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协议危机,美帝再度显现重返亚太的野心

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之间最近达成的协议,引发了一场国际关系危机。法国暂时从华盛顿召回了大使,中国也发出了抗议。新协议已引起各方不满。然而,这项协议只不过是帝国主义列强之间更广泛重组的又一步骤。(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0月06日。译者:张大户家的羊)

于9月15日宣布的交易,其内容包括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不带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美国和英国已经在使用这些技术,并且已经在这方面合作了几十年。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与澳大利亚分享。该协议还包括加强三方的情报和网络技术合作。

难怪中国政府强烈谴责这项交易。很显然,这是试图在印太地区对抗遏制中国军事力量的一种尝试。俄罗斯政府也表示反对,理由是该协议违法了核不扩散协议,因为澳大利亚现在可以获得武器级铀。此外,这一协议也让欧盟大国(主要是被排除在谈判之外的法国)感到不安。法国现在将失去价值数百亿美元的潜艇合同。

欧盟的强烈反应,似乎让美国政府感到意外。很明显,这不仅仅是失去一份潜艇合同的问题(虽然这确实是一份相当大的合同)。但双方摩擦的真正根源在于:美国认为没有必要把他们纳入讨论。

在拜登当选后,欧洲各国政府都都松了一口气。之后,他们认为,美国的新总统将致力于扩大西洋合作和北约(NATO)。西方帝国主义将重新团结起来。拜登总统最近的行动表明,特朗普时期的外交政策并不是一个暂时的小插曲,而是美国统治阶级政策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帝国主义专注于对付苏联。在其战略规划中,战场位于欧洲(特别是德国)。在苏联解体后,边境向东移动,但战略重点仍然不变。因此,军队和外交仍努力留在欧洲。

另一方面,为确保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有稳定的石油供应,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强大影响力。几十年来,美国不断干涉该地区,移除民选的左倾领导人,支持最反动的政权和运动(如伊朗国王和中东各国政权)。

“重返亚太”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统治阶级开始意识到他们的战略重心已经转移。他们的利益已经与太平洋地区(特别是南海)密切相关了。他们已经意识到中国人意识到的事实:世界贸易的70%流经南海,其中大部分对美国公司的供应链至关重要。因此,中国武装该海域一些岛屿的成功尝试,是对美国利益的一个重大威胁。

这一新形势促使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太”战略,尽管他的前任布什已经朝这个方向采取了一些措施。美国水力压裂技术的发展也有助于美国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特朗普时期与中国的冲突只是这一政策的延伸,尽管是以特朗普所特有的粗暴和笨拙的方式进行的。事实上,民主党经常要求对中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拜登最近的行动表明,特朗普时期的外交政策不是暂时的,而是美国统治阶级政策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图片来源: Gage Skidmore,维基共享资源拜登最近的行动表明,特朗普时期的外交政策不是暂时的,而是美国统治阶级政策更广泛转变的一部分。//图片来源: Gage Skidmore,维基共享资源

在这一切中,欧洲被抛在后面。欧洲各国政府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世界政治中的落后地区,而这不仅仅只是一种感觉。正如托洛茨基在一百年前所预言的那样,重心已决定性的从大西洋转移到了太平洋。当然,中国是其中的核心,但日本、台湾和韩国也在供应链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美帝国主义越来越发现,其最重要的盟友在太平洋地区而不是欧洲。日本和澳大利亚位居榜首。当然,美国希望与其欧洲盟友保持良好关系,但其优先事项已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

欧洲大国(主要是德国和法国)也对这个地区感兴趣。对德国来说,中国是其第三大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法国担心其在该地区的殖民地受影响,并热衷于假装自己仍然是一个一流大国,而实际上它连个二流国家都算不上。

澳大利亚、美国和英国之间的AUKUS交易,戳破了法国人的天真幻想。首先,澳大利亚并不认为法国是一个盟友,也不认为法国军事技术足够。其次,法国的所谓盟友(美国)甚至懒得事先通知法国人。据说,法国人是通过澳大利亚媒体才知道这个消息的。马克龙的总统选举对手勒庞(Le Pen)声称马克龙当局肯定知道这个后果,至于他们是否真的知道并不重要。侮辱在于,美国没有正式通知他们。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认为它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比它与法国的关系更为重要。正如德国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所指出的那样:选择美国作为澳大利亚的合作伙伴的决定是符合逻辑的。美国提供核动力潜艇,其军事力量也远超过法国(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

国家和利益

美国宣布这一决定的方式,是对法国甚至整个欧盟的一种巨大羞辱。拜登邀请英国人一起在阳光下享受一个不应有的时刻,而此时英国和欧盟正处于对立争执之中。最近在康沃尔(Cornwall)举行的峰会上,显然是在背着马克龙讨论这个问题的,这也无济于事。当然,即将到来的法国大选并没有让事情变得更容易。勒庞不失时机地指责马克龙应对这一耻辱负责。

难怪欧盟和法国表示愤慨。法国召回磋商大使,并指责美国的背叛行为。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欧盟国家政府并没有加入这一行列,他们大概意识到了风向。在美国代表进行了一番卑躬屈膝之后,法国政府已经同意讨论此事。毫无疑问,在美国方面做出一些让步后,双方关系将得到修复。法国官员说,美国正试图以“交易”的方式修复双方关系。

不过,这是拜登政府今年夏天第二次没有让其欧洲盟友参与决策。在阿富汗,美国盟友被拜登的动作打了个措手不及。当时,德国政府大声抗议。德国人特别担心另一波难民涌入欧盟,威胁到联盟的稳定。

美国和欧盟的优先事项和利益正在发生分歧。欧盟专员布雷顿(Breton)表示:美欧关系中的“有些东西已被打破”。显然,特朗普并不是这里的唯一问题。他只是一个更广泛过程的粗略表达。政治评论家认为这是对欧洲军事化的进一步论证。马克龙总统也加入进来,并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这一呼吁。他说:“欧洲人必须看到,10多年来,美国人首先关注的是他们自己,并将战略利益重新定位在中国和太平洋地区"。现在,欧洲人必须“自己保护自己”。一支能与美国相抗衡的欧盟远征军仍是一个白日梦。但欧洲资产阶级越来越意识到,它不能再依赖美国军队来捍卫自身利益。

拜登以需要对军队分配进行新审查为由,停止了特朗普从德国撤出1.2万名士兵的行动。但该审查本身可能最终会提出同样的建议。显然,如果美国要优先考虑太平洋地区,它需要将其军事资源转移到那里。欧洲似乎是进一步削减军队人数的一个非常合适的目标。

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不仅会影响西欧,还会影响东欧。如果美国不再在欧洲占据重要地位,那么如何能够依靠它来对抗俄罗斯的影响?到目前为止,像波兰这样的国家一直期待着美国来捍卫他们的利益。但随着美国转变优先事项,从长远来看,他们还能继续这样做吗?

几十年来,德国资产阶级一直受益于美国的军事存在。与其把钱和资源浪费在军费上,他们可以把利润投资于工业中,并提高生产力。现在,美国(不仅是特朗普)正向德国政府施压,要求其承担更多保卫欧洲的责任(主要是针对俄罗斯)。

声称西欧和美国之间联盟关系已经结束的言论,是可笑的。但正如帕默斯顿(Palmerston)勋爵曾说的: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利益。而法国、德国和美国之间,正在发生比过去程度更大的利益分歧。

太平洋地区的军备竞赛

美国与欧盟的关系因此受到打击,与中国的关系也日趋恶化。美国在亚洲(特别是在南海)增加军事存在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应。与德国和日本一样,中国政府在军事方面的支出相对有限,但这些支出也正随着中国GDP的增长而迅速增加。目前,军费开支与GDP的比例正在或多或少地在增加。但随着危机的加剧,这种情况也将发生变化。

中国军队的重心,已从保卫边界(相对便宜)转向追求中国资本在海外的利益(这要昂贵得多)。中国政府的“现代化”计划(于2035年前完成),包括建造新航空母舰、飞机和海军舰艇(即中国可以在周边地区之外开展军事行动所需要的一切)。对中国来说,首先是东海和南海的问题,其次是将影响力扩展到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问题。目前中国所拥有的航空母舰只能解决前者,不能解决后者。

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兴经济大国,这点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上。//图片来源:特拉维斯·怀斯,Flickr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兴经济大国,这点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上。//图片来源:特拉维斯·怀斯,Flickr

随着危机的加剧,中国增强军力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加。而随着保护主义的兴起,以及对现有市场的竞争加剧,保护这些市场的必要性也会随之增加。这就是推动太平洋地区军备竞赛的原因。

顺便说一句,这场军备竞赛极其昂贵。澳大利亚和法国之间的合同价值900亿美元。基于AUKUS交易的新合同还没有制定出来,但估计每艘核动力潜艇将花费约50亿美元(不考虑通货膨胀)。很难看到会有比这份新合同会更便宜的合同。尽管澳大利亚和美帝国主义非常渴望这笔开支,但对于太平洋地区的工人和被压迫者来说,这是一种彻底的资源浪费。这笔钱能造多少住宅、学校或医院?很明显,当他们说自己没钱时,这一托词并不包含买潜艇。

美国不再是无可争议的“世界警察”了。1960年,美国占世界经济总额的40%,而今天却仅为24%。中国紧随其后,是17%。美国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将最终不得不转化为军事和外交实力的相对下降。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军事方面,中国还远不能直接对抗美国。然而,它开始有实力在南海和其他一些地方施展军事力量。美帝国主义的相对衰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冲突加剧。因为其他大国会更大胆的挑战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统治地位。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正在崛起中的新兴经济大国,这点也反映在其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上。

没有哪个大国可以直接挑战美国,这也是世界大战被排除的原因之一。然而,现在某些国家完全有能力对抗较弱的美国盟友。世界关系正在重新调整,一个不可避免的后果是代理人战争、军事政变、空袭、无人机袭击和内战的发生。在潜艇和军事合同的光鲜形象背后,是全世界数亿人的将面临战争的血腥现实。

因此,AUKUS协议只是资本主义走向死胡同的另一个迹象,也是这个垂死的经济体系给世界带来的苦难。世界人民将被夹在相互争斗的帝国主义大国之间受苦,阿富汗、索马里、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命运将是其他国家的未来命运。要求这些帝国主义大国尊重“法治、人权与和平”,就像让狼吃草一样不可能。只有彻底推翻资本主义体制,军备竞赛和战争才会结束,而这才是人类真正所面临的任务。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