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亿印度工人发动大罢工!

11月26日,近2.5亿名印度工人参加了一场全国性的大罢工。这次罢工是由十个中央工会发起的,是自总理莫迪上台六年来的第五次罢工。(译者:k2e4z7x9)

印度大部分邦的罢工参与人数众多,尤其是德里地区及周边的城镇和城市。喀拉拉邦、西孟加拉邦和提鲁普拉邦等邦已经完全陷入停滞,交通、银行和所有公共服务都受到了罢工的影响。罢工者还在阿萨姆邦组织了一次bandh(全面关闭经济)。

全国各地都举行了集会、示威游行和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来为罢工做准备。工人们无视警察的路障与国家镇压作斗争,这导致了哈里亚纳邦和安得拉邦等邦的广泛的活动人士被拘留。在奥里萨邦,邦政府援引了ESMA(基本服务维护法案)来拘留工人和活动人士,但该邦的镇压并没有阻止该地区的工人参加抗议和集会。在安得拉邦和比哈尔邦,罢工非常成功,在恰蒂斯加尔邦和贾坎德邦,在农民、政府雇员和公路运输工人中也发生了类似的罢工。在泰米尔纳德邦,虽然有十三个地区由于飓风尼瓦尔(Nivar)的影响而被迫关闭而限制了参加罢工的人数,但在该邦的其他地区,有数千名工人不顾警察的镇压参加了罢工。

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工人

参与罢工的工人来自各行各业,包括银行、保险、电信、煤炭、林业、国防和卫生部门,以及大量的来自私营部门的工人。印度的煤炭行业因罢工而全面停产,80%的煤炭生产受到影响,大量的电力工人也参与了罢工。除此之外,社会与健康促进协会(ASHA)和安甘瓦迪(Anganwadi农村地区的托儿服务机构)等组织的政府工作人员也参与了罢工,旁遮普省约有2万名安甘瓦迪(Anganwadi)工人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参加了罢工。印度各地的种植园工人、椰子纤维(coir)农场工人、建筑工人、无组织工人、头运货物的工人(如快递员)和商店工人都参加了罢工。据报道称,此次罢工在全国615个地区的城市、城镇、村庄和发电厂的1.25万个工作场所举行,中央政府和各邦政府雇员也大规模参与,长期从事政府工作的工人在公共部门工会的组织下进行抗议。总的来说,这次罢工几乎完全关闭了国企,即所谓的公共部门企业(PSU),甚至连养老金领取者工会也参与了罢工,合同工也参与了这次罢工。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500万运输工人参与了罢工,拉拉邦、孟加拉邦、蒂鲁普拉的公路运输工人不顾受纪律处分的威胁,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铁路员工一起加入了罢工行列。塞勒姆钢厂、维扎格钢厂、马德拉斯橡胶厂、蒂鲁普尔的纺织厂、阿什洛克-莱兰汽车厂和其他一些工厂的工人亦不顾管理层的威胁,踊跃参加罢工。

工会的要求和罢工的准备工作

这次罢工是由10个工会组成的联合论坛发起的,目的是反对诸如修改劳动法、削减工作场所的劳动权利、将工作日从8小时增加到12小时,以及通过定期雇用合同使劳动力临时化的各种损害工人的措施。此外,政府还想实行全国最低工资(而不是改变国家工业不同部门的最低工资),以及对包括铁路、国防、银行、保险、炼油和电力在内的部门实行广泛的私有化。

总罢工的要求包括:每月向所有非所得税的家庭提供7 500卢比的现金救助,以及向所有的贫困者提供每人每月10公斤免费口粮。工会还要求扩大MGNREGA(农村就业保障计划),每年给农村地区提供200天的工作机会和提高工资水平,并将就业保障扩大到城市地区。

在大罢工之前已经出现了类似的抗议活动,涉及了近2千万名在疫情中抗争的工人。各大工会在各邦举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系列运动和集会以支持11月26日的大罢工,在工人之间充满着战斗力,印度新冠疫情危机的日益严重并没有阻碍到工人阶级的大规模动员。学生和工人构成了这些抗议活动的主要部分,他们散发了反对莫迪政权的小册子。印度IMT的支持者们在这些示威活动中制作并散发了小册子,呼吁工人阶级根据社会主义纲领夺取政权,并呼吁无限期罢工,这是工人阶级唯一的出路。

莫迪政权一直试图通过宗派、民族、种姓和宗教之间的紧张关系来转移群众的革命愤怒。//图片来源:俄罗斯联邦总统新闻处莫迪政权一直试图通过宗派、民族、种姓和宗教之间的紧张关系来转移群众的革命愤怒。//图片来源:俄罗斯联邦总统新闻处

在农村地区,印度各个共产党的农民分支和农业劳工组织,如全印度基桑·桑格斯哈特(Kisan Sangharsh)协调委员会(AIKSCC)参加了11月26日的抗议活动。在简塔尔马塔尔(Jantar Matar)地区,这些学生和工会活动份子中的一些人被阻止参加抗议活动,他们后来被德里警方拘留。

农民的抗议

农民在11月举行罢工以反对政府支持企业的农场法案的同时,工人也举行了罢工。德里现在已经来自被四面八方的农民抗议活动包围了,来自哈里亚纳邦、旁遮普邦、拉贾斯坦邦和北方邦的近千万农民被阻止进入该邦,因此他们只好在德里的周边扎营,被迫冒着寒风、路障、水炮和警察及准军事部队的催泪瓦斯,但到迄今为止,游行活动克服了国家设置的所有障碍,他们还拒绝了政府提出的将抗议活动转移到布拉里(Burari)地区(即德里市中部的一个地区)的提议,并称那里是一个开放的监狱,因此在进入城市的入口处进行抗议活动。到目前为止,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星期,莫迪政府与农民工会的谈判已经失败。农民工会并没有在他们要求撤销农业法的要求上让步,他们反而呼吁在12月8日举行bharat bandh(全国大罢工),工会的联合平台也向农民工会号召的bandh(罢工)提供了支持。畏惧抗争者的阿玛林德-辛格(Amarinder Singh)等议会部长开始为“国家安全担忧”,并要求莫迪政府尽快解决这一局面,农民和工人必须联合起来反对这些削弱罢工的企图。

我们正在目睹的运动规模是巨大的,这反映了莫迪担任总统期间群众生活水平受到的巨大冲击。而由于今年新冠疫情的冲击导致情况更是变得雪上加霜,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经济分别收缩了24%和7.5%,失业率急剧上升,购买力下降,针对工人权利的攻击越来越多。所有的经济部门:教育、卫生、农业、林业、国防、保险、银行、铁路等都被开放以供私有化和企业掠夺,劳动法的修订更是导致了企业加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来增加利润,而这只会让阿达尼(Adani)和安巴尼(Ambani)等大公司赚的盆满钵满。反工人阶级的《国家教育政策》、《环境影响评估法》、《劳动法》和《农业法》以及《公民身份修正法》导致了前所未有的愤怒。

莫迪政权一直试图通过宗教宗派、民族、种姓和宗教之间的紧张关系来转移群众的革命愤怒,并尝试在这些路线上分裂工人阶级。新冠疫情在国内和国际上加速了资本主义危机,但统治阶级解决资本主义危机的唯一办法却是进一步攻击工人阶级。工人举行了为期一天的大罢工,随之而来的是农民的无限期罢工和他们的抗议活动,这使得莫迪的右翼政府陷入危机。在新冠疫情过后,为全印度工人注入了新的活力。11月26日之后,印度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声援农民和工人诉求的抗议活动,在这个时候,工会号召工人发出无限期罢工的呼吁将会是革命性的,这将进一步推动农民的斗争。我们应该在工人中坚决主张进行无限期的工人大罢工,以满足农民和工人的要求。抗议活动应该要求反工农的莫迪政府辞职。在印度,只有工人阶级在农民的支持下,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夺取政权,才能解决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的剥削和莫迪政权造成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