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百萬群眾示威反對引渡條例

今天,成千上萬的香港群眾發起了激進的遊行示威,抗議即將授權中國政府將任何在香港境內的人引渡並羈押在內地的“引渡條例”。三天前的6月9日週日大遊行可能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據組織者稱,高達100萬於人在香港潮濕的街道上游行。這意味著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參加了遊行! (按:本文原文發表於2019年6月12日)

人群如此之多,以至於成千上萬的人被困在地鐵站,幾個小時都無法進入。隨後,數千人聚集在香港立法會門口,要求撤銷引渡條例,並要求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下台。

今天,更多的人佔據了立法會的入口,成功地迫使法案延期表決,證明了大規模抗議的力量。在這兩天內,示威者試圖衝擊立法會,警方試圖以暴力手段驅逐他們,導致多人受傷。很明顯,一場歷史性的運動已經開始,這場運動表明了香港內部以及其與中國之間的根本矛盾。

引渡法案

造成這一巨大抗議運動的直接原因是《2019年刑事立法(修訂)條例草案》(以下簡稱《引渡條例》)中的逃犯和各政府之間的相互法律援助。這項法律將允許任何被懷疑為“罪犯”的人被引渡到中國大陸。雖然技術上這將不包括持不同政見者,只包括刑事罪犯,但有鑑於中國已經採取隨時隨地隨意綁架香港人的手段(包括在泰國綁架銅鑼書局老闆)的情況下,中共很明顯地會設法將其魔爪延伸至香港境內的“逃犯”們。引渡條例只會讓中國更順利地、更合法地執行其已經在做的事情,因此可能也會更頻繁地執行。

一個可能在條例通過後受害的人是於1989年發起的北京自主工聯領導人之一的韓東方。他現在在香港經營《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該網站報導了中國內地工人遭受的虐待、罷工和其他勞工活動。許多中國社會主義者和革命家也避居於香港,而引渡條例也對他們造成生命危險。 

引渡條例不僅威脅到所有批評中國政府的人,而且還威脅到所謂應該在2047年前維持的“一國兩制”原則,因為就連不批准中方引渡請求的香港法官也將面臨被遣返到中國的風險。毫無疑問,中國正在推動摧毀香港的半獨立狀態。中共當局最近的其他舉措也證實這一點,例如首次派遣中國內地警察駐紮香港市內的一座新的車站,以及禁止任何對中國國歌表現“不尊重”,違者將處以三年有期徒刑的新草案。

這些舉措是習近平推動增強中共極權主義政權的廣泛企圖之一。正是這種思維導致了國內安全和軍事開支的大幅增加。習近平主政的中國政府正在為未來他們將面對的巨大的內部和外部鬥爭做準備。他們正確地預期到一場金融和經濟危機將很快到來,中共所懼怕的階級鬥爭也會隨之大幅增加。此類事件將與更大的國際動盪不可分割,部分原因是可能出現另一場全球資本主義危機,部分原因是美中之間的鬥爭加劇。總的來說,中國政府知道,它不能指望過去30年的相對和平與繁榮能長久持續,而香港是其目前的弱點之一。中共正試圖在此類事件發生之前加強對該領土的控制。

但中國將無法順利強迫香港乖乖就範。隨著歷年來北京一次又一次的展示其威權,認同北京政府的香港人也越來越稀少。香港大學(UHK)的年度調查顯示,約38%的香港人對自己是中國公民感到自豪,低於1997年的47%。年輕人對中國大陸的感覺尤其負面。去年5月,香港大學發現54%的受訪者對“一國兩制”缺乏信心,創歷史新高。在交接時,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對回歸中國心存疑慮。但其後,對北京中央政府表示不信任的受訪香港人從不足三分之一上升到50%。該大學上個月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香港人更情願稱自己為“全球公民”,而不是“中國人”。 (《經濟學人》,2019年1月19日) 

激進化的青年

抗議群眾對新引渡法案的態度非常強烈,因為他們真的很擔心自己的未來。實際上,他們可能會失去抗議和組織反對北京政權的權利。他們害怕自己很快就會因為駁斥中國國歌或在臉書上發表評論而被送進監獄或驅逐出境。他們覺得自己好像受到了外國勢力的侵略,並被置於一個極權統治之下。這就是為什麼近日這些抗議的規模如此龐大,情緒如此激憤的原因。

香港群眾害怕他們的抗議權利將被剝奪,有可能隨意被送往內地。這也解釋了這些抗議的巨大規模和參與者的勇氣。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香港群眾害怕他們的抗議權利將被剝奪,有可能隨意被送往內地。這也解釋了這些抗議的巨大規模和參與者的勇氣。 //圖片來源:公共領域 

群眾對猛烈地嘗試著衝擊立法會,證明了香港各階層人士,尤其是青年和學生的激進程度。對抗香港的政治權力中心是極其困難和危險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成千上萬的抗議者拆除了金屬柵欄,並與警察對峙。週日,警察用胡椒噴霧和高壓水柱抨擊群眾。今天至少有22人被緊急送往醫院,其中一人頭部被橡皮子彈擊中昏迷。另一名抗議者的眼球被橡膠子彈正面擊中,可能因此失明。

呼籲群眾走向立法會的主要發起團體是“香港眾志”。這個政黨係由2014年雨傘運動的主要學生組織者,包括史上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但而後被當局以“不尊重就職宣誓”為由罷黜d d q羅冠聰所發起的政黨。此政黨主要通過直接行動為香港爭取自決。在其成立之初,它還宣布了一場反對“資本霸權”的鬥爭。儘管今年初香港眾志開始疏遠於此一立場。然而,在當前運動的壓力下,它可能會再次朝向左翼激進化。

當地一名學生運動家向筆者表示,香港眾志自我犧牲的決心和在過去的幾年裡於學生內建立偏左運動的成效是值得讚許的。然而這名學運者也認為,雖然他們呼籲在立法會外舉行抗議活動提升了整個抗議運動的水平,並引發今日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但他們的抗議組織需要更清晰、更有效地溝通和更激進的手法:

“他們的計劃是在抗議活動結束後在立法會門前組織佔領靜坐,但他們只是在抗議活動真正接近尾聲時(大約22點30分)才將其公之於眾,當時大多數人已經散去。當然這場靜坐不可能會吸收所有一百萬名參與抗議的民眾,但即便其中的5%來參加也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最終,大約有100-150人參加了靜坐。他們沒有公開他們靜坐的意圖,因為這與抗議活動的主要組織者的想法不一致,因此他們覺得,如果他們談論發動佔領,就會劫持抗議活動,嚇跑群眾。

我很失望他們沒有嘗試與主要組織者在抗議活動之前對此積極辯論。我認為,即使他們沒有達成協議,但至少也有表達到他們想要發動靜坐的意願,這也會讓其他人在突襲發動靜坐後得以更好地準備應對。另外,香港眾志在對外宣布的靜坐示威活動開始之前,沒有同參與抗議的群眾作出實質的溝通,沒有試圖新聞或說服群眾加入佔領靜坐,或是衡量群眾可以接受的抗爭方式。這可能間接導致了周日深夜發生的暴力衝突:我相信,如果這次靜坐有更好的組織,有更多的人參加,就更有可能產生效果,那麼就會有更少的人決定衝進立法會,讓抗議活動不致白白浪費。 ”

香港眾志是一個非常年輕的政黨,其主要成員年齡都在二十餘歲左右,其存在時間也不久。這個政黨和香港的年輕運動人士正在學習如何組織群眾運動。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取得了巨大的進步,是香港偏左運動的一個重要突破。香港眾志和所有參與反送中運動的人都將從這些抗議活動中學到很多經驗,包括他們在組織上的失誤。

香港的基本社會矛盾

過去,香港的反中情緒即使不是明確支持資本主義,也往往是反共主義的。如今卻出現了香港眾志如此在其英語網頁上聲明,“以直接行動...推動政經自主;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 ”這反映了香港回歸22年來,中國內地和香港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方面,中國已經成為一個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它對香港的統治正是基於中國資本主義的實力和對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的需求。另一方面,來自中國的經濟壓力,使香港可能成為全球房價最高的城市。香港的房價幾乎是倫敦和紐約的兩倍,但工資較它們略低。

這一運動並不代表暫時的危機。它表達了一個浮出水面的基本矛盾。隨著中國資本主義與美國的衝突越來越多,它無法容忍在其境內存在一個任何反對北京的人都可以避難的半獨立領域。

另一方面,美國對周日抗議活動的回應,則證明了他們有能力利用香港情勢來挖中國的牆角。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最近都會見了來自香港的多位持不同政見派系領導人。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早提議美國應透過撤銷香港的特別貿易地位,來回應引渡條例。引渡條例將把香港問題拖入兩國之間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北京方面將繼續將香港置於其嚴格控制之下,以防止香港成為中國境內的一個反北京或親美的基地。

然而,這將使越來越多的香港人更加反中,並決心爭取獨立——美國也將鼓勵這一點。在這方面,我們必須區分香港人的真正訴求和美國帝國主義的反動伎倆。香港人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包括自決的權利。但是,真正的自決不可能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實現。 

支持內地統治香港的最大力量來自大企業和億萬富翁;他們的財報和經濟展望都依賴北京權威。他們支持親中國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Carrie Lam),反對任何在香港實現真正民主的舉措。香港的資本家也害怕階級鬥爭,無論是在中國大陸還是在香港。在他們看來,加大對民主權利的限是壓製香港工人的一個有用工具。因此,他們將竭盡全力反對將會破壞他們利益的獨立運動。香港眾志和所有那些爭取獨立的勢力必須認識到,他們的鬥爭歸根究底是要爭取與資本主義決裂。

拒絕排斥內地人偏見,爭取階級團結!

由於這些原因,中國大陸的勞工階級不是香港人的敵人,而是他們最大的盟友。香港眾志必須繼續駁斥排斥內地人的偏見,比如那些用“蝗蟲”來形容大陸人的反動本土派。中國工人階級也是北京極權政府的受害者。香港眾志正確地反對民族主義或是認為任何大陸人都是敵人的謬論。然而,他們需要更進一步理解:最後的勝利取決於贏得現在被習近平踐踏的中國巨大勞工階級的支援。

這場運動必須以工人階級為基礎。中國政府的鎮壓手段極其強大。除非別無選擇,它不會改輕易變路線。這就意味著,大家必須要促成香港階級鬥爭的全面爆發,並有意識地向外蔓延,開始影響中國內地的工人。

在周日的抗議後,香港各界發動總罷工的呼聲高漲,香港眾志也極力推廣。然而,正如世界各地經常發生的情況一樣,主流工會領導人證明自己毫無執行這項任務的能力。香港職工盟對總罷工持續保持被動支持,甚至呼籲工人向雇主請假以參加罷工,似乎並不理解罷工到底是什麼東西!然而,一些工人似乎已經掌握了主動權。例如,部分學校的教師們已經和學生們一同罷課,並開始協辦免費露天教室,為將來的長期佔領做準備。

然而,運動內部的階級分化目前尚不發達。這場運動面臨的主要危險,來自於部分罷工實際上是由中小企業業主發起的。他們承諾關閉商店,讓工人參加抗議。罷工不能委託給敵對階級人士來主導的。工人的組織行動必須完全獨立於老闆們的領導,否則一旦企業主發現罷工開始影響生意時,“罷工”就會結束。正如我們所解釋的,香港的大企業主是支持北京建制派的基礎。這場運動只有在完全獨立於資產階級領導之外的情況下,才能培養出必要的決心和鬥志來取勝。

為總罷工做準備

儘管示威者的英勇努力已成功推遲了引渡條例的通過,但預計法案仍將在6月20日之前獲得通過。工會應在此之前應該以要求重組立法會和林鄭月娥下台的口號,開始為總罷工做具體準備。同時,他們應該向中國工人發出國際主義的呼籲。即使在資本主義基礎上,這也是迫使中國政府後退的唯一途徑。如果北京的官僚們發現不斷堅持通過引渡條例將導致群眾運動蔓延至內地,那他們將會被迫重新思考他們的對策。 

不過必須強調的是,香港的立法會並完全非由普選產生,而是更有各種特殊利益集團的和大企業組成的“功能界別”選出。香港工人階級不能將其納為推廣自身利益的工具。因此,該運動必須走得更遠,並提出一個新的憲法和民主機構。應召集該運動的大會,就這些措施進行辯論,並選舉領導人起草一部新的、真正民主的憲法,以領導香港工人爭取自決的鬥爭。這場運動還將呼籲國際工人階級團結起來,尤其是來自台灣和中國大陸內,特別是廣東省的工人。這樣的做法可能會在中國國內引發一波蓄勢待發的罷工浪潮。 

這一運動早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中就已經預見並準備好了。在今天的抗議活動中,示威者表現出了巨大的組織能力。組織者帶來了防毒面具和保鮮膜,用來保護抗議者免受胡椒噴霧和催淚瓦斯的傷害。臨時設置的路障是為了防止警方衝鋒。樹木之間更設立了金屬門。但是,群眾對總罷工具有的高度興趣中,我們可以看到,這場運動已經達到了比2014年更高的水平。它更有階級意識,更政治化,並得到了台灣部分工會的聲援。

我們可以肯定的是,香港人不會輕易回到日常生活。他們不會容忍這一法案的通過,他們明白該法案將把香港引向何方——完全服從北京的獨裁政權。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未來都充滿了風暴。與世界其他地方一樣,資本主義日益意味著公開的階級鬥爭、殘酷的國家鎮壓和經濟和社會危機。只有勞工階級的組織力量才能有效應付這個混亂局面。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