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最近几个月里,实体经济断崖式下跌,而股价却屡创新高。资本主义不过是一个赌场罢了。要想取代这种投机与赌博,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社会主义经济计划。(按:本文原文于2020年9月9日刊登在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网站,译者:洪磊)

"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的矛盾是什么意思?"在《金融时报》上撰文的右翼经济学家塞缪尔·布里坦(Samnuel Brittan)问道。"基本上,这个体系产生了不断扩大的商品和服务流动,而贫穷的无产阶级化人口却买不起。大约20年前,在苏联体系崩溃之后,这个观点似乎已经过时了。但在财富和收入集中度提高之后,它需要重新审视。" [1]

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回归,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重新产生了兴趣。即使是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不得不越来越多地对马克思的思想进行评论,哪怕只是否定。财经报刊上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提到马克思的。不足为奇的是,这种兴趣的增加起到了关注马克思的经济危机理论的作用。(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12年8月30日)

当前,我们发现自己正身处在资本主义有史以来最深的一次危机当中。99%的人被要求为这场危机付出代价,而剩下的1%却以惊人的速度搜刮着财富。在当前建制中,丑闻与贪污的饱和程度使得百万群众疏远传统的政治。这一切都对资本主义社会提出深切的质疑。许多人都在为当前我们所处的社会体制寻找一个新的政治选择,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面向革命社会主义的人们也在增加。(按:本文原文发表於2015年4月14日)

学生就封锁措施与学校管理人员对峙

在过去一周內,中国各地的大学生都在公开抗争,反对学校管理部门以遵守政府的新冠病毒防疫指示为名,将他们实际上禁锢在校园内。这些抗议活动像野火一样蔓延,从首都北京到南方的福建,再到北方的内蒙古等地,吞没了无数校园。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5月28日。作者乔什·霍尔罗伊德在此文中研究了所谓的朝贡生产方式。朝贡生产方式曾牵动过学术圈的关注,一度被认为是对马克思主义史观一次所谓的“现代化”。然而,若是仔细审视这一理论,其方法论和来源都表明,这一理论若是要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还不如说是面对学术界反动派敌人的攻击下,马克思主义的退步。译者:无烟et al)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5年7月18日,旨在阐明曾经是英国最大的托派革命团体“战斗派”的兴衰史。本文作者与后来成立国际马克思趋势的同志们曾经是战斗派和工人国际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CWI)的创始成员,却于1992年被CWI多数派开除会籍,后自立门户。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5年工党内部科尔宾现象发生的10年前,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英国支部就已预期到工党基层终将激进化,不同于工国委和其他左派团体认为激进化的群众不会进入工党的观点。工国委遂于2019年爆发大分裂,而国马趋的组织至今仍在世界各地稳健成长。)

图片来源:Geoff Livingston, Flickr

(按:本文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世界领导团队于2020年9月12-13日讨论后共同发表的文件,更新了我们组织对现今局势的观点。)

据报导,自8月下旬以来,抗议运动在中国内蒙古的通辽市,呼伦贝尔市,省会呼和浩特以及许多县市和小镇等地爆发。这些抗议反对的是对当地政府于今夏宣布的一项新的语言教育政策,该政策将把蒙古语和朝鲜语中在教学中的比例降低到许多蒙古族人无法接受的地步。

二战以后,当时的第四国际(Fourth International)的领导阶层完全迷失了方向。这些领导阶层无法理解当下的情况,而这标志着第四国际这个组织走向终结的开端。

不过,在简单分析第四国际最终崩溃的原因之前,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引用自当时的第四国际领导阶层的一份文件中的重要言论。请读者们记得,这其中的所有内容都写于1946年,当时正逢资本主义正要进入其历史上最繁荣的时期,而苏联也因二战而变得非常强大。我们相信,这些言论能够体现第四国际领导阶层的观点。(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04年10月26日。译者:Kostya,刘若望,Lou)

一个多月来,泰国几乎每天都有抗议活动发生。抗议活动的规模和胆量越来越大。几十名要求民主的在校学生变成了数以万计的抗议者,挑战着泰国社会的根基。他们说,如果政府直到9月还不作出回应,事态就会升级。泰国政府就像是一只在车灯照射下不知所措的兔子。(按:本文原文于2020年8月25日发表。译者:洪磊)

介绍

为了纪念俄国革命五十周年,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和罗杰·西尔弗曼(Roger Silverman)在1967年时写作了《官僚主义还是工人政权? 》这份文件。文中除了清楚描述斯大林官僚主义当时面对的严峻挑战,也在当时所有人,不论左派或右派,都还将斯大林主义下的俄罗斯视为一个不可动摇的庞然大物时,就充分地预言,它将在未来某个不可避免的情况时瓦解垮台。(译者:Jui Hung Chang)

(按:本文原文完稿于1935年10月22日,并于1936年1月4日发表在《新激进份子》第一卷,第2号,第3页。其中,托洛茨基分析了宗派主义和中派主义趋势在革命运动中的作用。译者:k2e4z7x9)

在群众的压力下,黎巴嫩的政府下台了。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成就,但革命决不能止步于此。反之,这场革命就应该要把政权给夺下来。 (按:本文原文刊于2020年8月11日)

8月20日将是列夫·托洛茨基被暗杀8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他的生平和作品,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将组织一次网上集会,就这位革命巨人进行谈话、视频和讨论(详情见此)。在本次活动之前,我们将在《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上重新发布托洛茨基本人及其相关的材料,首先便是艾伦·伍兹的这本小册子(按:原文最初出版于2000年)。

上周在贝鲁特市的大爆炸,引发了愤怒与斗争的爆发,黎巴嫩的群众再次走上街头。对此我们做出以下声援:除了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黎巴嫩工人们,推翻整个腐败的体制吧!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0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