不慚的鎮壓工具只會進一步激怒抗議者,打破他們對港府代表自由民主價值的幻覺,並認識它是必須被推翻的體制。 

因此,北京對此運動的思維更加廣闊。他們正在考慮實行宵禁。本週,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大校公開威脅,中國軍隊可能不得不準備部署最終鎮壓群眾運動。這可能是絕對的最後手段,因為這樣的行動可能會引發香港爆發革命情勢。它還更可能將把中國群眾拖入鬥爭中。如果中國群眾因此揭竿起義,這也更保證大多數香港人完全拒絕融入中國既有體制,甚至引起駐於珠江三角洲附近的軍民一同響應,宣示與香港民眾的團結。然而,目前香港運動的廣泛性和戰鬥力使北京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反送中運動仍處於十字路口 

然而,反送中運動還面臨著其他嚴重的危險。 雖然它顯示出非凡的大膽和組織能力,但它究竟代表什麼的政治訴求仍然是矛盾的。儘管香港群眾正在為反對生活水平下降,專制主義和香港資本主義所有其他弊病而鬥爭,但運動中的政治領袖們卻有不同的看法。

在此之前,我們網站曾報導:當下許多香港運動領袖多半是自由主義者。他們正在企圖將整起運動推向親西方帝國主義的性質,並准許英國和香港殖民政府旗幟飄揚。如黃之鋒的香港眾志的年輕領導人呼籲美國介入。香港眾志的另一領袖羅冠聰則為日本資產階級媒體《日經亞洲評論》撰文,懇請北京理解鎮壓行動將會傷害其在港的商業利益。

儘管這些自由主義,親資本主義的領導人可能會暫時鼓舞運動基層,但他們無意真正挑戰資本主義政權。但是爆發今次抗爭的深層社會原因皆源自於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問題。因此,親資自由派的綱領也不可能解決這些問題。很明顯,工人階級的利益與自由主義者的利益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分歧。這兩種力量之間鬥爭的結果將決定這一運動的命運。如果工人階級沒有在運動中發起領導作用,那麼自由派最終會落入反動勢力的手中,將爭取運動導向死路。

建制派主導的慌亂暴力鎮壓卻導致了群眾繼續奮勇向前。 //圖片來源:Baycrest建制派主導的慌亂暴力鎮壓卻導致了群眾繼續奮勇向前。 //圖片來源:Baycrest

儘管在過去的兩週內反送中運動親西方,親資本主義方向的跡像已經少得多,鮮少看到英國旗幟的飄揚,也沒有美國大使館以外的示威活動請求川普援助。到目前為止,自由派的香港眾志也沒有被視為該運動的主要領導者。

事實上,香港運動缺乏領導的事態已經造成基層運動人士的無奈。他們開始質疑:“運動到底該走向何方?”在線論壇熱烈討論哪種方法最有效。在兩週前佔領卻迅速放棄立法會後,人們越來越感到“為了佔領而佔領”並不是正確的方向。 

在這場大規模討論中,對政治大罷工的訴求再次得到了更大的支持。網上廣泛的報導已經表明,部分每天運送五百萬人的港鐵車長已經在7月30日星期二計畫罷工。這是為了表明與地鐵上發生的黑社會襲擊的受害者的團結。雖然隸屬於親中共香港工會聯合會(HKFTU)的港鐵官方工會否認將會舉行此類罷工,但237名車長已向資方連署抗議港鐵未能在暴徒襲擊期間保護乘客。如果這項罷工如實成功地導致港鐵停工,將癱瘓全城。 

高速公路上的司機已自發性地的團結封鎖,以配合罷工,確保商業利益停止運作。在醫務人員,教師,社工,空服員和學生之間更有商討可能會罷工。基層公務員甚至抨擊政府的鎮壓行動,對其行為感到不滿。

社會現狀的危機 

正如我們在世界各地目睹的情況一般,香港運動的民主訴求背後是更深層的社會壓力。香港房價大概是世界之最,遠高於倫敦和紐約,並且在過去10年裡翻了兩倍。昂貴的生活開支以低迷的收入陪襯,最低工資卻低至4.82美元。房屋的中位數價格是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20倍以上。卑微的住房空間被稱為“鳥籠”和“棺材”。為了支付這些棺材,勞工們必須以高超的工時貼補家用。 

這場起危機最嚴重地影響了被迫持續與父母同居卻年近三十的年輕人。從小到大收受資本主義教育的他們感覺到絕望性的挫敗感。他們不僅缺乏獲得體面住宅的現實機會,而且缺乏政治聲音,在自己的家鄉越來越感到異化。他們認為這些抗議活動是拯救他們的城市陷入中共極權權貴主義魔爪的最後機會。

組織總罷工!推翻政府!

要求組織政治總罷工的呼聲再次在運動基層之間上揚。如果港鐵罷工如實順利發動,那麼總罷工是合乎邏輯的下一步。目前,一個稱“三罷和七區集會文宣組”正在籌備將於8月5日發動的總罷工。他們不進正確地提出總罷工的訴求,更呼籲當天群眾應該到七個區域參與群眾集會。這是反送中運動的一大進步,顯示它開始將這一運動置於階級基礎上。這是唯一可以保證成功的基礎。 

一起在大規模抗議的氛圍中進行的政治大罷工將直接挑戰建制權力。香港各大工會必須立即展開準備行動,組織工作場所會議,準備紀律嚴明,強而有力的糾察隊員和工人自衛隊。這樣的罷工將凸顯勞工階級是真正讓社會得以運作的階級,因為他們也握有停滯社會的能力。這意味著他們有能力以自己管理社會,而不需要那些極少數億萬富翁的統治。

有鑑於此,這一運動需要提出更激進的訴求。目前,總罷工的要求仍是完全撤銷送中引渡條例,調查警察暴行和真普選。但是,中國當局根本不能容忍香港人民握有普選權,它知道這將導致香港這個重要經貿據點決定脫離中國,並在後者家門口儼然成為一個敵對於北京的政權。 

反送中運動必須升級至一場總罷工,並向中國勞工階級伸手,才能前進。 //圖片來源:Baycrest反送中運動必須升級至一場總罷工,並向中國勞工階級伸手,才能前進。 //圖片來源:Baycrest 

要實現真普選,反送中運動不是央求當局恩賜權力,而是自行組織普選。計劃於8月5日舉辦的群眾集會是正確的前進方向。但目前這些集會的主要目的仍然不明。我們認為它們應該被用來選出代表,組成一個真正的香港人民政府。反對北京的各大工會應該動員所有成員參加這次罷工並參加集會。現在也是他們著手組織勞工政黨,爭取勞工階級社會主義利益的時候了。資本主義,而不僅僅是北京的威權主義,導致了香港的住房危機,低工資和超長工時。一個勞工政黨不僅要爭取普選,更要爭取社會主義的社會住房計劃,國有化和與中國大陸勞工的團結。如此行事的勞工政黨很快就會得到香港工人階級和青年的大力支持。

然而,歸根究底,香港勞工階級的命運與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勞工弟兄姐妹們息息相關。中國勞工階級不但不是香港的敵人,兩者更面對著同樣的真正敵人:中國的統治階級。香港的運動必須向中國工人階級,特別是向珠江三角洲區域內受到超級剝削的工人們發出團結一致的呼籲。這些工人最近開始組織反對“996”文化 - 即每週工作6天,每天上午9點至晚上9點的中國科技產業惡習。現在階級意識已經在中國各地開始上升。

香港運動內的一些組織者已採取正確的步驟,企圖與中國大陸的群眾建立聯繫。例如,7月7日在勞工聚集的九龍去所舉行的試問,明確旨在對中國大陸遊客進行友好宣傳,並對同時在武漢爆發的反政府群眾鬥爭表示聲援。不少香港抗議者用普通話宣講,甚至還透過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方式來贏得中國大陸游客的信任。這個絕對正確的策略應該被整個反送中運動接受並發揚。香港目前鬥爭的生存取決於它與中國廣大勞工階級,也就是中共政權所面對的最大威脅的聯繫能力。任何反動的反中本土主義,或是親英、親西方帝國主義的表現都會排斥中國勞工階級,並對整個鬥爭產生自殺性影響。

如果香港的運動局限於自由主義和親西方的要求,兩邊勞工階級的這個至關重要的強大聯盟將會無法成形,整場運動也將面臨失敗。唯一可行的方向是將爭取運動立足於工人階級和社會主義綱領。如果採取這條道路,香港的運動甚至可能引發中國的革命。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