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在昨天五十万群众借着七一节日抗议送中条例后,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没有显示出任何消退的迹象。然而,由于整起运动已经达到了没有领导和计划可以实现的目标的极限,它现在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 (按:英语原文发表于2019年7月2日)

2019年6月20日,在桃园空服员职业工会的领导下,长荣航空空服员发动罢工,至今参与人数已超过2,300名。这已经是台湾自1987年解严以来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罢工。本次罢工至今已造成了多余700起航班取消。

(按:本文是格兰特在斯大林于1943年5月单方宣布共产国际解散后隔月13日于英国《工人国际新闻》第5卷第11期刊上发表的文章,追溯了共产国际成立的历史背景和任务,以及斯大林主义如何将带向失败和腐化,最后解散。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今天,成千上万的香港群众发起了激进的游行示威,抗议即将授权中国政府将任何在香港境内的人引渡并羁押在内地的“引渡条例”。三天前的6月9日周日大游行可能是香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据组织者称,高达100万于人在香港潮湿的街道上游行。这意味着七分之一的香港人参加了游行! (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19年6月12日)

(编按:我们在此发表一篇由IMT在台湾的同情者撰写的一篇文宣,向在地的学生们解释1989年天安门事件和学运的由来以及它如何被摧毁的,并解释这个历史经验如何为台湾和中国的劳工和学生指出一个抗争方向。)

5月28日,在法国马赛市福斯湾港(Fos)工作的码头工人拒绝装载沙特阿拉伯货船Bahri Tabük号,由于该货船的目的是将法国武器运往沙特阿拉伯,增援沙特政权在也门发动的野蛮战争。

2019年4月17日,手持国民党荣誉状,头戴车轮旗帽的鸿海/富士康大掌柜郭台铭昭告天下,宣布参与国民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党内初选。他声称:这一切都是女神妈祖的旨意。

(按:本文原载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义大利支部所发行的革命报(Rivoluzione))

苏丹军事政变首脑奥夫

在苏丹军队昨天(2019年4月11日)逮捕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后,苏丹人民仍然继续在街头上抗争。他们拒绝服从由前副总统奥夫(Awad Mohamed Ahmed Ibn Auf)为首的军事过渡委员会所颁布的宵禁令。昨日,从群众之间产生的一些口号清晰地表达了他们对这个由一批老官僚形成的过渡政府的看法:“我们将不会接受另一个Koaz [当地人对极端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贬称-编者按]。奥夫,我们将粉碎你,我们这一代人将不再被愚弄!”更有什者大喊着:“革命才刚刚开始”。

(按:本文是托洛茨基致基辅同志们的一封信。俄文原文刊登于1923年5月31日《真理报》。后载于俄文版《托洛茨基全集》第二卷,并由Marilyn Vogt翻译至英语并收录于托洛茨基《论日常生活问题》。中文译自英语版。)
译者:杨进

(按:在托洛茨基被暗杀前,他预言二战的结果会是斯大林主义政党全面崩盘,第四国际会变成领导革命的群众性政党。但在战后,苏联进军东欧之后建立了数个民族共和国并很快完成了财产公有制,中国共产党也击溃了蒋政权。斯大林主义出乎意料的势力大增,导致了第四国际阵营内出现分歧。以米歇尔・巴布洛(Michel Pablo)为首的国际领导,先把南斯拉夫列为资本主义国家,后来铁托和斯大林分裂后,又认为南斯拉夫变成了相对健康的工人国家。关于中国革命建立的国家的阶级性质,第四国际的领导也有矛盾的分析。格兰特领导的英国托派在第四国际阵营中有比较独到的理论。在著于1949年春季的本文内,他提出的立场是中国和南斯拉夫皆是畸形工人国家,并预测了无产阶级波拿巴主义的发展总趋向。本文摘自于《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 和1966年的再版。原稿下落不明。英语原文刊登于英语马克思主义文库泰德·格兰特专栏
译者:陈湘灵

谢雪红是20世纪初台湾革命运动内的关键人物。尽管她出身于一个文盲贫农家庭,并且要面对极度落后父权社会为她树立的种种限制,她仍然得以建立和领导台湾共产党。

(按:以下是由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美国支部所发表的一份入门理论学习书单,经译者稍做修改,加入了对中文读者们应该有兴趣的文献。本书单特别添加了几篇由IMT发表对于中国的分析。)

谈到二二八事件,一般联想到的是中国资产阶级独裁者蒋介石以及其国民党政权于1947年在台湾进行的血腥屠杀。上千名民众在连日的政府镇压下丧生,而此事件也成为了一大部分台湾社会至今诉求独立自决的重要分水岭。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驳斥并谴责美国帝国主义目前在委内瑞拉企图发动的政变。我们正在目睹以特朗普为首的一群国家政府正企图移除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的政府。这是他们20年来以策划军事政变、准军事部队渗透、经济制裁、外交压力、煽动暴力骚乱和暗杀行动来反对玻利瓦尔革命的最新篇章。

1934年3月,斯大林在全苏联范围内,再次将同性恋刑罪化。此后任何牵涉到同性性行为的人,都将被判处三至五年徒刑。然而,在俄国革命的初期,同性恋已被合法化,虽然1934年后共产党的官方文献中,对此鲜有提及。今天的斯大林主义者,那些崇拜其政权的人,需要对此作出解释。
译者:阿椎

十月革命激进地改变了俄国同志和妇女的状况,1922年苏俄颁布了第一部刑法,1918年所有旧沙皇法律遭到摒弃,经过几年的辩论后,终于产生了一部新宪法,同性恋和“鸡奸”(这是它当时的名称)得到除罪。这对同志来说是巨大的进步,同志沙皇时代曾面临着逮捕、监禁或劳改的可能。
译者:阿椎

马克思主义者们认同1949年中国革命所带来的各种重大成就。这毫不意外地让毛泽东所喊出的一些口号在世界各地产生共鸣,并吸引了尤其在中苏交恶后,寻求官僚化苏联以外社会主义体制的革命志士们。然而,所谓的毛泽东思想仍然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之间存在着必须要澄清的重要政治分歧。

朱梅雪是华航企业工会现任秘书长。在2018年的桃园市长选举内,他以无党籍的身分参选,挑战台湾两大政党:国民党和民进党。朱梅雪的选战需求工人阶级应独立于两大财团政党,并以工人阶级观点提出多项政策,也推广了“工人不投蓝绿党!”、“百万劳工站出来!”、“为自己投一票!”等口号。

当我们踏入新的一年时,世界正面临着决定性的转折点。资本主义危机正在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一个威胁要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痛苦地建立的现有世界秩序的危机。在2008年金融崩溃十年过后,资产阶级仍然丝毫无法解决经济危机。

當我們踏入新的一年時,世界正面臨著決定性的轉折點。資本主義危機正在達到一個新的境界:一個威脅要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痛苦地建立的現有世界秩序的危機。在2008年金融崩潰十年過後,資產階級仍然絲毫無法解決經濟危機。

自2008年危机开始以来,反移民的政党和运动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具影响力。它们甚至说服了工人阶级的某些成员来支持其政纲。这导致劳工运动的一部分人和这种理念妥协,要求更严格的边境管制,从马克思引用了一些支字片语为自己辩护。我们将要阐述的立场是: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与马克思以及第一、第二、或第三国际的传统完全无关。

(按:本文是于1959年3月当时在作为第四国际英国支部的革命社会主义联盟(Revolutionary Socialist League)内发行的内部讨论文件,由泰德·格兰特主笔。本文是格兰特对于“打入主义”以及革命家如何在群众中间活动背后的政治和策略原理做出重要的阐明和延伸。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内,全书英文版可由此订购。)

(按:本文原名为“斯大林主义中共的土地计划赢得农民支持,蒋介石严防士兵逃跑”,是格兰特于1949年1月在《社会主义呼唤报》第66刊上发表的文章,清楚地预测到了中共夺权后将会建立的极权官僚计划经济体制,以及日后中苏交恶的社会基础。本文收录于由Wellred出版社发行的泰德·格兰特选集《不间断的传承》(The Unbroken Thread)内,全书英文版可由此订购。)

黄背心抗议民众于12月15日在法国的街道上发动了第五次周末示威行动,被称为运动的“第五幕”。这是继马克宏于12月10日公布“退让”之后所发动的示威。而过去一周我们也看到了多起学生动员,以及法国全国总工会(CGT,以下简称全总)所发动的“全国行动日”。爆发了五周之后,黄背心这个运动达到了什么阶段,它的前景是什么?

在台湾执政的民主进步党在近期的九合一大选中惨败。民进党的大败立即导致了总统蔡英文请辞民进党党主席一职,而行政院长赖清德和总统府秘书长陈菊也照样请辞。在选举同时举办的公投中,社会保守势力得以大举进击。然而,虽然表面上选票回到了现在在野的中国国民党,台湾的资本主义危机也正在准备将阶级斗争推向新一个阶段。

上周末(12月8日),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以另一轮大规模抗议行动进入了第四幕。虽然官方报道参与抗议的人数为十三万左右,但实际人数可能达到五十万人。这一次,政府方面的反应却也更加的残暴,在法国各地动员了八万九千名员警来试图阻止黄背心参与者发起和平或其他性质的抗议,导致了两千馀人遭到逮捕。

(译者按:本文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在中国共产党召开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于2017年11月30日发表的评论。文中讨论了关于中国经济性质从斯大林主义计划经济转变为朝向帝国主义发展的资本主义系统,并在这个基础上解释了习近平的强权。编译团队决定不更动发表时的原文,以便读者们比较我们当时的预测和后来的发展。)

近几个月来,一场工人和学生对抗中国资本主义政权的持久战正在展开。中国政府对支援工人的学生们施加的残暴镇压,也凸显了这场抗争的火爆性。

今年秋天,全国各地的马克思主义学生一直在大学校园内外活动,呼吁热情的同学们报名参加各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IMT英国支部学生组织)。今年是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arxist Student Federation)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全国33所大学的几千名学生报名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以下简称马会),几百人参加了马会举办的集会。
译者:高山,

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国际舞台上表现越发得自信,中国的工人阶级也开始对资本主义残酷的现实表现不满。从五月开始,卡车司机、送餐工人和吊车司机举行了三起高曝光率的全国范围的罢工行动。这些罢工的规模,虽然跟整个工人阶级相比较还算是小的,但是工人在多个重点城市联合组织的能力展示了阶级的一层正被推向更深的抗争。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或称IMT) 是一个在世界各地为劳动阶级和社会主义奋斗的革命组织。日前我们组织在巴基斯坦支部的个别同志们由于我们声援一起具有革命性的少数民族“捍卫普什图”运动而遭到政府镇压。以下是在六名同志于4月22日被巴基斯坦政府军掳走后所发表的声明稿。而后又有一名同志的无故失踪,也促使我们更新部分原文。您如果有意加入我们的声援行动,请由此连结参与我们在全球发佈的连署声援行动!

我们目睹了妇女解放斗争的愈发激烈,近年来为性别平等而动员奋斗的人数越来越多。每年三月8日国际妇女节会有数十万人,大多数是妇女,游走街头反抗不平等待遇。

在世界各地工人阶级都在开始寻找脱离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之下,实力仍然渺小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该如何耕耘他们与广大群众之间的联系,如何在日后革命浪潮中得以说服群众采取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来改变社会?来自南非,立足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战斗趋势”组织(Militant Tendency)创立人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对此的精辟马克思主义分析和几十年建立英国最大规模托派组织的经验,是值得当今任何想要改变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有志之士参考的重要文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格兰特和当今IMT对于如何与群众组织互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台湾的劳动阶级已经开始透过群众运动和新兴的工会团体来开始行动。民进党近来的反工人修恶反而成为了把工人们推向行动的一记鞭打。

比特币在这篇刊登于英国社会主义呼吁报(Socialist Appeal)上的文章发表几天后经历了灾难性的崩盘,证明了我们关于比特币分析以及它如何反映资本主义的普遍危机。原文发表于2018年1月12日。

资本主义正在经历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这是一起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危机,并且在开始爆发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动荡中表现出来。尽管统治阶级不遗余力地试图埋葬马克思主义,却没有比今天更需要应用它的时刻了。在这篇更新后的文章中,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及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主编艾伦·伍兹(Alan Woods)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够扮演的角色。
译者:章罗储林

曾经有一个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别者是可以从军的,一位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长,歧视性的法律条文被移除,而在证件上修改个人(社会)性别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行政事务。这个惊奇的地方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些比随便哪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的民主与人权进步的法律被树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样的法律没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马克思主义者们对这个景象并不陌生,这个国家即是苏联,而这些法律则是在俄国革命气势上升时期(1917年到1926年之间)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实施的。毫无疑问,这些法律也在后来斯大林主义反革命浪潮中与其他所有布尔什维克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进步一同被废止,粉碎。

以下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於近日在巴基斯坦支部Lal Salaam全国大会上讨论并表决通过的文件。
[这份文件是做为在国际马克思趋势2016年世界大会上表决通过的“2016世界综观”的补充所起草,在阅读时应互相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