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近中国的风暴

(按:本文原载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义大利支部所发行的革命报(Rivoluzione))

“当中国醒来时,她将震撼整个世界”。拿破仑这一著名的预言已被历史所证实。特别是在过去20年里,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最重要的经济大国,客观上威胁着美国的独霸世界的地位。

但现在, 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首次不再是对世界经济衰退的缓冲,反而成为了其爆发点。现在的问题不仅是“中国会如何陷入即将到来的世界经济衰退?”更重要的问题是:“经历危机后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

贸易隐患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并非儿戏。去年12月,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下降了63%,与此同时,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量也出现了崩溃。根据商务部的数据,外商投资在2018年11月份下降了26.3%。尽管而后的下降率没有如此严重,但是外商对中国的投资至今仍然持续减低。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总股价也下跌了20%。

然而,义大利《24小时太阳报》则提供了最值得注意的数据:中国境内的“私人投资大幅下降”和“国有企业投资的大幅回升”已经开始,与先前中共政府对外公开的政策相悖。

川普与中国的贸易战造成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下降了63%,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量也出现了崩溃。 //图片来源:社会主义呼唤报(英国)川普与中国的贸易战造成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下降了63%,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量也出现了崩溃。 //图片来源:社会主义呼唤报(英国)

换句话说,他们不得不通过政府支出来应对危机和避免金融危机传染、蔓延,因为正如世界银行表示,“中国已深深融入全球经济”。对中国的投资占全球投资的五分之一。自2010-2015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境内的经济复苏量也占了全球经济复苏量的42%。

中国私人投资的下降引起了中共政府对该国GDP成长前景的严重担忧。中国的潜在成长率不久前被广泛预估将从2010年的10.6%下降到2020年的6%。今天,官方公布的成长率为6.4%。虽然与欧洲比起来,这算是个亮眼的数字,但同时中国人口的成长率是4%,而且每年有数千万中国人从农村迁移到城市寻找工作,促成巨大内部流动。由此看来,6.4%的成长率不仅表现了中国经济的停滞,更显示它注定会恶化。

债台高筑

此外,中国经济开始背负巨大债务,就如近年来所有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一般,只不过北京政府的债务在更短时间内迅速地累积。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中国的国债已达到6万亿美元,而总债务总额(包括家庭债务,私营企业债务和银行债务)则达到的惊人的23万亿美元。

尽管习近平极力地与美国达成贸易和解,但我们将会看到这些举动都不太可能对两国关系和世界情势产生持久的正面影响。压力必然会增加。

在美中政府不断宣告两方已经走向和解的同时,实际情势则朝着反方向发展。中国最大的电信用具公司华为正准备对美国政府提起数十亿美元的诉讼。当然,美国要求加拿大当局软禁华为的首席财务官(以及创始人的女儿)孟晚舟,不能被视为对北京的和解行为。

美国和欧盟委员会也提高对意大利政府的施压。意大利被指控为中国木马屠城阴谋的傀儡,透过加入“一带一路”计画让中国产品更容易渗透欧洲市场。

在习近平3月22日访问意大利期间, 意大利正式签署加入一带一路。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中国在世界政治上的新角色,以及在国际间冲突程度的上升。

生产过剩

中国有迫切需要扩大其商业网点,因为它已经过度生产了一段时间,即使习近平政府已经逾越了资本主义的“自然规律”,并持续砸下巨额来人工性地维持中国经济的运作。

这种信贷扩张政策(经济学家称之为量化宽松政策)是世界上所有央行在2008年危机之后过度使用的政策。但根据彭博杂志在2019年1月17日的报导,各国央行使用信贷扩张的次数越来越少,原因就是它不再有效。

美国联邦储备局一年多前放弃了量化宽松政策,欧洲央行也在今年1月跟进。在日本,相同的政策已经实行十年多,却没有达到任何影响。

现在轮到中国面对一个充满矛盾的困境,因为它积累的巨额债务中只有一部分用于开发新的工业技术和基础设施,而很大一部分用于维持国家货币价值,或支持已经废弃的、无法在市场上自力更生的国营企业。原因很简单,如果中国政府不这么做,那么就会增加私有化所带来的失业率,迫使国营企业裁员。

中国有迫切需要扩大其商业网点,因为它已经过度生产了一段时间,即使习近平政府已经逾越了资本主义的“自然规律”,并持续砸下巨额来人工性地维持中国经济的运作。 //图片来源:kremlin.ru中国有迫切需要扩大其商业网点,因为它已经过度生产了一段时间,即使习近平政府已经逾越了资本主义的“自然规律”,并持续砸下巨额来人工性地维持中国经济的运作。 //图片来源:kremlin.ru

因此,我们看到“凯恩斯主义”政策即使在中国也不再具有预期的效果,就算中国看似是唯一拥有足够财力来成功施行它的国家。

虽然中共当局仍然拥有大量的外汇存底(即使从几年前的4.4万亿美元至今下降了许多),并且肯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几个银行,但是新的乌云仍然开始聚集。

除了债务泡沫,房地产泡沫和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措施之外,中国与近年来加入一带一路友邦的关系也开始出现问题。一些国家陷入了典型的“债务陷阱”,背负在不再可持续的债务,其中包括马来西亚,巴基斯坦,缅甸,斯里兰卡等。

马来西亚最近取消了220亿美元的中国投资。斯里兰卡已向(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协助。巴基斯坦也准备跟进,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宣布,如果巴国计画用这笔贷款来还偿还欠中国的债务,他们将拿不到一分一毛。

中国企图向印度施压以将后者带入一带一路的企图首先导致了在不丹爆发的争议,最近又导致了在克什米尔边境的暴力冲突。巴基斯坦军队杀害了两名印度士兵。

现在,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盟越来越稳定,他们企图遏止中国在亚洲和世界各地的势力扩张。

美联储放弃量化宽松政策以及美元利率相对上升,对中国造成了进一步的冲击,并造成资本流出。在2015年,中共政府花了数十亿美元来尝试维持他们货币的稳定。另一方面,接受货币贬值将导致新的重大内部矛盾(利率上升和进口成本上升)和外部矛盾(商业紧张局势加剧)。

中国外交政策的变化,一改先前的谨慎手段,显示了其与美国关系的恶化。中国在委内瑞拉公开支持马杜罗的举动证明了这点。

中方需要通过巩固经济关系和寻找新的经济和政治伙伴来建立商业渠道。这将使他们侵蚀美国和欧盟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再多的和解声明也无法改变每况愈下的贸易紧张局势。

法国的68风暴会在中国上演吗?

不管中共当局再怎么努力,资本主义危机已经开始造成企业倒闭。失业率正在增长(尽管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并不可靠),劳资纠纷正在增加。

最让习政权担忧的是,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增长的工人抗争浪潮也开始吸引学生参与。在广东这个中国和世界的制造业中心,约50名学生在2018年7月底加入了佳士工人为了组织工会而发动的抗争。这些工人们起初获得了中华全国总工会的许可成立工会,但后来全总却取消了他们的许可,促使工人们进入斗争。详情请见我们的报导:“佳士工人斗争显示阶级斗争升温:请参与连署”。

工人和学生们的走向

一旦学生和工人聚集在惠州的一家旅馆,他们就被防暴警察逮捕了。

在中国的各个主要大学内,学生们从秋季开始就不再参加官方制定的马克思主义课程(被称为“经济发展理论课程”),而自行组织了针对研究生产过剩危机和阶级斗争的自学课程。

北京大学校方威胁不再注册由学生管理的“马克思主义学会”,指责其成员发表要工人阶级建立联系的言词,而不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正统观念。

在南京,两名学生在抗议校方拒绝注册“马克思主义学会”的示威中被捕。在11月至12月期间,12名学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武汉神秘失踪。

政府雇用暴徒来威胁和殴打组织搜寻失踪同志的学生。大学校方抹黑学生们的行动为“犯罪活动”。

学生们尝试着与工人连结,也因此遭到政府打压。 //图片来源:JASIC WORKERS SOLIDARITY学生们尝试着与工人连结,也因此遭到政府打压。 //图片来源:JASIC WORKERS SOLIDARITY

中共当局如此惊慌失措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些学生们来自精英大学。他们是新中国统治阶级和中共高阶官僚的子女。

这些才华洋溢且具影响力的年轻人起初被教导成新自由主义者,只考虑自己的事业。他们本来应该互相竞争,只考虑如何发财致富。然而,他们却意识到尽管他们付出了努力和牺牲,却仍然无法获得他们所渴望的工作。他们最终重新发现了马克思。

我们在中国目睹的现象非常类似于法国1968年五月风暴和义大利1969年“热秋”抗争浪潮前所看到的现象,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孩子们转向工厂,寻求与工人阶级团结。

如果群众抗争开始爆发,它与法国和义大利过去经验的差异不仅是在其规模(中国有14亿人口,也拥有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工人阶级),而更重要的是中国工人阶级没有在政治和工会运动内有别于中共的参考点。比起90年代初从农村移民到城市工作的第一代工人,今天这一代工人更为年轻,且教育程度更高。

这第二代不仅不信任中共政府和官方工会,而且倾向于组织独立的工会。他们对建制愤怒的爆发将会带来一发不可收拾的群众运动。

今天中国没有大规模的温和“共产主义”反对党,比如法共头目马歇(Georges Marchais)或义共总书记贝林格(Enrico Berlinguer)。这些人在60年代和70年代将法国和意大利的群众运动导入了“合理的”和改良主义的死路。 今天的中国有谁能扮演这样的角色呢?

一位组织马克思主义学会的年轻人被问到:“中国年轻人回归马克思主义的原因是什么?”他回答:“政府强调的是儒家思想,家庭观念和民族主义,但这已不再有效。在被马克思主义吸引的中国年轻人内,至少有20%是由于两个主要原因:经济的减缓和国家过去的革命传统。”

因此,对于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我们可以如此解答:中国将以渴望称霸世界资本主义的姿态陷入危机,但它也会因此成为新革命进程的中心,将拿破仑的假设转变为最惊天动地和宏大现实。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敬请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