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肺炎疫情中的商务投机——将制药大财团国有化!

可行的疫苗终于可能被研发出来的消息为全世界人民带来了一线曙光 。但是,当工人们在新冠病毒危机中首当其冲地受到冲击时,主要的垄断制药财团却笑着准备趁火打劫。 (按:本文原文于2020年11月20日发表于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Socialist Appeal))

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都在为COVID-19疫苗的即将问世而欢欣鼓舞。

将资本主义的利益置于人命之上的多国资产阶级政府,完全没有遏制住疫情的蔓延。群众对政客没有信心 ,把希望寄托在病毒解药的出台上。但是,资本主义体制的病症是无药可医的,它将试图从这一突破中获利,从而损害人类的利益。

不确定性

统治阶级渴望得到有效的疫苗,不是因为他们关心人们的痛苦,而是因为它想恢复“正常”的经济活动。因此,巨额的公共资金被投入到各种候选药物的研发中

其中两款药物——其一由总部位于波士顿的莫德纳(Moderna)公司生产,另一则是由美国制药巨头辉瑞(Pfizer)与其德国合作伙伴拜恩泰科(BioNTech)合作生产——两者都已经通过了三期临床试验  ,结果表明其最终有效性在90%至95%之间

虽然这些数字令人鼓舞,但临床试验仍未完成。除此之外,在疫苗开始生产和销售之前,还有一个疫苗提交政府批准的过程。

全面推广疫苗的时间表尚不明确。例如,英国保守党政府表示将优先考虑他们认定为“关键工人”的人民,但这还不包括那些在拥挤的教室里冒着感染风险的教师

疫苗高速的研发也引起了人们对其安全性的担忧,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担忧也可能阻碍大规模的疫苗接种。这方面过失的责任完全在于资产阶级政府,其自相矛盾的信息和对危机的错误处理破坏了公众的信任。

资本利益

不过,股票市场的反弹立即反映出了资产阶级的乐观情绪,富时100指数大涨近5%

这些急需的疫苗对制药资本家及其股东来说是一笔丰厚的财富,其中包括英国保守党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 ,他的前对冲基金Theleme Partners重仓了莫德纳(Moderna)。这说明了这个腐朽的英国资产阶级国家政府是如何千丝万缕地与资本主义利益绑在一起的 。

与此同时,疫苗的竞争被犬儒地作为资产阶级政府之间地缘政治拉锯战的一部分。帝国主义列强都在争先恐后让自己的资本家先过线获得专利权,以便于在世界舞台上战胜对手。

随着COVID-19病例在全球范围内的激增 ,尽管疫苗的研发对于在疫情及其引发的经济动荡中挣扎的数十亿工人来说是黑暗隧道尽头的一丝曙光但我们不应该对大制药公司的动机抱有任何幻想。

辉瑞和拜恩泰科的疫苗销售收入将达到130亿美元(98亿英镑)。美国订购了1亿剂疫苗,欧盟订购了2亿剂,英国订购了4000万剂。

莫德纳公司表示,它可以在2021年生产5亿到10亿剂疫苗 。这将为该公司及其所有者带来140亿美元(105亿英镑)至290亿美元(220亿英镑)的利润。

国家支持

尽管私营部门赚得盆满钵满,但所有正在进行第三阶段测试的疫苗都依赖于公共部门的研究和/或资金。例如,莫德纳是由特朗普政府的“空间机战行动(Operation WarpSpeed)“资助的。

尽管辉瑞(Pfizer)公司声称自己“从来没有拿过国家的一毛钱”,但它与拜恩泰科公司共同创造的产品是基于美国和德国政府开发的技术

俄罗斯的Gam-Covid-Vac疫苗是由該國卫生部研发的,而中国的第三阶段疫苗则来自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由国家严格管理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inovac)開發。

私营医疗产业非但没有推动创新,反而从国家身上榨取钱财,然后将回报收入囊中。辉瑞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布拉(Albert Bourla)(他个人出售了价值560万美元的股票)驳斥了反對企業指望从新冠肺炎疫苗中获利的“激进”想法

“是谁在寻找解决方案?是私营部门,”布拉斷言。另一位企业发言人则补充道:“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进行风险投资。”因为辉瑞公司只有在交付有效的疫苗时才会得到报酬。

但面对當下致命的疫情,冒着生命危险和生计危险的是工人阶级。而与此同时,这些有钱人却利用公众当初资助的研究和资源谋求发财致富!

资产和利润

实际上,大型制药公司希望普通人为这些疫苗支付两倍的费用 。辉瑞和拜恩泰科的疫苗将在美国以39美元的价格提供两次注射,而莫德纳的则为50美元。

由于供应合同仍在協商中,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价格可能会有所不同。但莫德纳已经预计每剂疫苗的价格将在32美元到37美元之间。这笔费用将不得不由接种者个人承担,或者由已经不堪重负的公共卫生服务部门承担。

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听统治阶级对我们说:“我们是共同患难的”。但对于工人阶级和穷人来说,这是一个病态的笑话。

这种不公正在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更为严重。最富有的国家已经购买了主要候选药物的大部分剂量。大型制药公司也不太可能在贫穷国家以当地可负荷的价格向其提供产品,这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举动。

印度和南非政府试图阻止制药公司在全球范围人民都开始接种前实施知识产权保护,但遭到了大药商游说团体的阻挠

正如乐施会所指出的那样,不管临床试验结果如何 ,对于数百万人来说,这种疫苗对数百万因价格过高而无法使用的人来说是“有效率零”的。

疫苗推出时的问题

这些疫苗研发成果公告背后另一个被忽视的方面是疫苗生产后的管理和储存成本高昂的问题。例如,据估计 ,辉瑞疫苗在英国的推出将花费20亿美元,并需要数月时间。而这是假设退休的卫生工作者被全部请回来帮忙的情况下。

疫情的最初几个月暴露出的医疗系统设备不足,无法应对这样的危机——而数十年来,财务撙节紧缩政策一直在蹂躏着这个系统。

低发展国家的情况要糟糕得多。例如,尼日利亚只有4万名医生,而该国有近2亿人口。一个人均医疗支出为74美元(而英国为3000英镑)的国家如何支付大规模疫苗接种计划?或者采购昂贵的专用冰柜,用于储存需要在-75℃下保存的辉瑞疫苗?

这一需求也让英国政府感到头疼,灾难性的英国脱欧谈判可能会强迫等待贸易谈判结果的运货车在英国边境上大排长龙 ,在这种情况下,车内的库存剂量要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持续以超低温保存,也是一大问题。

资本主义无政府状态

所有这些都只是提醒人们,资本主义下的生产是无政府性的。即使是基本的、救人命的商品——如预防致命疫情的疫苗——资本主义体制也只是以利润为基础进行生产,而不是出于对人的生命或需求的考虑。

我们诉求:将制药公司国有化——在工人的控制下以确保免费提供疫苗 !建立一个完全公有的医疗服务,置于医护工作人员自己的控制和管理下!

归根结底,只有在国际范围内实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从医学科学的进步中受益,而医学科学必须从盈利动机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