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Traditional)

上週末,有數十萬人在全美數百座城市走上街頭示威遊行。這是自喬治·佛洛依德(George Floyd)於5月25日在明尼亞波利斯遭到種族歧視的員警殺害後,最大的示威行動。而在世界各地的數百座城市中,也有數十萬的年輕人與工人們參與了反對種族歧視與警察暴力的抗議活動,並在世界各地聲援這場美國的群眾運動。(按:本文原文於2020年6月10日發表)

5月21日,在中共政權屬意下,中國人大正式通過了香港版的國安法,直接從中央而不是透過香港特區的立法會對香港人民施加一系列反民主權利的法條。對此美國總統川普立即抓緊機會,企圖利用此問題將注意力轉移開他自己深陷危機的政府。 美國統治階級無權向任何人說教民主權利的需要,美國全國正爆發著針對警察殺人、種族主義和不平等的起義。 實際上,川普要抨擊中國的真正原因是通過弘揚美國民族主義來加強自己,也就是鞏固反對目前美國群眾抗爭的社會、政治階層對他的支持。

在過去兩年內,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比過去十八年內死於阿富汗戰爭的美國人還多。而過去三年,遭警察殺害的美國人,也比死於911恐怖攻擊的人還多。這樣的情況加上毀滅性的經濟危機與新冠病毒的嚴重疫情,我們很容易理解為什麼社會的情緒已經到達了臨界點,因為幾世紀以來所積累的憤怒和屈辱已經蔓延到了街頭上。(按:原文發表於 2020年6月4日)

George Floyd遭警方殺害案(一名手無寸鐵的黑人,在明尼亞波尼斯遭到四名警察扣上手銬後,被壓制頸部而身亡),已經引發了橫跨全美的抗議浪潮,並且在幾個城市中,抗議的浪潮已經逐漸升級為失控層級。在Ahmaud Arbery與Breonna Taylor遭殺害後,一連串無止盡的警察執法殺害案件,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引發了一波對美國社會中所有不公不義,壓抑已久如海嘯一般的憤怒。必然性已藉由偶然表達出來—儘管Floyd的遇害絕非偶然。(按:原文寫於2020年5月30日)

5月20日,台灣總統蔡英文正式開始她第二任的總統任期。在世界資本主義急速陷入歷史性危機之前,蔡英文的就職典禮演說卻反映了民進黨政府訴求維持台灣以往現狀的意圖。但是,在疫情仍然肆虐,全球經濟崩盤,以及隨之而來的國際階級鬥爭浪潮下,把持著“進步”形象來維持現狀的蔡英文政府日後只有攻擊勞工階級來為資本家保衛現狀的餘地,而台灣的勞工和青年們也必須為這一前景做出準備。

無條件基本收入,意指政府對所有公民給予無條件限制的一定款項,最近已經成為在主流經濟討論中受到注目,左派和右派各有擁護這一方案的人物,他們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可以解決危機纏身的資本主義體制所產生的各種社會弊病。(按:本文原文於2017年2月9日發表在英國《社會主義呼喚報》上,但現今此一話題仍然相當受到矚目,《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中文翻譯團隊也因此選擇現在發表翻譯。)

隨著新冠病毒病例在美國持續增加,疫情趨緩也看似遙遙無期,麻薩諸塞州的護士們發現:為了保持自身和病人們的安全與健康,他們須要對抗的敵人不只是病毒本身。在政府的無能無為以及醫院資方和股東所對醫療服務所造成的障礙之間,護士們正在行使自己的集體力量,並利用工會的資源來控制醫療物資的發放,並支持和指導所有醫護工人們。護士們的行動清楚地表明了工人控制工作場所和要求資方打開帳本等社會主義訴求的及時性和效能。

(譯者按:本文是托洛茨基在1923年5月15日於《真理報》上發表的文章。譯者根據英語馬克思主義文庫上的英語譯本翻譯。英語版亦收錄於托洛茨基《論日常生活問題》。)

郭芷嫣是長榮企業工會的幹部之一,並在去年歷史性的長榮空服員罷工中扮演著活躍的角色。在罷工發動之前,郭小姐已勇於公開指責長榮資方對於她被一名乘客強迫協助如廁並擦屁股的事件毫無作為。在罷工接近尾聲時,長榮資方以一張郭小姐私人聊天發言的截圖外傳為由,以"涉嫌霸凌"和"危害飛安"為由免職她,並移送警方做刑事調查。郭芷嫣隨後向勞動部申請對於長榮資方不當勞動行為作出裁決,但勞動部卻於2020年3月12日認定截圖事件造成長榮重大商譽影響,認定長榮未構成不當勞動行為。

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台灣成員代表我們在地的媒體《火花》和我們國際網站《保衛馬克思主義》於2020年3月21日採訪了郭芷嫣小姐以及她委任的沈律師。在採訪的過程中,郭小姐為我們分享了相當珍貴的工會組織和罷工經驗,也向我們透露長榮對其員工相當駭人的待遇,以及台灣勞工運動仍然面對的壓力和挑戰。

八十年前的1924年1月21日,蘇聯領導人、共產國際領導人弗拉基米爾·伊里奇·列寧因長期疾病而逝世,終年53歲。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他的一生經歷了深刻的動盪、危機和變革,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1917年俄國革命。他無疑是那個時代最偉大的革命家,是一個改變了20世紀歷史進程的巨人。(按:本文原寫於2004年。譯者:洪磊)

(按:本文是羅布·蘇沃爾於2018年撰寫的文章。由嗶哩嗶哩用戶“赤紅色の小泉同志”原譯,經《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發現併校對後發表。)

(按:本文原文刊載於《第四國際》第一卷第七期(1940年12月,pp.191-195),後收入托洛茨基論西班牙革命的文集《西班牙革命:1931-1939》。後經紅色鐮刀翻譯和若羽、張兄校譯並刊登至《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繁體版由楊進轉換,再校後轉發。) 

(按:本文是羅布·蘇沃爾於2014年撰寫的文章。由嗶哩嗶哩用戶“赤紅色の小泉同志”原譯,經《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發現並校對後發表。)

(按: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在以下聲明中解釋了為何資本主義在應對新冠狀病毒時遭遇了完敗,並且將威脅上百萬人的生命。在這樣的情況下,折衷方法和對現行制度的修修補補是徒勞的。只有重大的措施才能夠避免即將到來的災難。譯者:Kostya, Estherlia, Sycamore, 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