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关于全国总罢工的纲领

近期成功地击败了杜克(Duque)的窃取税款行为的哥伦比亚运动,到达了一个紧要关头。 我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哥伦比亚同志们就接下来的斗争必须如何展开写了以下十条纲领。 当下斗争的逻辑结论是必须要与当局争夺政权。运动的主要口号必须是:杜克下台!(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5月12日)

  1. 自4月28日开始的全国罢工标志着哥伦比亚阶级斗争的转折点。群众打退政府调涨税收的法案当然是一次巨大的胜利,尽管是局部性的。从历史上讲,哥伦比亚统治阶级习惯肆无忌惮地挥舞其残酷镇压手段,并且毫不关心其在国际社会中的声誉。然而在今天,寡头权贵政权被对工人,农民和原住民人民的力量退让,而青年发挥了重要作用。镇压,军事化或对疫情的恐惧都没有阻止群众的有力动员,他们仍然在街头继续抗争,尽管被工会官僚机构抛弃,而工会官僚是一开始要求罢工的那些人。我们必须强调在卡利市的英勇起义有效地点燃了事态的烈焰。这样的胜利将推动罢工后群众的动员和组织的巨大觉醒。
  2. 我们这样论断,除收回税收案外,罢工的继续也是部分原因。 “罢工不会停止”和“杜克下台”已成为当今的主要口号。 显然,群众有足够的精力将事情推论到合乎逻辑的结论。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群众没有领导,就算是改良主义左派中也是。 群众不能永远在街头这样坚持下去。 需要一份行动计划纲领和一个组织,以有效调度抗争过程。
  3. 这项税收法案的产生是由于哥伦比亚政府迫切需要降低不断增加的财政赤字,而财政赤字今年可能达到GDP的10%。这是全球流行的资本主义危机的结果,疫情的影响加剧并加速了这种危机。最重要的是,帝国主义在哥伦比亚的统治表现为令人窒息的外债,高达156,834,000,000美元(占GDP的51.8%,预计将达到62.8%)。必须有人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统治阶级则对此没有兴趣。当撰写税收法案的财政部长无视国家指定的专家委员会提出的先对最高收入者征税的建议时,便证明了这一点。试图使工人和中间层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的火花点燃了群众积累的愤怒,同时工会领导人和激进分子被暗杀,青年注定要失业的情况和对疫情罪恶的错误管理,这些因素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4. 在过去的几年中,哥伦比亚的统治阶级无法像过去的几十年那样以同样的方式进行统治。改良派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在2018年大选,2019年大罢工以及2020年9月针对警察谋杀哈维尔·奥尔多涅斯(Javier Ordoñez)的起义中获得的选票百分比,都清楚表明不满情绪日渐加剧,并有可能爆发为统治阶级无法维持他们向来对国内情势的铁腕掌控。这导致寡头在不同的部位上的的分裂。 其中有UBI的支持者。他们支持实际上是对资本家征税,并增加了国家的收入以支付外债的税收案版本。也有其他有各种各样的阵营。总体而言,很明显,在决定这场危机中的行动方案时,政府没有统一性。不仅如此,还有传统政党Uribismo(臭名昭著的屠夫的追随者Alvaro Uribe Velez)与地方寡头家族(Chars,Gneccos,Gerleins,Aguilars)之间的权力斗争也导致他们在丧失信誉,和行动能力,尽管他们的这些能力尚未被完全扫除。
  5. 由于总罢工的巨大压力,我们看到了一些虽小而孤立的状况,但仍然显示出国家机器中明显的裂缝。 陆军士兵和示威者之间存在一些孤立的展现兄弟情谊的事件。 鼓动来自工人阶级和农民家庭的士兵非常重要。 我们必须提出建立士兵委员会,解散国家任命的军官,和由士兵自己选举军官的诉求。
  6. 由于自身愚蠢的决定,以及面临着无意退缩的群众运动,杜克想同时使用胡萝卜和棍子。 在他将军队派往卡利和准军事团体在富裕社区武装自己的同时,他提议与运动领导人和工会建立对话,而这些工会和领导人正是呼吁了4月28日的罢工点燃了火星并引起所有这一切的人。 我们必须清楚:我们不能与压迫哥伦比亚工人的人进行任何对话,他们部署了警察和军队来扼杀运动,并支持工人阶级运动的弱化。抗争运动的主要任务是达成团结统一,使该运动公开挑战国家的政治权力。 这个时期的口号必须是:“ 杜克下台!”
  7. 居委会必须扩大到全国。正是在这些机构的基础上,我们必须选举民主委员会,由选举产生的代表组成,随时接受工人的罢免,以协调每个城市和部门的斗争。群众表现出了极大的力量,在声名狼藉的偷窃税款的法案被撤回后依旧进行了为期七天的大罢工。但是,群众的能量不是无限的。没有计划地挑战权力,就无法实现目标。迫在眉睫的是,目前领导罢工的罢工委员会要求召开罢工委员会全国代表大会,各个议会的代表可以在该大会上一起考虑一项计划,以挑战和击败伊凡·杜克政府以及支持其政府和人民的统治阶级。如果杜克最终被罢免,它将有效地监督权力的转移。有鉴于国家和准军事集团的镇压的情况下,街头运动必须组织起国防委员会,具体可以参照原住民警卫队和第一线的模式。
  8. 现在,一个把持社会主义纲领的工人党的必要性再清楚不过了。 当下的抗争运动让所有自称代表哥伦比亚工人阶级利益的人物都大吃一惊。 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将正在进行的过程从自发领域转移到组织领域。 能够吸引工人阶级中最优秀分子的政党(那些想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愿意为此付出时间和精力的人)可以在推进这些事件中发挥根本作用,并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需要社会主义
  9. 无论是外国的还是哥伦比亚的改良主义者,都认为哥伦比亚需要成为一个更加民主的国家,并实现“人道的,有良心的和民主的资本主义”。我们必须清楚:哥伦比亚资产阶级,落后并处于美国帝国主义的统治下,既不想也不能实际投资于哥伦比亚经济的生产能力。这是因为外债和帝国主义的作用阻碍了投资(由于成本)或改革(由于社会均衡的改变)的可能性。美国仍然以哥伦比亚为基地。任何改良派总统都无法克服这些事实。哥伦比亚工人阶级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处于所有被压迫者的最前沿。它必须建立一个抓住经济制高点的工人政府,拒绝支付哪怕一分钱的外债,并承担哥伦比亚资产阶级无法完成的历史性任务:政治和金融独立,土地改革,充分的民主权利,反对地主的暴力的正义,以承担无产阶级的历史任务:在工人的民主控制下建立计划经济,让工人阶级得以执政。
  10. 所有这些成就对于经历了几十年的镇压和绝对残酷的生活和工作条件的工人阶级而言,将是具有丰碑意义的。但是,如果领导21世纪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的荣誉落入哥伦比亚的工人阶级手中,那么只有在世界工人阶级的国际支持下,才能捍卫和平并为这些革命而奋斗,使它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对抗和推翻资本主义。这将防止孤立,而孤立将加剧那些在古巴和委内瑞拉建设社会主义经验中看到的封锁。工人阶级要取得这样的胜利,其任务就是进入阶级斗争的舞台,挥舞红旗,倡导解放世界无产阶级的事业,以维护和捍卫哥伦比亚社会主义革命,并建设工人阶级。拉丁美洲国家社会主义联合会,是迈向社会主义世界联合会的第一步。
  11.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