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别者是可以从军的,一位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长,歧视性的法律条文被移除,而在证件上修改个人(社会)性别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行政事务。这个惊奇的地方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些比随便哪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的民主与人权进步的法律被树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样的法律没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马克思主义者们对这个景象并不陌生,这个国家即是苏联,而这些法律则是在俄国革命气势上升时期(1917年到1926年之间)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实施的。毫无疑问,这些法律也在后来斯大林主义反革命浪潮中与其他所有布尔什维克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进步一同被废止,粉碎。

本文是在2016年夏季的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世界大会上讨论的文章第一部分的初稿。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梳理当今世界主要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的趋势,并为接下来的历史时期提供一个阶级斗争的分析视角。本文起草于2015年10月。

1940年八月二十日,一名斯大林的特务在手无寸铁的托洛茨基背後将一支冰叉砸入了他的後脑,残暴地结束了他的生命。他当时正在撰写的「斯大林评传」下半部则是他众多未完成的作品之一。这本着作在马克思主义着作中的独特性,在於它不仅从划时代的社会和经济转型角度,也从一个重要历史剧目中各个主人公的个体心理角度来尝试解释二十世纪最具决定性的事件。

《罢工要怎么赢?》是哈利·德布尔同志于1987年撰写的一本小册子。德波尔同志在1930年代期间曾是一位在美国明尼亚波利斯市煤矿集散场工作的青年,而后成为了历史性的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帮助将罢工行动带向胜利。随后,他加入了美国社会工人党,也就是由托洛茨基领导的国际马克思主义势力在美国的分部。后来,他在 80 年代加入了美国的「激进劳动(Labour Militant)」组织,也就是当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美国支部的先导。德布尔同志于 1992 年辞世。

阿兰.伍兹

起 初,在人们看来《共产党宣言》的再版似乎需要一个解释。为一本150年前 的旧书出一个新版本到底有多大的意义?但是在现实中,《宣言》是一本最具现代 意义的著作。这个断言的真实性很容易被证明。如果我们检查一下一个半世纪以来 资产阶级的著作,我们就会发现,每一本这样的书都只有历史的价值,而没有丝毫 的实际意义。然而摆在我们面前的《宣言》以其精炼的语言、深刻的剖析,为我们 当前所关注的,全球性的基本现象做出了卓越的解答。

从北约宣布开始进行所谓的正式的猛烈攻击的第二个晚上,刺耳的空袭警报整夜响彻在贝尔格莱德和 普里斯提那的上空。贝尔格莱德宣布,在最初的进攻中,有十名平民身亡,60名受伤。独立观察员确认,在蒙特尼格拉地区,轰炸已击中一些民用设施,尽管那些 居民不同意米洛舍维奇的政策。声称那些“聪明”的炸弹能仅仅集中军事目标,这真是不功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