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2021年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序幕。昨天的事件毫无悬念地暴露了美国资本主义危机的深度——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即使在美国内战前後的动荡年代,我们也从未见过美国国会大厦被抗议者攻破--而且是在现任总统的鼓励下攻破的!美国政府的恐怖袭击反制措施被启动,催泪瓦斯在走廊里飘散,至少有一人被枪杀。正如前总统小布什所言,这些是人们在所谓“香蕉共和国”——即在一个被美帝国主义干预蹂躏的国家,而不是在美帝野兽自己的肚子里——所看得到的场景。

亲爱的读者们:

近日《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编辑部获悉,有个别不肖人士擅自在中文互联网上以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名义与他人互动,甚至以我们组织之名征翻译稿或文章,并承诺稿费。

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我们组织从来没有收受任何此等人士的投稿,也不会发放稿费。IMT以及我们全世界各地的国家支部所运作的刊物内容,都是由我们的成员和支持者们自愿无偿提供,作为我们为争取社会主义奋斗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赚取稿费。

我们文章的修订和出版也由我们各地正式成员民主选举出来的编辑部管理。我们投稿者们如此的牺牲奉献,是建立在投稿者们都愿意共同在国际工人和青年运动中推进马克思主义思想,并为世界工人阶级提供达成世界社会主义转型所必须的理念。

这些擅自征稿人士不仅从来没有和我们有任何接触。我们敬告《卫马网》全世界的中文读者们慎防这种行为,以及任何无据声称自己是IMT成员的人士。

我们收到了一则对在中国互联网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报告,展示了尽管身处中共的极权主义统治之中,资本主义危机仍激进化了一整批中国青年,他们正用着许多有创意的方式来传达他们的不满。我们相信发布此文对于国际读者而言将很有价值,因为此文所展示的,在官方的数据和报道中都查无此事。(按:本文原文发布于2020年10月22日)

进步青年联盟(Progressive Youth Alliance)是一个为巴基斯坦学生和青年争取权力的的革命组织,它正准备在19日组织一场题为“行动日”的全国性抗议活动:争取免费教育和恢复学生联会,反对对妇女的性骚扰丶国家绑架和失业。(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0年12月17日。译者:k2e4z7x9)

12月8日,即农民领袖与政府进行第六轮会谈的前一天,印度农民举行了全国性的封锁活动——又称“巴拉特大罢工”(Bharat Bandh),这次活动大约有500万人参与,分布在2万个地点。农民从上午11点到下午3点封锁了主要干道,主要是旁遮普邦(Punjab)丶哈里亚纳邦(Haryana)和北方邦(Uttar Pradesh)等农业邦。所有商业中心都被关闭。抗议者还封锁了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丶比哈尔邦邦(Bihar)和奥迪沙邦(Odisha)的铁路,德里的许多店铺和商业区也都歇业来声援罢工的农民。尽管德里的主要高速公路被大规模封锁,但农民们仍得到了当地居民的声援。(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20年12月11日。译者:k2e4z7x9)

11月26日,近2.5亿名印度工人参加了一场全国性的大罢工。这次罢工是由十个中央工会发起的,是自总理莫迪上台六年来的第五次罢工。(译者:k2e4z7x9)

(按:本序文原着于1999年5月,摘自艾伦·伍兹的重要著作《布尔什维克党史:通往革命的道路》(History of the Bolshevik Party: Bolshevism - The Road to Revolution),全书检视了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如何在俄国凝聚成一股马克思主义革命势力,并探讨了当今革命家们可以从中学习到的组织建构教训。全书将于日后翻译。译者:《火花》编辑部)

11月28日是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200诞辰。罗布·苏沃尔透过检视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理念发展的重要贡献来纪念这个日子。

一场巨大的抗议运动正在撼动泰国社会的根基,迫使该政权退却。站在这场运动最前线的青年必须深入到工人阶级中去,为结束军政府、君主制和腐朽的资本主义体制而斗争。(按:本文原文刊登于2020年11月20日。译者:k2e4z7x9)

可行的疫苗终于可能被研发出来的消息为全世界人民带来了一线曙光 。但是,当工人们在新冠病毒危机中首当其冲地受到冲击时,主要的垄断制药财团却笑着准备趁火打劫。 (按:本文原文于2020年11月20日发表于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Socialist Appeal))

(按:本文收录于托洛茨基《共产国际首五年》文集英文版第一卷,发表时间不详,但被文集编者至于“共产国际第二至第三代表大会之间”标题下。)

资本家们都希望新冠病毒疫情危机能够结束,许多人预计经济会迅速反弹。但新的常态将是危机丶混乱和阶级斗争。

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过渡中所发挥的作用》,这本恩格斯写于1876年,但直到20年后才出版的小册子,包含了对人类发展理论的许多精辟见解。在化石等证据非常稀少的背景下,他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来回应这个问题,并因此比同时代的大多数科学工作者更早地对人类发展作出了一致且连贯的解释;他的解释至今仍是一切马克思主义人类发展观的主要支点。(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0年6月15日。译者:洪磊)

以下是由艾伦 · 伍兹和泰德 · 格兰特就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处理民族问题的讨论所撰写的4部分文件。民族问题历来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占有中心地位。列宁的一些著作也特别详细地论述了这一重要问题。诚然,如果没有对民族问题的正确分析,布尔什维克就不可能在1917年成功掌权。本文回顾了关于这个问题的丰富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并将其应用于当今的情况。(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0年2月25日。由于中文内的“民族”一词夹杂着复杂且不精确的意涵,却通常成为“Ethnic group”(族群)和“nation”(国族)这两个相当不同词汇的中文翻译。现今通用的马克思主义文献中文译本也通常直接将“National Question”翻译成“民族问题”。为表达清晰歧见,译者将在以下译文内斟酌使用“民族”和“国族”两词。译者:k2e4z7x9)

图片来源:Gage Skidmore

乔·拜登赢得了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建制派欣喜若狂之虞,数以百万计厌倦了唐纳德·特朗普的一般美国人也松了口气。然而,美国社会仍然处於两极分化,而拜登代表的资产阶级政治正是导致特朗普崛起成因。劳工和青年需要一个真正的丶以阶级为基础的政治替代方案来取代腐败的民主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