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工作,還是家庭奴役?

我們目睹了婦女解放鬥爭的愈發激烈,近年來為性別平等而動員奮鬥的人數越來越多。每年三月8日國際婦女節會有數十萬人,大多數是婦女,遊走街頭反抗不平等待遇。

婦女和生產性工作

從一開始,馬克思和恩格斯就指出,解放婦女的基本條件之一就是將她們融入生產性工作,這將給她們經濟獨立性,使她們擺脫“家務瑣事”。但是,這兩個目標在資本主義下是無法實現的。因此,徹底解放勞動婦女的鬥爭是社會主義革命鬥爭的一部分,而兩者都必須是男女工人齊心共同鬥爭的結果。

工人階級婦女只有通過從家庭奴隸解放才能贏得社會和政治權利 /圖:Marlon Max工人階級婦女只有通過從家庭奴隸解放才能贏得社會和政治權利 /圖:Marlon Max

婦女實現經濟獨立的目的,另外還包括為了結束她受配偶以傳統道德對其施加的精神迫害。其他的作用還包括讓女性進一步融入社會生活,通過在生產性工作中展示工作技巧和智力技能以提高其精神地位,有更多機會接觸文化和獲取對周圍世界的知識,以及擺脫影響女性比男性更深的宗教成見的枷鎖。因此,工人階級婦女只有通過從家庭奴隸解放,才感到必須爭取與階級同胞同等的社會和政治權利。歸結所有這些原因,數百萬婦女加入勞動市場這事從客觀意義上全面強化了工人階級。

給“家庭主婦”工資?

基於以上,馬克思主義者理所當然反對為'家庭主婦'付工資這一要求;因為這不但不是社會進步的一個要素,反而有助於鞏固和證實這些婦女被家務奴役的地位,並使她們被排斥到社會生活的邊緣。我們的訴求必須是所有人不分男女都有體面的工作,工資足夠讓他們獨立生活。無論如何,我們要求所有失業人員都有失業補貼,但這補貼永遠不應與是否完成家務掛鉤。

在這話題上,我們看到了階級的差異。雖然富人家庭可以通過僱傭工人階級婦女來完成任務而從“家務瑣事”中解脫出來,工人階級家庭卻無法做到這一點;或者如果他們可以部分地或暫時地解決,仍必須從有限的家庭收入抽出錢來支付,以犧牲生活條件為代價。

富人家庭可以通過僱傭別人而從“家務瑣事”中解脫出來:工人階級家庭無法做到這點/ 圖:信息部門富人家庭可以通過僱傭別人而從“家務瑣事”中解脫出來:工人階級家庭無法做到這點/ 圖:信息部門

富裕的中產階級女性,儘管她確實像所有女性一樣遭受歧視及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盛行的大男子主義,但從她的經濟和社會獨立的角度來看,似乎實現了其所有目標。這些女士與“同階級”男士之間唯有糾紛的領域是在公司、政治和國家機器中獲得同等條件和特權,在福利和社會認可名額上更平等的分贓——通過壓迫整個工人階級。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婦女雖然與100年前相比取得了相當的進步,但仍然是工人階級中特別受壓迫的階層,並且更加深沉地感受著該制度的不公正。因此,特別是今天,婦女解放的要求和工人階級婦女的普遍訴求是互相吻合的。

家務社會化

我們馬克思主義者會為家庭事務的社會化努力。社會作為集體,必須將工人階級家庭從窒息和異化的任務中解放出來,比如為了照顧和撫養子女家屬而必須做的養家糊口、找體面的住房、打掃房屋等等數不完的煩惱,因為這種困境讓父母無法充分享受生活和社會工作的果實。

就像資本主義社會,已經建立了有一點效率的(公共或私人的)集體設施來處理交通、教育、健康、電氣和能源、照明、垃圾收集等,社會也同樣必須創造物質條件來吸收家務工作。因此,應在每個工作場所和社區建立充分和設備齊全的托兒所和幼兒園,由公司和公共管理部門支付,同樣也應有市兒童和青少年休閒和文化中心。還應在每條街道設立公共洗衣房,並在每個工作場所、社區、學校和大學設立公共食堂,在那提供健康均衡的膳食。而且都是成本價。這絕不能是由私營領域負責,那隻會通過剝削工人階級家庭為代價謀取利潤,給我們劣質的服務。這必須是市議會、自治公社和中央國家機構的責任。

我們贊成在每個工作場所、社區、學校和大學設立公共食堂,以成本價格提供健康均衡的膳食/圖:MaxPixel我們贊成在每個工作場所、社區、學校和大學設立公共食堂,以成本價格提供健康均衡的膳食/圖:MaxPixel

當然,現在的政府和大商家都不想听這些話。他們反對把利潤和公共資金用於這些“小事”,因為對他們來說,這代表了無法產生利潤的浪費。出於這個原因,政治右翼和大企業家是最有動機迫使女性繼續奴役於家務,無論是工人還是家庭主婦。

還有政治和社會的原因加強了統治階級維持勞動婦女忙於家務勞動的動機。他們需要讓家庭單位承受系統的壓力(餵養、清潔、撫養孩子、照顧老人等),以此設置強大的路障來阻止工人階級家庭的鬥爭、組織、政治參與和文化培養。

我們的綱領

根據上述的一切,我們馬克思主義者的方案與女權主義運動中提倡的要求——為在家進行“家務照護工作”的婦女提供津貼報酬——不同。我們確信為了實現婦女解放,必須主張以下訴求:

-家庭主婦更廣泛納地融入家門外的生產性工作。不要“家庭主婦”工資,其意味著家庭奴隸制的繼續存在。

-為所有失業者提供相當於最低工資的失業補貼,這些補貼絕不與執行家務掛鉤。

-每個有50名或更多工人的工作場所及社區,會為0至6歲嬰兒和兒童建立免費公共托兒所。

-托兒所的數量應與居民數量相符。這應由專家評估和運營。

我們將在每個社區建立托兒所,由專家評估和運營/圖:Pixnio我們將在每個社區建立托兒所,由專家評估和運營/圖:Pixnio

-每個社區的兒童和青少年可享用市政文化和休閒中心,由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員和教育心理學家監督。

-每個50位以上工人工作場所均有餐廳。

-在學校和大學以及每個社區,為工人子女提供公共食堂,以成本價提供優質的膳食和菜單。

-每條街道有優質公共洗衣房,以成本價。

-為家庭中的受撫養親屬提供免費國營照護服務,由熟練的專業人員負責照顧老人、慢性病患者、身障人士和13歲以下兒童。

-在家中進行公共清潔,由經過培訓的有薪專業人員執行,為需照顧兒童或身障人士的單親家庭提供每週免費服務。

正如我們之前所說,將婦女融入家門外的生產性工作是解放的一個基本要素。只有滿足這些要求,我們才能防止婦女永久困於家務勞苦,並結束男人對她們的壓迫。

"保衛馬克思主義"網站(marxist.com)是國際馬克思主義趨勢組織(IMT)的全球網站。我們是一個為世界各地社會主義革命奮鬥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組織。如果您認同我們的理念並有興趣加入我們,敬請填寫"聯絡我們"的表格,或致信This email address is being protected from spambots. You need JavaScript enabled to view it.,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