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的中美的竞争——这对人类意味着什么?

虽然乌克兰战争引起了很多关注,但一场同样重要的冲突正在太平洋地区发展,且关系到在未来谁将会统治这个关键地区:是美国还是中国?事实上,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支点就是反制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2年6月10日。译者:Affroins)

1989年,当世界经济发展壮大,并容得下多个主要竞争势力时,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成立了,该组织有21个成员国——其中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和中国。实际上,它包括了几乎所有毗邻太平洋海岸线的国家。

当时,苏联正处于重大危机的边缘,其势力范围内的所有东欧国家都经历了政权更迭,伴随着旧制度的崩溃与资本主义的回归,紧跟着的就是两年后苏联本身的崩溃。而中国则在发展,但距离如今举足轻重的地位还很远。那时,中国提供了非常便宜的劳动力成本和有赚头的投资领域,许多跨国公司都利用了这一形势纷纷涌入中国市场。

美国的相对衰落和中国的崛起

现在的世界形势已经大不相同了。美国仍然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然而,它经历了一个重要的长期相对式微。自二战以来,它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便有所减少。1945年,它占世界GDP的50%以上。1960年为40%,但到1980年的时候,其已降至25%左右,2000年又升至30%左右,此后又回落到了24%。而另一方面,中国在世界GDP中的份额则从1980年的1.28% 上升到了2013年的10%,直到今天的15%以上。

随着经济实力的逐渐增强,中国已成为了世界范围内主要的资本主义参与者,现在它正展示着自己的力量并抵制美国在世界不同地区的影响力,特别是在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这一点很明显,比如,中国正在试图与太平洋上的一些岛国达成安全和贸易协议——占据新闻头条的中国与所罗门群岛协议则是最近一例。

而在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中国同样也在全球150多个国家中投入了巨资。据《中国全球投资追踪(the China Global Investment Tracker)》报道:“自2005年以来,中国对外投资和建设的总价值为2.2万亿美元。”这大约是2020年底美国6.15万亿美元总额的三分之一。

然而,根据全球的统计数据库statista.com的数据:“2020年,美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FDI)存量,约为8.1万亿美元。而中国则以大约2.4万亿美元的规模位居第二。”

这些数据表明:中国对外投资总额已经达到了美国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水平,也就是相当于意大利全年的GDP总量。而意大利则是世界第八大经济体以及七国集团的一部分。

然而,上述数字也并未给出完整的画面。香港是全球第七大投资者,接近2万亿美元,而其现在已被中国完全接管。这些投资中有1.2万亿美元在中国,其余0.8万亿美元则在其他国家,这就使得中国全部的投资总额很轻松地就超过了3万亿美元的标准。无论我们怎么看,在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同时,中国也已随着其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成为了第二大外国投资者。

中国也大量实施对外贷款。据《哈佛商业评论(the Harvard Business Review)》报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已经成为了全球主要的贷款方,未偿债权目前已超全球GDP的5%。”其又继续道:“中国政府及其旗下的关系机构总共向全球150多个国家提供了约1.5万亿美元的直接贷款和贸易信贷。这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债权国——其超过了不论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所有经合组织债权国政府等传统官方债权国的总和。”

也难怪《中国全球投资追踪》增添了一条评论,“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依旧继续对中国的活动持怀疑态度。”而凭借着这种全球影响力,中国政府则希望以典型的帝国主义方式来加强中国对贸易路线、原料的来源和安全的控制。

中国在太平洋

这在全球许多地方都非常清楚。中国的投资,除了北美和欧洲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外,还从拉丁美洲延伸到非洲,再到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而本文主要针对太平洋地区。

中国在整个太平洋地区的资源开采行业占据了主导地位。2019年,在该地区所出口的海鲜、木材和矿产超过了一半,总价值达33亿美元。而与此相照应的则是,太平洋地区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商船船队是中国的。中国有290艘商船,超过了太平洋地区所有国家的总和。

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超过90%以上的木材都出口到了中国,就像是所罗门群岛90%的采掘资源一样。巴布亚新几内亚还向中国提供了来自其拉姆(Ramu)镍矿的镍。瓦努阿图、汤加和帕劳群岛也有类似的情形。总体而言,在过去20年中,中国公司在太平洋地区的矿业投资超过20亿美元。

显然,该地区对中国至关重要。这也解释了它最近与多个国家达成交易的举措。其始于4月中国与所罗门群岛所签署的为期五年的安全协议。而这笔交易背后的根本原因则是中国想要成为该地区主导力量的长期目标。

目前,该协议将使中国在所罗门群岛的内部政权稳定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国警察已经在岛上训练了当地警察的防暴方法。所罗门群岛政府正面临着巨大的民众骚乱的局面,且其不得不镇压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且可能在近期再次这样做。然而,中国所期许的远不只是对所罗门群岛一个国家的扩大影响。

所罗门群岛实际上是在澳大利亚的后院,因此被认为是在美国的势力范围内。如果中国在这些岛屿上建立自己的海军基地(尽管中方矢口否认这是他们的意图),这将对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航线构成直接威胁。而如果中国威胁要入侵台湾的话,这也将是一个非常有用的阵地,因为这显然会使中国和美国直接或间接地接近军事冲突。而所罗门群岛现政府早在2019年就将其外交认可转向中国而不是台湾,这一事实也表明了事情的发展方向。

然而,中国在太平洋的利益并没有止步于所罗门群岛。它现在正在寻求促成一项涉及太平洋十几个岛国的交易,其涉及警察、安全和数据通信。如果中国能够达成这项涉及贸易和安全问题的协议,那么它将极大地增加其在整个地区的影响力。

作为达成协议尝试的一部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于5月底在斐济主持了一场会议。其已经在该地区及其他地区敲响了警钟。密克罗尼西亚联邦(FSM)总统戴维·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曾公开表示,这笔交易可能会引发一场新的“冷战”, 尤其是关于中国与西方、澳大利亚、日本、美国和新西兰之间的关系。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与美国达成防务协议并非偶然,这反映了其在该地区所担任的棋子之一的位置。

中国也在寻求与基里巴斯达成单独的协议——基里巴斯也在2019年与中国而非台湾建立了外交关系。与基里巴斯的协议将类似于与所罗门群岛签署的协议。与此同时,中国还与瓦努阿图签署了建设新机场跑道的合同,以扩大桑托岛佩克阿(Pekoa)机场的能力。萨摩亚还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双边协议,其中涉及到了“和平与安全”等内容,中国将为这个小国提供更大的基础设施的发展。中国代表团已经做了许多逐岛旅游,其已访问了斐济、汤加、瓦努阿图、巴布亚新几内亚及东帝汶等国。

在中国正在努力加强其在太平洋地区的经济和安全地位的同时,它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则已经超过了美国,并且其正在寻求通过增加在该地区的外商直接投资的方式来加强这一地位。

而针对这一切,美国最近向所罗门群岛派遣了一个外交代表团,美国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国务卿丹尼尔·克里滕布林克(Daniel Kritenbrink)甚至威胁到,如果中国有任何在这些岛屿上建立军事行动的举动出现的话,那么美国未来就可能会进行军事干预。澳大利亚新任外交部长黄佩妮最近也访问了斐济,表达了对中国在该地区的举动的担忧。

而在最后,中国所组织的十国会议决定推迟作出任何决定,王毅发表声明称,其需要进一步谈判以达成必要的共识。很明显,这些小国感受到了两个相互竞争的帝国主义列强的压力,并小心翼翼地避免冒犯到其中任何一方。但正如我们在其中一些国家(例如所罗门群岛)中所看到的那样,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了主要的贸易大国,随之而来的就是要建立更为紧密的外交和安全工作联系的动力。

拜登试图取得平衡

美国总统乔·拜登对中国在该地区取得的进展感到震惊,其也试图与一些印太国家达成经济协议,但这却反过来激怒了中国政府。与此同时,美国也在努力加强其军事地位,从去年签署的 AUKUS协议(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就可以看出,这是一项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签订的新的一份安全协议,美国将在该协议中为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而这显然是针对着中国的。

5月23日,美方在东京举办活动,发起了“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拜登试图通过召集该地区的十几个国家来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文莱和菲律宾已同意参加谈判,并加入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行列。美国寻求的交易涉及数字贸易、贸易便利化、清洁能源和碳排减、供应链以及(据说至少)反腐败和税收。

讽刺的是,拜登试图争取达成协议的大多数国家也都与中国签署了贸易协议,这是其所谓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一部分。实际上,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世界关系中的一条主要的断层线,其涉及到地球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大国美国与崛起中的中国之间的战斗。

中国日益壮大的军事实力

不可避免的是,任何资本主义势力在某个阶段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军事实力也随之提升。美国每年的军费开支为7780亿美元,超过了其后九个军事大国的总开支。这些数字分别是:中国2520亿美元,印度729亿美元,俄罗斯617亿美元,英国592亿美元,沙特阿拉伯575亿美元,德国528亿美元,以及法国527亿美元。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军备消费国,比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四个大国的总和还要多。尽管它在军备上的支出仍仅占其GDP的2%(与美国的3.7%相比),但其绝对值一直在大幅增长,从2000年的刚刚超过200亿美元的水平如今增长到了该数字的十倍以上,正如我们在上面所看到的那样。

根据中国政府的数据,中国现在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并且拥有可以发射核武器导弹的潜艇。《华尔街日报》警告道,“首先通过隐蔽的方法,然后又是以渐进的形式,而现在则是大的跃进了,中国正在建设一支蓝水海军和一个基地网络,以扩大其军事和政治影响力。在柬埔寨建立一个新的中国秘密军事基地应该会唤醒美国的政治阶层——包括美国海军的高层——中国的全球性的挑战究竟以多么快的速度建立起来了。”

而同一篇文章又解释说,“中国想要一个全球基地网络,这将会使其更容易去部署力量。”其还补充说,“解放军基地的激增是与不断壮大的中国海军相匹配的。而美国则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其拥有297艘舰船,却计划到2027年时降至280艘。而中国有355艘,并且在2030年将达到460艘。北京依赖着较小的船只,但其很快将会推出先进的航空母舰,这可以使它能够做到向国外部署空中力量。”

半岛电视台的一份报道指出了中国军队的以下内容:

“根据最新的五角大楼的《中国军力报告》,中国现役军人超过915,000人,令拥有约486,000名现役军人的美国相形见绌。”

“军队也一直在为其武器库储备越来越多的高科技武器。在2019的年国庆阅兵期间,专家称可以击中全球任何角落的DF-41洲际弹道导弹亮相。但引起大多数人注意的却是DF-17高超音速导弹。”

而于今年,报道称,中国实际上测试了高超音速武器两次——一次在7月,一次在8月——美国高级将领将这一突破描述为几乎是“人造卫星时刻”,其所指的是1957年苏联发射的卫星标志着它在太空竞赛中的领先地位。”

中国的空军也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充,其已成为亚太地区最大和世界第三大的空军。它拥有着2500多架的飞机和约2000架的战斗机。这些是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在2020年发布的年度报告中所公布的数据。

新的力量平衡

这些都显著地解释了美国统治阶级为何在担心——确实非常担心——并试图采取行动收复失地。美国仍然是地球上最大、最全副武装的帝国主义大国,但中国——至少在印太地区——已然成为其利益的主要威胁。

亚洲最高安全峰会将于本周(6月10日至12日)在新加坡举行——被称为香格里拉对话(Shangri-La Dialogue)——美国和中国都将派代表团出席。鉴于中国对台湾的强硬立场、其在南海的军事行动,以及最近扩大其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的举措——如上所述——以及拜登试图建立联盟以对抗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峰会中可能会看到世界第一大国和第二大国之间的公开冲突。

台湾显然将成为冲突的主要来源,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也是如此。多年来,美国一直坚持所谓“战略模糊”的立场,即如果台湾被中国入侵,美方是否会进行军事干预。然而,拜登最近的声明似乎将美国的政策转向了直接军事干预的前景。随后,美国官员试图淡化此事,但这一威胁依然存在,并激怒了中国官员。

今年5月21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在与1989年首次成立时截然不同的情况下举行了会议。现在,世界经济陷入了严重危机,所有主要大国都在争相捍卫自己的势力范围和市场。病毒大流行打乱了供应链。乌克兰的战争则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全球化正在瓦解,伴随着区域权力集团的兴起。

在那次会议上,在俄罗斯经济部长马克西姆·雷舍尼科夫(Maxim Reshetnikov)讲话的同时,加拿大、新西兰、日本和澳大利亚的代表与美国人一起退场以示抗议。显然,他们想要对“俄罗斯发动的战争做出更强而有力的抗议”。而这可能会在本周末的峰会上重演。

这一切都突显了我们所处的新的时代。在世界被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统治的时期,其已经建立了某种程度上的平衡。那个时期相对稳定的基础是强大的战后繁荣,几十年来经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而这最终则以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而告终。

美国的统治阶级那时充满着信心,正如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在1991年所表达的那样:“人类文明曾有一百代先人艰难地寻找着通往和平的道路,而在这个路途上则爆发了上千场战争。今天,这个新和平的世界正在艰难地诞生,一个与我们所知的截然不同的世界。”

但当时形成的新世界并不是老布什当时所描绘的。事实证明,美国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强大,和平的希望已经化为泡影。世界正孕育着战争,目前乌克兰的战争显然是俄罗斯与北约——由美国领导——之间的代理人战争,而印度-太平洋地区则正在酝酿着一场更大、可能是更危险的冲突。

正如随着乌克兰战争的爆发而引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威胁一样,一些人也在关注中国和美国未来在台湾问题上的冲突引发的世界大战的前景。而美国是否真的会直接用自己的军队进行干预是另一回事。我们已经看到,即使在乌克兰,北约也系统地拒绝在乌克兰领土上设置“禁飞区”,因为这将意味着与俄罗斯军队发生直接冲突。

事实上,在拜登在美国对台政策上出现失误后,现任美国国防部长的美国上将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坚称,拜登的言论“突出了我们根据《台湾关系法》承诺帮助台湾提供自卫手段的保证。”《台湾关系法》规定,美国将提供“能使台湾保持足够的自卫能力所需数量的国防用品和国防服务”。

主要核武大国之间的直接军事对抗增加了双方相互毁灭的风险,双方都不会是赢家。而这当然不符合统治阶级的利益。出于这个原因,美国在未来的任何台湾冲突中都有可能寻求通过大规模制裁而不是直接军事干预来让中国屈服,就像它今天试图对俄罗斯所做的那样。

然而,这种情况将导致一场规模空前的贸易战,对地球上的每一个经济体都将是毁灭性的。这将给数百万人带来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痛苦。我们已经看到对俄罗斯的制裁正在取得什么成果:发达国家的贫困加剧,而较贫穷的国家正在面临着大规模的饥饿。

这就是在1990年代后诞生的“新世界”。这是对所有统治阶级、对世界所有资本家、北美的、欧洲的、中国的和俄罗斯的以及所有其他次要大国的确凿罪证。他们都只能看到自己自私的阶级利益,他们自己狭隘的国家利益。这表明资本主义很久以前就不再具有推动社会前进的任何进步作用。它现在正把我们拖入野蛮的深处。

工人阶级的力量

然而,世界上有一股力量可以结束这种噩梦般的场景——那就是:世界工人阶级。全球有超过30亿工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连同世界上的穷人和受压迫者,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各国工人必须团结成一股力量,共同推翻本国的统治阶级。美国的、欧洲的、中国的工人,以及各大洲的工人,都没有兴趣进行大规模的毁灭和死亡的自相残杀的战争。

在战争和民族沙文主义的时期中,马克思主义者必须以国际主义者的身份脱颖而出,以各国工人的共同利益反对其民族统治阶级。我们需要说明的是,中美工人在两国未来的任何战争或冲突中都没有任何好处,更不用说在这个过程中台湾会被摧毁,就像乌克兰今天在我们眼前被摧毁一样.

然而,这种场景还有另外一面,那就是影响所有国家的经济危机的加深,其也是在对各自国家的每个民族统治阶级产生越来越大的质疑。工人和年轻人正受到生活成本危机的影响,伴随着飙升的通货膨胀。这为愈演愈烈的阶级斗争奠定了基础——其已经反映在一个又一个国家的罢工活动中。这伴随着使还没有组织的工人加入工会的推动力,以及工会内部的情绪向更激进的转变。

从哈萨克到斯里兰卡,从土耳其到伊朗,从黎巴嫩到苏丹,以及在帝国主义的核心,美国,我们都看到了巨大的示威抗议活动。在其中一些国家,这些运动已经达到了起义的程度。正是通过这些运动,我们才能开始看到国家之间的战争的一种替代方案:阶级之间的战争。

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拥有数十年和数百年所创造的巨大生产力。如果这些资源被用于各国人民兄弟般的合作,那我们就可以开始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所有重大问题,从气候变化到战争,从泛滥的通货膨胀到食物短缺。

这也是我们必须传达给世界工人的信息。这也是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最后一句话:“无产阶级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捍卫马克思主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站。我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革命斗的革命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的理念趣加入我,可以填写联络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火花-革命社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