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8月,美国十年期国债的预期收益率自2007年以来首次跌破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而3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创下新低。所谓的“收益率曲线”追踪了购买政府债券的投资者的收益率,而这些投资者可以选择在不同的时间范围内偿还债券。随着美国财政部出售美国国债以换取用于资助政府的现金,美国政府的国债也随之上升。

在过去几十年内,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案例不断创新高,以时而明显,时而微妙的方式在整个社会中客观和主观性地表现出来。一份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发表的报告表示:“在1999年到2014年间,美国按年龄调整的自杀率增加了24%“。美国心理健康组织(Mental Health America)也报导:“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年轻人的比例从2012年的5.9%增加到2015年的8.2%”。即使是不常使用网路的人,也可以感受得到有关心理健康的线上内容有所增加,包括各式有关“身心健康人生”的社论,或是讽刺自己失去生存意愿的黑色幽默梗图。在笔者为这篇文章搜集资料之际,美国谷歌网站竟自动建议搜寻“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忧郁?“,凸显了抑郁症已经达到近乎无所不在的地步。(按:本文原文于2018年3月12日发表于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美国支部网站《社会革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