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共产党在国际舞台上表现越发得自信,中国的工人阶级也开始对资本主义残酷的现实表现不满。从五月开始,卡车司机、送餐工人和吊车司机举行了三起高曝光率的全国范围的罢工行动。这些罢工的规模,虽然跟整个工人阶级相比较还算是小的,但是工人在多个重点城市联合组织的能力展示了阶级的一层正被推向更深的抗争。

 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或称IMT) 是一个在世界各地为劳动阶级和社会主义奋斗的革命组织。日前我们组织在巴基斯坦支部的个别同志们由于我们声援一起具有革命性的少数民族“捍卫普什图”运动而遭到政府镇压。以下是在六名同志于4月22日被巴基斯坦政府军掳走后所发表的声明稿。而后又有一名同志的无故失踪,也促使我们更新部分原文。您如果有意加入我们的声援行动,请由此连结参与我们在全球发佈的连署声援行动!

在世界各地工人阶级都在开始寻找脱离资本主义危机的解决方案之下,实力仍然渺小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该如何耕耘他们与广大群众之间的联系,如何在日后革命浪潮中得以说服群众采取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来改变社会?来自南非,立足英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战斗趋势”组织(Militant Tendency)创立人泰德·格兰特(Ted Grant)对此的精辟马克思主义分析和几十年建立英国最大规模托派组织的经验,是值得当今任何想要改变世界,建立社会主义有志之士参考的重要文献。本文为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nternational Marxist Tendency, IMT)美国支部成员约翰·彼德逊(John Peterson)为在美国出版的泰德·格兰特选集第二卷(Ted Grant Selected Works Vol II)所写的序言,整体地综观了格兰特和当今IMT对于如何与群众组织互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

资本主义正在经历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这是一起社会、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危机,并且在开始爆发在世界各地的政治动荡中表现出来。尽管统治阶级不遗余力地试图埋葬马克思主义,却没有比今天更需要应用它的时刻了。在这篇更新后的文章中,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及保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主编艾伦·伍兹(Alan Woods)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意涵以及其能在今日世界中能够扮演的角色。
译者:章罗储林

曾经有一个地方,同性婚姻是合法的,跨性别者是可以从军的,一位公开出柜的男同性恋者可以是一名外交部长,歧视性的法律条文被移除,而在证件上修改个人(社会)性别仅仅是一件简单的行政事务。这个惊奇的地方在哪里?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些比随便哪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的民主与人权进步的法律被树立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样的法律没有在世界各地普遍推行?马克思主义者们对这个景象并不陌生,这个国家即是苏联,而这些法律则是在俄国革命气势上升时期(1917年到1926年之间)在列宁和托洛茨基的领导下实施的。毫无疑问,这些法律也在后来斯大林主义反革命浪潮中与其他所有布尔什维克主义所带来的社会和政治进步一同被废止,粉碎。

本文是在2016年夏季的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的世界大会上讨论的文章第一部分的初稿。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梳理当今世界主要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发展的趋势,并为接下来的历史时期提供一个阶级斗争的分析视角。本文起草于2015年10月。

1940年八月二十日,一名斯大林的特务在手无寸铁的托洛茨基背後将一支冰叉砸入了他的後脑,残暴地结束了他的生命。他当时正在撰写的「斯大林评传」下半部则是他众多未完成的作品之一。这本着作在马克思主义着作中的独特性,在於它不仅从划时代的社会和经济转型角度,也从一个重要历史剧目中各个主人公的个体心理角度来尝试解释二十世纪最具决定性的事件。

《罢工要怎么赢?》是哈利·德布尔同志于1987年撰写的一本小册子。德波尔同志在1930年代期间曾是一位在美国明尼亚波利斯市煤矿集散场工作的青年,而后成为了历史性的 1934 年明尼亚波利斯卡车司机大罢工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帮助将罢工行动带向胜利。随后,他加入了美国社会工人党,也就是由托洛茨基领导的国际马克思主义势力在美国的分部。后来,他在 80 年代加入了美国的「激进劳动(Labour Militant)」组织,也就是当今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美国支部的先导。德布尔同志于 1992 年辞世。

MARXIST.COM HOLIDAY BREAK

In Defence of Marxism will be publishing irregularly over the holiday period, and will resume regular output on 1 September.