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准备总罢工!推翻政府!

来自中共政府的一记反动鞭打却加强了香港民众抵抗中共的决心。 7月21日,在示威民众在元朗港铁车站上车时,大约50名穿着全白的暴徒冲进港铁列车,不分青红皂白地以棍棒攻击乘客。虽然袭击者真实身分至今不详,而且袭击行动看似武断,但这些行动企图表达的意涵已人尽皆知:香港人民无权挑战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统治者们。

但是,另一迹象表明香港群众已经失去了对当局的恐惧,这种野蛮的镇压只能驱使他们越战越勇。元朗袭击后的周六有高达三十万人前往当地大胆示威。这次抗议活动延续了近八周每周一次的示威活动,且是第一次挑战政府许可的示威。这清楚地证明了其性质不仅是反对暴力,更是挑战国家法治的权威。

元朗地铁袭击为何发生?又代表着什么?我们可以肯定它是由政府在亲北京势力的支持下组织的。建制派立法会会员何君尧事先与攻击群众的暴徒会面。他与这些人握手致谢的录像现已广为流传。何氏甚至公开辩护他们的暴力行为。此外,网上更流传一位高级警官与暴徒们谈笑风生的画面,告诉他们“无需担心”。这些暴徒甚至在袭击当地一家餐厅前共公开张贴这张照片以辩护他们行为的正当性。 

基于这些举动已经造成香港社会强烈反弹,许多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政府会选择采取这种轻率行动?显然,北京方面目前正采取“群众斗群众”的策略,亦即将国家暴力外包给黑帮三合会来传播恐惧和困惑,但得以在名义上明哲保身。这种策略不仅通常用于镇压抗议土地掠夺以促进房产开发的中国农民,也曾施加于香港民众之上。在2014年雨伞运动的过程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但这次却助长了香港群众广泛的愤怒情绪。这一举动也暴露了政府的绝望,因为所有正常的镇压方法都无法阻止这场运动继续延烧。

群众对元朗攻击的反应显示他们已经失去恐惧。在周六,人民不畏惧橡胶子弹和五年徒刑的威胁,毅然走上街头。在所有群众目睹如此勇气的情况下,整个反送中运动信心必然倍增。

警察暴力

除了黑社会暴徒的袭击之外,更有警方直接采取的暴力行为。警方不分青红皂白对示威群众无差别发射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海绵手榴弹”,造成多人受伤。在周六举行的30万人抗议活动后翌日,数万人参加了整个城市的各种抗议活动,再一次违抗了警方的禁令。 “群众从西到东,占据主要道路,设置路障,并高呼:'光复香港!'抗议者游行到北京政权代表处,被防暴警察封锁。”(卫报,29.7.19)。  

抗议群众改变了游行的路线,将其拉长以伸展警方防线。尽管如此,警方还是射击了一轮又一轮的催泪弹,导致成千民众窒息和倒塌的惨剧。面对这种警察暴行,抗议者以即兴的方法来保护自己-成千上万的香港人现在已经熟悉如何建造路障,这些路障正在迅速涌现。许多人已经自行发觉抵抗催泪瓦斯的技巧,如下:

一位老妇人更一度挺身保卫抗议群众,站在他们和警察之间,并且挑战警方向她冲锋: 

抗议者已经开始使用路牌作为盾牌。 “在部分地区,抗议者组建了一条450米长的链条,以流通头盔,雨伞,保鲜膜和其他物资。一些抗议者担任跑步者,为前线提供急需的物资。“(南华早报,28.7.19)

来自北京的威胁

显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对社会的控制。尽管送中条例已经被搁置,但这一运动正在不断壮大。受到港府慌乱镇压的刺激,反送中运动已经成为一场反对香港政府及其在北京的主人的全面抗争。最近决定在中国政府驻香港官方代表处和西九龙火车站(距中国最近点)举办的抗议活动,更证明了这一事实。香港政府已经无计可施。北京的命令另林郑政府无法向群众退让,但也无法暴露它只是北京政权的地方部门,只有支支吾吾的份。多方认为特首林郑月娥自身希望辞职,却遭到习近平方面反对。 

港府从法国购买了新的抗暴卡车,每辆卡车配备了15个强力水炮。政府显然计划用墨水填充这些水炮,泼洒抗议者,让他们在抗议活动后的几天内容易被识别,以便日后拘捕。  

显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对社会的控制。//图片来源:VOA显然,香港政府已完全失去对社会的控制。//图片来源:VOA

但反送中运动已经是吸引数百万人参与的群众运动,不管多么大量的墨水和监狱也难以平息它。这种大言不惭的镇压工具只会进一步激怒抗议者,打破他们对港府代表自由民主价值的幻觉,并认识它是必须被推翻的体制。  

因此,北京对此运动的思维更加广阔。他们正在考虑实行宵禁。本周,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公开威胁,中国军队可能不得不准备部署最终镇压群众运动。这可能是绝对的最后手段,因为这样的行动可能会引发香港爆发革命情势。它还更可能将把中国群众拖入斗争中。如果中国群众因此揭竿起义,这也更保证大多数香港人完全拒绝融入中国既有体制,甚至引起驻于珠江三角洲附近的军民一同响应,宣示与香港民众的团结。然而,目前香港运动的广泛性和战斗力使北京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反送中运动仍处于十字路口

然而,反送中运动还面临着其他严重的危险。 虽然它显示出非凡的大胆和组织能力,但它究竟代表什么的政治诉求仍然是矛盾的。尽管香港群众正在为反对生活水平下降,专制主义和香港资本主义所有其他弊病而斗争,但运动中的政治领袖们却有不同的看法。

在此之前,我们网站曾报导:当下许多香港运动领袖多半是自由主义者。他们正在企图将整起运动推向亲西方帝国主义的性质,并准许英国和香港殖民政府旗帜飘扬。如黄之锋的香港众志的年轻领导人呼吁美国介入。香港众志的另一领袖罗冠聪则为日本资产阶级媒体《日经亚洲评论》撰文,恳请北京理解镇压行动将会伤害其在港的商业利益。

尽管这些自由主义,亲资本主义的领导人可能会暂时鼓舞运动基层,但他们无意真正挑战资本主义政权。但是爆发今次抗争的深层社会原因皆源自于资本主义所造成的问题。因此,亲资自由派的纲领也不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很明显,工人阶级的利益与自由主义者的利益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这两种力量之间斗争的结果将决定这一运动的命运。如果工人阶级没有在运动中发起领导作用,那么自由派最终会落入反动势力的手中,将争取运动导向死路。

建制派主导的慌乱暴力镇压却导致了群众继续奋勇向前。//图片来源:Baycrest建制派主导的慌乱暴力镇压却导致了群众继续奋勇向前。//图片来源:Baycrest

尽管在过去的两周内反送中运动亲西方,亲资本主义方向的迹像已经少得多,鲜少看到英国旗帜的飘扬,也没有美国大使馆以外的示威活动请求川普援助。到目前为止,自由派的香港众志也没有被视为该运动的主要领导者。

事实上,香港运动缺乏领导的事态已经造成基层运动人士的无奈。他们开始质疑:“运动到底该走向何方?”在线论坛热烈讨论哪种方法最有效。在两周前占领却迅速放弃立法会后,人们越来越感到“为了占领而占领”并不是正确的方向。 

在这场大规模讨论中,对政治大罢工的诉求再次得到了更大的支持。网上广泛的报导已经表明,部分每天运送五百万人的港铁车长已经在7月30日星期二计画罢工。这是为了表明与地铁上发生的黑社会袭击的受害者的团结。虽然隶属于亲中共香港工会联合会(HKFTU)的港铁官方工会否认将会举行此类罢工,但237名车长已向资方连署抗议港铁未能在暴徒袭击期间保护乘客。如果这项罢工如实成功地导致港铁停工,将瘫痪全城。 

高速公路上的司机已自发性地的团结封锁,以配合罢工,确保商业利益停止运作。在医务人员,教师,社工,空服员和学生之间更有商讨可能会罢工。基层公务员甚至抨击政府的镇压行动,对其行为感到不满。

社会现状的危机 

正如我们在世界各地目睹的情况一般,香港运动的民主诉求背后是更深层的社会压力。香港房价大概是世界之最,远高于伦敦和纽约,并且在过去10年里翻了两倍。昂贵的生活开支以低迷的收入陪衬,最低工资却低至4.82美元。房屋的中位数价格是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20倍以上。卑微的住房空间被称为“鸟笼”和“棺材”。为了支付这些棺材,劳工们必须以高超的工时贴补家用。

这场起危机最严重地影响了被迫持续与父母同居却年近三十的年轻人。从小到大收受资本主义教育的他们感觉到绝望性的挫败感。他们不仅缺乏获得体面住宅的现实机会,而且缺乏政治声音,在自己的家乡越来越感到异化。他们认为这些抗议活动是拯救他们的城市陷入中共极权权贵主义魔爪的最后机会。

组织总罢工!推翻政府!

要求组织政治总罢工的呼声再次在运动基层之间上扬。如果港铁罢工如实顺利发动,那么总罢工是合乎逻辑的下一步。目前,一个称“三罢和七区集会文宣组”正在筹备将于8月5日发动的总罢工。他们不进正确地提出总罢工的诉求,更呼吁当天群众应该到七个区域参与群众集会。这是反送中运动的一大进步,显示它开始将这一运动置于阶级基础上。这是唯一可以保证成功的基础。 

一起在大规模抗议的氛围中进行的政治大罢工将直接挑战建制权力。香港各大工会必须立即展开准备行动,组织工作场所会议,准备纪律严明,强而有力的纠察队员和工人自卫队。这样的罢工将凸显劳工阶级是真正让社会得以运作的阶级,因为他们也握有停滞社会的能力。这意味着他们有能力以自己管理社会,而不需要那些极少数亿万富翁的统治。

有鉴于此,这一运动需要提出更激进的诉求。目前,总罢工的要求仍是完全撤销送中引渡条例,调查警察暴行和真普选。但是,中国当局根本不能容忍香港人民握有普选权,它知道这将导致香港这个重要经贸据点决定脱离中国,并在后者家门口俨然成为一个敌对于北京的政权。 

反送中运动必须升级至一场总罢工,并向中国劳工阶级伸手,才能前进。//图片来源:Baycrest反送中运动必须升级至一场总罢工,并向中国劳工阶级伸手,才能前进。//图片来源:Baycrest

要实现真普选,反送中运动不是央求当局恩赐权力,而是自行组织普选。计划于8月5日举办的群众集会是正确的前进方向。但目前这些集会的主要目的仍然不明。我们认为它们应该被用来选出代表,组成一个真正的香港人民政府。反对北京的各大工会应该动员所有成员参加这次罢工并参加集会。现在也是他们着手组织劳工政党,争取劳工阶级社会主义利益的时候了。资本主义,而不仅仅是北京的威权主义,导致了香港的住房危机,低工资和超长工时。一个劳工政党不仅要争取普选,更要争取社会主义的社会住房计划,国有化和与中国大陆劳工的团结。如此行事的劳工政党很快就会得到香港工人阶级和青年的大力支持。

然而,归根究底,香港劳工阶级的命运与他们在中国大陆的劳工弟兄姐妹们息息相关。中国劳工阶级不但不是香港的敌人,两者更面对着同样的真正敌人:中国的统治阶级。香港的运动必须向中国工人阶级,特别是向珠江三角洲区域内受到超级剥削的工人们发出团结一致的呼吁。这些工人最近开始组织反对“996”文化-即每周工作6天,每天上午9点至晚上9点的中国科技产业恶习。现在阶级意识已经在中国各地开始上升。

香港运动内的一些组织者已采取正确的步骤,企图与中国大陆的群众建立联系。例如,7月7日在劳工聚集的九龙去所举行的试问,明确旨在对中国大陆游客进行友好宣传,并对同时在武汉爆发的反政府群众斗争表示声援。不少香港抗议者用普通话宣讲,甚至还透过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方式来赢得中国大陆游客的信任。这个绝对正确的策略应该被整个反送中运动接受并发扬。香港目前斗争的生存取决于它与中国广大劳工阶级,也就是中共政权所面对的最大威胁的联系能力。任何反动的反中本土主义,或是亲英、亲西方帝国主义的表现都会排斥中国劳工阶级,并对整个斗争产生自杀性影响。

如果香港的运动局限于自由主义和亲西方的要求,两边劳工阶级的这个至关重要的强大联盟将会无法成形,整场运动也将面临失败。唯一可行的方向是将争取运动立足于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纲领。如果采取这条道路,香港的运动甚至可能引发中国的革命。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