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工党大会之后,左派下一步该怎么走?

今年的工党大会以右翼的胜利而告终。左派必须从科尔宾运动的兴衰中吸取教训。唯一的出路是建立马克思主义的力量。请加入我们来从事这份重要的任务。(按:本文原文于2021年10月1日发表)

稍早完结的工党党大会,可以被视为该党历史的一个决定性时刻。右翼显然对结果感到狂喜。与此同时,左翼尽管赢得了一些选票,但却在很大程度上退却了。在许多方面,这次会议标志着科尔宾主义的结束。

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Keir Starmer)与右翼一起来到会议现场。他们只有一个企图:引入党章规则变化,借以防止左派再次控制该党。

科尔宾时代对统治阶级和他们的右翼代理人来说是一个冲击。就他们而言,这是一次决不能重复的经历。

右翼在科尔宾的领导下挖了他5余年的墙角。工党内部的这支第五纵队故意将“反犹太主义”的指控作为武器来攻击和压制左派,然后最终让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遭到停权。这是一个代表大企业夺回工党的真正阴谋。

快进到今天,保守党政府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全国各地的汽油泵正在干涸,各大能源公司岌岌可危。但对斯塔默爵士来说,解决这一严峻形势不如在党内推行他的反革命来得重要。

这场反革命的背后是统治阶级和大企业。斯塔默只是建制派的一个傀儡,而且更热衷于听从他们的吩咐。

工党领袖最近发表的12000字的文章恰当地证明了这一点,他在文章中向大企业献媚。斯塔默断言:“企业是社会中的一股善的力量,提供就业、繁荣和财富。”

引人注目的是,该文件29次提到“商业”,但 “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者”、“国有化”或“公有制”这些关键词甚至一次都没有被提及。

防堵左派

在最近的工党大会上,斯塔默的反革命任务在右翼工会领导人的帮助下基本完成了。

虽然他在选举团提案上被迫退缩,但他的其他改变也是为了达到同样的目的:防堵左派。

斯塔默无意营造“党内团结没有兴趣,尽管他过去曾承诺过要达成这点。//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斯塔默无意营造“党内团结没有兴趣,尽管他过去曾承诺过要达成这点。//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这些措施包括:将未来党魁候选人的提名门槛从工党议员的10%提高到20%;取消注册党员身份;以及让新党员在入党6个月之后才享有投票权。

所有这些变化都是为了让党掌握在右翼手中。议员们再也不能“借出他们的选票”,让一个左翼分子得到提名。右派大员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勋爵明确表示,这些规则的改变是为了“阻止另一个科尔宾的出现”。

这是斯塔默的首要任务。当他被明确问及是要达成党内团结还是要赢得选举时,他说赢得选举。他无意促成党内团结,尽管他过去曾承诺过要达成它。这也意味着工党右派针对左派的战争将继续下去,目的是打击基层活动家的士气,把他们赶出党。

回到布莱尔主义

工党右派在会议上取得胜利的原因是使用了工业规模的开出党籍,广泛的选区划分操作,以及对党员和代表的“自动排斥”。党的民主被斯塔默的附属机构和他忠实的总书记大卫·埃文斯(David Evans)破坏了。目前,已经有大约15万名党员被赶走或因心生厌恶而退档。

斯塔默的意图是恢复布莱尔主义。《金融时报》相当满意地评论道:“他进入工党的年度会议,决心粉碎他的前任党魁的遗产。斯塔默的亲商立场、对财政纪律的强调和对爱国主义的拥护让人想起了托尼·布莱尔。”

一名工党影子内阁的成员则表示:“现在我们又有了控制权,是的,感觉很好”。这准确地概括了该党右翼内部的欢欣鼓舞。

斯塔默在欢迎右翼前工党议员路易丝·埃尔曼(Louise Ellman)归队时,掩饰不住他的欢欣鼓舞,后者曾作为攻击科尔宾的一部分而辞职。毫无疑问,这将是一群右翼叛徒回归的开始,他们在科尔宾领导下试图从内部破坏工党。

在布莱顿市,受仕途主义气息的吸引,野心家们的回归也很明显。这些暴发户在未来几年会越来越多,希望能在事业上步步高升。

与此完全不同的是,英国面包师工会在成为工党会员工会100多年后,其理事长居然遭到工党开除。此后,整个工会决定脱离工党。

破坏和安抚

7月,工党右翼取缔了《社会主义呼唤报》组织和工党内其他三个团体。但这只是开场白。其他团体现在也将被禁止,包括动量派(Momentum)。

右翼的任务不是简单地赶走永远不被允许作为工党议员参选的科尔宾,而是要摧毁科尔宾主义的所有残余。

这将意味着取缔动量派也会遭到取缔,尽管他们希望如果低调行事就能生存。然而,他们不幸地错了。

坦率地说,这种做法揭示了左派的整体破产。他们已经逃避了与右派的斗争。他们有能力在科尔宾的领导下彻底改变工党,但他们却宁愿在所谓的“大教堂”中与右翼“团结”起来。

当右翼叛徒公开破坏党的活动,包括工党的大选活动时,左翼却不失时机地试图安抚他们。

2016年,当议会工党这个粪坑里的右翼对科尔宾进行不信任投票时,左派应该要求所有这些议员在他们的地方党内面临重新提名会议(译注:类似于罢免)。但这并没有做到。

2018年,当工党大会上提出公开选拔(强制重选)议员时,科尔宾领导层强烈反对此举,因为他们担心这将导致人民党的分裂。他们急于保持“团结”。与此同时,右翼却在他们的背后捅刀子。

当右翼在他们的脸上吐口水时,左翼领导人只是简单地擦掉了它。一般党员们只能苦闷地看着右翼逍遥法外。

正是这种未能对右翼的破坏行为采取果断行动——以及未能允许成员民主地选择他们的议员——才注定了科尔宾的命运。正是这种失败导致了我们今天的混乱局面,布莱尔派重新上台。

这样说似乎很残酷,但这是事实。

内战

与左翼不同的是,右翼大胆地发动了攻势。他们绝对清楚地表明,他们对团结不感兴趣。相反,他们正在对左翼成员发动一场全面的内战,目的是把他们赶出去。我们只想说:可惜左派在有机会时没有以同样的勇气行事!

甚至在今年的工党大会前,尽管发生了一切,左派也不敢正面挑战斯塔默。当《社会主义呼唤报》和其他组织被禁止时,他们保持沉默。社会主义运动小组(Socialist Campaign Group,SCG)和动量派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斯塔默和布莱尔派已经绝对清楚地表明,他们对党内团结不感兴趣。//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斯塔默和布莱尔派已经绝对清楚地表明,他们对党内团结不感兴趣。//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他们没有开展反对整个党的领导层的大胆运动,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拒绝支持总书记埃文斯上。动量派没有领导一场运动,迫使人们对斯塔默进行不信任投票,而是拒绝了这项提议,辩称他们是在“做长期的工作”。他们完全误解了右翼所追求的反革命的性质,他们的目的是要摧毁左翼。

当斯塔默提出建立一个选举团以给予人民党更多权力的建议时,动量的领导人警告他,如果继续这样做将“标志着党内内战的开始”。然而至今一场内战已经持续了18个月之久。

这种弱点只是鼓励了右翼。正如我们所知,软弱会招致更多进犯。但即使是现在,左翼也在淡化局势的严重性。

诚然,尽管右翼本周在布莱顿取得了胜利,但这是相当狭隘的。右翼在一些政策决议上被击败,包括巴勒斯坦、15英镑最低工资、绿色新政和一些国际问题等问题。然而,这样的决议只是纸上谈兵,因为领导层会直接忽略它们。

空话

右派现在将在他们的成功基础上继续前进。他们意识到左派是多么软弱,并将加强对党内社会主义者的清洗。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各种手段,以加速对社会主义的迫害。

这些攻击只会加剧党内的普遍士气低落。数以万计的人将干脆撕掉他们的会员卡,厌恶地离开。甚至一些参加会议的代表也说他们正处于退党的边缘。

右翼意识到左派有多弱,将加强对党内社会主义者的清洗。//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右翼意识到左派有多弱,将加强对党内社会主义者的清洗。//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他们被要求留在党内战斗,但战斗在哪里呢?面包师工会会议上关于脱离工党的投票,概括了目前活动家们的心情。

周一晚上的《论坛报》(Tribune)边缘会议体现了工党左派的困境。

会议有几百名听众,来自科尔宾运动的一系列主要人物在会上发言。很明显,每个发言者都是在走过场。所有人都宣誓效忠于过去的左派政策,这听起来非常激进。但是没有任何真正的反击策略。

例如,有很多人在为“安迪”(Andy McDonald)欢呼,他在那天早些时候从影子内阁辞职了。但目的是什么?没有一个发言者提出任何前进的方向,因为他们没有计划或观点。直截了当地说,这就是大量的空话。

最后的喘息

在周二晚上由改良派平台“世界转型”(The World Transformed)主办的社会主义运动小组集会上,也是同样的情况,平台上有许多左翼工党议员。

然而,在暗示某种指导的地方,它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为党的团结而斗争的必要性。右派已经对左派打开内战了,左派却还在嚷嚷着要党内团结?!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没有一个左派在提供任何可行的前进道路,因为他们没有计划或观点。//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没有一个左派在提供任何可行的前进道路,因为他们没有计划或观点。//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当然,他们恳求恢复科尔宾在国会内的工党党籍。但这只是一个恳求,他们知道这将被完全忽视。他们恳求领导层与保守党斗争;做他们自己该做的工作,这就像要求魔鬼皈依基督教一般徒劳。

这些“左派”完全没有意识到,右翼是资本主义的代理人,而不是党的 “同志”。他们不断地说,如果党被分裂,就不会赢得大选。然而,右翼对赢得选举不感兴趣,而是要把左派从党内清除出去。

一些人说,右派对左派的攻击是“不公平的”;另一些人说,我们需要“吸引更多党员”,鉴于数以万计的人正在离开,这是不现实的。

一位发言者引用了前工党首相哈罗德·威尔逊(Harold Wilson)的话,说左派需要成为“道德十字军”,这反映了左派改良主义身处的死胡同。把持着这种观点,左派将被彻底击垮。

这次会议与其说是战争委员会,不如说是左派挤在一起取暖的情况。实际上,这是科尔宾左派在末期衰退中的最后一次喘息。

升级的攻击

相信左派可以像往常一样简单地继续下去,是天真的表现。会议结束后,右翼将加大攻击力度,并将注意力转向摆脱剩余的左派议员,首先是科尔宾。他们已经将利物浦的工党置于特别措施之下。

所有国会议员和议员都将接受面试,看他们是否是新管理层下的合适代表。那些被认为“不合适”的人将被毫不客气地清除。

右翼在党大会上赢得了许多重要的胜利。//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右翼在党大会上赢得了许多重要的胜利。//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例如,在伦敦,帕梅拉·菲茨帕特里克(Pamela Fitzpatrick)——一位左翼工党区议员和前国会候选人——已经接受了面试,并被告知她“不适合”做议员。她还受到了被开除的威胁。

这只是一个开始。《金融时报》称:“对于斯塔默的所有功劳,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随着工党寻求使其价值观与选民保持一致,并努力解决艰难的财政选择的后果,还有许多战斗。”

阶级斗争

醉心于成功,右翼认为他们已经掌握了一切。但他们不幸地错了。规则的改变不会除去阶级斗争或社会上日益增长的愤怒情绪。

现在不是1950年代,甚至也不是1990年代这般资本主义得到世界性的上升和繁荣的时代。那时的环境为右翼的巩固提供了物质基础。

工党的右翼将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因为工人们会远离该党,并期待工会为他们的利益而斗争。//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工党的右翼将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因为工人们会远离该党,并期待工会为他们的利益而斗争。//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那时,他们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运作时,能够提供一些优惠。今天,世界形势已经完全不同。存在着深刻的危机,没有持久改革的基础——只有反改革。

这些资本主义的使徒在资本主义极不受欢迎的时候来到了工党的领导层。由媒体Survation在布莱顿市对参与工党大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9%的潜在工党选民同意“经济被操纵,不利于普通人”,而74%的人希望有更多的资产充公。对大企业及其体制的敌意从未如此强烈。

工党的右翼将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因为工人们会远离该党,并期待工会为他们的利益而战。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不满情绪的冬天即将来临。

工人们在疫情大流行中牺牲了这么多之后,不会袖手旁观,看到他们的生活水平被迫下降。这将意味着阶级斗争的加剧。甚至统治阶级也害怕回到1970年代的激进主义。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不会有像往常一样的事情发生。这场斗争将把工会搞得天翻地覆。领导人将面临巨大的压力,需要兑现他们的承诺。UNITE工会和UNISON工会向左的转变是早期的震荡;表明巨大的地震仍将到来。

这将导致巨大的激进化,特别是在年轻人中。在某一阶段,由于缺乏替代方案,这将蔓延到工党。任何规则都无法阻止阶级斗争的进行。

社会的分裂和分化将不可避免地打开。右翼的地位将被完全破坏。不能排除斯塔默可能被另一个右翼分子抛弃的可能性。

英国第一任首相罗伯特·沃波尔爵士曾警告说,“今天他们在敲钟,明天他们就会搓手。”

马克思主义的力量

因此,至关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垂头丧气,而是要吸取工党左派失败的教训。用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George Santayana)的话说“那些不从历史中学习的人注定会重复它”。

最重要的是,这是左派改良主义的失败。呼吁“党内团结”,工党左派挂在右翼的尾巴上。但是,反过来,右翼也在抓着统治阶级的衣角。

马克思主义从未像现在这样有意义。因此,我们呼吁工人和青年与我们一起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马克思主义从未像现在这样有意义。因此,我们呼吁工人和青年与我们一起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图片来源:英国《社会主义呼唤报》

左派没能与右派斗争并扫除右派。这个弱点是一个政治弱点。尽管偶尔会在口头上说说,但他们并不真正相信社会主义或革命性的社会变革。他们寻求改良资本主义;带来一个更美好、更善良的资本主义,没有战争和坏雇主。这只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白日梦,仅此而已。

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马克思主义趋势,以提供一个真正的、大胆的战略来打败右派。只有马克思主义的力量才能为左派提供必要的骨干力量。

不能与资本主义或其右翼代理人妥协。我们对修补资本主义没有兴趣。我们支持社会的革命变革;支持废除阶级社会。

资本主义正在经历其史上最深刻的危机,而革命是英国和国际工人阶级的唯一出路。马克思主义从未像现在这样有意义。因此,我们呼吁工人和青年加入我们,为社会主义而奋斗。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