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美国帝国主义的无耻背叛

美国帝国主义史上最漫长的战争以美军的全面蒙羞而告终。在入侵阿富汗20年后,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被一帮原始的宗教狂热者们彻底击败了。(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8月16日)

首都喀布尔的陷落为为期七天的闪电战画下句点。在这次闪电战中,塔利班部队占领了阿富汗全国一半以上的地区,包括其人口最多的各大城市。他们现在控制了该国的所有地区。

然而不久前,美国总统乔·拜登向所有人保证,塔利班不会被允许占领喀布尔;他们也不会控制整个国家;塔利班将根据先前的谈判结果参与新成立的全国和解政府…等等诸如此类的陈词滥调。

一个月前,他自信地宣称:“塔利班占领并坐拥整个国家的可能性非常小。我们为我们的阿富汗伙伴们提供了所有的工具——让我强调所有的工具、训练和任何现代军队的装备。”

现在,所有这些承诺都被揭发,只不过是一些大话。美军还没有完成他们计划中的撤退,塔利班就像一只潜行的老虎一样扑了过来。他们的攻击速度使喀布尔已经支离破碎的政府陷入恐慌。

根据美国官员的说法,阿富汗政权、其军队和警察本应在美国撤军时接管国家的管理。但是,这个政权却马上落荒而逃。由美国军队训练和武装的阿富汗军队,声称有30万部队,在装备简单的伊斯兰主义宗教狂热者面前消声匿迹。即使按照最慷慨的估计,塔利班的全职战斗人员也不超过75000人。

在过去的一周里,阿富汗国军指挥官和政客们先前的信誓旦旦,夸下海口要战到一兵一卒——与他们在时机到来时完全没有进行任何抵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一个又一个城市内,几天前还在捶胸顿足的那些人,把权力拱手交给了塔利班,不是抱头鼠窜,就是在某些情况下,转而向新政权投诚。

在大量关于战斗到底的英勇措辞之后,大多数阿富汗政府高官要么像总统加尼(如图)一样逃离,要么转而加入塔利班政府。//图片来源:公共领域在大量关于战斗到底的英勇措辞之后,大多数阿富汗政府高官要么像总统加尼(如图)一样逃离,要么转而加入塔利班政府。//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阿富汗军队迅速陷入了解体状态。随着政府士兵成群结队地投降,将他们的武器交给塔利班以换取现金,各大城市相继沦陷。

当战线逼近喀布尔时,政府宣布它将通过谈判和平移交权力,这将保证阿富汗人的基本权利。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甚至宣布,已经达成协议,组建一个由塔利班和旧政权的代表组成的过渡政府。

在宣布这一协议的任何细节之前,加尼逃逸的消息就开始广泛传播。加尼的腐败和反动政权像纸牌屋一样垮掉了。加尼向他的国民做了最后一次电视广播,敦促他们战斗到最后一刻,然后迅速收拾行李,乘坐私人飞机逃往塔吉克斯坦,在那里他可以确保舒适的流亡生活,而他的人民则再次面临塔利班统治带来的所有恐怖。

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同样的现象。当群众被官方声明哄骗到一种虚假的安全感时,旧政权的官员和塔利班之间却在幕后达成了协议。据消息人士猜测,美帝国主义在最后也参与了这种交易,以确保不流血地退出喀布尔并防止更大的蒙羞。

当加尼和他的同伙忙着照顾自己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塔利班战士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下直奔首都。现在,在美帝国主义手中受尽苦难的阿富汗人民,正在准备面对神权统治的回归。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回归是阿富汗人民无法面对的恐怖。随着叛军接近喀布尔,首都内爆发了恐慌。

当工人、穷人、妇女和所有其他在塔利班手中受苦的人被抛在一边时,富人却在忙着自救。人们看到数十名阿富汗社会精英逃离出境。其他人则改换门庭,加入塔利班。据报道,国防部长比斯米拉·穆罕默德(Bismillah Mohammadi)和他的儿子们逃到了阿联酋。前副议长、以前是加尼的亲密盟友胡马尤恩(Humayoon Humayoon)则宣布他将被塔利班任命为喀布尔的警察局长。

在喀布尔沦陷的几个小时里,有人发现一个包括来自该国北部(旧政权最强大的基地)的军阀和商人的代表团正在前往巴基斯坦——塔利班的主要财政支持者。据推测,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谈判他们在新秩序中的未来角色。而穷人和被压迫者却只能自生自灭。

尽管塔利班官方宣称它将尊重妇女的权利,并对所有不抵抗它的人实行大赦,但仍有报道称知识分子和妇女被杀害。昨天在赫拉特(Herat),女学生被拒于大学门外,银行女职员被勒令回家。在坎大哈,有报道称,有人挨家挨户搜查与外国机构合作的记者。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随着塔利班试图巩固其统治,这种恐怖将继续下去。

塔利班在国际媒体前摆出了一副「可爱的」、「理性的」面孔。但在阿富汗境内,没有人会被这种诡计严重愚弄,其目的纯粹是为了平息所谓「国际社会」的不安。在现实中,阿富汗人民正被美帝国主义抛弃,任由他们的命运被塔利班摆布。图为塔利班恶棍在街上殴打一群女性。//图片来源:RAWA塔利班在国际媒体前摆出了一副“可爱的”、“理性的”面孔。但在阿富汗境内,没有人会被这种诡计严重愚弄,其目的纯粹是为了平息所谓“国际社会”的不安。在现实中,阿富汗人民正被美帝国主义抛弃,任由他们的命运被塔利班摆布。图为塔利班恶棍在街上殴打一群女性。//图片来源:RAWA

塔利班的公共发言人为了电视镜头,正在上演一出“甜蜜的理性”表演。大喊“我们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说。“我们已经吸取了许多教训。”等诸如此类的谎言。但是我们绝对不能相信这些说法。他们的唯一目的是抚慰“国际社会”的神经,以期减少外国军事干预的危险。

然而,外国干预重返阿富汗是一个遥远的前景。拜登已经做出了选择,不可能再回头了。他的政治对手将抓住机会,将他的名字抹黑为“背叛阿富汗人的人”。他徒劳地抗议说,事实上是他的前任唐纳德·特朗普做出了从阿富汗撤军的致命决定。

这种搪塞不会让任何人满意。无论如何,这也不会改变什么,因为无论是共和党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认真提议进行新的军事干预。诚然,在一周的时间里,部署在阿富汗的美军人数从一千人猛增到三千人,随后更增至五、六千人。

但向喀布尔派兵的唯一意图不是打击塔利班,而是加速疏散被困在喀布尔的多达2万名美国公民和人员。但事实证明,即使是这样也很复杂。随着本周的进展,美国明显根本不会为那些可能成为塔利班镇压对象的阿富汗群众做些什么。

数以千计的阿富汗平民来到美国领事馆,以其获得签证和离开该国的航班——毫无疑问,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努力是徒劳的。从星期六开始,喀布尔的机场就挤满着绝望的人们,他们试图在塔利班接管前的最后一分钟离开这个国家。

其他人试图乘车离开,导致城市交通堵塞和完全停滞。塔利班说,它将允许人们离开喀布尔,但他们能去哪里才是安全的?美国政府暗示的想法,即塔利班可以通过谈判来得到某种程度的监督,已经证明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痴心妄想。

在国际机场的混乱和恐慌场面中,数千名绝望的阿富汗人试图在美国完成疏散其所有平民和军事人员之前逃离。那时,美国的阿富汗“朋友”和“盟友”们在遭到犬儒和懦弱的背叛后。只能听天由命。

这一切都不是美国先前预料到的。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本应是一件“有序”的行动。根据拜登先前的说法,1975年美国撤离西贡那场标志着越战结束的耻辱性失败,不会重演:

“塔利班不是北越军。他们不是——他们在能力方面没有任何可比性。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会会看到有人从阿富汗的美国大使馆的屋顶上被直升机仓促撤走。这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恰恰是西贡场景的行动重演,就连军用直升机把人从美国大使馆里空运出去的场景也是如此。然而,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目前的情况更糟糕。由于局势混乱,在大多数情况下,塔利班在各区之间行进,几乎没有受到抵抗。

仅仅几个月前,拜登在宣布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时承诺,他将保证阿富汗政权的生存,他将防止彻底的伊斯兰主义统治的重新出现,他将保护妇女的权利。他将以某种方式实现这一目标,同时将军队移至安全距离。但是,很快就可以看出,美国几乎无法保证自己人员的安全,更不用说阿富汗人民的安全。

即使是那些有经济能力获得国外机票的人,也无法登上飞机。美国军方已经关闭了喀布尔机场,为自己的航班让路。当然,这是少数富人和中产阶级的命运。大多数阿富汗人甚至付不起打车去机场的费用。对他们来说,现在只能等待并准备忍受更痛苦的困难新生活。

最终,自塔利班控制首都以来,聚集在机场的大量人群占领了跑道,绝望地试图逃离这个国家。他们现在知道,仅仅因为被看到从机场回家,他们的生命就面临危险。但据报道,美国军队没有欢迎他们,而是向空中开枪,驱散试图强行登上飞机的人群。周一,两名男子被美国士兵杀害,而据报道,有三名男子在飞机起飞后曾试图紧紧抓住飞机,不久从飞机底部坠落后死亡。这就是美帝国主义如何对待其“盟友”:只要他们有利用价值,他们就是对抗塔利班炮灰。一旦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就会被当作无用的垃圾丢弃。

塔利班是如何取胜的?

拜登政府很快将矛头指向了阿富汗人民,呼吁他们“为自己而战”。但是,他对美国撤军的处理方式使力量的平衡大大向塔利班倾斜。通过提前数月确定美国完全撤军的日期,他给塔利班开了进攻的绿灯,以及他们需要的所有时间来准备他们的最后攻势。

但这种背叛远比这更深。在2月份的谈判中,美国对塔利班提出的每一项要求都作出了让步,但没有得到任何让步。这本身就有助于提高伊斯兰教徒的士气,同时向阿富汗军队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即美国正在从其脚下抽走地毯。骨牌效应随即开始,阿富汗的指挥官和政治家们争先恐后地与塔利班做交易。

然后,尽管五角大楼发出了几次警告,拜登却没有加快美国的撤军计划,以为还有几个月冲突就会结束。这进一步放大了混乱和无序的感觉——对圣战分子有利。美国的无能和毫无准备,以及对塔利班的任何要求都愿意让步的态度,每一次都加速了阿富汗军队和国家机器的迅速解体。

阿富汗政府始终只是美帝国主义的一个傀儡。它是美国占领阿富汗的工具,而美国的占领造成了几十万人的死亡,给人民群众带来了不可估量的苦难和痛苦。因此,它是一个完全令人讨厌的镇压机构。它由最反动的机会主义者组成,只要价格合适,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地出卖自己的国家——这是一个由前外籍技术官僚、地方军阀和酋长组成的联盟,对他们来说,政权和国家只不过是一种自肥的手段。在其统治下,人民——其中大多数人生活在深度贫困中——如果不接受贿赂,甚至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公共服务。

阿富汗军队的官方人数为30万,其中充满了所谓“幽灵士兵”,他们只是作为地方指挥官从政府那里吸走现金的一种诡计而存在于纸面上的人头。//图片来源:公共领域阿富汗军队的官方人数为30万,其中充满了所谓“幽灵士兵”,他们只是作为地方指挥官从政府那里吸走现金的一种诡计而存在于纸面上的人头。//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阿富汗军队的官方人数为30万,其中充满了所谓“幽灵士兵”,他们只是作为地方指挥官从政府那里吸走现金的一种诡计而存在于纸面上的人头。最终,它的真正功能不过是为美帝国主义披上一件外衣。在它能够运作的地方,它更多地被看作是一支占领军,而不是一支国家军队。难怪这样一座腐朽的大厦,一旦被美帝国主义抛弃,轻轻一吹就会倒塌。

阿富汗群众憎恨塔利班。但另一方面,没有人信任美国所强加于阿富汗的腐败政权,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它。相比之下,塔利班部队是由顽固而狂热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组成的,对他们来说,殉道是真主最高的恩赐。

这个反动运动几十年来一直受到巴基斯坦统治阶级的支持和扶植,他们在历史上一直希望统治阿富汗。然而,最近它也得到了伊朗、中国和俄国越来越多的支持,这些国家都对美国势力的撤退所隐含的不稳定因素感到警惕。

这帮助塔利班获得了进一步的动力。这些大国旨在通过向伊斯兰主义者们提供经济和政治激励来限制他们在阿富汗境内的活动,从而以某种方式驯服他们。但这不一定会是一个简单的计谋。塔利班不是一个中央集权的运动;它也不是由可以轻易控制的理性人所驱动。美帝国主义已经有几次亲身经历让他们学到了这个事实。

谁能被信任?

西方帝国主义的犬儒主义暴露无遗,让全世界都看到了。那些日复一日地谈论所谓的“西方价值观”,如“民主”和“人权”的人,现在正从阿富汗撤出,让他们的当地帮手任由一群意识落后的野兽摆布。英国国防部长对“一些人将回不来”表示悲伤,因为英国正试图撤离其本国公民和一些与英国军队合作的阿富汗人(但后者被撤离的机会当然不会被保证)。对于帝国主义者来说,只要“帮助他人”意味着轰炸和入侵一个贫穷的国家,就会不惜一切代价。但是,当“帮助他人”意味着通过帮助人们逃离一个凶残的政权来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时,帝国主义者们就开始撇清关系。

美帝国主义和支持他们的北约部队入侵阿富汗,承诺根除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并建立一个现代的民主国家。20年后,在花费了数万亿美元,数十万人丧生,整整一代人被摧残之后,阿富汗没有一丝一毫地接近这些承诺。在蹂躏了这个国家20年之后,这些懦夫现在终于夹着尾巴逃走了,把阿富汗人民留在了塔利班疯子的摆布之下。为此,他们应该受到各地劳动群众的永远诅咒。

阿富汗人民不能依赖任何一个大国。他们也不能依靠中国、俄罗斯、伊朗的统治阶级,或任何其他潜伏在暗处试图影响该国当今局势的力量。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这些力量一旦被动员起来,就会远远超过任何军队。这在他们自己的历史上已经得到了证明。

阿富汗人民过去经历了最艰难的时期,但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在最可怕的逆境中站起来。我们完全相信,他们将再次站起来,将他们的国家从一切蒙昧主义、反动和帝国主义的阴影中清除出去。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 marxist.com ) 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Join the 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and help build a 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worldwide!

In order to join fill in this form and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