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的幽灵:今日欢呼孙大圣

我们收到了一则对在中国互联网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报告,展示了尽管身处中共的极权主义统治之中,资本主义危机仍激进化了一整批中国青年,他们正用着许多有创意的方式来传达他们的不满。我们相信发布此文对于国际读者而言将很有价值,因为此文所展示的,在官方的数据和报道中都查无此事。(按:本文原文发布于2020年10月22日)

自2019年以来,一系列网络现象展现了广大中国青年已经对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忍无可忍。新冠疫情以及其经济影响则进一步地刺激了这一社会动乱的成长。新一代的中国青年正指望着马克思主义来摆脱他们身上的桎梏。

今年一月至五月期间,一股反资本主义的情绪在中文互联网上开始生龙活虎了起来,尤其是在哔哩哔哩、知乎一类在有一定知识水平的青年人之间十分流行的平台上。

下文,笔者将检验这些高度值得关注的互联网争端。这些争端体现了这一发展的深度和广度。由于审查原因,有些数据和资料以如今难以寻找,或是丢失了。所以,笔者只能根据笔者当时目击这一变化的记忆,来猜测和解释一些数据。

“996”,“251”,群众怒斥恶劣工作条件

去年的一场事件中,大陆网民集体抨击了尤其是科技大企业集团内极其普遍的极长时间工作制,俗称996工作制:朝九晚九工作久,一周六天无休假,加班工资还克扣。这一制度为许多中国互联网企业所用,如京东、阿里巴巴、小米、网易游戏、苏宁等。虽说这一工作制自2016年已有采用与报道,群众的愤怒却一直积攒到2019年的“马云996事件”才爆发。

2019年三月二十日,一个称作996.icu的网站出现在网上,打出了这样的口号:工作996,生病ICU(重症监护室),强调这样梦魇式的工作时间会把人逼进医院。六天后,一个电脑程序996.icu出现在了流行开发者网页Github上。这是一场透过暗语发起的抗议,人们在试着找到一些很有创意的表达方式来规避“相关法律”。这些网络事件的出现仅于数日内就成了国内外的热门话题。之后,2019年四月十二日,在这一争端达到了其顶峰的时候,阿里巴巴公司内部一段泄露的录音揭开了马云身为996体制之拥趸的真面目,他是这么说的: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今天中国BAT【百度,腾讯与阿里巴巴】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我没有后悔12x12【12小时一天,12个月一年?有歧义】,我从没有改变过自己这一点。”

这些暗讽之言不仅侮辱了工人们的伤痛,还被掀开了马云自己长久以来的伪装。不像其他中国资本家,比如刘强东,王健林等因深知其位而低头闷声发大财的一路人,马云认为自己是人民导师,为愚蠢懒惰的群众带来奋斗教之福音。曾经,他巨人一般的创业路程吸引了无数热枕的哈巴狗来叫他一声国民老爹,而现在许多人不再称呼马云和大亨朋友们为所谓的“企业家”,反而直呼其名:资本家。

来自2017年微电影功守道,其中马云主演,与许多明星演员演对手戏,展现了他那膨胀的自利心。//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对于这漫长工作制的愤怒很快又相结合于一件高度公众化的事件,其中国家机器携手老板狠狠地打压了工人。前华为员工李洪元在华为工作了近十二年,在警方指控他欺诈华为之下,竟被羁押251天。一切都始于他离职时要求的离职薪资(在许多中国企业中都是惯例)。他于2018年被羁押,在2019年八月才释放。值得注意的是,羁押的时间并非是因为欺诈罪,而是因为为了上诉期间良久的法律流程,这一期间深圳警方仍然限制了包括他在内的七位前华为员工的人身自由。

这一奇妙而又令人气愤的插曲构成了一段新的梗语,由985、996、035、251和404四个数字表示,意为:出身985(大学),工作996,劝退35(岁),离职251,维权404(网页错误404,指找不到此网页)。对李洪元及其同事的做法是极具象征性的,尽管辛勤学习、终日忙碌,而当中国工人尝试离开自己岗位时,老板仍然把他们当作罪犯一样看待。

尽管公众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围绕在华为对此事的具体的处理上,群众一声声的嚎哭仍然将中国社会表面下逐渐堆积起来的矛盾和不满展现了出来。

“人民富豪”

数个月后,2020年四月的一系列的事件发生了,似乎是由于资产阶级期望加速和强调重启中国经济而激发,反而造成了许多未曾设想的影响,又一次卷起了群众的愤怒,怒斥统治阶级的羞辱。

第一个事件正是“人民富豪事件”。三月底/四月初,一位《观察者网》(亲政府媒体)记者子思发布了一系列文章,鼓吹马云为“人民富豪”、“社会主义富豪”、“党员富豪”。这条哈巴狗的发言顿时引来了公众的反击。

截屏于一段马云于2020年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的演讲,由观察者网转发于B站。//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子思称,中国的企业家与西方资产阶级不同,因为“在中国,富豪们自始至终属于人民的一部分,虽然拥有一部分私权力但不能凌驾于公权力之上,虽然控制相当大的资本但不能凌驾于政治之上,所以并不单独构成一个具有领导力的资产阶级。这就是所谓“人民富豪”,经济上的确是富豪,政治上又的确是人民——以人民的身份构成人民民主政治的一部分,并以人民的身份参与政治协商和决策。”

这一荒唐的评论正是在用薄薄的一层面纱来掩盖马云及其同类对中国工人的残忍剥削,而年轻人再也不惧在网上喊出这一点了:

马云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视频,由观察者网转发,很快就被群众抗议与恶搞。//图片来源:公众领域马云称“商业本身就是最大的公益”视频,由观察者网转发,很快就被群众抗议与恶搞。//图片来源:公众领域

一段2019年三月的视频,题为《马云在家自拍12分钟视频,这才是霸气,句句在理!》//图片来源:公众领域一段2019年三月的视频,题为《马云在家自拍12分钟视频,这才是霸气,句句在理!》//图片来源:公众领域

如上显示的两则截图清晰地展示了青年们对马云的看法。我们可以在知乎上,对“如何评价观察者网将马云称为‘人民富豪’?”的讨论中看到更多证据,该问题拥有近1000万的浏览数,其中最流行的评论强烈反对马云与《观察者网》。不难看出中国青年正在向左激进的趋势。不久前,马云还是一个中国叱诧风云的公众人物。现在,当普通人看到他时,则会通常会自发地高呼:“吊死资本家”。

一段恶搞视频在人民富豪事件之后把马云称作“MoneyFather”(金钱教父),模仿了经典黑帮电影《教父》//图片来源:自家截图一段恶搞视频在人民富豪事件之后把马云称作“MoneyFather”(金钱教父),模仿了经典黑帮电影《教父》//图片来源:自家截图

统治阶级脱离现实

另一个触发民怨的事件发生在今年五月四日,著名的“五四”运动周年纪念日:1919年,中国青年所领导的反对帝国主义的历史性顽强斗争。在哔哩哔哩的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个名为《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的视频,该视频几乎是立即引起了争议。在视频中,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向观众讲述了“新一代”的年青人的生活是如何功成名就。除了关于“功成名就”这一及其小资产阶级的叙事之外,该视频还展示了富裕家庭中青年的五彩斑斓生活的各种镜头。出现在视频中的年轻人可以自由自在地环游世界,学习新语言,参加极限运动,进行水肺潜水……这些都是大多数中国人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视频中描述的生活方式可谓是一个空中花园,与绝大多数中国青年完全绝缘。有一亿中国人从未乘过飞机旅行,在14亿人口中只有1.2亿人拥有中国护照。尽管劳动法明文规定,“每周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4小时”,但2019年5月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竟为46小时。在2020年,要购买一间中等大小的房子,一个中国的正常家庭必须将其全部可支配收入储蓄整整17年。2017年,中国的英语水平全球排名第36位,为“低等级”一类。同年,实际的基尼系数达到0.67,收入不平等程度突破天际。这样看来就毫不奇怪了,视频中没有一个工厂工人,快递工人,司机,环卫工人,士兵或计算机工程师。即使面对新冠肆虐,医务人员也仅仅出现了两秒钟。

先前,中国统治阶级所展示这种聋哑人一般脱离现实的表演,仅仅会导致一种含糊的感叹、冷漠或嫉妒,通常不会引起强烈的排斥。但是这次不同了:人们对这种傲慢忍无可忍了。

知乎上,有这么一个问题:“如何看待部分年轻人对B站《后浪》的消极态度” ,而一位用户用《华沙曲》回答了这个问题:一首古老的社会主义革命歌曲,在波兰,俄国和西班牙很流行。此响应迎来了4,600余个“赞同”(类似于Reddit和Facebook等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的“顶”或是“赞”):

另一个回答(获得22,000个“赞同”)只是将原来的《后浪》视频的标题叠加在描述辛勤劳动者或贫困儿童的照片上,以讽刺的方式挖掘原视频那个人成功、奢侈无度的主题:

这部视频在青年人中的如此臭名昭著,显现了他们不断增强的政治意识。他们意识到了,习近平主席所倡导的“中国梦”实际上只是南柯一梦。他们对工作中所面临的残酷剥削感到疲倦和不满。结果便是,富人的这种失态行为引起了人们的暴怒。网上成千上万的嘲讽和轻蔑,甚至更激进的行动呼吁都表达了这一点。青年们正在目睹,有些人正在积极参加大规模抗议运动的重生,因为他们开始认识到彼此之间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

到2020年,还有更多事件表明阶级之间的紧张关系,关于餐馆,送货员和服务工人针对贪婪的资本家发起的各种斗争,展开了许多热烈的网络讨论。篇幅有限,这些内容的探讨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但是以上引用的两个事件最能说明当前中国青年的心情。

左翼思想再起:《让子弹飞》与毛泽东

鉴于上述情况,毛派导演姜文于2010年上映的电影《让子弹飞》因其对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的怀旧寓言而重新流行了起来。表面上看,故事是关于一群称为“麻匪”(以其领导人张麻子命名)的陈胜吴广于北洋年间代表穷人推翻封建地主的故事。

这部电影一般认为是姜文的民国三部曲的第一部。但是,也可以将其解释为对1949年中国革命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发展方式的批评。张麻子显然代表毛泽东,而他的一帮麻匪(最终背叛了他)代表了毛泽东去世后继承中国的统治阶级。这部电影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他们认为当前的资本主义政权与毛泽东的工人国家直接对立。缘于当今中国资本主义社会所创造的难以忍受的条件,可以理解的是,许多人都不禁回首计划经济的“美好时光”。

今年,在新冠疫情最初爆发的1月至3月的混乱时期,有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被困在家中,封锁条件下休假,这部已有10年历史的电影再次受到关注。 从2月开始,有关《让子弹飞》的许多评论开始在网上出现,往往包含强烈的左翼情绪:

China youth online screen 9 Image public domain

另一条来自二月十六日:

随着对电影的关注逐步上升,网上的对它的讨论特越来越激进,正如如下几则评论,来自三月二日至三日。

这句话其实往往被认为是毛本人所言,但其实最早只能追溯到一位网民于2019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纪念毛泽东诞辰所写//图片来源:自家截图这句话其实往往被认为是毛本人所言,但其实最早只能追溯到一位网民于2019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纪念毛泽东诞辰所写//图片来源:自家截图

毛的儿子战死朝鲜半岛,而当今许多中国领导的子孙都是富家子弟。//图片来源:自家截图毛的儿子战死朝鲜半岛,而当今许多中国领导的子孙都是富家子弟。//图片来源:自家截图

《让子弹飞》的一些鬼畜视频也开始在网上出现,有一些还获得了千万级别的播放量。

知乎上,“《让子弹飞》背后的潜台词是什么?”,“姜文的《让子弹飞》里的几个兄弟,到底谁背叛了张麻子?”,“为什么让子弹飞又火起来了?”等问题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另一个相关问题,“就中国而言,近代到今最伟大的人是谁?”则收到了4,700万(更新:7,300万)的浏览数。在一万两千多个的回复中,大多数回答为:毛泽东。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一种向左的转变,以及革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复兴。

自发的在线宣传工作的规模和成功也表明了中国年轻人的总体风向左移,许多视频都获得了百万级别的播放量。观看次数最多的左派视频,涉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德战争:“嘿同志,您知道斯大林格勒在哪里吗?我在地图上找不到了(1481万次观看)”。关于过去革命者的剪辑也很受欢迎,其例子有:《年纪轻轻,学什么马克思?》(195万观看次数)和《站起来,不准跪》(121万播放量)。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评也表现出色,例如:《如何反驳精神资本家?》(145万次观看)《翻译翻译,什么叫“勤奋致富?》(447,000次观看)。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视频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其中包括:《苏联:社会主义还是国家资本主义?》(155,000次观看),《法西斯主义是什么?》(131,000播放),《印度政府的心腹大患:印共毛派游击队》(112,000观看)。这些帖子和视频有时传播的速度使审查员不堪重负,审查员无法一次全部打压它们。以至于最后审核员放弃了打压,而是转向软性限流。

但是,这些激进化的根源是什么?造成该国许多社会经济问题恶化的疫情是部分原因。同样,由于封锁,人们也有更多时间花在互联网上。2020年3月的研究表明,在三个月内,上传到Bilibili的视频的年度数量增加了约70%,在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中,视频的上传量至少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一倍。鉴于中国相对较快地控制了疫情,并且目前的封锁已经基本结束,激进化和意识形态左转的真正根源则更加深远。《让子弹飞》的兴起和对左翼视频的热情与则与上述4月和5月的事件有关。所有这些事态发展表明,年轻人对中国社会状况的不满与日俱增。

我们从此何处去?

今年1月至9月的事件表明了一个明确的事实:中国青年越来越排斥资本主义体制,而疫情期间给予他们的空闲时间为他们的激进主义成长提供了沃土。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理解了统治阶级的压迫性。从现在开始,中国青年将永远怀疑中共的社会主义本色。毕竟,是什么样社会主义国家可以容忍12小时之久的工作制?这些年轻人中的某一些将继续更详细地研究左翼思想,一些将成为革命者,为人类社会寻求另一条出路。

尽管中国年轻人的激进主义总体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但这些情绪不可避免地要经历衰退期,特别是在强大的威权统治下。从三月到九月,经过大约六个月的热潮,随着学生开始重返校园,我们发现上传的激进视频的数量有所减少,观看次数也有所下降。从8月开始,部分原因是因为上学,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镇压水平上升。中国的统治阶级很很清楚,任何抗议运动都必须在最弱的时候予以镇压。在撰写本文时,许多视频及其上传者的帐户正在消失。

学史可以明智,仅仅是学生和青年工人的力量还不足以改变社会。在中国内部问题的发酵正在激进化新一代的年轻人,并促使他们寻找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近年来,已有人尝试围绕毛泽东思想进行组织,考虑到中国的特定传统,这是可以理解的。马克思主义者将与真正的阶级斗争者团结一致,同时也要提出、澄清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各种缺点,向新一代中国阶级战斗派提供他们推翻资本主义所需的思想。

《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